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十二章 连杀三女乐叭叭

更新时间:2022-01-14   本书阅读量:

  在白居易的长恨哥中有段:“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这一历史上有名的华清池,即座落于临潼驴山之麓。

  这座华清池乃是由秦始皇时代启建,当时筑屋砌石,号称为“神女汤泉”,专供秦皇浸沐。

  汉武帝泡出滋味,立即加以修整。

  到了唐玄宗之时,沾了杨贵妃之光,大力扩建,计有十八所汤池,不但占地甚广,规模亦甚宏伟。

  其中以杨贵妃专用之华清池芙蓉汤设备最完善,不但极尽华艳,而且池中还砌了多处垫台。

  这些池台除了提供杨贵妃展露她的美色以外,更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碗床、碗架、碗台、碗……”

  当时的唐玄宗每年十月一日前往报,一直享受到快要过年非回去朝廷主持“团拜”不可,他才忍痛离去。

  至于,他忍什么“痛”,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天,正是大年初二,乃是民俗“回娘家”日子,华清池空无一人,连管理员,也回娘家了。

  晌午时分,突见一道人影迅疾飘入清华宫,仔细一瞧,哇操!原来就是那位“失恋”的舒啦。

  瞧他双眉紧皱,分明尚被情所困。

  他在长生殿,集灵台等地绕了一圈之后,立即走向华清池,乍见那些袅袅冒烟的温泉,他立觉全身一痒。

  这些时日,他一直郁郁寡欢,生活起成颇不正常,他也不知道有几天没有洗澡了。因此,立即将包袱放在池旁。

  匆匆的脱光身子之后,立即下池。

  池水正温,令人心舒神爽。

  舒啦坐在一块垫石上面,好好的搓去身上泥垢之后,立即在池中来回穿游,淤闷之后情为之一畅!

  盏茶时间之后,他正陶醉于其中之际,突见池旁俏立着一位妖治少女以及一位妖治美妇,他不由一怔!

  他正欲游上池旁,一见她们赫然站在自己的衣衫旁,双目紧盯着自己,他立即俊颜窝红的捂住下身。

  这两人正是裘依依及季叮当,她俩原本和方志一起抵达此处,为了男女有别,方志便在里余外的池中浸泡温泉。

  她俩则久幕华清池之艳名,因此,特别走过来要见识一番,那知却见到舒啦这位俊人儿!

  两人皆是“过来人”,悄悄的打量舒啦的胯下之物,产即欣喜若狂,裘依依正值狼虎之年,春心不由激荡。

  季叮当秉承她的骚浪血统,早已全身火烫了!

  此时,若拿“温度计”去量她的体温,一定非把“水银”冲出来不可!

  裘依依突然心中一动,取出书图一瞧,立即发现池中之人居然是席绣绣口中的如意郎君舒啦,她立即一怔!

  季叮当凑头一瞧,险些惊呼出声!

  母女以传音细商半晌,立即决定由季叮当以身相诱,只要能够“横刀夺爱”成功,就可活活的气死席绣绣。

  主意一定,季叮当立即暗暗计划如何令舒啦臣服在自己的石榴下,想着!想着!娇颜已是通辽了!

  那对媚目异采连连,呼吸也为之急促起来。

  此时,一见舒啦的窘迫神情,二女立即格格浪笑着。

  那对被紧束在劲装内的双峰立即拼命的颤动着。

  看情景,它们似欲冲破困笼,投奔自由哩!

  好半晌之后,裘依依才收住笑声,悄然离去。

  她是要找方志发泄欲火了!

  至于方志会不会“大胆犯上”或“欺上瞒下”,那就只能留待稍后分解了,咱们还是先谈谈“华清池之战”吧!

  舒啦一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被人“观光”,心中实在有够窝囊!有够窘迫,不由暗责已太没有“敌情观念”了。

  他一见到季叮当,立即想到她那被那群雪熊围攻的情景,脑海中立即浮现她那丰胰的胴体!

  心中不由为之一荡!

  俗语说:“人一走运,心想事成”,现要什么,就有什么?舒啦刚想起季叮当的胴体,立即看见她在脱衣了。

  半晌之后,那具胴体做然呈现在池旁了。

  舒啦只觉全身一热,身子立即向后转!

