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菜鸟闯江湖

第四章 浪子天助得奇宝

更新时间:2022-01-10   本书阅读量:

  只见那株“千年雪芝”不但通体泛白,而且汁满欲滴,那十二粒小果更是殷红似血,令人直掉口水。

  “阿啦,你先吃点野味,让我来招呼它!”

  说完,自怀中取出一个方盒。

  舒啦刚将一块肉脯塞入口中,立即看见方盒内摆了十余支亮晶晶的玉针,立即轻咦一声。

  “呵呵!阿啦,你可别瞧不起这十五支玉针,它们一共价值两万黄金,耗了半年才打制而成的哩!”

  “哇操!这么贵呀!何必这么浪费呢?”

  “呵呵!‘千年雪芝”已具灵性,欲取其精华,必须使用这种古玉针,否则,必会流失不少的灵气。”

  说完,取出玉针,迅速的刺入它的头,喉及心口。立见它不住的轻颤着。

  舒啦瞧得心生不忍了?忙道:“哇操!爷爷,别伤它了!”

  “呵呵!阿啦,你是不是心生不忍了?你瞧仔细点!它正在高兴哩!它正在为可以大展身手而高兴哩!”

  “千年雪芝”虽已成形,却无鼻眼,因此,舒啦也无法确信云中龙之话,只好奇的瞧着它。

  云中龙微微一笑,迅将十二支玉针插在十二粒红果与芝体相接之处,立见那些红汁流向芝体。

  洞内立即弥漫着浓冽的香味。

  云中龙呵呵一笑,抓起一只鸡腿边嚼边道:“阿啦,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可以取用这些汁液了。”

  “爷爷,谢谢你!”

  “呵呵!两年多不见,你就变得如此的客气啦!”“哇操!爷爷,若非你的栽培,我那有今日的成就呢?爷爷你可知道,我可以从冰穴跃起丈余了哩!”

  “阿呵!果然进步很快,等一会,你吃下千年雪芝至少可以跃起十丈。”

  “哇操!十丈?爱说笑。”

  “呵呵!不但如此,届时这套衣衫不知道会不会太窄或太短哩!所幸,你还要在此练剑,还可以另买新衫。”

  “哇操!爷爷,你没有发烧吧?”

  “呵呵!爷爷乃是一代神医,怎会发烧呢,咱们等着瞧吧!”

  “对了,爷爷你有没有去找徐爷爷他们呢?”

  “有呀!他们都很好,你瞧这是徐爷爷写给你的信哩!”

  舒啦接过信来一瞧,信中皆是勉励之语,欣喜得一看再看,双目浮泪,身子轻轻的颤抖不已。

  云中龙瞧得暗叹道:“此子如此多情,又长得如此的俊逸,不知会迷倒多少的少女哩!”

  洞内立即静了下来。

  好半晌之后,云中龙一见“千年雪芝”已是通体粉红,立即含笑道:“阿啦,你把衣衫脱掉,回去冰穴去吧!”

  说完,自壁间取出一个空的绿色小瓶。

  只见他将插在他心口那支玉针插出,一道汁液立即源源不绝的射入浮瓶中,即弥洞内着清香的味道。

  粗云中龙虽然见多识广,在此情景之下,亦禁不住轻颤着。

  盏茶时间过后,那株“千年雪芝”已变成一张枯皮,云中龙立即将半瓶玉汁液提到冰穴旁。

  “阿啦,汁液入腹之后,全身胀疼万分,你可要忍着点,记住,一定要调息十二周夭,张嘴吧!”

  舒啦将嘴一张,立觉一股清凉,香醇的汁液顺喉直下,迅速的到达腹部,他不由暗道:“哇操!怎么是凉凉的?”

  “哪知,他的念头未消,一股磅礴气功自丹田涌出,全身百骸立即感觉发出一股火烫的热流。”

  “呵呵,快运功!”

