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十八章 一龙多妻万世芳

更新时间:2022-01-20   本书阅读量:

  四川,中国西南之重要阵地,在历史上都为兵家必争之地。

  俗谚云:“天下来乱蜀无乱,天下已治蜀未治,”自古以来,四川即兵连祸结,故虽有天赋之利,却未能善加开发。

  四川风景秀丽,有北方雄壮,南方之秀而,大小三峡即其代表。

  名山有青城峨嵋,为释圣教之圣地,为南派山水之地宗,剑阁之雄,烟云阔之壮大,都江堰之奇,成都之美,均足观赏。

  “重废”,古稍渝州,乃四川首富之区,在重废城南大江对岸有一处风景优美之处,它名叫“涂山”。

  涂山俗称真武山,高七里、周围二十里,据说此系大禹治水后之处,因此山上建立一座楼阁纪念。

  舒啦再往上走五里余有一真武官,整支涂山除了这两座宫字以外,罕有气派的民宅或商铺。

  每逢假日,游客如岁,富商、巨贤欣赏大自然美景闻鸟巡迥,妙不可言。

  怪的是,近百年来,罕有劲装人士上山,好奇的游客们不停的向真武宫住持打听之后,从此再也不敢上涂山了!

  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任何人只要游一趟涂山,一定会万事一败涂地,因此,没有入敢作第二度涂山行。

  事实上,乃是因为唐门在此开堡立业,由于他们的骇人暗器毒物及诡异的作风,常使不少人暴死于堡外。

  优其是最近数年,唐门弟子大量活动于武林,任何人只要被他们稍看不顺眼,立即会莫名其妙的“嗝屁”!

  有些是当场“嗝屁”!

  有些是惨叫到山下之后才“嗝屁!”

  试想,有谁愿意见到唐门那批凶神恶煞?有谁敢到人间地狱唐家家堡呢,除非他是老专星吃人肉活赋了!

  怪的是,这天长未时分,一位持杖老妇及一位俊俏出丽,恍似玉树临风的蓝衫少年却来到了唐家堡。

  他们正是千心姥姥及舒啦,两人走距堡门十余丈,倏然立定,舒啦将双手朝后一背,立即开始欣赏唐家堡了。

  倏见十余丈高的城墙上探出一位兰衣大汉,只听他暴喝道:“来人是谁?竟敢来此,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舒啦大声道:“在下舒啦,今日专程陪千心姥姥来拜访贵门,尚请这位大叔代为通报!”

  人的名,树的影,城墙上立即传出一阵叮当响声。

  舒啦及千心姥姥淡然一笑,双日盯着那高大的城门。

  盏茶时间过后,在一阵“轧……”声响之中,那座高大的斌门缓缓的向右退去。舒啦立即将真气布于全身。

  只见一位神色阴惊。身材瘦削的兰衣中年人站立在前。他身后的宽广青石地面峙立两排劲装大汉。

  舒啦探怀取出拜贴,不经意,一掷!

  那份请贴立即无力自飞,平缓的飞向那中年人。

  那名中年人正是唐家堡的总管唐运,他由于未随唐天彪离堡赴黄衫会,因此,得以安然无事。

  他在见了华巧仙及唐玉凰获悉门主,谕人已经遇难之后,当场悻然大怒,就欲率人去找舒啦复仇。

  华巧仙立即阻止他,并吩咐他等舒啦光临之后再作定夺。

  唐门门规甚严,上下层次分明,唐运岂敢不遵,不过,他已在暗中决定届时要如何“招待”舒啦了。

  此时,他一见舒啦炫技,立即冷哼一声,“无知小子!”右掌一挥,一道掌劲立即疾卷向那份拜贴。

  哪知,那份拜贴只是顿了一下,立即又平稳的飞向唐运,令他在神色剧变之余,迅速的齐聚功力于右掌。

  只见他将右手一扬,迅即抓住那份拜贴。

  抓是抓住了,身子却情不自禁的连退三大步才稳了下来,吓得他慌忙向后转方向大厅啦!

  双方距离十三、四丈,唐运方才又以掌劲化去一部分的潜劲,想不到在接贴之后,仍被逼退三大步,舒啦的功力实在骇人!

  峙立席庭两旁的六十名大汉立即神色一变!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唐运阴着脸走回城门口,大声道:“夫人请姥姥及少侠入堡!”说完,迳将身子向后一转!

  舒啦说道:“站住!”