  季叮当格格一笑,身子一纵,“刷!”一声,立即射落在舒啦的身边,池水不溅,端的是好水性!

  舒啦刚欲游开,立即被拉住左脚,他不由“哇操!”一叫。

  季叮当双足一蹬,立即游到舒啦的身,右臀朝他的虎背一挽,整个的身子立即贴上舒啦的胸膛。

  双足一瞪,两人立即浮出水面。

  “哇操!你要干什么?”

  “格格!我的贵妃,你是皇上,你说,我该做什么?”

  “哇操!你别乱来!小心你的方志知道了……”

  “格格!果然是你!你可真狠心呀!先把人家气得要死,又要视人家被那群畜牲欺侮,害人家的这儿留着疤痕哩!”

  说完,游到一座台旁,将身子站在上面,牵着舒啦的右手至她的臀部来回的按捏抚摸着。

  舒啦按捏抚摸她那又细又白,又圆又翘的臀部,只觉一阵阵异样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呼吸不由一促。

  嘴巴一张,却说不出话来。

  那座台甚高,只距水面般尺,台面好似一张床,远处居然另外砌着一张石枕,设备可真齐全。

  季叮当将他按倒在石床上,贴伏在他身上撒娇道:“你打算怎么赔人家吗!方志已经把我甩掉啦!”

  说话之中,全身一扭动,频对舒啦施加“压力”。

  “哇操!你可要想清楚点,若非少爷我及时出面解救,你如果没被那群雪熊生撕活吃,早去看“娘‘太太’了!”

  “呸!人家不依你啦!”

  口中不依,身子却依得更紧!

  而且,一个不小心,便把下身也依进去了!

  且说裘依依离开华清池之厅,立即朝前掠去,半晌之后,即已来到了“朝阳池”,只见方志正在泡中浸饱着!

  方志叫声:“夫人”,立即神色一变!

  裘依依目泛欲火,格格笑道:“入此清华宫,无殊步入逍池仙境,不必分什么谐级身份好吗?”

  说完,径自脱去衣衫。

  “夫人,这……这不妥吧!”

  “格格!有何不妥?”

  “夫人,我……”

  “格格!别顾忌那么多,只要咱们的口风紧些,有谁会知道呢?”说完,立即掠入水中,朝他游去。

  方志曾在岛中见过裘依依与岛主苟合之事,心知她既已色相大发,自己若再不识相,只有自取其辱!

  何况,她的武功比他还高半筹哩!

  他强作欢笑,与她在池中戏耍盏茶时间过后,两人立即在池旁仿效野鸳鸯结下露水姻缘了!

  此时,正是季叮当被舒啦磨得死去活来之时刻,当方志匆匆的“交货”之时,季叮当魂入地府了。

  裘依依正在兴字头上,一见方志已经“不支”,恨恨的将他推入池中之后,立即再度掠向华清池。

  方志受此羞辱,神色大变,思虑再三之后,将身上的腰牌放在裘依依的衣旁之后,立即含恨离去。

  这一去,空门之中,又多了一位高僧。

  裘依依抱着吃剩剩余饭的心理掠向华清池之际,骇然看见舒啦含着冷笑挺立在池旁。

  舒啦暗聚功力于掌上,一掌击中她的“死穴”之后,喃喃自语道:“是你一直‘吵’着要‘死’的,不能怪我!”

  他将她的尸体拖上岸之后,仔细洗净身子,方始离水穿衣,同时将季叮当身上的银票“没收”了。

  “哇操!她们反正已经用不到这些银子了,我就替你们布施布施,说不定能够减轻你们的罪行哩!”

