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十五章 化雄为雌为锄奸

更新时间:2022-01-17   本书阅读量:

  天台山位于浙江,乃是江南文物最盛的一座名山。

  天台山并不似峨嵋、青城、黄山有峰峦之胜,也没有华山、泰山的奇雄,然而,天台山却富有江南特有的秀丽。

  千余年来,文人骚士均欣然停止,加以浙江为鱼米之乡,地方富绅,因此,天台山的面目有如一位时装模特儿压倒江南。

  入天台山之后,首先看到的便是赤城山,此山土色红赤,状如云霞,在道家稍为第六洞,地位颇高。

  可是,自从被洪天钩在半山修建黄衫会之后,文人骚及游客均被迫却步,示找自己迹近禁区了。

  这天晌午时分,舒啦跟着千心姥姥刚走到天台山下,立即看见两位黄衫青年各带一位黄衫少女迎山而来。

  看他们边走边嬉闹的情形,那两位青衫青年必是自傲而好色之流,那两位黄衫少女必是骚浪之人。

  舒啦正在暗叹之际,耳边已传来千心姥姥的传音道:“啦儿,那两位少女乃是会中之人,那两位青年却好似两双饿狼发现一双落单的棉羊般,双目一直盯着舒啦,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

  舒啦暗叹道:“畦操!你们这两双猪罗真是瞎了狗眼啦!妈的!我非找个机会修理你们的!”

  在他思忖之际,千心姥姥低道一声,逸自朝前行,舒啦冷哼一声,看他们一眼,足下行若流水的走去。

  那两位青年张咀怔视他们擦身过去之后,只见其中一人低声问道:“她就是你们黄衫会总巡察钱幕兰吗?”

  “是呀!够艳!够冷吧!”

  “嘿嘿!你能不能替我搭搭线呀?”

  “格格!大公子,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你没有看见她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呀!任你有火山般的热情,亦无法刊动她的芳心!”

  这两位黄衫青年正是四川唐门大公子唐玉龙及唐天虎。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唐门主人唐天龙及其妻华巧仙在系下万两黄金之后,立即率领长子唐玉龙、唐天虎及幼女唐玉凰和二十五名好手在三天前赶抵黄衫会总会处,双方的关系立即呈现火辣辣的直线上升。

  爱色如命的唐玉龙及唐天虎面对黄衫会那十余名美丽大方,热情如火的女弟子,几乎乐昏了头。

  三天两夜下来,他们兄弟俩已“杀遍”那十五名女弟子,今日挑出表现最优异的二女正打算到杭州好好的乐一乐。

  哪知,却会遇上舒啦这位绝色“美女”。

  因此,唐玉龙在闻言之后,立即阴笑道:“嘿嘿!本公子就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小鹃,此事就交给你办吧!”

  “这……”

  另外一位少女立即接道:“大公子,请你收回成命吧。”

  “嘿嘿!真的如此辣手吗?”

  “是的!钱总巡察执法如。山,翻脸无情!小女二人实在不敢接下这份任务,所以,才要你收回成命!”

  “嘿嘿!我就不信天下会有如此热烈的女人,小鹃、小风,咱们打个折衷吧!你们只负责私下将我们齐钻一下,如何?”

  “好吧!”

  唐玉龙“嘿嘿”一笑,挽着小鹃继续朝下行去。

  且说舒啦及千心姥姥边行边传音会商对策及认识环境,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终于来到黄衫会的总会。

  舒啦打远远的打量那十余排豪华房舍,暗忖道:“哇操!在这个半山腰盖这么多的房舍,可要花不少的银子哩!”

  两人尚未抵达大门,门口那两名黄大汉早已举手行礼一起大声喝道:“参见老老及总巡察!”

  舒啦微微点了点头,口即跟着千心姥姥步入大门。

  只见一位面貌娇美,却神色阴惊的四名黄经人站在大厅门口,一见到舒啦二人,立即挤出笑容迎了过来。

  双方尚距六尺余,千心姥姥立即点头道:“见过会主!”

  舒啦立即躬身下跪声道:“参见会主!”

  这位黄衫人正是黄衫会主洪天钓,只听他哈哈一笑道:“姥姥,总巡察,辛苦你们了,咦?桃花呢?”

  千心姥姥脸色一沉,道:“随云中龙那小子出家啦!”

  黄衫人全身一抖,失声叫道:“云中龙?是不是那位双绝公子!”

  “不错!若非有他从中作便,老身早就毁了舒啦那小子啦!”