  “功”字方停,一道掌劲已自云中龙的右掌贯入舒啦的“百会穴”,立即他周身冒出一阵热气。

  汗如雨下,白烟直冒。

  冰穴四周迅速的溶华着。

  冰水“咕噜”一直响,翻滚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舒啦好似在洗“三温澡”般罩在一片烟雾之中,四尺面积的冰穴已拓展至丈余了。

  云中龙收回右掌,吁了一口气,立即掠到石床上调息。

  方才,他为了替舒啦引导那股“洪流”及贯通任督两脉,确实耗了不少的功力,当然要赶快“辅给”。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当他再度醒转之后,一见舒啦仍然盘坐在冰穴中,那些烟雾已经消散,他立即仔细瞧着舒啦。

  只见舒啦一呼一吸之间,气息悠长,肤色白里透红,配上原本俊秀的五官,端的是一位绝代美男子。

  即使是云中龙也自觉形秽。

  有此一念,反而更加坚定他归皈三戒大师之决心。

  只见他悄悄掠过这冰穴,重回石洞,收回那些玉针之后,立即将它塞入绿色小瓶中,准备炼制灵药。

  他将绿色小瓶收妥之后,立即自包袱中取出一本线装书,然后,盘坐在石床仔细的阅读着。

  此次,他重入武林,默察之下,发现“黄衫会”

  不但正在暗中扩展势力,梦幻岛居然也有些企图。

  偏偏他们双方皆在寻找“舒神医”及“云中龙”以便增添势力或雪耻仇恨,使云中龙忌怕万分。

  于是,他陷于好预啦客栈,将自己的武功予以“改头换面”,经过年余的多力,倒也颇有成效。

  此时,他再阅读一遍之后,满意的合上书瞑目休息。

  次日黄昏,云中龙将那只烤鸡及那些卤味温热之后,坐在冰穴旁边啃鸡腿瞧着舒啦看。

  突见舒啦俊眉一掀,他知道他已闻到香味了,立即呵呵笑道:“阿啦,试试看你能跃多高?”

  舒啦颔颔首,身子一动,立即原式不动的朝上射去。

  “碎!”一声,只见他撞到洞顶,“哎晴”一叫,立即飞身下来,朝下一看自己居然距地那么远,他立即喊道:“爷爷,救命呀!”

  云中龙微微一笑,右掌朝上翻,斜地一托,舒啦只觉自己被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一托,立即轻飘飘的斜飞出去,刹那间已飘落在地上。

  舒啦抬头瞄了被自己撞凹之顶壁一眼,不敢相信的叫道:“哇操!这是真的吗?太令人不敢相信了”

  “呵呵!还有更惊奇的哩!把农衫穿上看看。”

  舒啦依言捡起那套蓝衫,往身上一套,哇操!长度,宽皆挺合身,简直比定制还合身!

  他立即惊喜万分的瞧着自己与云中龙。

  “呵呵!阿啦,千年灵芝之神奇功效不但使你提早长大成人,更使你拥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力啦!”

  舒啦欣喜的跪在地上,连连叩道道谢。

  云中龙但受他的跪叩之礼,然后扶起他道:“阿啦,你先坐下来听我解说运功使力之诀窍吧!”

  说完,似“带动唱”般边说边比画示范着。

  舒啦原本就聪敏过人,服下“千年雪芝”之后,神智更清,领悟力更强,盏花时间过后,立即领悟出窍门。

  只见他似飞鸟般在洞内四处纵跃,双掌随意挥动,地上的坚冰块立即被他“修理”得面目全非。

  云中龙任他“疯”一个时辰之后,含笑道:“好了,阿啦你就饶了这些冰块吧!再揍下去,这座山非垮不可!”

  舒啦连翻两个跟头之后,飘落在云中龙的面前,欣喜万分的叫道:“哇操!真好玩,有够好玩。”

  “呵呵!别贪玩,往后多的是机会,吃点东西吧!”

  “哇操!爷爷,你这一提,我真的‘八堵妖’了哩!”

  说完,抓起鸡胸一阵子急啃猛嚼!

  云中龙含笑道:“阿啦,从明天起,你必须在三年之内学会拳脚功夫,兵刃暗器及长空点穴你吃得消吗?”

  “哇操!我不怕,挺好玩的哩!”

  “阿阿!有志气,事实上,万变不离宗,一条通,就条条通,而且自由的武功挺好玩的哩!”