  他匆匆的掠行清华宫一周,未见方志的人影,他在纳闷之时,便将她们的尸体埋在林内深处。

  他一见天色已晚,取出裘依依帮她们带来的干粮祭过五脏广之后,立即躺在长生殿案后休息。

  史记载注:“范翟相秦,铸铁千里,通于蜀汉”,华阳国志载:“诸葛亮相蜀,齐自石架空,为飞梁铸铁。”

  古铸铁乃是历代王朝对西陲用兵之军事用铁,由于道路险阻,以当时而言,确是一个艰苦而伟大的工程。

  在古铸铁有一褒城,乃因皇封其子为褒侯而得名,不过,它能扬名于古今中外乃因褒以之故。

  昔年,楚王为博褒以一笑,烽火战诸侯,一笑倾城,不需表述,不过,今日却在褒城发生一场大拼斗。

  晌午时分,舒啦肩挂包袱,走过石门,正欲来瞧瞧这个扬名于古今中外的褒城之际,忽听一阵杀斗声音。

  他心中一动,立即飞去。

  褒城乃是山谷下一个土城,居民并不多,舒啦由上往下一瞧,立即看见有三十余人在浴血拼命。

  由地上的百余具尸体及重伤人员来看,双方的拼斗已经持续甚久,战况可真惨烈异常哩!

  舒啦由双方的兰衫和黄衫一瞧,即知必是梦幻岛及黄衫会的人在拼斗.他冷笑一声,暗叫:“狗咬狗,一撮毛!”

  他正欲离去,突然看见一名铁塔般的红脸大汉,他失声叫句:“泰叔!”立即扬手叫道:“住手!”身子一纵,立即朝谷下掠去。

  激斗中的双方已近强弩之未,突听舒啦那声晴天霹雳的暴叫,人人心神大乱,纷纷扬首打量着舒啦。

  舒啦连使“云中龙现”,“龙落平沙”飘落在地面之后,立见双方皆洪手颤声道句:“舒少侠!”

  舒啦怔了一下,一见龙泰猛使眼色,他立即淡淡的道:“各位好!你们继续拼吧!我严守中立!”

  双方怔了一下,自动去抢救伤者及掩埋尸体,龙泰扶着身受数伤的闻金花走了过来。

  舒啦一见他们负伤累累,立即掏出几粒药丸递给龙泰,道:“大叔,先服下药丸再上药吧!”

  说完,径直走到一家民宅檐下凝立不语、

  他知道龙泰夫妇等一下一定又会向他提起席绣绣一事,他很尊敬龙泰夫妇,他绝对不能动怒!

  可是,那种扇心之疼,却令他难受至极:

  果然不错: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现场的尸体已经埋在远处的山谷下,双方之人已经准备离去。

  只见一名黄衫老者走在舒啦身前五尺远处,停身拱手道:“老朽代表黄衫会会主竭诚欢迎舒少爷赴会一游!”

  舒啦拱手还札道:“以后再说吧!”

  黄衫老者低声的应道,“是!”立即率众离去。

  龙泰朝一名老者低语数何之后,那老者立即欣喜的边朝舒啦拱手行礼,然后率众离去啦!

  舒啦一见龙泰夫妇行了过来,立即勉强笑道:“大叔,大婶,你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闻金花立即颔首道:“好呀!咱们吃点东西吧!”

  居民们自从昨夜起一直是大门紧锁,因此,舒啦在一家客栈大门外递了好半晌,仍然无人敢来开门。

  他心中一火,双掌按在门板,真力暗透将门栓震断之后,径直打开大门叫道:“快开灯,否则,一把火烧光!”

  躲在厅内的中年掌柜及两名小二,只见大门无人自开,又见龙泰夫妇的伤势,不由骇得全身一阵乱抖!

  此时一听舒啦的吵叫,中年掌拒立即吩咐道:“万顺,隆德,你们先开门应付他们一下,我马上出来!”

  说完,没命的逃回后院。

  两名小二只有十六、七岁,一见老板已经开溜,对方又盛怒万分,两人只好硬着头皮打开厅门。

  厅门一开,立即跪地求饶!

  舒啦掏出两锭银子抛了过去,道:“一锭定酒菜,一锭算小费,动作要快,如果太慢,小心即揍!”

  两名小二的额角突然碰见一锭银子,立即惊喜交加的拿起银子,惶恐的瞧着舒啦。

  舒啦瞪了他们一眼,叫道:“哇操!你们听不懂吗?”

  “懂!懂!”

  “哇操!那还站在为儿干什么?”