  “姥姥,究竟是怎么回事?”

  “入厅再谈吧!”

  “是!是!请!”

  入厅坐定之后,千心姥姥立即沉声道:“会主,你可知道闻名天下的舒神医就是云中龙所乔扮的?”

  “什么?竟会有此事,他为何要如此做?”

  “不错!老身三人一抵达梦幻岛,立即发在岛上已布有阵式,好不容易才通过阵式,却被云中龙及舒啦阻止。”

  “舒啦那小子的确有一套,竟然与老身拼了三、四个时辰,老身好不容易才占了上风,却被三十六名高手以阵式困住。”

  “老身与兰儿和对方拼开三个时辰之后,由于对方的布阵严密,又随时有人追捕,老身及兰儿只好暂退。”

  “老身二人退回海边之后,才发现桃花并未跟随退出,于是,在休息一个时辰之后,再度上岛叫阵。”

  “这回,云中龙现身见老身,他首先告知桃花已自愿剃度出室之事,老身当然不相信啦!”

  “可是云中龙讲话声刚落,光头脱发的桃花竟然自远处掠来,而且向老身表明出家之决心。”

  “在老身怔之际,云中龙向老身挑战,而且提出比武内力之要求,老身自持有《千毒掌劲》,立即应允。”

  “哪知,双方僵持二个时辰之后,老身已经发现无法胜他,因驰,立即将《千毒掌劲》格仗透体攻入。”

  “云中龙果然不愧为双绝公子,老身虽然连连使出《血箭魔功》,最后仍然不支,而且还负了重伤!”

  “云中龙做然长笑之后,吩咐席伏蛟让者身在岛上疗伤之后,立即与桃花拾舟渡海而去了!”

  “席伏蛟在老向表明他已决心在幻梦岛住隐之后,每日供应食物,在老身养妥伤势之后,另派人送老身返回中原!”

  说至此,缓缓的嘘了一口长气。

  她这一自动“表白”,立即令洪天钧深信不疑!

  因为,洪天钧已接获手下报告桃花婆婆已换上身僧衣,随着一位布经和尚在疗东一带行医救人。

  另外,他也获知梦幻岛遍告知各大门派,言及梦幻岛决心约束岛中弟子不准涉足中原之事。

  此外,他由千心姥姥的气色及那把受过海水腐蚀的寒铁龙头杖,猜知她此行必然吃了大亏。

  因此,他闻言之后,立即阴声道:“哼!席伏蛟不用想假籍扫阴脱身,本座仍会血洗梦幻岛的。”

  舒啦一直肃然不语,闻言之后,暗叹道:“姓洪的,你别痴心妄想;我非把你搞得鸡飞狗跳,焦头烂额不可!”

  千心姥姥心中冷笑,表面上却附和:“不错!老身为了出这口气,非把梦幻岛移平不可!”

  “嘿嘿!师傅,你放心!唐门三十名高手已经抵达此地,只等你提供梦幻岛的资料,不日即可挥师进攻!”

  千心姥姥立即附和的阴笑着。

  半晌之后,只听洪天钧道:“姥姥!你们先下去休息吧!入夜之后,本座在聚义厅摆宴替你们接风!”

  千心姥姥道句:“呵呵!谢啦!”立即与舒啦走向“揽月楼”。

  揽月楼位于黄衫会总会正中央,洪天钧及洪佩丽住于右楼,舒啦及千心姥姥住于左楼。

  舒啦二人尚未走出大厅,立即有两位小婢女迎了出来,舒啦一见左边那人的右嘴角有一颗美人痣,心知她就是小燕!

  二婢微微福了一福跪声道:“参见姥姥、姑娘!”

  千心姥姥呵呵一笑,道:“小青、小燕,你们越发娇颜了,莫非得到唐门英雄们的滋润啦!”

  二女双目一红,立即垂首不语!

  “呵呵!快去准备沐浴用具吧!”

  二女跪应一声,立即退去。

  千心姥姥带舒啦进入钱幕兰的房中之后,立即以传音入密仔细的重将四周的环境及该注意事项说了一遍。

  舒啦会意的点了点头,一见小燕已提水进来,她立即送走千心姥姥,同时,将包袱放在桌上。

  哪知,他刚坐下,立见房门口白影一闪,柳眉锁眉的洪佩丽在一名女婢引导下走进房来。

  舒啦心头一疼,暗道:“丽妹,苦了你啦!”他立即唤声:“丽妹!”然后上前握住她的手掌。

  洪佩丽低声问道:“兰姐这次在梦幻岛你看见到他?”

