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三章 浪水鲜血神医工

更新时间:2022-01-10   本书阅读量:

  云中龙目睹那十二名怪人入厅坐定,立即暗骇道,“黄衫会可真有来历,竟能驱使天地十二煞!”

  心虽骇异,表现上却仍神色自若的替那位妇人把过脉。

  好半晌之后,只见他吁口气,含笑道:“最近比较不曾头晕目眩了吧!”

  那妇人感激的道:“是的!全靠神医你悉心诊治,我及我那三位可怜的小孩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报答你?”

  “呵呵!你别想那么多,先把身体养好,再好好的养育那三个小孩,只要他们能够安份守己的为人处事,老朽就很安慰了!”

  “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呵呵!很好,很好!老朽今日多加了一样补血药材,你还是按照以前的方法,组织服用吧!请起。”

  那位妇人刚起身,“天地十二煞”中为首那位身穿锦袍,腰横玉带的中年人立即起身拱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神医,在下可否打个岔?”

  “呵呵!请说!”

  “神医,在下姓夏,远自慕名来求医,可否插个队?”

  云中龙瞄了他一眼,呵呵笑道:“阁下气机旺盛,根本没病,若要真格找个小毛病,那就是晦气太重。”

  锦袍中年人冷哼一声,神色立刻一肃。

  “呵呵!阁下暂别动怒,老朽请教你一件事,你的真气运行至《三焦》之时,是否会有略滞之现象。”

  锦袍中年人身子一震,“你……”了一声,一时说不出话来。

  “呵呵!请坐!”

  说完,他的食中两指,立即搭上一名老者的右腕脉。

  锦袍中年人立即似失败公鸡般退回原坐。

  突听那位身着红肚兜童子,拉着坐在他右侧的那名妇人叫道:“娇姐,人家饿了,人家要吃奶啦!”

  说完,伸手就欲扯开她的衣襟。

  那妇人按着他的双手,嗲声道:“波弟,别这样嘛!此地有这么多的外人,让人瞧见了,有多难为情哩!”

  “不管啦!人家饿嘛!”

  “格格!真拿你没办法,轻!轻点!别把衣服扯破了!”

  那童子嘻嘻一笑,双手一阵移动,立即解开妇人的襟结,哇操!里面居然是“真空”哩!有够“豪放”!

  那童子嘻嘻一笑,张口含住那又大又白的右乳,立即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右掌却在她那左乳捏捻着。

  那妇人立即格格浪笑不已,身子也不住的扭动着。

  站在药柜后面配药的一名青年,实在看不过去了,立即出声道:“二位,请自爱些,此地并非客栈!”

  那名妇人朝他抛个媚眼,嗲声道:“小兄弟,你就行行好吧!我这个小兄弟确实饿坏了,格格,轻点……”

  “这……你们可否到外面去呢?”

  “格格!小兄弟,你听见了吗?咱们到外面去吧!”

  说完,双手兜着童子的臀部,朝外行去。

  哪和,半晌之后,厅外檐下居然传来一阵奇异的声音,只要讨过老婆的人一听到那声音,立即知道那两人在搞什么飞机?柜后那青年一皱眉,就欲出去。

  云中龙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那青年立即佯佯的站在柜后。

  片刻之后,厅外立即又传来一阵淫声浪语,那妇人的浪叫声音,更是夸张性的提高“音贝量”。

  不到半晌的时间,立即引来不少的路人在大门口附近围看及低声议论着,舒啦也闻声跑出来要瞧热闹哩。

  可惜,他刚听见“转播声”,立即被闻金花牵回房内了。

  云中龙示意那两位青年别冲动,自己也沉着应诊!”

  半个时辰之后,房内已只剩下两位真正来求诊之病患,倏听厅外传来那妇人的嗲呼声:“神医,快来救人啦!小弟快‘死’啦!”

  云中龙最忌讯的就是这种事儿,此时一听到对方的“求救”,眉头一皱,立即含笑道:“送他进来吧!”

  “不要嘛!人家全身酥软无力。你快来帮人家打一针好嘛!”

  话声未歇,她已“哎唷”连叫了!

  倏见那名衣衫襟褛的中年人嘿嘿一笑,身子一站,边脱破衣,边走出去,迅即传出一声嗲呼:“不要嘛!”

  “嘿嘿:真的不要吗?”

  “格格:快点啦!人家不要让你这么慢嘛!”

  “嘿嘿!好妹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老么,去清清场免得那些家伙把眼睛看成门鸡眼了!”

  一声“嘿嘿!”阴笑之后,红影一沟,那位童子已朝大门扑去。

  惊呼声中,那些人吓得彼此推挤,争欲逃走,立即乱成一团。

  哇操!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怎么可能让他们免费再欣掌“活春宫”下集呢?真是一群蠢鸟!