  “我……我……”

  舒啦将双掌轻轻后挥,“啪!”“啪!”两声,那两个小二各抚着右颊,好似见到鬼一般,疾奔向后院。

  舒啦三人入厅坐定之后,立即叫金花含笑道。“舒啦,想不到你的武功会高到这种境界!”

  “哇操!不敢当:仅能自卫而已!”

  “舒啦,你有没有见过来儿?”

  “有的!是在徐爷爷家见面的!”

  “他有没有向你提起二位姑娘之事?”

  “有的!”

  “那你已经去过梦幻岛啦?”

  “没有!”

  “为什么呢?”

  “大婶!我……我有苦衷!”

  龙泰立即大声道:“舒啦,你是不是受了黄衫威胁?”

  “哇操:不是!他们不敢如此做!”

  “那……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我实在很不愿意提及此事!”

  闻金花正色道:“舒啦,你是不是因为看不惯梦幻岛的作风,因此,就对姑娘产生不满及厌恶之感?”

  “哇操!不是!不是!”

  “舒啦,席姑娘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姑娘,他十分的反对岛主之作风,可是,岛主意志坚定,她为此痛苦万分哩!”

  “哎!大婶,你被她的表面功夫骗了!”

  “表面功夫?怎么回事?”

  “大婶,我视你如母,所以才向你们说出此事,你们可别再传入他人的耳中,我……我好痛苦啊!”

  说完,居然掉下泪水来!

  突听一阵脚步声音传来,舒啦拭去泪水,一见那两名小二惶恐的端来酒茶,他立即默然不语。

  那两名小二将酒菜摆妥之后,只见其中一人掏出一锭银子及碎银,说:“公子,这些是剩下的银子,你……”

  “哇操!收下!少哆嗦!快去准备两间上房!”

  “是!是!多谢!多谢!”

  小二离去之后,舒啦立即低声将自己的东海客栈房外所听见的“淫声浪语”说了出来。

  龙泰及闻金花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舒啦闻言,更加奇怪,立即垂头不语。

  只听闻金花含笑道:“误会!真是天大的误会!阿啦,你可知当时在房内之人是方志及季叮当吗?”

  舒啦怔了一下,颤声道,“是吗?”

  “格格!自然是他们啦!季护法还持着那面玉佩向姑娘兴师问罪,甚至诬指是黄衫会的人哩!”

  于是,她又把当日对质的情形说了一遍!

  “天啊!真的是我搞错了吗,她们的嗓音怎会那么相象呢?”

  “阿啦,你再好好的回想季叮当的嗓音!”

  舒啦沉思半晌,再回意季叮当在华清池被自己杀得死去活来,胡言乱语的情景,他立即恍然大悟!

  “天呀!我……我真是猪脑袋!我真该死!”

  “格格!好啦!没事啦!当丫头真是造孽哟!”

  舒啦颤声道:“大婶,绣……绣绣真的有喜啦?”

  “当然是真的啦!她可真可怜哩!哎吐,全身无力,偏偏你又一直没有去赴约,她呀!差点把双眼哭瞎了!”

  “哇操!我真该死!你大叔方才已经请那些人转达你即返岛之事,咱们先好好的钡一钡,明早再返岛吧!”

  舒啦哈哈大笑,替他们斟了一杯酒,举杯道:“大叔、大婶,多谢你们的指点,否则,我这生不知会有多痛苦哩!”

  说完,仰首一饮而尽。

  龙泰夫妇齐声一笑,立即一饮而尽。

  半月之后,舒啦及龙泰夫妇已置身于一艘豪华大船上,目睹那浩荡大海,舒啦为之心神一紧!

  他正在沉迷于美丽的海景之际,突听远处传来一阵阵的然螺声响,他不由一惊!

  只见龙泰略整下衣含笑道:“阿啦,船即将抵岸,岸上已响起欢迎的号角,准备下船马!”

  忽听闻金花颤声道:“天呀!岛主及夫人亲自出迎了,阿啦,你好大的面子!上回神医上岛,岛主并未出迎哩!”

  舒啦仔细一看,只见远处岸边凝立两排人影,婉蜒至岩石的另一面,当是站立一对俊美的中年夫妇。

  他在大喜之下,身子不由轻颤着!

