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六章 艳遇太多伤脑筋

更新时间:2022-01-11   本书阅读量:

  姚倩玉麻穴被制,挨了将近一个时辰,只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阵阵的冰上的心头,她立即开始胡说八道了。

  舒啦何会见过这种放浪的神情,因为席绣绣无论多舒服也只是含蓄的低声呻吟而已,那似她这么大嘴已呢?姚倩玉又挨了盏茶时间之后,她竟开始掉泪了。舒啦愣了一下,旋又暗骂道:“哇操!活该,谁叫你来招惹我的,我今天若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你以后不会变乖啦!”

  于是,他继续的惩罚她。

  而且,为了避免看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掉泪神情,他干脆闭上双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在怜房旁耳的那位少女,方才乍闻师父不吭声,立即打算要到隔房去看个究竟,可是,一听战鼓又开,她立即打消主意。

  她又听了一阵子,实在再也“受不了!”啦!于是,整理一下衣衫,打开房门,干脆到外面去散散心了!

  舒啦根本不知尚有人在旁妍,他一直“执法”到将自己库存的“子弹”胡乱轰出之后,才缓缓的停车。

  酒意倏醒,他立即伏在她的身上。

  姚倩玉却一直睁着那对媚目到阴曹报到了!

  她乃是黄衫会东西南北四堂中之西堂堂主,一向以媚术及阴功在会中广结善缘,因此,得以登崇高的堂主宝座。

  此次,她奉会主之令,率领三十余名高手分批前来支援东堂弟子与梦幻岛高手的斗哩!

  想不出“师出未捷身先死”,而且是脱阴而亡,含笑归土,这只能怪她平日玩弄男人,以致玩火自焚。

  当天黄昏时分,姚倩玉之徒张雪蓉一见天色已经不早,深怕耽误大事,立即硬着问皮上前敲门。

  舒啦听见敲门声音,惊然一醒。

  只觉头痛欲裂,他刚欲揉太阳穴之时,立即发阶姚倩玉的神情有异,伸手凑近她的鼻端一察,不由神色大变!

  他立即跪落在榻前!

  低头一看自己居然浑身赤裸,匆忙抓起衣靴匆匆的穿着。

  张雪蓉一听房内传出穿衣声音,以为姚倩玉已经起床,立即放心的回房,准备与师父去和堂中高手会合。

  舒啦穿妥衣靴之后,不敢多看姚情玉一眼,悄悄的打开窗扉,一见四周黝暗,暗道一声:“天助我也!”立即飘掠出去。

  等到张雪蓉发现姚倩玉已死这时,舒啦已经在百里之外而且似闪电般朝前疾驰而去了。

  哇操!他并不怕光明正大的杀死人,可是,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风流官司,他可不敢惹,只好溜之大吉了!

  一直跑到子夜时分,他觉得满身大汗之际,一见自己置身于无人之旷野,立即吁了一口气,停下身子。

  他一见地上积雪甚厚,立即掠到一块巨石后面,匆匆的剥光身子之后,立即抓起雪块擦洗着身子。

  阵阵冰凉使他痛快万分,情不自禁哼着歌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洗得正爽,哼得正乐之际。远处传来衣袂急破空之声,他立即匆匆的擦拭身子。

  当他穿妥皮靴之后,立见两位黄衫大汉向远处掠来,以他们的身法,大概只够烙列为“乙下”。

  舒啦曾由席绣绣的口中知道,她就是黄衫会的高手围攻才会身负重伤,而且险些被季昭伦奸污。

  因此,他对黄衫会的印象实在恶劣透了。

  只见他迅速的穿妥衣鞋,将包袱朝左肩一挂,立即喃喃自语道:“哇操!三更半夜,竟还有人趁着送死。”

  声音方落,立即传来两声轻咦?接着传来“刷!”的一声细音,舒啦冷冷一笑,估量对方扑近石旁,立即左掌一伸,两指点向对方的鼻骨。

  那人的武功也不赖,不但硬生生的止住身子,而且连忙错步挪开半步,立即避过“鼻孔开花”一危。

  舒啦身子一掠,左手点向对方“太阳穴”,右脚脚尖却点向他的左腿“气海穴”,不但其势甚疾,而且隐内劲制动。

  对方迅速将右足后带,一式“矫龙翻浪”已掠到舒啦的身后,右手更疾抓向舒啦的背后“命门穴”。

  “哇操!好功夫!””