  所幸这批人命中驻定有贵人相助,就在那童子奔出之际,只见云中龙呵呵一笑,一双银针疾射而出。

  锦袍中年人嘿嘿一笑,右掌一招,打算吸住那双银针。

  “不伯货比货,只怕不识货”,那双银针被云中龙贯注了“金牌马力”,岂是对方所能任意招唤!

  只见它毫不偏差的扬长而去,而且紧咬着那童子的“命门穴”,吓得他只好刹住身翻滚而去。

  起身之时,却见发梢正插着那双银针,吓得他怔在当场。

  厅中那九名中年人的脸色更深沉了!

  云中龙却毫不在乎的继续替人诊治。

  只有厅外那对男女戏鼓正紧,忙着火拼不已。

  盏茶时间之后,那位童子持着那双金针,瞪着双眼,大步行入厅中,看样子要与云中龙理论一番哩!

  云中龙视若无瞎的提笔开处方。

  忽听锦袍中年人沉声道:“老么,别让神医见笑,坐下!”

  “嘿嘿!老大,这枝银针乃是神医吃饭的本钱,小弟只是要将它还给神医而已!”说完,脱手掷出。

  那支银针立即飞向柜后右侧那名青年的胸口。

  云中龙呵呵一笑,右掌朝它一招。

  “休!”一声,那双银针柔顺的停在他的手中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厅中那十人立即暗叹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云中龙呵呵一笑,道:“夏老大,劳你们久候了,请!”双目却朝柜后那两名青年一扫!

  二人立即朝后院奔去。

  锦袍中年人嘿嘿一笑,唤句:“老二!”

  立见一位儒士打扮的中年人,应声走到桌前,将手中礼盒轻轻放在桌上,阴恻恻笑道:“区区薄礼,聊表寸心,神医万勿见笑。”

  说着,伸手揭开礼盒盖子。

  突见霞光四射,盒中赫然是六个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

  这份礼确是太重了,一个夜明珠价值千金,何况是六个。

  “呵呵!诸位如此厚待,想必有所指教?”

  一面说着,一面暗瞥盒中右侧之拜帖。

  “黄衫会主”!哇操!果然就是他!

  只见锦袍中年人嘿嘿干笑道:“神医言重了,区区几个珠子,算不了什么,只能表达我们会主对神医仰慕之诚而已!”

  “呵呵!无功不受禄,在下无法收受,不过,贵会主若有何指教,阁下尽管说明只要在下能力所及,定当效力!”

  “哈哈!太好了,神医真着快人快语,敝会主身染微恙,特命在下十二人前来登请神医慨赐援手。”

  “呵呵!贵会主向不亲驾来此呢?难道小铺不值她来此?”

  倏听一阵银铃般笑声自厅外传出,只见那妇人边扣襟结边扭腰摆臀走入厅,而且径走到桌前。

  只见她朝桌上一坐,嗲声说道:“神医,敝会主是何等的尊贵,万一来到此处遭遇什么意外,你能负责吗?”

  “呵呵!颜姑娘言之有理,奈何老朽疏懒已惯,从无外诊之例,你们十二人何不保护贵会主来此呢?”

  “格格!神医,你真的不肯去吗?”

  “呵呵!请多包涵!”

  “格格!这药铺如果被烧光了,你也不肯去吗?”“呵呵!若真如此,老朽更加不肯去了。”

  “如果我们硬拖着你去呢?”

  “呵呵!先拖看看再说吧!”

  “格格!神医,你真的软硬不吃吗?”

  “不错!老朽就这付强脾气,诸位,请吧!”

  “神医,赏给奴家一个面子,好不好吗?”说话之间,已解开两个扣结,立即露出一截雪白的酥胸。

  “阿呵!颜姑娘,老朽已经不喜此道,免了吧!”“格格!奴家不相信。”

  说话之间,身子倏地向后一翻,两道掌劲同时疾罩向云中龙。

  其余的十一人见状,右腕一振,将预扣在袖中的各式各样淬毒暗器囊衣云中龙的周身大穴及退路。

  云中龙冷哼一声,真力透体而出,左掌一挥一旋,右掌曲指一挥,厅内立即传出“砰砰!”两声。

  那妇人落地之后,正欲趴起身,倏觉“期门穴”

  一疼,一股血箭立即冲喉而出,人也摔落在地。

  锦袍中年人喝声:“扯活!”挟起那妇人疾冲而出。

  “呵呵!诸位慢走,老朽不送了!”

  他叫别人慢走,方才被他吸入手中的那些暗器却“热情的”朝“天地十二煞”的身上“打招呼”了!

  “天地十二煞”不愧是黑道中数一数二的“角头老大”只见他们右掌朝后一伸,接回暗器之后疾速而去。

  这一仗,天地十二煞简直碰了一鼻子的灰,尤其那妇人既留下了“浪水”又留下鲜血,可真是太巧啦!

  云中龙呵呵一笑,道:“各位,请慢走,这六个夜明珠老朽暂时保管,咱们那儿碰上,就在哪儿算吧!”