  果然不错,在三年之后,江湖上冒出了一位“啦风少侠”,他的名叫做舒啦,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轰动武林了。

  时值隆冬,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小镇之中,天寒地冻,又近黄昏,因此,路上行人只有小猫两三只。

  一身蓝衫,肩挂一个小包袱的舒啦,终于重回人间了,他兴致勃勃的左看右肩,丝毫未见寒意。

  过往行人皆身穿袄,头戴皮帽,仍然禁不住冷的缩首前进,乍见仅着薄衫,却神采飞扬的舒啦,纷纷诧视不已。

  舒啦暗笑他们“古井水鸡”,径自走入“郎多客栈”,抬目一瞧,只有一位中年掌柜及一名小二,不仅失声一笑。

  那中年人乍见客人上门,立即含笑道:“快去帮少爷把坑烧热些!”

  “哇操!免!、免!我怕热!”

  “热?小兄弟,此地半夜挺冻的哩!”

  “哇操!越冻起好,掌柜的,贵宝店的生意似,乎和店名不合理!”

  “唉!天寒地冻的,有谁肯出远门呢?少爷,我听你的腔调,似乎是南方人,怎么跑到此地来呢?”

  “哇操!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打算走遍全国,遍历名山大岳,见见各地的风光。”

  “有志气,不过,近年来,仇杀抢劫诈骗事件甚多,少爷你既年轻又只身在外,可要多加小心些!”

  “哇操!掌柜的,多谢你好心提醒,替我送些酒菜来吧!”

  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

  “哇!太多了,这……”

  “剩下来的就算小费。”

  说完,随着小二进入一间清静的上房。

  小二离去之后,舒啦立即把两窗户大天,同时脱下蓝衫,袒胸享受着寒风及雪花灌胸的清凉快感。

  抬目遥望着天际的半轮月及点点寒星,鼻闻院中寒梅之清香,他只觉心旷神抬,立即脱口吟道:“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旎旄”当庭际,玉人浴出新状元。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玫地。

  共赏金樽沈绿蚁,莫辞醉,此夜不兴群花比。”

  突听:“少爷,你是怎么啦?找死呀!”

  舒啦回头一见小二以木盘托着酒菜边打寒噤,边走边来,立即笑道:“哇操!小二,你们这儿的‘空调设备’很够准哩!”

  小二苦笑一声,酒菜放在桌上之后,急忙跑了出去。

  舒啦哈哈一笑,坐在桌旁,边饮边食其乐融融!

  酒虽不好,却后劲甚足,不一会他己满身大汗,干脆也将过膝中裤脱去,仅着短裤吃喝起来。

  这顿饭吃到初更,他正欲掩窗休息之际,突听远处街道传来:“小子,别逃!”“大哥,给他死!”他立即精神一振!

  脑海中却忽然忆起爷爷临别时的吩咐:“设法混入梦幻岛,其余之事,尽量少管!”他立即关上窗扉。

  哪知,不久之后,大厅中却传来小二的惊叫声音道:“掌柜的,不好啦!有一个死人跳进来啦!”

  “哇操!死人不会跑呀!没知识!”

  倏听一声暴吼道:“小鬼,滚开!”

  接着,又是一阵打门及桌椅毁损的声音。

  舒啦再也按捺不住了,匆匆穿上蓝衫,立即提着空酒壶,打开房门,半晌即已来到厅中。

  只见一位身材纤细,身手带滞的年轻人被三位满脸横肉的黄衫大汉围在当中,左支右绌,情况甚险。

  “哇操!小二,还有没有酒呀!”

  掌柜的原已躲在柜下,闻言之后,忙起身挥手道:“少爷,你先回房,酒马上会送去的。”

  “哇操:掌柜的,你们这儿还有这种‘现场秀’呀!你是不是因为我没有买票,不准我看呀!”

  “不……不是啦!你先回房吧!”

  “哇操!挺好看的哩!”

  说完,抓起柜上的一把花生,边剥食边观看,心中却暗道:“哇操!爷爷说得不错,黄衫会果然不是东西!”

