雨枫轩>小说>菜鸟闯江湖

小说文案:

  • 一代圣贤孔夫子曾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武林公约,代代相传道,“行道江湖,绝不可惹女人及小孩!”阿公曾说:“惹熊惹虎,绝对不准惹恰查某!”照古儒说来,妇人胯下之物,乃生我之门,死我之户,意指每人皆由彼处诞生,若狎于彼处,即会提早“蒙主宠召”。若将女人二字一并,在女字加一点,哇操!是“伐”哩!怪不得古儒会言:“旦旦而伐,触肌消神”!偏偏自古以来,上自皇帝,下至贩夫走卒,人人乐此不疲,以致有人“只爱美女不爱江山”及“为爱走天涯”,“心事谁人知”!

本栏目小说推荐

  • 生死盟

    雾,极浓!浓得在尺许以外,便是茫茫一片,看不见任何人和物。这浓雾,便在通衢大道之上也令人举步维艰,何况是山林之内?桐柏山中,蜈蚣岭的一片小平坡之间,有位风神秀朗、英气勃勃、约莫十八九岁的青衫书生,正在雾中卓立
  • 武当争雄记

    夜——静静地拥吻着万物,它黑暗的手掌,抚摸着大地,同样也抚摸着山明水秀的西子湖。此时,银辉满地,万籁俱寂,天色将近午夜,沿着湖畔,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小径,经过了鞋履的践踏,发出清晰的“沙沙”响声,在这沉静的月夜里,声音听来显得分外的刺耳、凄凉与孤独。月光由密密麻麻的柳隙间泻漏出来,虽然已是如此的软弱无力,但朦胧中,依稀可以看见,此刻正有一面孔瘦削而清癯,背插古色长剑,身穿杏黄道袍,年约五旬左右,银发飘飘的老道士,踏着朦胧的月色,披着凉爽的晚风,低着头,负着手,慢步缓缓地走着,走着……
  • 邪仙陆飘飘

    烈日。狂风。黄沙。四周死一样的寂静。别说是人,就是野狗也没见到一只。蓦地——随风传来一阵“叮当、叮当”的清脆铜铃声,声音忽大忽小,若有若无,随着风势飘荡传送。片刻——就见一个豆大的黑点儿,在沙沟中缓缓向前移动。不!那不是沙沟,是车辙,更应该称它为——路。怪?既然是路,为什么要比两边儿的高梁地凹下去那么多?足足有个把人深。有原因。人踩,马踏,车辗,千百年来沙土随风流失,自然而然的向下凹陷,年深日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许,南边儿人要问?万一下雨,这个大沟似的路面,岂不是被水淹没,成了条大河吗?
  • 四海群龙传

    酒香、人影、火光、欢笑!酒香中摇晃着人影,火光中飞扬着欢笑!看,月朗中天,清空万里,在时季上说,这是一年间最最美好的仲秋八月。
  • 天涯浪子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这是大诗人杜甫咏怀一代名女王昭君的感人诗句,这里借用了他的后一句独留青冢向黄昏。现在是黄昏,也有青冢,青冢正对着凄艳的落日,显得无比的孤凄。四周草色枯黄,唯独这孤冢一片青绿。有墓碑,碑上刻的是“爱妻路小青之墓”。墓前,孤立着一个英挺俊逸的年轻剑士,他脚前有纸灰和三炷残香,香未尽,还冒着轻烟。一阵风过,纸灰飞扬,化作蝴蝶翩舞而去。
  • 翠袖玉环

    《翠袖玉环》又名《十二魔令》。闻名江湖的“江东第一家”家主蓝天义为江湖上人人称道的一代大侠,谁知他却包藏祸心,面善心恶,为江湖上百年难遇的一代奸雄。  蓝天义先从其夫人手中骗得武林正道宝典“金顶丹书”和魔道秘复“天魔令”,苦心经营二十年,秘密培植一股邪恶力量,利用自己的六十大寿设局下毒,网罗武林人物为其所用,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