  那十二人奔若丧家之犬,哪敢吭声或逗留半步呢?云中龙刚收妥那六个夜明珠,立即看见那两名青年走了出来,他立即含笑道:“你们没事吧?”

  “还好,神医,想不到你会有如此精淇的武功哩!”

  “呵呵!那只是练着玩的,不过,既已遇上这些人,老朽想回避一段时期,免得牵连无辜之人。”

  说完,自柜中取出早已封妥一两份纹银送向二人。

  那二人慌忙退身,双手连摇,婉拒那份厚礼。

  “呵呵!这是你们辛苦的代价,收下吧!老朽尚有他事待理哩!”

  二人连连道谢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云中龙回到房内,一见到闻金花牵着舒啦及龙来低声细语,二小双目通红,心知她已萌离意。

  他尚未开口,舒啦已唤声:“爷爷!”立即抱着他低位着。

  “呵呵!阿啦!你在伤心什么呢?爷爷方才又打胜仗,而且还没收六个漂亮的夜明珠,你要不要瞧瞧呢?”

  “不!不要!爷爷,大婶他们要走了哩!”

  “呵呵!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过一段日子就又会重逢了,何况,咱们也要出去玩一玩的。”

  “哇操!爷爷,咱们也要离开这儿呀?”

  “是呀!否则,一天到晚被那些坏人闹来闹去,万一连累到别人,那岂不是很难过吗?”

  “哇操!爷爷,那咱们要去哪儿呢?”

  “玩呀!到处玩呀!”

  “哇操!太好啦!咱们可以邀徐爷爷,徐奶奶,徐伯伯,徐叔,还有天哥,义哥,停姐他们一起去。”

  “呵呵!不行!不行!万一在中途遇上那些坏人,爷爷一个人可无法照顾得来,你说该怎么办?”

  “哇操!好可恶,坏蛋,王八蛋,爷爷,教我武功好不好?”

  “呵呵!练武很苦哩!你还记得阿来为了练武,受了多少的活罪吗?何况,你自白嫩嫩的,吃得了苦吗?”

  “可以啦!爷爷,我可以向你保证啦!”

  “呵呵!好吧!咱们离开此地以后再说吧!”

  “爷爷,咱们何时离开此地呀?”

  “大概在今夜吧!”

  “爷爷,那我该去向徐爷爷他们道别了!”

  “不行,现在一定有坏人在暗中监视我们,你一出去,如果不是被抓去,也会连累到徐爷爷他们,对不对?”

  “那……那……”

  “呵呵!别慌,你可以写信呀!咱们把信托邻居转给他们,等咱们回来之后,再向他们道歉吧!”

  “好吧!我马上写。”

  “呵呵!别急,先呷饭吧!“黄昏时分,一对陌生的六旬老夫妇,弓腰驼背的上门来求诊,正在厅中品茗的云中龙立即起身相迎!

  那两人刚坐定,立见闻金花自后行出,那位老者立即将右手拇指一竖,同时发出一声低咳。

  闻金花神色一喜,却径自走到前院。

  那老者将右腕一伸,含笑道:“神医,老朽最近时感心神不宁,可否请你替老朽把个脉!”

  云中龙微笑颔颔首,立即搭上他的右腕。

  只见他的右腕柔若棉絮,空无一物,云中龙不由暗道:“梦幻岛,何时有这种高手,难道他是席伏蛟?”

  思忖至此,心中不由起伏不定。

  倏见对方右腕一翻,反扣向云中龙的右腕。

  云中龙倏在缩掌,呵呵笑道:“阁下好精纯的内功,佩服!”

  说完,含笑紧盯着云中龙。

  云中龙担心被他认出身份,立即含笑道:“阁下是来接龙泰夫妇的吧?请恕在下告退!”

  “哈哈!无妨,神医,在下尚有一事相询。”

  “请说!”

  “神医,敝岛主求才若渴,您老是否愿意屈驾本岛?”

  “呵呵!多谢阁下的抬举,奈因老朽救济世未了,请代老朽向贵岛主致歉!”说完,含笑行入后院。

  闻金花立即掠到席伏蛟跟前,拱手行礼,低声道:“禀岛主,舒老确怀此志,而且甚为坚定!”

  她接着将“天地十二煞”白天碰壁的情景说了一遍。

  席伏蛟沉思半晌,道:“日后再说吧!准备动身吧!”

  闻金花应声:“是!”立即回房。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五人已消失于大门转角处。

  云中龙抚着正拭泪的舒啦之头部,柔声道:“阿啦,没有离别的痛苦,怎有相逢的欣喜呢,咱们也走吧!”