  话声方扬,左足疾赐对方小腹,跟着一低头,张口向对方的右手一咬,立即咬断对方的食中二指。

  那人不由惨叫出声。

  舒啦张口一喷,那两节断指疾射向对方之胸口及喉结,右掌迅速的拍向对方的“气海穴”。

  立听另一人说道:“沈兄,小心!”

  对了,那人躲得过那两根断指,却躲不过打向“气海穴”的那一掌,“砰!”一声,他立即摔倒在地。

  苦练一、二十年,仗以为恶的那身功夫,立即似气球戳破一般迅即消失,立即听见他传出一声厉吼!

  舒啦哈哈一笑,骂句:“哭叹!”双手如同怪鸟般,抓向含怒疾扑而来的那人之面部及前胸。

  那人不避反进,双手猛抓向舒啦之双手。

  舒啦一见对方的双掌尽成乌黑,心知对方必练过毒掌,倏地收掌挫身,右腿疾扫向对方的下腿。

  那家伙的动作颇快,“飞花过墙”疾飞掠向舒啦的头顶,到了他的头顶之际,突出右足踢向舒啦的颈头。

  舒啦倏地朝雪地一坐,右掌抓住对方挥掌抓来,心知已经无法躲闪,心一狠,立即将右掌一扬,准备捞本。

  “哇操!这么凶呀!”

  舒啦的右掌抓住对方的足踝之后,一拗一堆。

  “客!”一声,那人立即带着惨叫疾摔倒在地上的那名大汉身上。

  聚满毒功的右掌立即按在对方的腹间。

  受伤倒地的那家伙也真衰,只见他惨叫一声过后,立即捂腹在地上翻滚,面孔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音逐渐泛黑。

  另外那人一见误伤自己人,慌忙取出解药。

  舒啦骄指一点,立即制住他的麻穴。

  右脚尖一挑,将他踢仰倒在地之后,立即一掌废了他的武功。

  那人神色狞狰道:“小子,你是谁?为何下此毒手?”

  舒啦:“因为你穿黄衫,所以才揍你!”

  “你……你敢对黄衫会不敬?”

  “哇操!黄衫会算老几?你们好好的享受冷气吧。”

  说完,身似闪电般即逝。

  那位身中毒掌的家伙;原本已经气若游离,乍见这种惊人的武功,凄厉一叫之后,立即一命乌呼哀哉。

  另外那人右踝被扭断,麻穴又被制,一看雪一直往自己的身上飘落,他立即哧得直喊救命。

  可惜,时值深夜,四周根本没有第三者,因此,在翌日黎明之际,旷野之中立即多了两个“雪人”。

  此时的舒啦正坐在一家小吃店内啃着包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酸辣汤,享受着乡野的小吃口味。

  突听坐在右墙角那会议坐头传来:“妈,阿东,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你听过和尚要和尼姑成亲吧?”

  “干!真有此事吗?”

  “妈的!当然有啦!我待会儿还要送一车酒去哩!”“干!是那家破庙的花和尚及骚尼姑。”

  “虚!小声点,那些人全是高来高去,挥手即可伤人的厉害人物,若被他们听见了,小心你这条小命!”

  “阿龙,你是指不归谷的那些人呀?”

  “对呀!”

  “阿龙,你慢慢吃,我还有事!”

  说完,匆匆的离店而去。

  舒啦暗骂一声好小鬼,道:哇操!和尚要和尼姑成亲蛮新鲜的哩!我可要去瞧瞧热闹“哇”!

  他立即默默取用包子,直等到那名名列阿龙的中年人离去之后,他才朝掌柜问道:“掌柜的,你可知道不归谷何处?”

  掌柜先朝两侧看了一下,才低声道:“公子,不归谷的和尚都不是好东西,你别去惹麻烦吧!”

  “哇操!我只是想去看看那件鲜事面已!”

  “唉!那位尼姑原本是一位侠女,不知为了何故,竟会落入那些和尚的手中,你一介书生,何必趟这个浑水呢?”

  “哇操!你怎么会知道此事呢?”

  “今夜,不归谷喜事的料理乃是由我及另外三人负责,我去送菜单的时候曾经见过那位侠女,她已被扮成尼姑了,唉!”

  “哇操!竟有这么可恶的事!”

  掌柜一见他的双目突然变得光亮逼人,心中一凛,立即低声道:“公干,你若无其他的吩咐,我须去准备料理了!”

  舒啦取出一块碎银放在柜上,立即含笑离去。

  半购之后,他已经在一家客栈中调息了。

  午后时分,满天飞雪停了,舒啦走出房间步入大厅正向小二询问,赴“不归谷”之路,突听一名大汉叫道:“要看热闹的人跟我走吧!”