  舒啦看了他那园鼓的腹部,忍住心中之绞疼,点头道:“有!他比以前更俊,武功亦更高了!”

  “兰姐,他真的成亲了吗?”

  “不错!不过,他曾传音告诉我,请我转达他对你的关怀之意和永恒不变的爱心!”

  洪佩丽双目一亮,身子一颤,道:“咳,该不会是你在安慰我吧?”

  “丽妹,我怎么骗你呢?对了!他曾提过一句:‘出生入死斩怪蛇,午夜梦回泪湿枕’!”

  洪佩丽身子一震,立即反复念着那十四个字。

  泪水情不自禁汨汨直流。

  舒啦瞧得心中一阵剧疼,真想当场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可是一见到在场的那位婢女,他立即忍了下来。

  不过,他立即取出纱布轻轻的替她拭泪,口中更是轻声道:“丽蛛,为了腹中之婴儿,你别太伤心呀!”

  “兰姐,谢谢你!我走了!”

  舒啦爱怜的看着她的背影半晌,默默的进走浴室。

  等她出来之后,只见一位体态丰满的中年美妇和一位杨贵妃型的降裳少女坐在床上,他不由一怔。

  侍立一旁的小燕口即跪声道:“姑娘、唐夫人和唐姑娘前来拜会,请恕小婢冒味的留下她们!”

  中年美妇立即起身道:“我是华巧仙!”

  降衣少女亦起身跪声道:“唐玉仙见过钱姑娘!”

  舒啦立即跪声道:“二位快请坐,小燕,奉茶!”

  说完,端坐在桌旁。

  华巧仙打量他半晌,赞道:“云姑娘人美若天仙,今日得睹尊容,始知传鹰尚且不及一,二矣!”

  “夫人谬赞矣!令缓国色天香,我见犹矣!”

  唐玉凤妩媚一笑,连轻,“不敢当!”不已。

  华巧仙嫣然一笑,道:“兰儿,听说你此次与令祖母外出,乃是赶往梦幻岛,不知可有收获!”

  舒啦故意红颜垂首道:“惨败!”

  “咳!听着梦幻岛已不足百人,而且精英已去十这八九九,以姥姥及你怎么可能会悲败呢?”

  “梦幻岛本身并不强,不过,因为适逢双绝公子云中龙及舒啦在岛上,因此,晚辈及姥姥才会惨败!”

  华巧仙神色大变,颤声道:“云大侠真的还在人世吗?”

  “不错!姥姥就是被他击伤的!”

  华巧仙喃喃自语道:“云大侠既然尚在人世,合作之事必须从长计义!”说完,神色即若明若暗。

  舒啦虽然不知云中龙既单枪匹马在三日之内声败过唐门七十余名高手,不过,却暗中引以为傲!”

  只听唐玉凤跪声问道:“兰姐,可否谈谈那位舒少侠的武功?”

  “他曾与姥姥力拼三四个时商,才稍居下风!”

  唐玉凤听得双目异采连门,又问道:“兰姐,听说舒少侠为人豪放,人品俊逸,不知传闻误否?”

  “不错!否则梦幻岛岛主不会将其爱女、外男女和两位美婢嫁给他为妻妾,本会姑娘亦不会以身相许!”

  唐玉凤不由听呆了!

  华巧仙立即试探性的问道:“兰儿,你是否对他亦……”

  舒啦挟头苦笑道:“他未把晚辈看入眼中,晚辈自渐形秽,又凛于双方敌对立场,岂敢痴心忘想!”

  言下之意,乃暗示唐玉凤少痴心忘想!

  华巧仙神色稍松,又试探性的道:“兰儿,你可有中意的对象?”

  舒啦暗道一声:“少推销你那两个猪罗罗!”表面上却低声道:“晚辈凶若无礼,岂有人看上眼?”

  华巧仙欣然道:“兰儿太客气,以你的人品,武功及练的处事经验,不知那家儿能幸运的娶到你哩!”

  舒啦立即将头垂得更低了!

  只听唐玉凤脱口道:“娘,大哥及二哥一向自视甚高,你改天就让他们见识,兰姐这个大美人吧!”

  “格格!兰儿,小大有此荣幸吗?”

  舒啦心中暗叹道:“哇操!一答一唱,好一对相声高手!”表面上却羞涩的道:“请前辈去和姥姥谈吧!”

  “格格!好!好!凤儿,娘尚有事,你陪兰姐随便谈吧!”