  秋冬之交,冰山雪峰被长年的积雪及飘落不停的风雪衬托着整个的山峰,一片皑皑银白。

  山石垂挂着千百的冰条,映着雪光闪闪生辉。

  冰天雪地中,只有少数的几株千年古松点缀这片银色世界。

  除了积雪的迸落,及远处偶尔传来的小雪崩发出惊人的巨音以外,只有那夺人心魄的雪肃了。

  在不远的一座山丘旁,正有两个极淡的人影,好似蜗牛搬家般,正慢慢的向上移动着哩。

  突听“休……”一声尖音,山地突然吹起一阵急风,立即括起山峰的迷云。于是,整个天地都在白色迷雾中。

  好半晌之后,景物再现时,那两个淡影竟已近峰顶,仔细一瞧,他们正是云中龙及舒啦。

  云中龙的右手一直拉着舒啦的左手,两人掌心对贴,云中龙不时的把内力传过去,所以舒啦才能勉强支持。

  尽管如此,也把他冻得面无人色,不住颤抖。

  “呵呵!阿啦,冷不冷?”

  “哇操!我……我……不冷……一点……也不……”

  “呵呵!死鸭子嘴硬,此处长年积雪,又是风口,别说你这毫无武功根基,就是寻常武林人物也撑不住!”

  “哇操!有……有爷爷你,这个……暖炉……我不怕!”

  “呵呵!爷爷曾在此住了十余年,所以比较皮厚,你可不行,咱们还是趁早入洞去休息吧!”

  “哇操!这……这儿有……洞呀?”

  云中龙呵呵一笑,抱起舒啦,足下轻点,已飞出十五六丈。

  舒啦才一张开嘴,立即吃进一嘴的飞雪,连气都几乎闭住,打了一个机令之后,再也不敢张嘴。

  云中龙身形似电,刹那间已掠出百十丈,直向一倏雪谷扑去。

  舒啦被风雪吹得脸如刀割,连眼都张不开,急忙将双手搂着云中龙的颈项。将头贴在他的肩上。

  他只听双耳呼呼生风,身似腾云驾雾,不由暗羡道:“哇操!我不知要练多久,才能学会这一招哩!”

  片刻之后,舒啦只觉得身子不动,睁眼一看,只见爷爷又停身在一片突出的冰崖上,对面也是一片高不可及的冰崖。

  两崖之间是万丈深渊,至少宽逾五十丈,谷底似有流水耳中全是隆隆之声,好似冰声互撞,扣人心弦。

  四壁回声一阵强逾一阵,令他不由一阵目眩心悸。

  “哇操!挺好玩吧?”

  “哇操:好……好恐怖啊!”

  云中龙把舒啦放在大块巨冰上,倒出一粒蓝色药丸,含笑道:“别怕,把它吞下去,看爷爷变魔术吧!”

  舒啦的根骨原本极佳,药丸刚入口,立觉一道热液顺喉而下,不久,一股热气直冲丹田,身子寒冷立去一半。

  云中龙调匀真气之后,面对被冰封的峭壁,双臂半伸,十指微动,好似在吓人骚痒般,令舒啦又诧又好笑。

  突见隔着五十丈远的峭壁上冰块碎裂粉溅,响成一片。

  舒啦瞧得双目圆睁,合不拢嘴。

  片刻之后,舒啦立即看见对面竟有丈许地上之严冰亦被云中龙的掌力打落,现出一个八尺见方的石门。

  门前有三尺平地,已被碎冰堆满。

  又见云中龙平挥一掌,好似一阵巨风般把石门前冰块吹清洁溜溜,一齐落下谷去,四壁回声,久久不绝。

  他不由又叫又跳的一直鼓掌不已。

  “呵呵!对面就是咱们休息之处,我们过去吧!”“哇操!爷爷,两崖相隔五六十丈,咱们又没有翅膀,怎能过去呢?万一摔落深谷,那肯走会‘嗝屁”的。”

  “呵呵!你怎么知道爷爷没有翅膀呢?瞧仔细些?”说完,一把抱起他足下用力一纵,似巨鸟凌空疾弹出二十余丈。

  功力竭尽之时,身了立即向谷中落去,惊得舒啦全身一颤,若非他对爷爷有信心,早就大叫特叫了。

  却见云中龙袍袖一展,身子好似被一股劲力斜弹起来,立即又前进十余丈,不由令命啦喜形于色。

  可是,他刚要欢呼,功力立即又竭,二人又向谷中落去。

  所幸云中龙及时补上临门一脚,迅即轻飘飘的落在那块三尺平地,乐得舒啦连叫,“哇操!爷爷,你可真罩得住哩!”

  云中龙对于自己的武功进境也甚为满意,闻言之后,呵呵一笑,道:“阿啦,只要你好好的苦练,早晚也可以到达这个境界的。”

  “哇操!真的吗?”

  “呵呵!你是人,爷爷也是人,爷爷以前是独自在此洞摸索练功,你有爷爷在旁指导,一定可以超过爷爷的!”

  “爷爷,谢啦!咱们快进去吧!”

  “呵呵!别急,别急!”