  “突听那名纤细少年喝声:“我与你们拼了!”双掌一供一式“开天辟地”经朝近前一名大汉疾劈而去。

  那名大汉冷哼一声,向侧一闪。一式“神龙摆尾”就欲朝那少年的右肋劈去,舒啦立即将一片花生壳弹去。

  “砰!”一声,那位大汉没将神龙的尾巴摆妥,却将自己的屁股摆倒在地,立即“哎唷”叫。

  另外两名大汉慌忙收招瞧向舒啦。

  “哇操!你们怎么不打了,挺好看的哩!”

  右侧那名大汉弓下身子,问道:“田兄,你怎么啦?”

  田姓大汉红着脸道:“潘兄,我的麻穴被制,请帮个忙?”

  潘姓大汉低头一瞧,果见田姓大汉的腰眼上面“粘”着一片花生壳,立即取下花生壳,同时一掌挥去。

  田姓大汉不但没有应掌起身,反而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哧得潘姓大汉慌忙收掌起身。

  舒啦又剥了一粒花生,边嚼边叫道:“哇操!你们到底打不打嘛?若是不打,少爷可要受入‘枕头山,蚊帐洞’了。”

  潘姓大汉狞声道句:“当然要打!”立即打向舒啦。

  另外两名大汉亦侧攻而至。

  舒啦叫声:“哇操!你们疯啦!”立即将手中之花生以“满天星手法”掷了过去,厅中立即又传出“砰!

  砰!”两声。

  那两名大汉已经被制住穴道倒地了。

  “哇操!你们三位听着,是你们先动手的,明儿上公堂之时,少爷有人证,不怕你们串供哩!”

  “住口!小鬼,大爷乃是黄衫会之人,你还是识相点,早点放了大爷三人,否则,黄衫会弟兄遍布天下,哼!”

  “哇操!你们在哧唬少爷呀?妈的,你们找错人啦!我就让你们回去搬救兵来啦!”说完,迅速即震破三人的“气海穴”。

  那三名大汉功力被废,狠狠的瞪了舒啦一眼,就欲离去。

  “哇操!站住!”

  “你……你还想干什么?”

  “哇操!你们毁坏了这么多的东西,赔完再走!”“多少!”

  “掌柜,该赔多少呢?”

  “这……不必啦!免啦!”

  “哇操!这怎么可以呢?我来做个‘无须老大’吧!就赔一百两给你!掌柜的,你就吃点亏吧!”

  七付破旧座头根本值不了十两银子,舒啦却狮子大开口要那三人赔一百两,气得他们身子一动!

  “哇操!赔不赔,再拖下去,我就加价”

  那位年长大汉恨恨的掏出三张银票,道:“小鬼,大爷今日认栽,不过,你可有胆量留下万儿?”

  “哇操!你们赔个百儿,就叫我留下万儿.我不干!”

  “小鬼,你敢胡言乱语,哎唷……”

  舒啦弹出一粒花生米震断那名大汉的门牙之后,眼一瞪,喝道:“哇操!你这个混蛋,王公蛋,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仟么角色,你还妄想打着‘黄旗地’招牌打混呀!赶快缴钱,滚!”

  那名大汉慌忙丢下银票,就欲往外奔去。

  “哇操:站住!”

  “你……你还有什么事?”

  “哇操!什么你不你的,你不会客气一点呀!”

  “是!是!少爷,你有什么吩咐?”

  “哇操!再拿一百两出来,赔偿名誉损失。”

  “这……”

  “哇操!涨价了,二百两,快!”

  另外两名大汉慌忙凑出十余张银票放在桌上,道:“少爷,这儿大概有两百余两银子,我们可以走了吧!”

  “哇操!鼓不擂不鸣,锣不打不响,算是你们识相,免除‘滚’之一字,希望别在相会,请吧!”

  那三名大汉如逢大赦,慌忙离去。

  舒啦哈哈一笑,将那一百两银子递向中年掌柜,却见他双手连摇,道:“少爷,我不能收,他们会再来找我算帐的!”

  “哇操!怕啥嘛,叫他们来找我吧!”

  说完,右手一扬,食中二指一并,虚空朝三尺外的壁上书道:“揍人者,舒啦也,随时候教。”

  龙飞凤舞,入壁三分,瞧得那二人全身直发抖!