  立即有人则道:“田兄,你是不是要去看和尚娶尼姑?”

  “是呀!田兄,你没有接到喜贴呀?”

  “有呀!可是,我怕会发生意外哩!”

  “哈哈!你是不是怕其他的尼姑会看上你呀?”“妈的,别笑我啦!走吧!”

  舒啦心中暗喜,立即远远的跟着那两名大汉出城而去。

  沿途之中,行人三三两两,一边低声议论和尚尼姑之鲜事,一边朝西行去,舒啦却含笑不语、走了好一阵之后,天色已近黄昏,众人已经走入一道两旁峭壁插夭的狭谷之中,不久,立即发现远林中有一庙舍。

  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入林之后,有两个小和尚含笑迎接众人,舒啦随着他们东转西转的走了半晌,立即到达庙门口。

  那虽已没落,规模气派倒也不小,庙门口人多声杂,和尚、道士、道姑、尼姑还有俗家,简直是出家人大聚会。

  那些出家人乍见舒啦的俊逸出群风采,不约而同的盯着他。

  舒啦视若无睹的进了大殿,只见筵席大摆,约有二十余桌,菜饭甚佳,不但全是荤莱,而且每桌各有一罐酒。

  座上食客多半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出家人,有的猜拳,有的喝酒,令舒啦瞧得十分的刺眼。

  舒啦一见随从而来的那些城民并未入殿,而自己却冒然行入,为了面子,他就选了一张和尚桌坐下。

  同桌已有七个大小和尚,一个个已经喝得面红耳赤,勾肩搭背,原形毕露,那有出家人之庄严神情。

  他不由暗道:“哇操!是从那儿冒出这批不守清规的出家人呢?”

  那七个和尚一见舒啦入座,纷纷立起,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快来饮食……我佛慈悲舒啦暗道一声:“我佛慈悲!”表面上也把双手合什道:“慈悲!慈悲!大家喝酒……慈悲……”

  那七名和尚哈哈齐笑,重又入座。

  立即有一名和尚替舒啦斟了一杯酒,道:“小施主,喝杯喜酒吧!”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舒啦暗调真气,干了一杯酒之后,含笑道:“大师,多谢你替我斟酒,我敬你一杯!”说完,一饮而尽。

  那名和尚哈哈一笑,当然也二话不说了。

  舒啦左手持着酒壶,右手持怀,一口气打了一个通开之后,方才举著挟菜,边嚼边道,“哇操!好酒呀!好菜!”

  那七名和尚见他年纪轻轻的,竟有如此好的酒量,立即纷纷向他敬酒,敬到后来,居然变成拼酒了。

  舒啦仗着功精湛,来者不拒,每当体内酒箱成分超过“警戒线”,他就悄悄的将酒自右脚心逼出。

  因此,连拼半个时辰之后,他尚未醉,那七名和尚已经东倒西歪了。

  突听一声佛鼓,满殿立即鸦雀无声。

  接着田内殿走出一道一尼手持红烛。

  他两走到殴前将红烛插妥之后,退立两旁。

  跟着又走出一群净衣女尼及道士,只见他们各执佛器立定之后,立即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半晌之后,吹打皆停,立见内殴走出一对满面笑容的老道尼,舒啦不由暗诧道:“哇操!难道是他们要成亲?”

  倏听全殿如雷般的喝采起来,只见一位二十几岁左右的年轻和尚穿着黄袍红袈裟,手持一根彩线行中。

  另一头牵着一位娇小玲瑰,玉手纤纤,头蒙红中的尼姑。

  两人走到殿中,面对众人千咳一声笑道:“贫道今天非常高兴,贫道的小大,与静困师大的爱徒承佛祖的旨意成婚……”

  “哇操!和尚也有孩子呀!”

  只听老僧道:“非常感谢各位光临,佛门弟子能够亲上加亲是件可喜的事,所以我非常高兴,十分的高兴!”

  “哇操!”一大堆的废话,此事要是由真正的佛家弟子听到,不把肺气炸才怪,真是一群王八蛋!”

  突听那小尼姑了声低位,那老尼姑立即沉声阴气的骂道:“浪啼子,你还装什么腔,作什么势,哼!”

  那小尼姑闻言,突然取下头巾,叫道:“老贼尼,你副良为尼,又强迫为亲,你的眼中还有佛祖吗?”

  舒啦斜里一瞧,立即发现小尼姑生得眉清目秀,美貌异常,看样子,才只有十七八岁,一双秀目籁簇掉泪不已!