  说完,双手抚着石门,奋起神力一推。

  只听“喀……”响后,一座五尺原重逾干斤的石门竟然被他徒手推开,碎冰积雪如纷雨般落了下来。

  “哇操!爷爷,你可真天生神力哩!”

  “呵呵!神力固可天生,全赖苦练才可到达这份境界,进去吧!说完,携着舒啦走了进去。

  舒啦只觉眼前一暗,阴森森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是一倏狭长的通道,他立即紧依在云中龙的身边。

  两人前行半晌,突见云中龙停在一座石门前,用力一推。

  舒啦立觉眼前一亮,原来是一间甚为宽敝的石房,四壁全是十几丈的白石,光洁平润,好似经人工磨过一般。

  室内石橙石榻,石碗俱全,壁问放着一排绿色小瓶及一双酒杯,看样子,绿色小瓶内一定装了酒液。

  果然不错,云中龙走到壁前,取出一只绿色小瓶及那双酒杯,含笑倒出一小杯红色的酒汁来。

  舒啦立即闻到满室一阵异香,不由深吸一口气。

  “呵呵!此地正当风眼,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分,此酒名叫《朱东酒》,饮之以后,有莫大的好处,你喝一杯就不觉冷了。”

  舒啦接过酒杯一口饮尽,只觉甜凉甘美,满口留芳,丹田处升起一股热气,浑身舒畅,寒怯立止。

  “哇操!爷爷,我真的不觉冷了哩!”

  “呵呵!从今天起,你每天早晨醒来之后,就先喝一小杯《朱东酒》,然后才开始练功,知道吗?”

  “知道,爷爷,你的肚子会不会饿呀?”

  “呵呵!没问题,爷爷今天请你吃点野味。”

  说完,推开石门掠了出去。

  舒啦闲着无聊,走出壁间,将那十五个绝色小瓶一一拿东摇西晃,打开瓶塞嗅个不停。

  室内立即洋溢着异香。

  舒啦道句:“哇操!有够香!”就欲把第十五个小瓶放回原位,可是、目光一落在方才置瓶之处,他不由咦了一声。

  只见置瓶之凹处,突然冒出一片绿油油的小叶,一阵阵清香源源不绝的自叶上散发出来。

  舒啦揉揉双眼,喃喃自语道:“哇操!怎会有这种怪事呢?我明明记得方才没有这片树叶呀!”

  说话声中,他又仔细察看另外十四个绿色小瓶所置之处,却未再发现树叶或其他之物了。

  突听:“呵呵!阿啦,你在发什么怔呀?咦?这是什么香味?”“味”字未歇,云中龙已飘到舒啦的身边。

  舒啦一见云中龙的字中提着一只白毛长颈的大雪鸡,正欲欢告,却听云中龙颤声道:“天呀!这宝贝原来在此地呀!”

  说完,将雪鸡放在地上,掏出那六颗夜明珠,小心翼翼的按在那片树叶的四周,立即围成一个小圈。

  怪事出现了,那六粒夜明珠一摆妥,那片小树叶突然开始往外冒,跟着,另一片叶尖也冒出来了。

  “哇操!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这宝贝名叫‘千年雪芝’不但甚具灵性,而且最喜欢栖于干净,寒冷之处,想不到竞在此现身。”

  话说之间,已经冒出一株尺余高,茎粗半寸的小树。瞧它四周那十二片绿油油的嫩叶,舒啦禁不住想摸它一下。

  “呵呵!别碰它,否则,宝贝不不出来了!”

  “哇操!难道还有其它的宝贝吗?”

  “呵呵!当然啦!阿啦,你真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哇操!当然啦!我自幼即有那么多的人疼我,现在又要开始修练各种神奇的武功,当然是天下最幸运之人啦!”

  “呵呵!非也!非也!你最幸运之事,就是得到这株功能去病延年,激增一甲子功力的千年雪芝。”

  “哇操!真的吗?可是,好似还没有见到芝形物体呀!”

  “呵呵!阿啦,你瞧清楚点,那六粒夜明珠的光华是不是变暗了,那株小树的主干是不是变粗了?”

  “哇操!是真的哩!天呀!变得好快喔!”

  “呵呵!此宝在半日之后,即会掉叶成形,大约在三年之后,即可服食,但愿届时你已扎妥根基了!”

  “哇操!爷爷,还是给你服用吧!”

  “呵呵!爷爷,已经快要老掉牙了,还吃这个做什么?”

  “哇操!爷爷,在我的感觉之中,你还是挺年轻的,你瞧你的眼神,你的双掌,还有雪白的牙齿。”

  云中龙听得暗暗震骇,却竭力克制的笑道:“呵呵,这叫做‘返老还童’,乃是修练武功的好处,咱们去烤鸡吧!”