  唐运身子一顿,转身沉声道:“有何贵干?”

  “哇操!堂堂唐门何以不知江湖礼数?”

  “哼!你又非一派之主,本总管来接你,已经很给你脸了!”

  “哇操!我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子,的确不够资格劳动你的大驾,不过,凭姥姥在武林的辈份,你不够资格迎接吧?”

  唐运倏然仰天厉啸!

  舒啦及千心姥姥将眉头一皱,默然不语!

  好半晌之后,唐运方始止住厉啸,狰狞的道:“很好!黄衫会还有人活着,很好!实在太好啦!”

  “说完,立即步出城外。

  那六十名大汉亦随步启行!

  倏听远处大应转来二声冷喝:“站住!”

  立见两道兰影自大厅之中疾奔而出。

  那些大汉慌忙齐身后转,慌忙齐声叫道:“参见夫人,姑娘!”

  唐运也立即倒退入门,迎接华巧仙、唐玉风。

  华巧仙母女平静的步出厅外,停在舒啦二人身前丈余外。

  舒啦看了她们二人一眼,一见她们对自己视同陌路,立即忖道:“哇操,!奶奶说得对,必须给她们面子!”

  他立即抱拳躬身道:“晚学未进舒啦参见夫人!”

  华巧仙平静的道句:“少侠别多礼!”立即朝千心姥姥轻声道:“姥姥大驾光临,令唐门华生辉,请进。”

  说完,闪身肃容。

  千心姥姥呵呵一笑,道:“想不到老身有此荣幸,夫人请!”

  入厅各依主客坐定之后,立即有两名俏婢女送上两份香茗,千心姥姥等她们退去之后,立即轻骇一声。

  华巧仙母女立即朝她望去。

  只听千心姥姥道:“夫人,老身今日携啦儿来此,乃是专程向令缓求亲,尚请夫人应成此段良缘?”

  坐在一边的唐运立即起身道:“夫人,此事万万不可!”

  华巧仙沉声道:“姥姥,承蒙你看得起小女,不过,由于贵会与唐门这段仇恨尚未解决,请恕晚辈无法答应!”

  “这……夫人愿意双方的仇恨再加深吗?何况,黄衫会只剩下老身及会主之女而已,贵门难道想赶尽杀绝吗?”

  华巧仙神色一变,道:“姥姥,若依晚辈个人之意,实在不想追究此事,可是,另有二十七人遇难,晚辈必须对他们的亲友作个交待。”

  千心姥姥沉声道:“夫人打算如何交待?”

  “晚辈打算采取和平及武力两种方式。”

  “请道其详!”

  “和平方式乃是请姥姥负责赔那二十七名死者,每人一千两黄金,同时请黄衫会自即日起自江湖中除名。”

  舒啦身子一抖,张口欲言,却又忍了下来、

  千心姥姥沉声道:“武力方式呢?”

  “请姥姥或少侠接受唐门生者之挑战,直到没人出战为止!”

  千心姥姥沉声道:“夫人,你可想到以武力解决之后果。”

  “这……此乃唐门之公决,晚辈无法反对!”

  唐运沉声道:“不错!唐门之人宁死不辱!”

  舒啦说道:“辱你个头!哇操!自古以来,即有一句名言‘爱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们收了黄衫会的钱,反陷害该会,已是理屈在先。双方撕破脸之后,又以毒物的暗器几乎毁尽黄衫会,这样够意思吗?”

  “哇操!如果说那二十七人每人像一千两黄金,那么黄衫会那些死去的人该值多少钱呢?你会不会算?”

  唐运悻然大怒,起身说道:“姓舒的,有种的话,到外面来!”

  “哇操!来就来,谁怕谁?夫人,我决定用武力解决啦。”

  说完,疾奔向广场中。

  唐玉凰神色一惨,急望向华巧仙。

  华巧仙长叹一声,道:“姥姥,请吧!”

  说完,缓步行出应外。

  唐玉凰身子一抖,双目立即含泪!

  她默默的走到华巧仙的身边,立即看见以唐运为首的三名中年人一字站在舒啦的面前六尺外,她立即神色一变。

  此三人乃是唐门目前武功最高的三位男人,不但各有一身精神的内功,更有熟练的毒技及暗器手法,看样子他们是要联手对付舒啦,难怪唐玉凤会因而忧心忡忡,神色不安了。

  舒啦却不在意的道:“哇操!三位是要车轮战,还是对手?咱们是要点到为止,还是要分出生死?”