  老怪当众效顶嘴,气得身于一颤,双目凶光一闪,叫声:“浪啼子!”右手一扬,就欲打去。

  老憎及新郎急忙上前劝阻!

  舒啦一听事情桌如那位掌柜所言,胸中的热血一阵沸涌,立即哈哈一笑,道:“哇操!荒唐!荒唐!

  真够荒唐。”

  他那笑声中气十足,立即震住殿中诸人。

  静因老尼冷哼一声;道:“小子,你是谁?”

  “哇操!出家人慈悲为怀,那似你这么凶,我看你根本不是老尼姑,应该易《老娼》才对!”

  在他附近的两个道士立即喝道:“好小子,接招!”

  说完,一先一后,分别疾点向舒啦的双眼前额。舒啦顺手一抓,左手待碗,右手持杯,疾迎而去。“拍!”“拍!”两声,那两名道士闷哼一声,抚着鲜血直流的断指,踉跄而退,满脸是骇色。

  舒啦将完好无缺的碗朝老僧一扬,道:“老和尚,我没有损毁你的东西,别把眼睛瞪那么大,小心闪了眼!”

  三名中年和尚齐声暴吼,双手十指其张,疾抓向舒啦的周身大穴,瞧那嘶嘶作音的劲气,分明各有一身不俗的修为。

  舒啦身子一闪,迅即脱出他们三人的“暴风半径”,右手一抬,茶杯一扬,疾打向一名和尚的后背。

  殿内摆满酒席,站满人群,三名和尚闪避不及,不但被喘了一下臀部,更被杯子嵌住命门穴,立即摔倒在地。

  一张圆桌立即应声而倒,酒菜及桌椅立即四处飞溅。

  舒啦哈哈一笑,身似泥鳅,双掌连挥,双足猛踢,殿内立即传出一阵乒乓哎唷喂呀的呼叫声音。

  人群不住的躲闪着。

  老尼气得怒气中烧,一式“大鹏展翅”疾扑向舒啦,身在半空之际,右袖一挥,一记狂飙疾向舒啦。

  舒啦喝声:“送死!”右掌一扬,一掌迎了过去。“轰!”一声,掌劲四褴,数名衰尾颤立而被震得连连后退,老尼身似断线风筝滚疾飞而去。

  老憎见状,急忙掠出凌空将她接住,落地之后,蹬……连退到墙壁才停下身,不由满脸的骇色。

  舒啦趁老僧掠起之际,一见新郎拖着新娘就欲逃向内殴;暴吼一声:“站住!”身子已疾扑过去。

  他刚落地,新郎已经将右掌贴在新娘之“太阳穴”,厉声道:“站住,否则,她马上一命归险。”

  舒啦毫不理会的边走边道:“哇操!你如果不怕娶不到美娇娘,你就动手吧!”说完,身子一转,双掌一阵疾挥。

  那六名打算要暗算的和尚及道士,立即闷哼倒退!

  新郎却趁机挟起新娘疾退入内殿。

  舒啦喝声,“那里逃!”立即追去。

  老僧将内腑受伤的老尼交给一名尼姑之后,立即率众追人。

  舒啦一见新郎挟着新娘冲入后殴之后,边追边。

  回头瞧着身后那群出家人,心中却暗暗发急不已!

  突听身后一阵“休……”破空声音,舒啦心知对方已使用暗器,立即闪入一间单房,一掌将油灯打翻。

  火苗一接触到壁间的字书,立即引燃,老僧怒吼一声,一道如山掌力立即挥向舒啦的面前。

  舒啦喝声:“来得好!”双掌一并,疾旋一圈朝外一推,老僧骇呼一声:“天地双绝!”立即向后暴退。

  身后那群人避之不及,立即有七人中掌倒地不起,另外几个和尚有人受了轻重伤,舒啦却已趁隙冲出。

  目光一见到新郎的衣角刚好自回廊掠入林中,舒啦长啸一声,身似怒矢离弩疾射而去了。

  身后即立传出老僧的急喝声:“天剑,把那女人交给他吧!”

  舒啦深感意外的将身子停在林前之时,只听林中传出一声冷哼,接着是一团人影被掷了出来。

  舒啦用腕一接,化去冲动之后,一见那名小尼双目紧闭昏迷不醒,立即将她挟入手中,破空而去。

  老僧望着夜空,神色一片冷肃。

  只见新郎自林中疾掠而来,低声问道:“师父,那小子是何来历?你怎么把这个人质让他带走呢?”