  说完,抓起那只大雪鸡,推开左侧壁门,顺着通道向内走。

  舒啦跟着左转之后,不由轻咦一声。

  原来这里是一个丈许的圆地,地上坚如铁,上露天光,仿佛是一个极大的烟筒,奇的是竟无一片飞雪落下。

  云中龙弓身搬起一块冰块板,居然取出四只大口瓶,打开一瞧,竟是分别装着盐醋酱茶,而且尚未腐坏哩!”

  “哇操!爷爷,你可真有办法哩!”

  “呵闹!我一向贪吃,这就是我以前的贮藏室,没想到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说完,已将冰板放下。

  只见他的双手连挖,在冰上挖了一个三尺方圆的洞之的,把那只雪鸡连毛放进去,再把碎冰埋上两尺。

  然后又从杯中掏出十几个紫皮大松果,放在下面,另又盖以冰块。

  “哇操!爷爷,你要做‘冻冻鸡,呀?”

  “阿呵!爷爷要做烤鸡及香香果,你瞧。”说完,双掌平伸,在冰堆上方二寸之处停了下来,十指不住的微摆着。

  舒啦似在看把戏,瞧得津津有味。

  说也奇怪,那堆冰块竟融化,接着一阵肉香夹着松子香飘了出来,再看那冰穴,竞热气腾腾,如同开水锅一般。

  舒啦喜得一直拍手叫好。

  少时,云中龙以松枝把松果全部捞出放在冰上。

  然后,用手提起鸡足,用力一抖,只见片片白毛,如同雪花般飞落下来,立即露出雪白的鸡肉。

  云中龙蘸抹佐料之后,二人立即开始撕食鸡肉。

  舒啦初食野味,只觉美味无穷,不多时便吃得清洁溜溜了,二人立即开始剥食松果,享受前所未有的美味。

  “哇操!爷爷,想不到你还是一位‘总布师(厨子)’呷!”

  “呵呵!穷则变,变则通,爷爷以前在无意之中进入此洞,为了生存及练武,只好动脑筋照顾自己啦!”

  “哇操!爷爷,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我占了不少的便宜哩!”

  “呵呵!爸爸这全是命啦!此洞乃是在百余年前的一位名叫南乡子的练气士所建,前后花费十年的时间哩!”

  “哇操!实在不简单,雪地光滑,此地又冷又险,光是要将这些白石运上来,就不是一件易事。”

  “不错,南乡子为了诱使‘千年雪芝’来此,此洞之一切器材及格局,全是为它而设,想不到却让你坐享其成!”

  “哇操!我实在太幸运了,爷爷,你见过南乡子前辈吗?”

  “呵呵!我哪有那么大的福份,我是根据他留下来的书札,获知此事的!”说完,自壁间取出一本线装书。

  舒啦打开一瞧,果然立即看见南乡子自传。

  他连翻两页,阅完之后,长吁一口气,道:“哇操!南乡子前辈实在太伟大了,不过,太辛苦了!”

  “呵呵!阿啦,以你的年纪岂能体会出前辈高人的心态,我倒是很羡慕他这种宁静致远的日子哩!”

  “哇操!接下来这几十页怎么全是人体的姿势图呢?哇操!还有字哩!哇操!密密麻麻的,怎么看呀!”

  “这就是南乡子前辈的遗书‘九元神功’、即可用坐姿练,亦可用立武练,你听我解说吧!”

  说完,逐句解说,逐字分析着。

  舒啦天资聪敏,又嗜武若渴,因此,早就动同全身的心力智慧,仔细的听课,而且不时的发问着。

  云中龙看见他如此的专注,而且又能举一反三,他教得更起劲了,根本无视于外界已时的一片黝暗了。

  洞内四周壁间各躺着一颗鸡蛋大小,白澄澄的圆珠,因此,命啦丝毫未发现已是深夜了!

  一直到子夜时分,才听云中龙含笑道:“阿啦,你现在按照这图形从等一式开始在石床上调息一番吧!”

  舒啦兴奋的点了点头,立即坐在石床上。

  哪知,由于过于兴奋,心神高亢,坐了一会,只觉得浑身酸痛,头晕目眩,而且喘息不已了!

  他一心想学武,立即咬牙要干到底。

  “呵呵!歇会吧!若无法宁神静虑,继续熬下去,不但会活受罪,而且也会伤了内腑,下来走动一下吧!”

  舒啦尴尬的睁目苦笑、只好滑下石床。

  落地之后,只觉足下一浮,立即踉跄摔出。

  云中龙呵呵一笑,扶住他之后,含笑道:“阿啦,调息之前必须屏息心事,宁神静虑,你步行一阵子再试看看吧。”

  舒啦点点头,立即开始在洞内漫步。

  盏茶时间过后,只见他神色平静的盘坐在石床上,半晌之后,居然顺利的进入状况,令云中龙瞧得颔首不已!