  唐运阴阴一笑,道:“听说你的功力通玄,只要你能在咱们三人对手之下,支撑一个时辰,我们三人即不问此事!”

  “哇操!‘阿沙札(干脆)!’来吧!”

  唐运阴阴一笑,将右手一招。

  立即一名大汉手持双节棍疾奔而去。

  唐运接过双节棍之后,阴阴一笑,立即盘坐在地,双掌各握棍端,缓缓的将棍梢平比向舒啦。

  另外一名中年人,立即盘坐在唐运的身后,缓缓的将双掌按在唐运的背部,所剩那人亦自盘坐在他的身后。

  “哇操!你们原来是玩‘接力游戏’呀!很好!”

  说完,已盘坐在唐运身前,缓缓的将双臂一伸。

  他的双掌刚握住棍梢,立觉两道沛然掌劲疾涌过来,他立即下达“驱逐令”将全身的功力透掌而出。

  四人立即各自一震!

  唐运想不到舒啦的功力远超自己的估算,立即冷哼一声,另外那两人立即将全身的功力疾输过来。

  舒啦的上身立即往后一仰。

  唐玉凤不由神色大变!

  哪知盏茶时间之后,舒啦不但逐渐的搬回劣势,而且紧紧进逼,唐运三人已额上见汗了!

  又过了盏茶时间,唐运三人已被舒啦那源源不绝的如山掌力压制得逐渐向后仰,全身亦汗下如雨了!

  突见唐运右下颔一动,“克!”的一声!

  华巧仙神色大变,忙叫道:“总管,不可如此!”

  却见庸运将口一张,一道乌血疾喷向舒啦。

  唐玉凤见状惨叫一声,立即向后倒去。

  华巧仙慌忙伸手扶住她,双目急忙盯着舒啦。

  却见那道乌血逼进舒啦脸部之际,好似遇见一道无形气围般,不但没有沾到舒啦的皮肤,反而倒射而回。

  唐运咬破预藏于齿中的剧毒之后,已是毒发倒在一起,另外二人在耗力过距之后,正打算欣赏舒啦中毒的惨状。

  突见那道乌血倒射而回,两人慌忙向右一闪。那人原本盘坐在地,这一闪只能闪进头部,却无法避过身子,因此,众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倏见舒啦双掌一挥,一招、一式“纳入齐子”立即拉住那道乌血的脚跟,同时命令它们“集合”在一起。

  斗心姥姥抖手掷出一条丝中朝它们一覆,立即将它们抱到六尺外的青石地面上。

  立见一道刺激眼睛的黄烟疾涌而上,那块青石迅即化为嘿粉。

  那两人从鬼门关上打了一转,立即面无人色的松了一口气,踉跄起身之后,立即默默的行向广场的右侧。

  舒啦一见唐运已化为死水,心中暗骇,立即缓缓的起身。

  千心姥姥叹了一口气,道:“何苦呢?”

  华巧仙默然半晌,一见爱女已经醒转,立即沉声道:“本门弟子若还不服,请再上场挑战吧!”

  唐玉凤一见心上人安然无恙,正在欣慰之际,闻言之后立即阻止道:“娘,他的功力未复,岂可比试。”

  她这一出声,立即提醒那批大汉,一阵“刷……”响过之后,那六十人已将舒啦紧紧的围在阵中了。

  唐玉风神色大变,大叫道:“住手!快住手!”

  舒啦却哈哈大笑,道:“各位,地上有不少的毒水,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一处干净之地,好好的比一比呀?”

  倏听一名大汉叫道:“少耍花样,兄弟们,上!”

  那六十人立即迅速的围起来。

  舒啦心知今日无法躲了,火速下达“总动员令”聚集于全身诸穴,准备使出“旋风捉影”绝技了。

  那六十人越转越疾,好似一股黄色“龙卷风”不停的卷动着,舒啦全身衣衫不住的刺刺作响!

  倏听一声暴喝,那六十人突然双手一振,各式各样的毒沙。暗器自四面八方疾射向舒啦全身每处肌肤。

  唐玉凤惨叫一声,又昏倒在华巧仙的怀中了。

  倏听舒啦长啸一声,身似鬼魅般一阵躲闪,双掌似切倏下,左劈倏砍,最后高举双臂朝内一挥!