  那名纤细青年原本不支,乍见此种骇人绝技,居然会出自一位俊逸少年的手中,立即当场晕厥。

  舒啦见状,也将银票塞入掌柜的怀中,走到那名青年的身边,刚扶起他,立即暗诧道:“哇操!好细的腰。”

  心虽诧异,一见他的脸色苍白,左肩,右胸以及腹部皆已血迹透衫而出,立即匆匆的回房而去。

  舒啦在雪山密洞练武将近六年,最近这三年由于资质优异,以苦心练习,原本可以提早半年毕业。

  云中龙见状,遂将阵法及歧黄之术,悉数相授,因此,舒啦一见有人受伤,早就想一显身手。

  可是,当他将那位青年放在榻上,解开他的劲装,打算检视他的伤处之际,他却轻啊一声,怔住了。

  因为,他看见一件水蓝色的肚兜。

  因为,他闻到一股沁人的处子幽香。

  因为,他除了看见效处伤口以外,另外发现雪白有肌肤以及忽作忽现的“山峰”及“丛林”。

  他不由身子一颤!

  好半晌,只见他吸口气、匆匆的关上窗之后,硬着头皮颤抖着双手,缓缓的卸下那件水蓝色肚兜。

  只见左峰右侧绵延至胸口之处,赫然呈现一个乌黑掌印。瞧得他脱口道:“哇操!好毒的掌力,想不到她尚能撑这么久!”

  目光落在她右乳右侧那滩血迹,立即发现系被钢剑所戮伤,瞧得他暗骇道:“哇操!此人的功力挺幽长的哩!”

  他颤抖着手褪下她的那件水蓝色内裤之后,立即发现在“丛林”那地方附近,居然有三个沁乌血的小黑点。

  他仔细一瞧,立即发现系为毒针所射,不由俊眉一皱。

  他将她的身子一翻,立即发现她的左后肩以及“命门穴”附近各中一剑,不由暗道:“哇操!灾情惨重,体无完肤!”

  微一思忖之后,取出怀中瓷瓶放在膝旁,立即盘坐在她的腰侧,右掌轻轻的贴上那“地方”附近。

  那细嫩的肌肤使他一阵心猿意马,一时无法定下心神。

  所幸冰洞苦修毕竟没有白费,半晌之后,他不但定下心神,而且将那三支寸余长,细若牛毫的毒针吸了出来。

  抹上药粉之后,他立即将目标轻移到胸口那个毒掌了。

  只见他连吸数口长气,定下心神之后,将左掌贴在她的“膻中穴”,右掌在伤处附近一阵轻揉。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她汗下如雨,乌黑掌印渐褪,他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哇操!总算摸对门路了。”

  内力续引半晌之后,不但那个乌黑掌印已逝,她也呻吟出声。

  实这一呻吟虽然声音细微,可是,在舒啦听来却好似焦雷轰顶般,在大骇之下,立即收掌。

  哪知,那位少女在呻吟数声之后,不知是羞赦?或者是伤势太沉重,立即又“昏”过去了。

  舒啦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开始轻柔的消毒伤口。

  由她那全身轻颤的情景,舒啦心知她已清醒,立即硬着头皮替她上药,又忙了半个时辰,才大功告成。

  他取过棉被替她盖妥,然后匆匆的离房而去。

  他是打算吩咐小二来“热坑”,可是,当他把那名小二自被坑中挖起来,带回房之后,却见伊入已经离去。

  舒啦一见床沿留下“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心中稍为一宽,却听小二叫道:“血!少爷,你瞧,一条血线哩!”

  舒啦身子一震,匆匆的将瓷瓶抓入怀中,抛下一句:“把坑热好!”立即自窗口疾掠而出。

  落地之后,他立即沿着血迹追了下去。

  哪知,出镇之后,血迹戛然而逝,舒啦暗道一声:“糟糕!”立即朝官道及两侧树林一瞧!”

  这一瞧,他立即发现右侧一株树旁留有一块血迹殷然的纱中,他不由暗呼一声:“万岁!”

  身子向前一掠,拾起那条纱中,朝林内飘去。

  以他的精湛内功,使出“踏雪无痕”轻功,双掌又仔细拔开枝叶,立即轻疾的向林内前进。

  半晌之后,他立即听见一阵阴笑道:“姑娘,属下衷心仰慕甚久,难得天赐良机,你就从了我吧!”