  “剑儿,咱们可以得罪黄衫会,却万万不能得罪双绝公子云中龙之徒,速将此事禀报岛主。”

  “是!”

  事已至此,且容笔者略作交代,这批出家人原本梦幻岛高手所乔扮,目的在吸收中原的不肖分子扩充势力。

  那名尼姑乃是黄衫会会主洪天钓之女洪佩鹿,此次她护身易容在这附近抓捕一条绝种异蛇,那知不慎中了蛇毒。

  她以雳药稳住蛇毒却为了骗毒,被那位新郎齐天剑所擒,在被戳破身份之后,才演出这幕闹剧。

  且说舒啦挟着洪佩鹿离开是非之地万后,一见她的全身火烫,俊眉一皱,一口气驰出五十余里钻入一个山洞内。

  仔细替她把过脉之后,一见她的脉象混乱,分明已中了毒物,立即倒出三粒药丸,打算塞入她的口中。

  却见她的牙根紧咬,他只好将药丸含于口中,贴上她的唇,一口口的度了过去,弄妥之后,他已满头大汗了。

  “哇操!比方才那一架还要累!”

  过了半晌之后,他一见她仍然昏迷不醒,暗道一声奇怪之后,立即又仔细的替她把起脉。

  哇操!怎么反而更加严重呢?他掏出药瓶仔细瞧了一眼,道:“哇操!爷爷说此药可解百毒,难道她是中了一百零一种毒吗?”一倏听耳边传来一攀清晰的声音道:“呵呵!阿啦,别怀疑爷爷,快瞧瞧她的双眼是否充满血丝?”

  舒啦欣喜万分的唤句:“爷爷!”立即朝洞外扑去。

  只见云中龙取下面具,含笑而立,舒啦立即扑进他的怀中,道:“爷爷,你可知道啦儿很想念你吗?”

  “呵呵!真的吗?”

  “哇操!当然是真的啦!”

  “呵呵!你不想念你的绣姐吗?”

  “哇操!爷爷,你怎么知道此事?哇操!我明白了,爷爷,你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不过,你怎可偷看呢?”

  “呵呵!爷爷发誓,爷爷是该看的才看,不该看,连瞄一眼都没有!你总该相信爷爷的话吧!”

  舒啦俊脸一红,道:“哇操!爷爷,你既然已经全部看过了,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存心要做‘采花蝶’吧?”

  “呵呵!知道,爷爷全部知道;你是为了救人才出此下策,就好似待会你要救黄衫会会主的女儿一般。”

  “哇操!洞内那个‘幼齿女,是黄衫会会主的女儿呀?”

  “不错!而且在方才被那位新郎硬塞媚药,准备在生米煮成熟饭以后,以她来胁制黄衫会!”

  “哇操!竟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呀!爷爷,你可知道那群酒肉出家人,究竟是何来着?怎么那么不像话呢?”

  “呵呵!别动火,他们是假和尚。”

  “哇操!原来如此,他们为何要如此做呢?”

  “那位老僧姓邢,名叫天霖,原本是一名黑道高手,听说已投效东海梦幻岛,不知为何会在此出家?”

  舒啦深爱席绣绣,在爱乌及乌之下,对梦幻岛的印象甚佳,因此,立即应道:“喔操!梦幻岛会有这种败类吗?”

  “呵呵!梦幻岛与黄衫会相差不了多少,不过,里面也分别有着好人或恶人,所以,你还是少造杀劫。”

  “哇操!我知道!我是尽量不杀人,可是,有些人却自己要送死,那只能怪他自己衰尾,可不能怪你嗜杀呀!对不对?”

  “呵呵!对!那是他们恶贯满盈,罪有应得,阿啦,洞内那人已经快要崩溃了,你还是早点进去吧!”

  “哇操!真的只有这招解法吗?”

  “不错!否则除非放血再输血,可是事后也只是变成一名花痴而已,阿啦,你忍心目睹她变成那样子吗?”

  “花痴?什么意思?”

  “意识错乱,看见男人就喜欢,惨不惨?”

  “哇操!那岂不是变成‘公共汽车’或‘公厕’了吗?”

  “不过,她是黄衫会的人呀!”

  “呵呵!事实上,她也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女孩,你说不定可以渡她走上正途,进而劝黄衫会会主改邪归正哩!”

  “哇操!可能吗?俗话说‘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哩’”呵呵!没问题啦!你就用对待你绣姐的……”

  “哇操!爷爷,我懂了,拜托你别再说下去了!”“呵呵!进去吧!我该走了!”

  “哇操!爷爷,你等一下!”