  那些毒沙暗器立即奇迹般的聚集在舒啦的头顶丈余处,瞧它们不住翻滚的情景,似是随时会向外冲出。

  那六十人魂飞魄散,不住的向四周逃去。

  突见舒啦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子立即一抖。

  千心姥姥神色大变,就欲拉向舒啦。

  舒啦叫声:“别过来!”立即又喷出一道血箭。

  身子抖动更震了!

  那些毒沙暗器滚动更剧了!

  舒啦由于耗力太多,此时虽想将它们集中进入地内,以免扩散误伤他人,却已心有余力而不足了!

  四周之人,立即紧盯着舒啦。

  倏见华巧仙默默的放下唐玉风,一式“天马行空”疾奔向那剧毒沙暗器,四周立即大叫出声。

  舒啦刚叫声:“不可以!”那些毒沙暗器已被华巧仙和身带上,随着她的冲动,被带出三丈外。

  舒啦紧急交加,立即吐了一口鲜血。

  “砰”一声,华巧仙惨叫着地,身子迅速的蚀化着。

  不到盏茶的时间,她已变成一滩黄水了。

  唐玉凤悠悠醒来,二人见这种惨状,悲呼一声:“娘!”就欲奔去。

  千心姥姥抓住她的右腕,一掌制住她的“麻穴。”

  唐玉凰惨呼一声,“娘!”立即又昏迷。

  四周之人立即低头不语。

  舒啦服下三粒药丸,沉声道:“哇操!还有谁要挑战?”

  四周一片寂然,没人敢吭声了!

  舒啦连续叫战三次,一见无人反应,正在暗松一口气之际,倏听一阵冷冰冰的声音道,“慢着!”

  舒啦转身一瞧,只见一位年约双十的兰衫少女神色冷肃的自大厅向前,他不为之一震!

  那位少女正是唐门总管唐运之独生女儿唐佩香,只见她落在舒啦身前丈余外,立即紧盯着舒啦。

  那种仇恨的怒火令舒啦为之一悚!

  只听她沉声道:“姓舒的,我是唐运之女唐佩香,现在正式向你挑战!”说完,竟然解开胸前襟结。

  舒啦愣了一下,不由后退一大步。

  唐佩香边解开其它的襟结边冷冰冰的道:“姓舒的,我以女人的功夫和你决一胜负,你敢吗?”

  “哇操!我……我……”

  “格格格!你不敢了呢?那就认输吧!”

  倏听千心姥姥沉声道:“唐姑娘,你莫非和‘一点红’与啦儿同归于尽?”舒啦闻言,立即打个寒颤。

  黄衫会那些大汉毒发的情景,立即历历在目。

  唐佩香冷哼一声,左掌朝右肩的衣衫一撕,一粒殷红的“守宫沙”赫然出现在她那雪白的右肩。

  舒啦不由一愣,忖道:“哇操!她是豁出去啦!”

  千心姥姥大声道:“唐姑娘,请你再冷静的考虑一下!”

  唐佩香冷哼一声,双掌用力一撕,前胸立即半裸。

  舒啦叫道:“好吧!走!”

  “哼!不必到别处,先父英灵不远,我要让他亲眼目睹我如何吸尽你的每一丝精华!”

  倏听唐玉凰颤声道:“香姐,求求你放了他!”

  “哇操!住口!来吧!”

  他立即迅速的脱掉衣衫。

  千心姥姥立即转身行入大厅。

  四周之大汉立即转向后院。

  唐玉凰泪下如雨,颤声道:“香姐,你……可否……”

  “哇操!凰妹,你别再说士土可杀,不可辱,来吧!”

  唐玉凰低位一声,立即掩面跑回大厅。

  宽广的广场中立即站着两具雪白的身子。

  太阳当空,舒啦目睹唐佩香的成熟胴体、原始的欲望,随着气温的上升,逐渐的燃烧起来。

  舒啦心中一凛,立即舌抵上颌,牙关紧咬,摒除杂念,虽困无比的按“九元神功心法”运转着真气。

  他为何会觉得艰困无比呢?因为唐佩香已将功力提到极限准备一鼓作气的吸开他的精关了。

  两人立即默默的搂着。

  表面上,香意缠绵,事实上;却杀机重重!