  “住口!岛规森严,你不怕吗?”

  “嘿嘿!姑娘美若天仙,古人有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姑娘还是识相些,别逼我使用媚药。嘿嘿!”

  “你……你……”

  “嘿嘿……”

  舒啦不便过份逼近,因此,只能在暗处旁听,听至此处,心知这个“小猪哥”打算要动粗了。

  他立即也“嘿嘿”阴笑出声,同时疾掠而去。

  只见那位少女僵卧在地,另外一位面孔洁净,一身锦服却神色阴骛的少年正欲“侵略”她。

  那位少年闻声之后,立即跃起身,单掌护胸,沉声道:“谁?”

  舒啦含笑站在对方身前丈余外,朗声道:“阉猪郎!”

  那少年神色一变,叱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哇操!胡说总比胡来,规矩吧!”那少年神色一冷,身子朝前疾掠,一道掌劲已卷向舒啦的胸口。

  舒啦道句:“雕虫小技!”向右一瞧,一式“大鹏展翅”朝对方扑去,右掌一挥,一道掌劲朝对方罩去。

  那位少年乍觉身前的空气一窒,心知对方的掌力骇人,当下未曾多想的迳自朝后暴退着。

  舒啦道句:“谢啦!”立即挟起那位少女。

  那少年见状,立即掉头逃去。

  那位少女立即叱道:“捉住他!”

  舒啦哈哈一笑,喝道:“朋友,你听见了吗?等一下啦!”话声方起,一式“天马行空”疾掠而去。

  “啦!”字方歇,舒啦已站在那位少年面前五尺远处。

  那位少年神色一变,匆匆劈出一掌,立即翻身疾逃。

  舒啦向上一纵,避过那道掌劲,尾随追去。

  “哇操!小猪哥,拿出你方才的猪哥劲儿,停下来拼一拼吧!如此逃逸,未免有失你的风度。”

  那位少年一见身后之人在出声说话之时,尚能紧追不舍,心知对方功力远胜自己,立即埋头疾逃。

  舒啦哈哈一笑,道:“哇操!小猪哥,你尽量的跑吧!你跑到凌霄宝殿,我就追上三十三外天,你跑到龙宫,我就追到东海,不过,如果你要跑到地府,对不起,恕我不奉陪了!”

  被他挟在手中的那名少女闻言,不由“噗嗤”一笑!

  笑声出口,立即羞涩的闭上双目。

  舒啦瞧得心几一荡,身法立即一缓。

  那名少女一见已被对方掠出丈余外,立即低声道:“少侠,别疏忽,那恶贼的轻功身法不错!”

  “哇操!猛虎再凶,只要除去它的凶爪”,就没事了,这个小猪哥既然很会跑,那就看我的!”

  说完,足下一纵,似火箭般疾掠而出。

  那少年回头一瞧,咳得使出全力疾奔而出。

  那名少年姓季,名叫昭伦,乃是东海梦幻岛首席护法季天斌之子,由于武功不俗,已荣膺侍卫统领之职。

  各位看官还记得季天斌这个人在畜牲吧,他就是设计害死舒啦生父,奸淫其母的坏胚子。

  他在侥幸脱出云中龙追杀之后,虽然没有瞧清楚云中龙他是谁,但是,却被他的武功骇得躲到东海。

  在偶然的机会,让他遇见梦幻岛之高手,因而晋见岛主席伏蛟,凭着他的心术及武功,居然被他混上三大护法之首。

  于是,他将妻子及一子一女接到岛上,过着逍遥的日子。

  此次,季昭沦带着六名侍卫,暗中护送岛主的唯一千金席绣绣到中原来欣赏中原之文物及风光。

  沿途之中,并无意外,可是,昨日午后,却在镇郊遇上“天地十二煞”之中的荡妇颜玉娇,那位丐装大汉和那位童子。

  颜玉娇活该应劫,乍见易过容的席绣绣那付俊逸模样,在春心荡漾之下,居然分不清她是公的还是母的?”

  她刚上前挑逗数句,立即被席绣绣一掌劈中右肩。

  另外两名老猪哥正欲上前护花,却被季昭伦指挥那六名侍卫以阵式困住,拼斗半个时辰之后,立居下风。

  三人慌忙发出厉啸求援,同时竭力反抗!