  “呵呵!你是不是要邀请爷爷走一趟梦幻岛去救人?”

  “哇操!对!对!行吗?”

  “呵呵!为了我那位孙媳妇,我能不去吗?”

  “哇操!爷爷,那你就赶快去吧!救人如救火哩!”

  “呵呵!好!好!不过,你不怕有人待会闯进去吗?”

  “哇操!我可以布阵呀!”

  “呵呵!聪明,不愧是爷爷的掌门孙子。”

  “哇操!掌门孙子!爷爷,你要开帮立派啦!”

  “呵呵!爷爷才不会那么无聊哩!别再拖了!”

  说完,转身去搜寻树枝了。

  舒啦入洞一见那位“幼齿女”已经睁开双眼,而且娇喘微呼,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盛况”,内心立即怦怦狂跳!

  右手食中两指刚搭上她的右腕,立即发现她不但通体发烫,而且脉象甚急,他不由暗道:“哇操!

  又有得忙啦!”

  他立即匆匆脱去自己的衣衫,然后硬着头皮,颤抖着双手替她除去那件衣衫,双目立即一直。

  敢情齐天剑也真色急,除了在她的身上披了一件衣衫以外,里面居然身无寸布,怪不得舒啦会两眼发直。

  他正在发愣之际,突听厉吼一声,疾扑向他而来,二人相距仅约尺余,因此,舒啦立即被她扑倒在地。

  他想不到媚药会那么凶悍,居然能激发她体内的潜力及舒啦度入她口中的灵药药力,一口气将被穴道冲开。

  舒啦根部摔得一疼,刚叫声:“哇操!”立即被她紧紧的搂住。

  她根本是胡动乱顶,因此,令舒啦疼得“哇操!”大叫!

  洪佩丽也疼得力之一顿!

  偷偷一瞧自己的下身已被鲜血溅湿,心知必是她那宝贵的处子之血,爱怜之余,不由深恨齐天剑的凶狠!

  他立即伸手取出三粒药丸,硬塞入她那半张的口中。

  双手搂着她的细腰协助她顺利的挺动。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之后。

  甚至洪佩丽那紧皱的眉头也舒张了!

  舒啦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开始享受那异样的舒适快感,随着时间的消迟,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原本弥漫于洞中,令人闻之热血沸腾的密集战鼓亦逐渐的转缓及转轻,不过,代之而起的是她的喘息声音。

  半晌之后,舒啦一见她已悠悠的睡着,吁了一口气爬起了身子。

  取过衣袍覆盖在她的身上,他匆匆的穿妥衣服,仔细的替她把了一阵子的脉,然后,放心的朝洞外行去。

  他走出洞口,立即发现雪地上望着“爷爷先走了”五个字,他怔了一下之后,立即闪入阵中将那五字拭去。

  他重入洞内,一见她含笑而睡,立即吞下一粒药丸,然后坐在一旁,由于太过劳累,居然缓缓的入睡了。

  舒啦醒来之时,天色已近黄昏,他一见她仍在甜睡,立即想起绣姐也会如此,立即朝城内掠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拿着一个包袱及一包食物走回洞内。

  一见他仍在甜睡,他立即将包袱放在她的身边,边进食物边暗道:“哇操!我最近是在走什么运,竞接连碰上这种事儿。”

  他悄悄的看着洪佩丽的那精细却玲戏迷人的胴体,心儿不由一荡。

  悄悄的朝“那儿”一瞧,一见沾满血迹及秽物有一片模糊,而且有一道甚长的裂伤,他不由一阵子不忍心!

  倒出一粒药丸予以捏碎之后,他立即蹲在她的腰旁,伸出颤抖的右手,缓缓的在她的伤口涂抹着药粉。

  那“地方”一向防卸森严,昏睡虫的洪佩丽只觉下身一阵清凉,双目一睁,只见一位男子蹲在自己的身旁,她不由又骇又怒,于是,毫不思索的立即将右手一挥,疾劈出一道掌力了。

  她虽然负伤,影响了拿大及速度,可是,舒啦全神结贯注于替她上药,因此,左肩立即中了一掌。

  一声闷哼过后、他立即择落出五尺外。

  洪佩丽抓起衣衫,叱道:“不要脸的东西!”狠狠的劈出一家之后,忍着下身的剧疼,踉跄朝洞外奔去。

  舒啦闪过那一掌之后,略一挥动左臂,只觉一阵疼痛,暗骂一声:“三八查某,好心没好报!”立即取药疗伤。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包妥伤处,目光一落在地上血迹及秽物,他立即苦笑道:“哇操!我怎么会如此的衰呢?”