  船刚抵岸,舒啦在闻金花的示意之下飘落于岸上,推金山,倒玉柱的行过大礼,轻声道:“舒啦见过岛主及夫人!”

  席伏蛟见到舒啦的俊逸人品,欣喜的双目异采连闪,哈哈一笑,说句:“少侠免礼!”之后,立即大步向前扶起他。

  两人立即把持在行列之中,朝前行去。

  每隔丈余,立即有一名大汉举剑行礼,大声喝道:“参见少侠!”

  舒啦频频拱拳应道:“不敢当!”

  绕过岩坳之后,舒啦立即发现在背山之处矗立一大片房舍,看它们分散布立,分明按方位而建,他不由轻咦一声。

  “哈哈!少侠,请指教!”

  “不敢!岛主真是雄才大略,连房舍按奇门八卦而建,难怪梦幻岛会雄霸海外,威震中原!”

  “哈哈!少侠真是好眼光!请!”

  行至大厅口十余丈外,舒啦立即发现爷爷和席绣绣含笑站在厅口,他立即叫声:“爷爷!”同时快步掠去。

  云中龙微微一笑,扶起长跪在地的舒啦,道:“好小子,你比诸葛孔明还难请哩!有够大牌!”

  说完,朝席绣绣努努嘴!

  舒啦尴尬的叫道:“绣姐。”

  席绣绣颤声道句:“舒弟!”立即一把投进舒啦的怀中,泪水泪旧直流,迅即湿透了他的右边衣衫。

  左艳芳忙上前低声劝道:“绣儿,小心动了胎气!”

  说完,轻轻的拉开她。

  舒啦看一看她的腹部平坦如昔,心中正在暗惊之际,却被云中龙轻扯衣衫,立即随着他进入大厅。

  经过一番的客套礼让之后,云中龙坐在客位首座,舒啦坐在他的身边,席绣绣则坐在舒啦的下位。

  季天斌及另外六名兰衣老者依序坐在对面,席伏蛟夫妇朝主位一坐,厅中立即一片寂静!

  半晌之后,只听席伏蛟轻道一声,道,“难得当今武林第一高手舒少侠大驾光临,本座深感荣幸!”

  他接着将季天斌七人介绍给舒啦认识。

  舒啦一听天季天斌的大名,立即想起自己宰了他的儿子,轰了他的夫人及女儿,嘴中连连久仰,心中却挺别扭的!

  季天斌比他更别扭,因为,他一见到舒啦,立即发现他的容貌与师弟舒永明酷相,他立即心中一冷!

  云中龙含笑不谈,心中却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姓季的一定认出啦儿的身份了,我可要小心些了!”

  席伏蛟介绍完之后,含笑道:“少爷旅途疲备,不妨先去休息,本座今夜设宴洗尘,尚祥赏脸!”

  “是!多谢岛主的赏赐!”

  舒啦随着席绣绣进入一间豪华的客房之后,只见席绣绣道句:“舒弟!”立即投入他的怀中。

  樱唇一按,自动送上了香吻。

  两人紧紧的搂着、吻着,一直到快要窘息,才分开身子。

  舒啦轻轻的擦拭她的泪水,轻声道:“绣姐,这些日子以来苦了你啦!听说你……你已经……”

  说完,双目盯着她的腹部。

  席绣绣羞涩的带上房门,转身褪去棉袍及中衣之后,她那平坦的小腹立即鼓起寸余。

  舒啦爱怜的将她抱上床,取过棉被盖上她的身子,轻声道:“绣姐,你何苦这么虐待自己呢?”

  “舒弟,你迟迟不来,我不能不顾爹爹的颜面吗?”

  “哇操:我真该死!”

  两人立即又紧紧的搂吻着。

  好半晌之后,两人方始依依不舍的分开身子,舒啦服侍她穿妥衣衫之后,爱怜的道:“绣姐,这样子,很难过吧!”

  “起初的确很难过,现在习惯了!”

  “绣姐,咱们还是早点成亲吧!免得你活受罪!”

  “不!等你替表妹治愈身子之后,再一起拜堂!”

  “哇操!一起拜堂?这……”

  “格格!你放心啦!爷爷及表妹全答应了啦!走!咱们去看看她吧!”