  席绣绣在旁观战,一听远处传来厉啸,立即闪入阵中,使出岛上绝学,先后击毙颜玉娇及那名童子。

  当锦袍中年人率领五人即将驰近之时,那名丐装大汉已经惨叫毙命,气得六人厉啸疾扑而夹。

  席绣绣及季昭沦分别射出暗器绊住六人,那六名侍卫立即自外布阵,而且迅速的将他们圈住。

  可惜,不到盏茶时间,“天地十二煞”的另外三人驰来抢救,梦幻岛的优势立即被劣势取代,而且迅速的陷入险境。

  夹听一名侍卫诡异的厉吼一声,立即连人带剑扑向锦衣中年人,另外一名大汉亦以同一招式扑去。

  锦袍中年人厉吼一声,身子向上一拔,双掌朝那二人一劈,“轰!”“轰”两声,那二人立即吐血摔退。

  锦袍中年人却惨叫一声,捂住心口朝下疾坠。

  那名头陀接住他一瞧,只见他的胸口端插一把柳叶刀,已经气绝,骇怒交加之下,那名头陀立即扑向那两名侍卫。

  那两人不退反进,将手中长剑飞掷向那名头陀,趁他闪避之际,两人齐身厉吼和身扑了过去。

  那名头陀尚未站稳,一见那两人的拼命模样,慌忙挥掌闪避。白光一闪,他的胸口又端插一把柳叶刀倒地气绝。

  那两名侍卫却被那名樵夫及和尚震碎脑袋而亡。

  双方皆杀红了眼,全是一付拼命的招式。

  席绣绣以柳叶刀结束两名高手之后,信心大增,抽出宝剑,精招尽出,立即将那名樵夫逼落下风。

  那名和尚及道士见状,立即前往围攻。

  百余招过后,席绣绣已经后背中剑惨叫出声。

  季昭伦见状,震退那名儒士之后,立即前往搭救。

  那名儒士身子连翻阻住他的去路,拼命纠缠着。

  另外那四名侍卫见状,突听一人喝道:“梦幻求真理!”另外一名侍卫暴声应道,“日月永不朽!”

  另外两名侍卫立即抽身扑向那名儒士。

  “天地十二煞”中之三人原本被那四名侍卫以阵式缠住,闻声及见状之后,心知有异,立即出掌疾攻。

  倏听“轰!”“轰!”两声,那两名侍卫竟引爆腰间之炸药和那三人同归于尽,空气中立即弥漫着硝烟及血腥味道。

  仅存的那四名“大地十二煞”高手正在挥袖闪避之际,立即被席绣绣,季昭伦及那两名侍卫以阵式困住。

  双方又激战一个时辰之后,和尚四人相继倒地死亡,不过,那两名侍卫也光荣殉职,季昭伦的胸口也中了一掌。

  席绣绣伤势更重,不但胸口中了和尚一记毒掌,下腹也被道士赏了三支毒针,全身立即摇摇晃晃!

  就在此时,六名黄衫会高手闻声而来,乍见十二名护法悉数遇难,对手又已负伤,立即仗剑扑来。

  季昭伦一见情况不对,立即逃逸。

  席绣绣又气又恨,只身拒敌,虽然在力拼半个时辰连毙三人,她却已中了数剑,只好负伤而逃。

  所幸在最危急的时候遇见舒啦这个大贵人,他不但替她逐退强敌,而且还替她驱毒疗伤,季实令他感激万分。

  她原本自视甚高,想不到为了活命,清白女儿身却任人抚摸,羞得她立即趁隙掠出窗户踉跄奔去。

  哪知出镇之后,立即遇上那位可恨的季昭伦,她正欲叱骂,季昭伦却已单足长跪在地,俯首认罪。

  她身负重作,正欲喘口气,却被季昭伦偷袭制住穴道挟持入林,百般挑逗,企图予以污辱。

  所幸舒啦这位大贵人及时现身解救,瞧他谈笑追人之潇洒神情,不但深深的震撼她的芳心。

  且说舒啦一阵疾追,逼得季昭伦没命奔窜一个时辰之后,一见他的步法稍显浮乱,他立即左掌一扬,喝道:“看掌!”