  说完,迳自含笑离去。

  她刚离去,唐玉凤立即向舒啦进一步询舒少侠的资料,舒啦心中冷笑,故意大大替自己宣传一番。

  咱们暂时阁下唐玉凤听到神魂颠倒,且说华巧仙刚回到客居的“揽风楼”大厅,唐玉龙立即上前问道:“娘,有希望吗?”

  “没有!”

  “什么?没有希望!”

  “格格!娘身为女人,当然没有希望啦!”

  唐玉龙欣喜的道:“娘,你可真会逗人,快说啦!”

  “格格!回房再说吧!”

  二人一踏入房中,唐天龙唐夭虎神采奕奕的立即问道:“娘,看你春风满面,莫非已有进展啦?”

  “格格!不错!凤儿正在继续替你们宣传哩!”

  唐天龙兄弟立即欣喜得起身直搓手不已!

  唐天彪将珠子收回盒中,含笑道:“龙儿、虎儿、爹在向你们道贺之余,有一事必须言明在先,免得你们手足相残!”

  唐天龙会意的道:“爹,你放心,钱幕兰若看中虎弟,孩儿绝对不会有什么怨言或不满的!”

  唐天虎亦正色表明同样的心意。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只听华巧仙低声道:“相公!你可知云中龙尚在人世?”

  “什么?你怎么知道此事的?”

  “是幕兰告诉我的,千心姥姥还被他击伤哩!”

  “这……想不到他的武功更精进了!”

  “相公,既有云中龙替梦幻岛撑腰,咱们……”

  “哼!咱们五人已练成《满天花雨》,正好可以一雪前耻!”

  唐夭龙雄心百战的道:“对!爹,只要咱们除去云中龙,不但可以一雪前耻,亦可威震武林,进而……”

  “虚!禁声,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

  唐天龙低声道:“爹,季天斌那批人对咱们甚为侧目,咱们何不拿他们开刀,进而对洪会主施加压力……叫……”

  唐天龙沉声道:“龙儿,你欲以武过亲吗?”

  “不错!只要能将钱幕兰加入唐门,千心姥姥一定会支持咱们,届时咱们何愁不既稍霸江湖呢?”

  “龙儿,你别忘了千心姥姥乃是洪会主之师母,她岂会支持我们击败黄衫会,另外,听说钱幕兰这丫头也挺不好惹的!”

  “哪,洪天钧如果自动放弃霸业呢?”

  唐天彪神色一变,低声道:“龙儿,你可别乱来!”

  “爹,你放心,孩儿早已与虎弟设计妥当,此事不但绝对不会令人起疑,而且,咱们也可以不费吹石之力的增加一批杀手!”

  “这……真有此事?”

  唐天虎得意的道:“爹、娘、孩儿与大哥在这三日之内已经各与那十五个丫头交合一次,而且已将《一点红》送入她们的体内了。”

  唐天彪听得补色一喜,身子不由一颤!

  华巧仙情不自禁的格格连笑起来。

  就在此时,突听窗外传出一声喝:“谁?”唐天彪神色大变,迅即打开窗扉朝外一瞧!”

  只见一道黄影正突掠而出,另有一名唐门高手正突追而去,唐天彪沉喝一声:“巧天,避开!”

  右手一抖,三道寒星突射而去。

  唐天闻声,忽地向左一掠!

  那道黄影刚射出仗余,立听暗器及体,冷哼一声之后,右掌向后一劈,一股掌力突卷向那三道寒星!

  “怕、怕、怕!”三声脆响过后,那三道寒星立即地出三棵蓝颜色的毒针疾射向那道黄影。

  只听那道黄影闷哼一声,立即倒地惨豪!

  半响之后,地上立即多了一滩黄水。

  此时正值人暮时分,立即有一群人赶往现场。

  唐天彪冷哼一声,立即朝唐天龙使个眼色。

  唐天龙身子一震,迅速掠出窗外。

  现场立即壁垒分明,黄衫会及房门高手和以季天斌为首的三十余人立即默默的各据三方,停立不动。

  突听一声:“会主惊倒!”季天斌诸人以及黄衫会高手立即站立躬身叫道:“参见会主!”

  洪天钧沉声道句:“免礼!”目光一落在那滩死水,眉一皱,朝唐天龙问道:“大公子,此人是死于你之手?”

  “不!是家父出手的!”

  一声轻叹之余,唐天彪已忽然现身,只见他行若流水的来到现场沉声道:“洪兄,此人隐在小弟窗外.欲图不轨……”

  只听季天斌脸色一沉,冷哼道:“姓季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若非姓轿的隐伏在我的窗外,我岂会对他下手!”