  “哇操!这……不太妥吧!我没有心理准备哩!”

  “走啦!又不是要入京观见皇上,那用得着心理准备!”

  二人刚走一碧波大门,小青立裣袄即行礼,轻声道:“小青参见少侠及绣姐啦!”

  舒啦一见小青的明眸皓齿艳丽模样,不由暗暗的喝道:“哇操!有婢如此,主人更不在话下!”

  他立即含笑道句:“不敢当!请起!”

  “多谢少侠!请随小婢来!”

  步入大厅之后,舒啦一见厅内布置典雅,窗明几净,正在颔首暗赞之际,只听小青轻声道:“少爷,姑娘有请!”

  舒啦轻应一声,立即与席绣绣随她步向房去。

  入房之后,舒啦一见躺在床上望着自己的云姑娘,心中一阵乱跳,连连暗道:“哇操!世上真有这么美丽的人吗?”

  他立即怔住了!

  云姑娘一见到舒啦,双目异采连门,准备甚久的客套台辞,已经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席绣绣见状,心中暗喜,立即轻畜道,“表妹,来!我替你介绍一下,他就是舒啦,舒啦,她就是表妹!”

  “啊!表妹,你好!”

  “舒少爷,你好!”

  舒啦一听到她的陌生的称呼。立即发现自己太“热情”了一些,于是,尴尬的轻应一声,低头不语。

  席绣绣聪敏过人。立即含笑道:“表妹,舒弟很关心你、刚上岛,他立即吵着要来见你哩!”

  云姑娘的娇艳羞红,轻轻的道句:“谢谢!”立即伸出右手。

  小青立即端着一张座椅放在床前。

  舒啦吸口气,稳下心神,坐在床前,立即将食中二指搭上她的右脉,团目默察半晌,不由一震!

  他立即沉声问道:“云盼盼,你最近有没有运功调息过?”

  云盼盼低声道:“没有!至少已有五年没有调息过。”

  “嗯!小青姑娘,麻烦你去请家祖来一趟!”

  小青答应一声,立即离去。

  席绣绣关心的问道:“舒弟,表妹的伤势如何了?”

  “这……我必须问过家祖以后,才能确定,不过,我有把握在明日之前让云盼盼恢复武功!”

  云盼盼身子一震,颤声道:“真……的吗?”

  “不错!而且可以贯穿任督两脉!”

  “天呀!我……我……”

  说话之中,兴奋之情亦然直流了:

  席绣绣紧握着表妹的双手,惊喜的道,“表妹,恭喜你!”

  “绣姐,谢谢你!我真不知如伺的报答你!”

  话未完,云中龙已含笑走了进来。

  “哇操!爷爷!云姑娘她……”

  “啦儿!我知道!我知道!目前正值午后,正适合于你施展《阴阳和合导气大法》,记住!真气要运转十二周天!”

  说完,径自扬长而去。

  舒啦叫声:“爷爷!”正欲追出之际,却被席绣绣伸手拉住,只听她低声道:“舒弟,别难为情,表妹,已有心理准备了!”

  舒啦一见小青已经拉开窗帘,正在放下廊幔,他心知自己绝对无法再抗拒了,只好苦笑不语。

  半晌之后,小青已自动上越幔而出,突见她跪在舒啦的身前,正色道:“少侠,小姐若能复功,小青愿作牛作马报答你!”

  “哇操!你别这样子!你快起来!”

  小青叩了三个响头,起身之后,立即携着席绣绣离去。

  舒啦将房门一锁,尴尬的脱去衣衫之后,忍着崩跳的心,轻颤的身子,走到了床前。

  将布靴一脱,他立即钻入床上。

  只见云盼盼紧闭着双目,身虽在被中,被子却轻颤不已,可见她有多么的兴奋及紧张了。

  舒啦轻道一声,道:“云姑娘,恕我冒犯了!”

  “那……真……麻烦……你啦……”

  声若鸟啼,吐气如兰,令舒啦为之心颤神摇,暗叹道:“哇操!好熟耳的声音!我可真艳福不浅哩!”