  舒啦耗损太多的功力,正在后力不继之际,突觉一股详和之气,自然气沛勇出,他心知是方才所服下的那三粒历药之功效,他立即咬紧牙关,一鼓作气的引导那股“生力军”绕行全身。

  唐佩香眼看着胜利在握,正在惊喜之际,突觉对方气机充盈,心知不妙,立即开始害怕起来。

  舒啦不理会她的“干扰”,继续运行真行。又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只听他低声道句:“你惨了!”立即再度抽动“球悍”,一口气击出二十下“石头库”!

  唐佩香立即闷哼一声!

  舒啦闻声,心中一安,立即开始厮杀!

  千心姥姥瞧至此,心中一宽,低声道:“凤儿,没事啦!”

  唐玉凤一听此种亲密的招呼,立即颤声唤道:“姥姥!”

  千心姥姥爱怜的拍拍她的右肩,轻声道:“凰儿,梦幻岛上有六位姑娘等着你,你愿意去吗?”

  “我……我……”

  “凰儿,把唐门交由他们去管吧!女人毕竟是该以家庭为重的!”

  “姥姥!香姐为父报仇,情有可原,是不是可以……”

  “呵呵!只要她愿意,姥姥一定替她做主!”

  “姥姥!谢谢你!谢谢你!”

  “呵呵!风丫头,咱们已经都是自己人了,还谢什么谢!咱们先到后院去安顿一下他们,如何!”

  “姥姥,请跟我来!”

  她们二人刚走两步,倏听唐佩香“哎育!”一叫,唐玉凰倏然止步,千心姥姥神秘的道:“凰儿,好事双成矣!”

  唐玉凰倏然意起自己也会如此的“呐喊”过,立即红着脸带领千心姥姥朝后院行去,刹那间即已不见人影。

  舒啦一听唐佩香那声“哎育!”立即叫道:“哇操!我还以为你有多行哩!还差得远哩!三八查某!”

  唐佩香呻吟连连,整个的瘫痪了!

  舒啦穿妥衣衫,红脸道:“哇操!你服不服?”

  “服……服……服……”

  三日后,晌午时分,唐门正听内外布置得喜气洋洋。

  正午时分,担任介绍人、证婚人、男方主宾人的千心姥姥含笑端座在,那张阴森老脸乐得好似开了花般。

  那两位与唐运对手与舒啦比较内功却侥幸活命的中年人,分别客串唐玉凰及衫佩香的主婚人。

  别看唐门已经衰落办事效率却是挺高的,三天的功夫,就把礼堂,新房布置得美完美兑!

  尤其连放在大应正面壁前高架上的唐天彪、华巧仙及,运的牌位也出来“主婚”,可见他们办事之细心!

  喜乐声,舒啦身穿礼眼第三度担任新郎,“经验丰富”的他,一副轩昂器宇,令观礼谕人暗暗激动不已!

  两位新娘全副武装足踩细步,在两位婢女的挽扶之下,或就各位,婚礼立即顺利的如期举行。

  “时势造英雄,英雄创时势”,舒啦的惊人武功及仁慈胸襟令唐门诸人心眼口服,不敢再生贰不!

  婚礼终于顺利的完成了!

  众人了却一件小事,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当司仪高喊,“送入洞房”之后,舒啦突然走到那三个牌位前面六尺处,恭恭敬敬的行了三拜九叩大礼。

  他没有说出一言半语,可是,这种实际行动及虔敬的神情,立即深深的震撼住每一位唐门子之不神。

  他们情不自禁的含泪跪伏在地,久久不肯站起!

  他们知道他们全是幸运者,因为,他们在三天之前若非舒啦仁慈,他们早就自作自受赶阴曹地府报到了!

  舒啦起身之后,大声道:“江湖饭不好吃,各位看开点吧!”

  说完,迳自走向唐佩香的房中。

  他为何人优先选择唐佩香呢?自为,她那神奇的“素女阴功”在这三天令舒啦回味无穷,早思再度一当。

  此外,他要让她好好的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上回双方敌对立场,心情完全不一样,此次新婚燕,当然添加了不少的柔情蜜意及美妙舒适!

  哪知,舒啦刚坐稳,千心姥姥立即走进来低声道:“啦儿,马上要开席了,出去陪他们一坐吧!”

  舒啦娇颜一红,暗责一声:“哇操!我也变成‘猪罗公会’的‘会员’啦!立即含笑重又走进大厅。

  厅中备了一桌酒席,厅外走道遮阴处另外备了十一桌,此时已经桌桌坐满八人,准备要动了。

  千心姥姥一见舒啦已经坐妥,立即持杯走到厅前。一位婢女立即持壶随侍在她的左右啦!