  季天斌双眼一红,继又沉声道:“姓唐的,说不定我兄弟只是路经窗外,他岂可忘加罪名下此毒手?”

  站在季天斌身后的那些大汉立即齐声大叫不已!

  只见唐天越众而出,叫道:“住口!是我发现姓萧的伏在那义花树后面偷窃门主的房内,他一听见我的足声立即仓促惊去。”

  季天斌立即说道:“胳臂往里弯,谁会相信你的话?”

  唐天彪怒极之下,立即仰天厉萧一声!

  洪天钧立即陪笑道:“唐兄,请别动怒,此事……”

  唐天彪沉声道:“洪兄,请怨小弟抗命,唐门卓立江湖已逾百年,却从未遭此羞辱,请你勿干涉此事!”

  “这……”

  唐天彪冷冷的朝季天斌道:“姓季的,你如果有种的话,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在演武场见个高下!”

  季天斌神色一变,暗一咬牙,立即说道:“好!今夜我倒要领教唐们的暗器及毒物有多高明!”

  说完,立即率众离去。

  洪天钧轻嘘一声,一见季天斌已转身离去,他只好吩咐下人去清理演武场,然后默默的回房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舒啦与千心姥姥陪着洪天钧默默的坐在演坐场当中看台上,打量着站在场外两侧之人。

  半晌之后,只见季夭斌一五口家,缓缓的走到演武场中央,身子一阵移动,立即各依方位面向外站立不动。

  舒啦一瞧对方所立之方位,隐含五行生克之理,而且左右腰间各紧一个鹿皮小嚷,不由精神一振!

  突听以季天斌为首的诸人一起大叫一声,立即有三十六名大汉突掠而出,迅速围住唐天彪五人。

  只听季天斌叫道:“姓季的,你为何龟缩不出?”

  “嘿嘿!你们若能通过这个阵,本大爷自会奉陪!”

  只听唐天在远处叫道:“禀门主,请谁属下会会主这个胆小之徒?”

  “嘿嘿!唐天你稍安母躁!本座会令他心服口服的!”

  说话之中,那三十六人已经抽搐绕圈疾奔起来。

  舒啦一见这三十六名大汉所布之阵正是“天正杀阵”,立即仔细的注视着唐天彪五人如何的破阵。

  只听唐天彪厉萧一声,只见他们五人鬼魅般的一闪,双掌一阵突挥,场中立即扬起一片白茫茫的光芒。

  似朝阳光芒出现大地,群邪纷纷消逝。

  那三十六名大汉立即纷纷到地惨豪。

  刹那间地上立即一片黄黄的死水。

  舒啦不由惊色大变,一颗心儿划跳如雷!

  唐天彪立即仰首历笑不已!

  只听一名唐门高手暴叫一声:“门主,小心!”

  一道黑影立即突掠向场中。

  接着另有两道黑影突掠向场中。

  舒啦一见季天斌掷出三粒黝黑的小丸,立即想起季天斌在逃难幻悔岛立时所掷出的“回天丸”。

  据千心老老所言过“回天丸”乃是唐天老人在三十年前令武林闻之色双的暗器,想不到曾落入季天斌之手中。

  因此,他叫声:“卧倒!”立后,立即翻落在他背后面。

  “轰轰轰”三声巨响之后,场中上空立即飞溅出三团细细的血肉,那三名唐门高手已“殉聪”了!

  唐天彪五人卧倒在地,目睹此种骇人的火药不由脸上如土,骇谏之余,一时爬不起身子。

  季天斌一见伤不了唐天彪五人,神色一变,立即转身识趣的叫声:“走!”朝大门方向疾掠而去。

  舒啦岂容血海仇人逃掉,“大叫”一声:“站住!”

  一式“天马行空”疾扑过而去。

  千心姥姥叫声:“接着!”疾将龙头仗疾掷而去。

  舒啦右掌一扬,在半空中接住龙头仗,一式“沙歃鹃翅”朝里一射,立即拦住了季天斌。

  动作之疾,变招立速,令人叹为观止!

  季天斌神色大变,大声道,“你……”

  “叛徒,动手吧!”