  打开包袱,一见到自己好心好意替她买来的那两套衣衫,他不由又苦笑道:“哇操!我怎么会如此的鸡婆呢?”

  她重将黄衫和自己的衣衫包好,挂在肩上,提了那包食物一眼,暗道:“哇操!就留给其他的轻野加菜吧!”

  低声苦笑之后,他立即行向洞外。

  那知,他刚走到洞口,立即发现洪佩丽焦急的四处打转,他立即想起爷爷所布下的阵式,不由失声一笑!

  洪佩丽含恨离开洞内,疾奔半晌之后,一见自己仍在原处打转,立即知道自己已陷入阵式。

  舒啦将她抛在地上之后,将包袱抛在一旁,右手连撕,不管她如何的叫骂,迅速的将她剥个精光。

  “你……你要干什么?”

  她慌忙边走边思付出阵之法。

  突听笑声,她不由大骇,立即提掌护住身子。

  舒啦缓缓步入阵中,连转半晌之后,立即来到她的面前,立见她娇叱一声,一掌疾劈向他的胸口。

  舒啦倏然一闪,不但避过那一掌,一把扣住她的右腕,大声道:“哇操!三八,你可否冷静的听我……”

  洪佩丽边挣扎边叫道:“我不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放手!”

  “哇操!你能不能冷静一点。”

  “放手,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摸我的手!”

  舒啦好似被人打了一记“右钩拳”神色立即一变。

  “放手,你这淫贼,你将死得很惨!”

  舒啦将牙一咬,大声道:“哇操!你这个查某既然如此的丕部好歹,好!我就客串一次淫贼,看你能对我怎么样?”

  说完,制住她的麻穴,将她挟回洞内。

  洪划丽又急又怒,连连叫喊不已。

  “哇操!你一直骂我是淫贼,我如果不客串一次淫贼,不但会令你失望,而且也十分的对不起我自己!”

  说完,缓缓的脱去自己的衣衫。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哇操!我才懒得理你是阿猫阿狗哩!”

  “住口!你若要敢动我,黄衫会一定与你誓不两立!”

  “哇操!黄衫会是什么东西?呸!”

  洪佩丽边扭动下身,边叫道,“你这个该死的淫贼,黄衫会高手如云,我是黄衫会会主的独生女儿,你竟敢动我!”

  “哇操!我管不了那么多,我非出这口鸟气不可!”

  他存心将她彻底的摆责无旁贷,看她还敢不敢再骂自己。

  洪孤丽只觉一阵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不住的布遍全身。她在尴尬之余,立即闭上双目咬紧牙根。

  “哇操!三八查某,你怎么不骂了?没力气了吗?”

  “哇操!三八查某,你真是不知好歹,我拼了老命把你从那群花和尚的手中救出来,你却还骂我,王八蛋!”

  “哇操!你自己想一想,那个小和尚是不是曾将媚药塞入你的口中,我为了救你,不借牺牲色相,你却反而骂我三八查某!”

  洪佩丽羞得双目素闭,更加不敢吭声。

  “哇操!我刚才好心好意的替你疗伤,你却反而揍我,骂我,妈的!我真是有够衰,竟会逻上你这种三八查某!”

  说完,倏地拔起,抓起衣衫,朝洞外行去。

  洪佩面即将抵达仙境,突被舒啦“罢工”、顿觉一阵空虚。

  忍疼撑起身子,一见他已经走出洞外,她暗暗一叹,立即倒地。

  泪水再度簌簌直流。

  舒啦走出阵外,抓起积雪,一边搓洗身子边暗道:“哇操!看样子这个三八查某已经乖多了,我就让她自我反省一阵子吧!”

  洗净身子之后,他立即掠上一株树上,盘坐调息!

  天亮之后,舒啦悄悄的掠入洞内一见她已穿上新衫,默默啃着那些冰硬的食物,他立即又退出洞外。

  他略一恩忖,立即朝那间庙掠去。

  那知,当他抵达庙前之际,却见那座庙已成一片颓壁废墟,有焦木尚在冒烟,心知,必是毁于昨夜。

  他进入现场一候,只见四周躺着五十余具被烧得尸骨难辩的尸体以及无数的兵刃,暗器,他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突见殿内那张全被烧焦的神案前面钉着一张纸条,他凑近一瞧,立即发现上面写着:“狗咬狗,一嘴毛。”

  他立即认出那是爷爷的字迹,不由失声一笑!