  “呵呵!各位,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们小三口成亲的大喜日子,咱们先去举杯祝贺他们百年好合!”

  这是众人的心愿,立即获得广大的迥响。

  “呵呵!其次,各位也应该彼此互敬一番,因为,从今以后,诸位可不可以安稳地在此过着悠悠哉哉的日子。”

  “从今以后,唐门之事就是老身之事,更是啦儿之事,只要有人敢登门挑务,老身及啦儿给他们好看的!干杯!”

  众人齐应一声,纷纷的举杯!

  “呵呵!老生与啦儿已经商量过,香姑娘及凤姑娘所分娩的第二胎儿子,一律冠以唐姓,以承两家的香火!干杯吧!”

  哇操!文虚动了!众人欢声如雷,纷纷望向大厅。

  唐佩香及唐玉凤感激得纷纷拭泪不已!

  舒啦一见众人纷纷表示要敬酒,立即低声道:“哇操!别急!别急!通通有请,请问在场的一共有多少人?”

  立即有人应道:“连姑爷在内,共有九十六人!”

  “哇操!很好!我敬各位三杯,各位回敬我三杯,六杯乘以九十五,一共是五百七十杯,哇操!这缸酒够不够?”

  说话方毕,一缸酒自墙角飞入他的右掌中。

  那酒诅中盛了三十斤的大曲酒,通常人只要喝个斤余就已经“马西”“马西”了,因此,众人不由一惊!

  只听一人叫道:“姑爷,那缸酒至少有六百杯哩!”

  “哇操!,很好!咱们‘阿沙利’一些,你们各喝六杯我干了这一缸,等一下就别再敬来敬去,专心大快朵头吧!

  说完,将酒缸放在椅上,顺掌拍开了泥封。

  只见他将口一张,一道酒泉源源不绝的射入他的口中。

  众人在鼓掌欢呼之后,立即自动斟酒干杯。

  现场立即一片热闹!

  千心姥姥呵呵笑道:“各位,请开动吧!啦儿如果不喝干这缸酒,是不会罢休的!请!请!”

  众人连声道谢,立即纷纷回座。

  千心姥姥呵呵一笑,嘱咐众人进食。舒啦经过三天的休息,全身功夫尽复,此时牛刀小试,不到盏茶时间,即将那缸酒,喝得清洁溜溜了!

  只听他哈哈一笑,随手一抛,那个酒缸立即缸口朝下平稳的自厅中飞出,飘飘的停在广场中央。众人当然又沛然欢呼啦!

  舒啦瞧了桌上的佳餐一眼,叫道,“哇操!正宗川菜哩!又香又辣的,我今天可逮到‘加菜’的机会了!”

  他立即毫不客气的遍嗜每道佳肴了!

  他原本已经灌了三十斤的大曲酒,此时又遍嗜香辣辣的佳肴,全身立即热乎乎的,额上立即见汗!

  那位侍婢立即将纱中递给舒啦。

  舒啦擦拭半晌,已将纱中擦得尽煮,汗水反而出现更速,那套礼眼亦已被汗水浸煮数处,不由令他暗急。

  “呵呵!被辣到了吧?下回可别如此的大意,调息吧!”

  一言提醒当局者,舒啦尴尬的应了一声,立即原式不动的运行功力,半晌之后,他的身子立即散发出缕缕白烟。

  坐座之人皆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只见舒啦竟能坐着调息,而且迅即炼化酒气,不约而同的神色一变!

  那些白烟越来越多,几乎已遮没了舒啦。

  厅中立即弥漫着浓烈的酒香。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舒啦摊开双手,哈哈笑道:“哇操!贵门自酿的大曲实在是上等好酒哩!”

  众人一见他脸含上一血红已经褪尽,暗叹之余,立听坐在右首那位中年人,费通含笑道:“姑爷既然欣赏此酒,为何不多喝几杯!”

  “哇燥!好呀,不过,咱们喝得斯文点,别像我方才一番牛饮,几乎令自己下不了台,来!大家随意!”

  说完,“客气”的喝了半杯酒。

  众人微微一笑,立即举杯随意浅酌。

  这一餐足足的又吃了一个对辰之后,众人才欣喜的各自回房而去。

  唐佩香刚由待随替汕说下“那副武装”,舒啦已经笑嘻嘻约走了进来,道:“哇澡!大热天的,穿这套戏服,很不好受吧!”