  说完,抢起龙头仗,一式“六申开山”疾扫而

  季天斌一式“时光倒流”向后暴退出丈余,张口叫道:“哇操……”舒啦岂容他分辨,抢先疾攻而去。

  院中立即幻起如山的仗影以及骇人的仗风。

  另外那些大汉慌忙向后暴退不已。

  季天斌见状,立即使出浑身解数闪避着。

  双方迅即互拆十余招,突听“砰!”的一声季天斌哼一声,手抚右脸跄的向后暴退不已!

  只听一声冷哼,只见唐天疾掠而出,双手在半空中一挥,两枚毒针立即罩向了季天斌啦!

  季天斌突然转身,向左疾扑而出,只听他轻哼一声,三攻毒针已经钉在他的右腰之间了。

  立即看见他不住的在地上翻滚惨嚎着。

  唐天落地立后,狰笑道:“姓季的,你好好的享受寒毒肯侧之美味吧!”说完,仰首原原一笑!

  哪知,他刚笑两声,立即带着惨叫飞了出去。

  舒啦一仗将唐天扫飞之后,冷哼道:“是你妨疑本座执法,犯得了谁?”说完,左掌朝季天斌一劈。

  “轰!”一声,院中立即多了一个六尺余方圆的深洞,季天斌已免费的找到了一个完成葬礼了。

  唐门高手一见舒啦毁了唐天,正欲现身允回公道之际,突见种骇人的掌力,人人自动“立定”了。

  舒啦冷哼一声,走到洪天钧的面前,执法行礼道:“禀会主,季天宾坏了本会颜面,属下已云正法!”

  洪天钩一见舒啦使出千心姥姥的独门仗法,心中倒本甚为吃惊,可是,他不愧为英雄,立即沉声道:“很好!”

  说完,惊下看台,停在季天宾的面前,道:“唐兄,今日之事,可否看在小弟的面上,就此揭过?”

  唐天彪哈哈一笑,说句:“好吧!”立即率众回房而去。

  洪天钩脸上一热,右手一挥,道:“速清理现场!”

  一声:“是!”之后,季天宾的那些幸存手下及二十余名黄衫会高手,立即开始清理现场。

  半晌时辰之后,舒啦及千心姥姥应邀到受洪天钧的款待,唐天彪五人依然也在场作陪。

  酒过三巡之后,只听华巧仙脆声道:“钱幕兰的武功如此的出神入化,我敬你一杯!”

  “不!夫人,请恕晚辈方命,晚辈已不胜酒力矣!”

  “格格!那就随意吧!”

  说完,她迳自仰首干杯。

  舒啦长饮一口,叹然道:“夫人真是好酒量!”

  “格格!不敢当!对了!姥姥,晚辈想请教你一事?”

  “呵呵!夫人,请说!”

  “姥姥,令孙女文武全才,人又长得俊,晚辈斗胆提亲,你看小犬二人可够格与令孙女匹配?”

  千心姥姥闻言不由一怔!

  舒啦想不到她会当众单刀直人提出此事,立即也愣住了。

  所幸千心姥姥毕竟是老江湖了,只听她呵呵一笑道:“夫人,多谢你的厚爱,二位公子的确是人中之龙,不过……”

  唐天龙兄弟闻言,心中一喜,但听那句“不过”立即凝神倾听。

  千心姥姥看了他们一眼,含笑道:“不过,兰儿曾私下向老身提过,在会主未称霸武林之前提终身大事。”

  唐天龙二人不由一阵怅然!

  华巧仙怔了一。下,继又含笑道:“钱幕兰志气可加,唐门定当全力协助洪会主早登霸位,大家干一杯吧!”

  众人立即举杯一饮而尽!

  洪天钧立即扯开话题道:“唐兄,你可知道云中龙重视江湖之事?”

  唐天彪叩首道:“钱幕兰曾向贱内提及云中龙曾替梦幻岛出力之事,小弟正等着请他暗试,《满天花雨》的武功哩!”

  “哎!识见那式《满天花雨》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不过,云中龙的武功甚高,你们可要随时多加小心哩!”

  “嘿嘿!洪兄请放心!这式《满夭花雨》在合击之下,固然无懈可击,若单独施展,其威力也足小对付云中龙。”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一直不吭声的舒啦突然脆声问道:“请问门主,晚辈方才明明看见那些暗器已向外扩散,为何不会波及围观之人呢?”

  “嘿嘿!问得好!足见兰儿甚为细心!这全是手法控制之故,至于进一步的秘诀,因为涉及本门的机密,请恕我保密!”

  言下之意,舒啦若“嫁入”唐门,即可获悉一项机密;

  舒啦心中一动,故意看了唐天龙一眼,然后低下头。

  “哇操!他这一瞧,唐天龙立即双目一亮!”