  可是,半晌之后,他立即感到那张石床所透出的冰寒之气,逐渐的侵入体内,冻得他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他仍咬牙继续坐着。

  不久,手脚发麻,全身动弹不得了,舒啦暗自咬牙付道:“哇操!输人不输阵,我岂能让爷爷再操心呢?”

  “心意一定,强自继续苦撑下去。

  说也奇怪,没隔多久,他只觉身上的寒冷大减,心中暗喜之下,坐得更稳,心神也更加的稳定了!

  云中龙见状,立即悄然离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舒啦好似自梦寐中醒来,只觉通休舒畅,百脉大通,不由欣喜的叫道:“哇操!行啦!通啦!”

  目光向洞内一敝,虽然没有看见云中龙,却看见桌上放着十个大松果和一块大虎皮,他立即抓起一个大松果剥食着。

  嘴中嚼着松果,足下却行往外头那间石室。

  入室之后,立即发现云中龙盘坐在那株“千年雪芝”之前,他不敢惊动云中龙,立即悄悄的行了过去。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株“千年雪芝”的那十二片树叶已经缩卷成十二个小果实,那主干居然粗逾儿臂,而且通体变白。

  那六粒夜明珠则已光华全失,变成六粒“玻璃珠”了。

  “呵呵!阿啦,很古怪吧?”

  “哇操!实在有够古怪,怎会变化这么大呢?”

  “呵呵!它还会变哩!这十二粒芝果还会变红哩!不过那大概是在二年以后之事了,你可别摸它。”

  “哇操!我知道,爷爷,那六粒珠子原本很亮,怎会变成黯然无光呢?让人瞧起来觉得十分的可怜哩!”

  “呵呵!合该你有这份福气,若非这六粒夜明珠,你也休想能够留得住这株‘千年雪芝’,它们的珠气已被它吸走了!”

  “哇操!它还会不会溜呀?”

  “不会,不过,你必须小心外人或异兽来噬食它!”

  “哇操,异兽!此地还有异兽进来呀?”

  “呵呵!此处除了那个石门以外,在通道尚有一个长形洞,专供咱们排除体内之秽物,我带你去瞧瞧吧!”

  舒啦随着云中龙走到通道右侧,云中龙将一个冰块朝侧一推:果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方洞。

  “呼……”风雪声音立即传了过来。

  “呵呵!阿啦,你以后尽管量别一下子吃太多的东西,万一不得已要使用这个茅坑之时,别忘了要盖妥此洞。”

  “哇操!爷爷,你不提还好,你一提,我就想拉了哩!”

  “呵呵!那就拉吧!我出去采些松果吧!”

  说完,拿着那张虎皮出洞而去。

  舒啦褪下裤子,朝方洞一蹲,就准备要展开“高空轰炸”,倏觉下身一阵剧疼,不由“哎唷”一叫。

  体内之秽物挡不住峰涌而出。

  咬住舒啦“话儿”之物,乃是一条小指粗细,浑身白鳞,又光又亮,长逾一尺,头部呈三角,却有半个拳头的怪蛇。

  此蛇乃是万蛇之王,名曰“白仙”,“千年灵芝”一出土,它就闻到味道,可惜不得其门而入。

  “茅坑”一启。它立即循香而来,它咬住“挡路的家伙”,正欲射入洞内,蛇身却被舒啦拉出之屎尿冲一身。

  只听它发出一声尖叫,立即松口下坠。

  舒啦一见自己的“话儿”居然被那条又光又亮的怪蛇咬过,骇急之下,眼前一黑,立即晕倒在地。

  半个时辰之后,云中龙以虎皮包着十余粒松果入洞,一见到舒啦昏倒在地,不由神色大变。

  他急将松果放在地上,一捏舒啦的人中,右掌贴在他的心口,缓缓的将真气渡入舒啦的体中。

  半晌之后,只听舒啦吐口浊气,尖呼道:“蛇……蛇……”

  “阿啦,别怕,是怎么回事?”

  “爷爷!好恐怖幄!我被一条白蛇咬了哩!”

  说完,低头一瞧自己的“话儿”还在,不由松口气。

  “白蛇,什么形状?”

  说话之中,他已将“茅坑”封住。

  舒啦望着自己的下身,一时找不到擦拭之物,不由胀红着脸,道:“爷爷,这儿有没有可以擦拭之物。”

  云中龙自虎皮中取出一只细松枝,指尖朝它一割,将它剥成两半之后,递给舒啦,同时将茅坑掀开一角。

  舒啦匆匆的“刮”去秽物,将松片掷于“茅坑”,匆匆的穿上裤子,道:“哇操!别人是祸从天降,我是险从地来。”

  云中龙将那些松果提入房中,一边仔细的放在墙角,一边含笑问道:“阿啦,说说那条草蛇的样子吧!”

  舒啦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之后,犹有余悸的道:“哇操!爷爷,那条怪蛇怎会躲在那儿呢?实在有够恐怖!”

  “呵呵,它想吃‘千年雪芝’,以便成道呀!”