  唐佩香低嗯一声,羞答答的说不出活来。

  那名恃婢识趣的告退离去。

  舒啦下见她已汗透外衣,立即上前低声问道:“香姐,你这儿有清水吧?”说话之中,右手已搭上她的前襟。

  唐佩香身子一颤,大声道:“有!”

  “哇燥!有就好!”

  哈哈一笑,唐佩香立即羞赦的欲步向浴室。

  舒啦一见自那成熟的胴体,心中一荡,顺手搂住她的细腰,略一用力,唐佩香立即羞答答的偎入他的怀中。

  舒啦一偏头,立即粘上她的香唇。

  他贪婪的吸吮着,右掌不住的在她的脊背游动着。

  只见佩香身子轻颤,起初任由舒啦爱抚,盏茶时间之后,他开始热梨的反应着,身子也轻扭着。

  舒啦耐着性子,继续爱抚着。

  一直到她的脸上已略见汗珠,他才步向榻去。

  舒啦亲了她一口,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香姐,看你的!……”

  两个月之后。一辆豪华高篷马车,在三位蓝衫青年驾御之下,平稳的停在“好预报客栈”大门外。

  徐立本夫妇刚去卧龙寺朝香回来,一见到那三辆气派十足的马车,两人立即停住身子颔笑打量着。

  只听第一辆马车传出一声:“徐爷爷,徐奶奶!”

  徐立本夫妇不由一楞!

  蓝影一闪,舒啦已经长跪在二老的面前。

  天呀!阿啦,是你呀!你怎么不事先通知一下呢?“好!”立即就欲跪下。

  徐奶奶一见席绣绣及洪佩而已经大腹便便,云盼盼亦已是腹部高凸,立即叫道:“别跪下!别跪下!”

  八女齐声道句:“谢谢爷爷奶奶”福了一福之后,方始起身。

  徐立本一见这八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整个的呆仲了!

  徐奶奶爱怜的牵着席绣绣及洪佩丽的手掌,轻声道个“你们累了吗?啦儿,你也太狠心了吧!”

  舒啦干咳一声,正欲申辨,席绣绣已脆声道:“奶奶,你放心,绣儿不累,奶奶你可知道,我们多紧着要见你及爷爷呢?”

  “呵呵!好甜的嘴儿,走!到里面去休息吧!”

  舒啦立即扶着徐奶奶行入厅院中。

  他们刚走入院中,徐立本的那些儿孙在小二的通报之下,早已闻讯而来,立即多了一阵欢呼声音。

  舒啦得意洋洋的边走边将诸女介绍给众人。

  云盼盼八人落落大方的向众人颔首致意。

  众人虽然不在武林中走动,但是由过往旅客的口中,对于武林大势并不陌生,因此,不由纷纷神色大变!

  因此进入后厅之后,徐立本情不自禁低声问舒啦问道:“阿啦,你……你说她们分别来自梦幻岛,黄衫会及唐门吗?”

  “是呀!有何不妥吗?”

  徐立本放低声音道:“阿啦,这三个门派听说很邪哩!”

  “哇操!那是过去啦,你最近有没有见过这三派的人?”

  “这……我已经不管店务了,因此,不大清楚,你最好注意些!”

  “哇操!安啦!梦幻岛及唐门已经闭门不出,黄衫会早已烟消云散,爷爷,你瞧她是不是很顺眼的?”

  徐立本一见云盼盼八人垂首默然坐在椅上,立即颔首道:“眉清目秀,端正大方,的确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哇操!多谢爷爷的赞许,爷爷,我这次带他们回来此地,就是打算扩大卧龙寺药铺的规模,多做些救人之事!”

  “这……太好啦!对了,令祖呢?”

  舒啦心知他是在询问云中龙之事,立即将他的这份已经出家之事说了一遍,听得众人惊异万分!

  只听徐立本“啊!”了一声,道:“天呀!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徐奶奶立即接道:“老爷子,你是不是指上月初,我们在卧龙寺遇见的那位大师及女尼呢?”

  “是呀!阿啦,那位大师的法名是不是‘无名’?”

  “哇操!对呀!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没有!他当时在寺口替人议诊,我并没有和他说过话。”

  “唉!他真的已经悟透人生了!”

  “阿啦,还怎么要他为人呢?”

  “畦操!爷爷,盼姐就是无名大师的亲生女儿呀!”