  他放松心情欣赏沿路的风光,入城之后。走入一家客栈,好好的吃了一顿之后,立即要个房间,好好的睡了一大觉。

  一觉醒来,一看天色已是未申之交,他立即离开客栈,在城内到处闲逛,人夜之后,重回客栈休息。

  由于他在“和尚娶尼站”盛会中大显身手,修理那些和尚,尼姑及道士,因此,在他连续三天的闲逛途中,一直有人指指点点的。

  他视若无睹的游遍各处名胜之后,一见没有梦幻岛或黄衫会的人来挑战,他就提着一壶酒及一大包食物回到洞内。

  只见洪佩丽静静的盘坐在洞内,那些食物已经完全不见了,洞内另有一股骚臭味道,他立即心中有数道:“哇操!三八查某,我不相信你有多娇贵,你总不能不吃不拉吧,你怎么不凶啦!我就不相信你有多凶!”

  心中窝笑,表面上却静静的盘坐在她身前丈余外,将纸包一打开,立见其中摆着两包香气四溢的食物。

  抖手一抛,一包食物立即飘落在她的身前。

  洪枫丽被软禁在洞内三天,窝了一肚子的火,因此,虽然腹内饥火中烧,饿得要命,却故意不瞧那包食物一眼。

  舒啦那知她这一套,悠悠哉哉的吃着,偶而也抓起酒壶啧啧灌着。

  好半晌之后,只听他喔的一声,道:“哇操!真过痛!”

  言讫,起身就欲离去。

  倏听她冷冰冰的道:“慢着!”

  舒啦停身转头道:“有何指教?”

  “你是什么意思?”

  “哇操!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把阵式撤去再走!”

  “哇操!那阵式又不是我布的,我无权撤!”

  “你……你说谎!”

  “哇操!信不信由你吧!”

  说完,迁直朝前行去。

  倏听一阵破空声音自背后传来,舒啦随意一闪,立即看见一支鸡骨头擦身而过,他立即问道:“哇操!你想造反呀?”

  “不错!我过腻了这种日子。”

  “哇操!才三天,你就受不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们黄衫会关那么久的人,他们是如何的感觉?”

  “你……你是另有企图?”

  “哇操!别黑白猜,我才懒得管那处闲事情哩?”“你真的不肯放我走吗?”

  “哇操!脚长在你的身上,你不会自己走吗?”

  “你……你太过份了!”

  “哇操!我那儿过份啦?我不但救你。而且还让你在此疗伤,更打老远的跑去买食物来孝敬你,难道我是过份的热心吗?”

  “你……你强辩,你有没有想过我已几天没有洗澡了,而且洞内臭兮兮的,我怎么受得了呢?”

  “哇操!你没洗澡,那是因为你一向被人侍候惯了,你只要到洞口去抓起雪块,把身子擦一擦,也可以洗澡呀!”

  “至于洞内臭兮兮的,那些宝全是你自己拉出来的,多闻几天自然就可以习惯了,我要失陪了!”

  “站住!你今天如果不带我出去,我就……”

  “哇操!你就怎样?”

  “我就自尽!”

  说完,右掌一扬,按在天灵盖上。

  舒啦心中暗凛,表面上却淡然道:“哇操!你想自尽?爱说笑,你舍得吗?你是想要报复吗?”

  “我……”

  “哇操!你如果敢自尽,我就把你的尸体赤身裸体挂在林外,让大家免费观赏,好好的让黄衫会出个风头。”

  洪佩丽神色大骇,慌忙放下手。

  “哈哈!乖!别胡思乱想,趁热吃吧!”

  “站住,我口渴!”

  “哇操!口渴?我早就想到你会口渴,因此,替你留了半壶酒,你待会就好好的喝个痛快吧!”

  “你……你真可恶!”

  “哇操!你的毛病又复发了吗?哇操!你若真的再不知好歹,小心我再把你修理得一塌糊涂!”

  洪佩丽娇颜顿红,半晌之后,突然叫道:“不错!我的毛病又复发了,我又不知好歹了,你敢对我怎么样?”

  说完,抓住前襟,用力一扯!

  “裂!”一声,那套衫立即被她当中撕开。

  舒啦愣了一下,立即朝后退去。

  洪佩丽双手一甩,将那件破衫朝外一抛,赤裸裸的走向舒啦,不屑的道:“来呀!你不是要修理我吗?快来呀!”

  “哇操!你……你疯了吗?”

  “格格!不错,我是疯了!,我被你气疯了!”

  说完,一式“饿虎扑羊”疯扑向舒啦。

  舒啦暗骂一声:“我的妈呀?”立即朝洞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