  “哇操!吃了‘千年雪芝’,就会成道呀?”

  “呵呵!那是指那白蛇而言,阿啦,你有没有注意到那条白蛇的尾巴是不是有两个红钩?”

  “哇操!当时,我又疼又怕,哪会注意那么多呢?”

  云中龙从壁间取出一本纸张泛黄,字体古怪的线装书,打开中间一页,含笑道:“阿啦,那条蛇是不是这付模样?”

  舒啦只见书中画了一条头大,身细,尾有两钩的怪蛇,底下写道:“白仙,万蛇之王,百年长一寸。

  通体白鳞,不畏刀剑掌力,水火不侵,来去如风,若有千年之修行,可喷黑色丹气,甚具剧毒。”

  “哇操!就是它,天呀!我那话儿被它咬过,会不会‘嗝屁’呀!”说话之中,早已褪下裤子“验枪”了。

  只见它虽然“含苞待放”,顶部却已肿成寸余粗,吓得舒啦涕泪直流,频频向云中龙求救。

  云中龙一见它虽有两排细齿痕却只是红肿,并无泛黑,心知白仙并无伤他之意,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捏碎两粒药丸,边上药边含笑道:“阿啦,你的那泡屎尿救了你一命,放心,你没有中毒!”

  “哇操!怎么会肿这么大呢?”

  “呵呵!蛇性至淫,白仙最喜干净,它在被你的屎尿污身之时,不知送了你什么‘礼物’哩?”

  “爷爷,你别卖关子啦!告诉啦儿!”

  “呵呵!阿啦,爷爷实在不知道它送你什么东西,不过,你这‘话儿’以后可能会比正常别人雄伟。”

  “哇操!那岂非难看死了!”

  “呵呵!反正的裤子遮羞,除非你想‘献宝’!”“哇操!我又没有‘暴露狂’!”

  “呵呵!去喝点‘朱果酒’,吃几粒松果,然后睡一觉吧!醒来之后,就把这件事忘掉了!”

  岁月如棱,一晃半年过去了。

  云中龙一见舒啦已札下内功根在,立即含笑道:“阿啦,从今午起,你每天必须裸身在冰穴打坐两个时辰。”

  说完,在后洞冰场中挖了一个四尺长的冰穴,然后自瓷瓶中倒出一粒又黑又亮的药丸给他服下。

  舒啦经过这半年来的打坐,只觉精神饱满,力气陡增数倍,心知这全是爷爷神功的妙用。

  此时,闻言之后,立即脱光身子,盘坐在冰穴中。起初,只觉奇寒彻骨,心脉连滞,几乎窒息,哧1得他忙运功调息,全身立即觉得暖和不少。

  云中龙见状,心中一宽,立郎以指代笔在石桌上刻了数行字,然后,打开石门,飘然重入江湖。

  舒啦醒转过后,只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畅,起身穿衣之际,突见桌上的字迹,立即赶前一瞧!

  “阿啦,爷爷出去瞧瞧徐爷爷,大约两年后回来,你就专心练功吧!记得,小心外人及异犬侵入。”

  舒啦瞧得离情依依,泪眼模糊,好半晌才拭泪在洞中巡视一圈,黏黏的坐在石床沿取用松果。

  山间无岁月,眨眼间,七百多个日子已经消逝了。

  舒啦除了早上喝“朱东酒’,中午吃“黑药丸”,晚上吃松果及偶尔“缴综合所得税”以外,剩下的时间全待在冰穴中。

  为了节省时间,他干脆光着身子了。

  两年来的苦练,他只知道自己能从冰穴中掠起丈余高,而且根本不怕冰寒,其余的“通通莫宰羊”

  了!

  这一天,他正在调息之际,突听洞口传来一阵“劈拍”巨响,他立即散去功力,跃出冰穴,取衣穿着。

  哪知,衣衫刚套上身子,他立即暗喊一声:“夭寿!”

  原来,他已长高变壮不少,那些衣衫不但又窄又短,根本扣不拢襟结及拉不到腰间了哩!

  就在尴尬之际,“砰”一声巨响过后,洞口石门已开,迎面传来云中龙一声“阿啦”及呵呵笑声。

  舒啦高呼一声“爷爷”,拧着裤子疾奔过去。

  两人在通道会面之后,立即紧抱在一起。

  泪水籁籁直流,迅即布满舒啦的脸颊。

  “阿啦!别哭了,瞧爷爷为你带了什么啦?”

  舒啦拭去泪水,一瞧云中龙自肩上取下之包袱内,除了有两套蓝衫,内裤,靴袜以外,另有一只大烤鸡,及一大包卤味,他立即拿起一套蓝衫,掠进入洞中,迅速的往身上一套。

  “哇操!太长太宽啦!”

  他的叫声未讫,云中龙已呵呵笑道:“别慌!明天就刚好合身啦!”说着,牵着阿啦行向那株“千年雪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