  他好似被焦雷劈中,整个的呆住了!

  唐天虎神情一愣,双目突然一阵子疾转,不知在想什么“点子”,

  洪天钩哈哈一笑,道:“唐兄,为咱们的合作干一杯吧!”

  唐天彪心中另有打算,立即也哈哈笑的干杯了!

  两人各怀鬼胎,各认为胜券在握,因此,愉快的饮着。

  舒啦面对美酒,为了保持“冷女”的风度,只好硬忍了下来,腰中之酒虫虽然嘀嘀直叫,却也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熬到席散了,舒啦一回到房内尚未把屁股坐热,洪佩丽已和婢女在房外轻声敲门了。

  小燕上前开门,一见到洪佩丽立即行礼问安。

  洪佩丽支退她们二人之后,立即关心的问:“兰姐,听说你今天一展所长,不但毁了季天宾,另外毁了一名唐门高手。”

  “不错!季天宾这家伙目无余子,的确该罚,至于唐天那小子竟敢趁隙下毒,我为了维护本会声誉,当然杀了他!”

  “可是,如此一来,你就得罪立门之人了,不由怎么搞的,我老是觉得立门之人另外有企图,你可要多加小心些!”

  舒啦趁机煽把火,道:“立门之人甚为高傲,简直不把会主放在眼中,实在令人可气又可恨!”

  在两人交谈之中,小燕刚走入院中不久,耳边突然传来一缕清细的声音道:“小燕,我在你的房中等你!”

  小燕向右一瞧,立即发现唐天虎匆匆的向后院行去,她为他又起歹意,立即转身朝房内行动。

  小燕先后被唐玉龙兄弟半逼半诱的搞上之后,立即开始继续想要唐门虎去做侍妾之美梦,因此,她兴孜孜的开门而入。

  哪知,她推开房门,立觉身子一麻,张口欲呼,哑穴立即受制,不由令姐姐魂飞魄散,双目慌忙一闭。

  只见唐天虎含着冷笑将一粒乌黑药丸塞入她的口中之后,沉声道:“小燕,别怪我先小人后君子!”

  说完,立即拍开她的穴道。

  小燕只觉那粒药丸人口即化,全身立即一冷,情不自禁打即了一个寒禁之后,她立即欲下跪求饶。

  唐天虎立即扶住她,另外倒出一粒绿色药丸递给她道:“小燕,你只要听我的吩咐,事后我一定娶你为妥!”

  小燕只觉腹中一阵绞疼,慌忙将那粒药丸服下。将立觉一股详和之气流遍全身,她在稍松一口气之后,立声道:“小燕愿供二公子的便策!”

  唐天虎取出一小包,阴声道:“小燕,你只要将这包药粉藏入钱姑娘的床下,我明日即当众宣布娶你为妾!”

  小燕后退一步,颤声道:“小燕不敢!”

  “好吗!你不怕毒发之苦吗?钱姑娘今晚喝了不少的酒,目前一定正在洗澡,你悄悄的办妥此事,会有谁知道呢?”

  “这……”

  “格格!小燕,此药乃是媚药,等我和钱姑娘和好之后,生米煮成熟饭,即使被她发现此事,又有何妨!”

  “好吧!二公子,小燕为你救命了!”

  说完,接过药粉匆匆的走了出去。

  唐天虎阴阴一笑,立即悄然离去。

  因此,他立即提起了警觉。

  首先,他悄悄的默察房内外有没有别人埋伏,半晌之后,他发现除了有一名巡夜人员在院中走动以外,千心姥姥也已经就寝。

  他悄悄的脱下衣,服下三粒药丸之后,开始搜毒物之来源,半晌之后,立即被他从床下找出那包药粉。

  他尚未决定要如何处置那包药粉之际,突听院中多了一阵轻细的衣袂破空之声,他立即将那包药粉放回床下。

  静静的躺回床上之后,立即将气息一闭。

  他一听窗外已掠来一人,心中一阵冷笑,他立即将功力聚于双掌。

  “卡!”的一声细响之后,窗外一开,一道人影悄悄闪进房来。

  舒啦在对方转身关窗之际,仔细一看来人是唐天虎,立即闭上双目,暗叫道:“哇操!原来是你这双猪罗呀!”

  “哇操!好极了!只要把他毁掉,唐门的《满天花雨》毒物就会大减威力,哇操!有理!就这么办。”

  他立即详作中毒,双掌却已聚集了全身的功力。

  唐天虎入房之后,一闻到那丝淡淡的清香味道,他立即知道小燕已经照自己的办事、而且已经奏效了!