  掀开棉被之后,一股处于幽香沁鼻而入,那雪白的肌肤及成熟做立的双峰令舒啦全身一震。

  那双肌肉萎缩的细腿,只剩皮骨,苍白之中,立即令舒啦一阵爱怜,心中暗暗决定,即使耗尽功力也要助她复原。

  所幸下身之僵化只是由腿根而下,并没有妨碍那片“青春草原”,舒啦立即轻轻的贴上她的胴体。

  一阵轻震之后,舒啦立即封住她的樱唇吸吮着。

  他有过替席绣绣及洪佩丽疗伤导气的经验,心知“湖”中若无潮水,不但甚难“行舟”,而且女方创害甚拒。

  云盼盼的身世及遭遇已经够不幸,他岂忍心再伤害她,何况她美若天仙,自己岂可任意失敬!

  云盼盼已是花样年华,身心皆已成熟,方才目睹舒啦的风采,心中已经暗暗决定要以身相许了。

  只听舒啦说声道:“云……不!盼盼,从现在起,你默念你的内功心法,设法运行我渡过你体内的真气……”

  云盼盼羞涩的颔首,立即闭上双目。

  舒啦立即缓缓的将真气渡入她的口中。

  时间静静的流逝着、黑夜再笼罩大地了。云盼盼那双枯发的双腿奇迹般逐惭肿大起来了。

  舒啦由贴身的感受,心知她的下身已经开始复活了,立即调集全部的功力,加速渡入她的口中。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舒啦已过呼吸急促,冷汗侠背了,云盼盼急得心疼万分,立即将嘴一偏,低声道句:“让我起来!”

  舒啦会意的翻身向内侧,缓缓的扶起她,同时轻声道:“盼姐,别太激动,先调息一周天吧!”

  说完,助她将那刚恢复生机的双腿盘妥。

  云盼盼一见自己的双腿,禁不住流出泪来。

  舒啦盘坐在她的背后,以右掌贴住她的“命门穴”,轻声道:“盼姐凝神静虑,运行一周天,准备冲穴!”

  说完,将真气缓缓的渡了过去。

  亥初时分,只见云盼盼的身体连震二下之后,立即忍住激动的心情,双目一闭,继续运行那股优然真气。

  舒啦服下三粒药丸,随即入定!

  屋内星光旖旎,喜气洋洋,屋外却紧张万分。只见小青及小欢各持钢剑,小心翼翼的在四周戒备着。

  两人自午后即不眠不休的戒备着,即使在进膳之际,亦不敢擅高,这份忠心委实令人佩服。

  子初时分,忽见裘依依的侍女小婉提着食盒走向小青,轻轻说声道:“青姐,歇会吃点宵夜吧!”

  “婉妹谢谢你!我不俄!”

  “青姐,你真的不吃点东西吗?”

  “是的!谢谢你!”

  “既然如此,我就去问欢姐吧!”

  说完,自动绕向左侧角墙,转了过去。

  就在小青盯着小婉背影之际,突见一黑影掠至右侧墙角,身子一纵,立即轻飘飘的掠上二楼。

  他刚停下身子,只觉左侧腰间一疼,全身立即僵硬,哧得他魂飞魄散,双目溜溜的连转着。

  只觉“命门穴”一麻,他立即静静睡着了!

  小青却概然不知的小心戒备着。

  半晌之后,只见小婉提着食盒自左侧墙角转出,立即听见她大声道:“青姐,我走了!”

  小青甚不为满小婉的放浪作风,因此,只是轻应一声,微微颔颔首,懒得多看她一眼,立即转身朝右侧行来。

  小婉神色一冷,想道:“哼!你神气什么?守着一个半身不遂的孤癖女人,有什么稀罕的!”

  她立即愤愤的离去。

  丑寅之后,大地一片黝暗,突见一道黑影突然飘向碧波楼右侧院中,疲惫的小青竟然不知!

  只见那道黑影连纵两下,立即隐于小青丈余外的那棵花树后面,同时暗暗的取出一把短匕。

  突听前面那楼被海栋传出一声轻噗,接着是云中龙的喃喃自语声音道:“怪啦!岛上的野猫已全被抓来做香肉了,我怎么还闻到野猫的骚臭味道?”“哗啦”一声,窗扉立开。

  小青立即上前问声道:“神医,你老起来了啦?”