  徐立本失声叫句:“真的呀!”

  立即紧瞧着云盼盼。

  徐立本原本在云盼盼的身边,此时闻言之后,立即握着云盼盼的的手掌,道:“啦儿,你可知道令尊以前在此做了多少的善事?”

  “不知道!爷爷,你快点告诉我,好吗?”

  “好!好!谁能拒绝你这位大美人的要求呢?不过,我看他们已将饭菜准备好了,咱们先去吃饭再说吧!”

  “哇操!有理,我肚子都已经在喊‘救命,了哩!”

  众人轰然一笑,立即“移师”厨房。

  厨房中早已备妥三桌菜肴,徐立本夫妇与舒啦夫妇坐在一桌,徐立本那些子孙刚坐在另外两桌。

  徐奶奶慈祥的替诸女挟菜,细细告以二人吃两补的道理,使得诸女都红着脸尽量吃了。

  好半响之后,徐立本方始将云中龙在卧龙议铺义诊,博得众人感激,荣获舒啦神医的经过说了一遍。

  云盼盼激动万分,美目涌现泪光。

  舒啦接道:“爷爷,奶奶,若无无名大师,既无今日的我,他已发下宏愿要行遍全国,医治贫穷之人:”

  “哇操!我为了响应他这个意愿,我也打算扩大卧龙药铺的规模,好好的救治贫苦之病患!”

  徐立本听完,突然呵呵大笑不已!

  众人立即惑然瞧着他。

  “呵呵!阿啦,爷爷支持你的决定,因为目前支持卧龙药铺之四人热心有余,医木不足。”

  一顿之后,他又道:“为了解决远道而来此求药,或需要较长期治疗的患者,爷爷决定捐出这间客栈!”

  “哇操!不行啦!这是你及奶奶、身边苦奋斗而成的基业呀!”

  “呵呵!你放心!爷爷及奶奶身边还有一些‘养老金’,尚儿他们各有独立事业,足以养家活口了!”

  “哇操!爷爷,你先听我说,黄衫会洪会主在临终之前,留下一份财物,据估计,至少有十万两黄金。”

  “我打算用这些财物在城郊买块地,修雳促进既可供住,又可当作诊所及病房,以便稍赎黄衫会以前所造的罪孽。”

  “呵呵!阿啦,你太自私了吧,你总该给爷爷行善的机会吧!”

  “哇操!好吧!爷爷,你出个价吧!”

  “呵呵!好!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准讨价还价!”

  “哇操!行!”

  徐立本呵呵一笑,立即将右手食指朝上一伸。

  “哇操!一千两?”

  “不早!”

  “哇操!一万两。”

  “呵呵!不是!一两,一两银子。”

  “哇操!爷爷,你有没有搞错?”

  “呵呵!爷爷虽老,却尚未糊涂,不错,一两现银!”

  “哇操!爷爷,我明白你老人家的意思了!感谢你的人力支持,如此一来,我更有信心可以做好此事了!”

  “呵呵!啦儿,你有这八位帮手,别说是要行医救人,即使要移山倒海,也是不成问题的!”

  “哇操!爷爷,拜托你别再说下去了,你如果再继续的说下去,我的尾巴一走会翘起来的!”

  “呵呵!爷爷句句实言,你瞧她们个个都是秀中慧外,而且又有一身的武功,至少可以替你诊视女患者呀!”

  “哇操!这倒是个好主意哩!”

  “呵呵!可见爷爷还没有老糊涂吧!”

  徐奶奶白了他一眼,道:“你呀!阿啦说你胖,你就发起气来,阿啦给你三个颜色,你就想起染坊了吗?”

  徐立本轻笑一声,呵呵一笑!”

  “哇操!奶奶,你前臭爷爷!我还打算请爷爷对我未来的小萝卜头们启蒙一番哩!爷爷,好吗?”

  “呵呵:没问题!没问题!”

  徐奶奶慎道:“老爷子,你也要称称自己的斤两,她们自己会教的,你还是少吹牛啦!”

  云盼盼忙道:“奶奶,请你们别如此客气,爷爷能把啦弟调教成人,自然可以教遵……”说至此,羞得不语。

  徐奶奶呵呵一笑,道:“好!好!承蒙你们看得起他,奶奶会随时在旁督课,一定不会让他老糊涂的!”

  徐立本立即起身抱拳道,“多谢老夫人督促!”

  众人立即沛然大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