  只听他轻笑一声,立即走到床前。

  伸手掀起被头一角,一见那包药粉果然放在床下,他心中二喜,立即迅速的将被头放了下去。

  倏听“平!”“平!”两声,唐玉龙立即惨叫出声。

  落地之后,挣扎三下,立即倒地气绝。

  窗外立即传出一阵警哨声音。

  院中立即传来一阵阵衣袂破空声音。

  舒啦平鞯的然妥锦靴之后,倏听洪天钧在房外高声道:“总巡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舒啦打开房门,沉声道:“禀会主,可否先派人请来唐门主?”

  洪天钧一看躺在地上的唐天虎,神色大变之余,立即朝身后的一名大汉道:“去请唐门主及夫人来!”

  那名大汉应声:“是!”立即跑去。

  他刚跑到厅外,唐天彪夫妇已经闻声而来,他立即躬身行礼道:“禀门主,本会主请你到总巡察的房中。

  唐天彪低应一声,立即与华巧仙匆匆的行向舒啦的房间,他转过大厅,立即发现洪天钩及千心姥姥肃然站在门口。

  洪天钧一见他们二人来到,立即沉声道:“唐兄,令郎在房内!”说完,身子一闪,让唐天彪夫妇先行入房。

  华巧仙惊叫一声:“虎儿!”立即抱了过去。

  唐天虎被舒啦全力劈中。膻中穴一及“气海贝”贝然气绝,瞧他死目未闲。

  唐天彪紧盯着舒啦,沉声问道:“是你下的手吗?”

  舒啦全身布满真气,沉声道:“不错!”

  “为什么?”

  “请门主翻开晚辈床头,一看便知!”

  就在此时,千心姥姥及洪夭钩已经走入房来,他们一见唐天彪自床下取出一包药粉,不由神色一变!

  床端立即飘来一丝令人神采的清香味道,洪天钧神色一变,迅速的走到窗前、就欲打开窗扉!

  目光落在那个被拆断的窗栓,他立即神色一肃。

  唐天彪将药粉揣入袋中,目光朝窗栓一瞧,立即默默的挟起,唐玉彪的尸体,就欲离去了。

  却听华巧仙冷冰冰的遣:“请会主将小燕召来!”

  洪天钩立即沉声道:“来人啦!”

  “属下在!”一名大汉倏然闪到房门口躬身待命……

  “传小燕来!”

  “是!”

  半晌之后,只见那名大汉挟着舌头长伸,双目暴凸,泪痕未干,颈项尚紧一条麻绳圈的小燕走了进来。

  尸体一放在地上,众人不由神色一骇!

  千心姥姥见小燕前襟口露出一白纸,上前抽出一看,立即发现那正是小燕所留下的遗书。

  写道:

  “是二公子逼小燕服下毒药及在你的床下放下迷香,小燕百死莫赎此罪,待来世再赎此罪。字迹简单,另有数字被泪水渍散,可见小燕在自书之力。内心一定充满了悔恨及痛苦哩!”

  小燕绝笔

  洪天钧吩咐那名大汉将小燕的尸体带出去掩埋之后,淡然道:“总巡察,害你受惊了,我会吩咐加强警戒的!”

  舒啦心中暗叹道:“哇操!爱《精》?我还怀孕呢!”表面上却淡然道:“我自己会小心的!请会主别浪费人力!”

  洪天钧道句:“你早点休息吧!”立即离去。

  千心姥姥淡然一笑,传音道:“啦儿,你干得好!”

  舒啦传音道:“哇操!谁叫那双猪罗要自己来送死,姥姥,你可要多帮我留意一下哩!”

  “呵呵!我会注意的!早点休息吧!”

  说完,迳自离去。

  舒啦自浴室中取出毛巾,刚擦去地面上的血迹,立即听见轻细的敲门声及唐玉凰低声道:“钱姑娘,你休息了吗?”

  舒啦打开房门,淡然道:“请进!”

  唐玉凰报然道:“钱姑娘,二哥冒犯,请你原谅!”

  事过境迁,不提也罢,何况,令兄亦被我处置……”

  “唉!此事错在家兄,小妹甚感不安!”

  “姑娘,咱们别再提此事了?”

  “好吧!钱姑娘,听说在离此不远处有一《贻笑园》风景颇为不错,你可否带小妹前往一游?”

  “这……”

  “钱姑娘,你也可以散散心呀!”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