  “嗯!小青,你很忠心的哩!难得:席姑娘来了没有?”

  “没有!”

  “嗯!你进去!我马上过去看看!”

  说完,立即关上窗扉。

  小青立即进入厅中。

  隐在一边的黑影暗叹一声:“该死的老鬼!”慌忙朝远处纵去?半晌即已消失不见。

  云中龙现身于院中,他看了对方消失之处,说道:“姓季的,阿啦会找你算帐的!”

  他刚前行丈余远,立见小青入厅掠出,只听她轻声道:“神医,房内传出少侠及姑娘的鼻息皆优长稳定……”

  “好呀!大功告成矣!好小子,真有一套!”

  小青惊喜的问道:“神医,你是说姑娘已恢复武功了吗?”

  “不错!小青,恭喜你啦!”

  “我……小婢喜从何来呢?”

  “哇操!云姑娘若嫁入舒家,你能不去吗?对吗?”

  说完,迳自转身回房。

  小青又惊又喜,一身的劳累迅即即失,立即精神焕发的在院中来回巡视,双目亦现神采矣!

  她在屋外目现神采,编织着少女旖旎美梦之际,云盼盼却在屋内神采奕奕的“大显身手”了。

  原来她在调息三个多时辰之后,只觉全身气机如盎,通行无阻,一个身子飘飘欲飞,心知已贯通任督两脉了。

  这是她自从懂事以来的最大愿望及目标,想不到会因祸得福提早数十年今夜如愿以偿哩!

  她将功力收踢“气海穴”之后,立即想看看心上人的情形,那知她刚睁开那对美目,立即发现他正痴痴的望着自己。

  一阵羞涩,使她立即钻入被中。

  那知,她刚钻入被中,舒啦也跟着钻了进去。

  而且身子一翻,立即搂住她贪婪的吸吮着。

  原来舒啦被小青的步履声惊醒之后,立即默默的打量着她那柔若无骨的雪白酥背,看得心摇神移!

  若非担心惊动她,他早已起来亲嘴了!

  他贪心的将身子悄悄的移到她的对面,一点一点的吻定着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以及迷人的胴体。

  云盼盼更是只见祥云飘飘,微风拂旭!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她情不自禁的“轻轻”呻吟着!

  窗外的小欢原本全神贯注的巡视着,方才忽听屋内突然有了声响,而且是十分“奇怪”的声响,她立即驻足倾听。

  这一驻足,她再也走不开了!

  她已近十八岁,处在梦幻岛这个肉欲横流之处,岂会不知房内在玩什么把戏,她岂舍得走开呢?

  她一向甚为自爱,加上席绣绣小心的防挤,因此,至今仍是处于之身,平常,一听到这种“异响”,她立即离开。

  可是,她实在不敢相信下身僵硬,连床也不能下的云姑娘也能玩这种把戏,因此,她好奇的停下来了。

  一颗心儿却剧跳如雷!

  随着时间的消逝,她几乎酥软了!

  于是,她倚在门边收听“现场转播”了。

  “别动,看看是谁?”

  “好!你别动!看我的!”

  说完,轻轻的掀开,慢走下床。

  小欢正在倾听房内怎么静悄悄了”,突听“刷!”的一响,窗扇开启一隙,自己的右手已被一只手扣住了!

  她忙低声道:“是我!小欢!”

  云盼盼松了一口气,立即轻轻道:“舒弟,她是绣姐的贴身婢女,一定是在替咱们护法的,让她走吧!”

  舒啦一见小欢眼角流情,心知她必已偷听甚久,立即打开窗扉,同时将她拉进屋子里来!

  他道句:“快宽衣解带!”

  立即将窗扉锁妥。

  小欢闻言,又惊又喜,一时呆住了!

  舒啦见状,立即上前替她脱衣,惊得她颤声道句,“小婢自己来!”立即转身宽衣解带。

  云盼盼趁隙拿着衣衫,踉跄进入浴室了。

  半晌之后,小欢羞涩的上了床。

  浓情蜜意,数说不尽,雪在烧!

  海浪涛涛,波涛太大,雪在烧!

  雨过天晴,风和日丽,雪在烧!

  一切重归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