  声音方落,一式“蛟龙翻浪”疾劈而去。

  季昭伦闻声,慌忙向右一闪。

  舒啦趁机倒出三粒药丸,道:“站娘,快服下!”“我……我的穴道被制……”

  “哇操!瞧我有多糊涂,何穴被制?”

  “麻穴及膻中。”

  “哇操!好缺德的家伙!”

  抬头一见季昭伦已趁机又掠出丈外,他立即抓起三块碎石,喝声:“小心暗器!”那三粒碎石立即一线飞去。

  “唉!对这种小人何必太客气呢?”

  “哇操!好玩嘛!反正他也跑不掉!”

  季昭伦闻言冷哼一声,回头一见那三粒碎石成一线飞来,喝声:“雕虫小技!”车即转身挥掌劈去。

  哪知,那三块碎石突然耍个花招,变成品字形疾掠而去,“叭!”“叭!”两声,立即有两块碎石被震碎。

  左边那块碎石却击中季昭伦的右肩,疼得他闷哼一声,慌忙忍住翻滚的气血,转身疾奔而去。

  舒啦挟着席绣绣边驰边笑道:“哇操!小猪哥,别逞强,快把那口血吐出来,否则,淤积在内会变成‘脑中风’哩!”

  季昭伦不予理睬,继续向前狂奔。

  “哇操!小猪哥,你真是不知天地几斤重,你万一变成脑中风,小则半身不遂,那时可就无法猪哥了。

  “大则当场‘嗝屁’!瞧你长得人模人样,又这么‘幼稚’,如果就此驾鹤西归,岂非太遗憾了吗?”

  “哇操!我失言了,似你这种货色,怎够格驾鹤?又怎能西归呢?一定会被牛爷马爷拘入地府的。”

  季昭伦听得惊怒交加,禁不住张口连吐出三口鲜血。

  身子一阵踉跄,险些坠地。

  “哇操!乖!乖!有够乖!不过,太甫惜了,怎么一下子喷这么多呢?令人瞧了有多么心痛呢?好可怜幄!”

  季昭伦厉吼一声,掏出三把匕首疾射而来。

  “哇操!你也会玩这个游戏呀!太‘菜’了!准头失偏,力道又不足,真是江边卖水,班门弄斧,傻鸟!”

  谈话之中,左掌一旋,立即将那三把匕首“没收”入掌中。

  季昭伦神色大变,慌忙疾掠而去。

  “哇操!小猪哥,咱们来玩‘单兵攻击’吧!单兵注意,正后有一架敌机临空,你该怎么办?”

  说完,抖手掷出一把匕首,回旋疾射而出。

  季昭伦闻声,慌忙以“之”字形掠进。

  “单兵注意!左右两侧各有一架敌机临空,你该怎么办?”

  说完,又以回旋手法掷出两把匕首。

  季昭伦见状,只好返身以掌劈匕。

  哪知,那三把匕首似有灵性般,稍被震出,立即又回旋飞回,逼得他将双掌连挥,全力让身。

  舒啦停下身子,微笑道:“姑娘,很好玩吧!”

  “请你解开我的穴道!”

  “哇操!这……不太方便吧!”

  “你……在客栈之中都已……”

  舒啦心中一颤,只好硬着头皮道:“冒犯了!”立即盘坐在地,将她放在膝上,右掌颤抖的贴上她的双乳之间。

  两人立即各自身子一震。

  舒啦一见季昭伦仍被困住,立即吸口气,缓缓的将功力输入她的体中,半晌之后,却已解开她的穴道。

  席绣绣慌忙挣起身子。

  哪知,由于穴道被制太久,双足落地之后,一个闷哼,立即向旁一摔,咳得舒啦慌忙跃身一扶。

  两人立即搂抱在一起。

  席绣绣心儿狂跳,慌忙挣脱身子,强自站稳于地。

  舒啦立即将右掌中的那三粒药丸递给她,道:“姑娘,你失血过多,先把这三粒灵药服下吧!”

  席绣绣声若细蚊的道句:“谢谢!”立即接过药丸。只见她将药丸放入袋中之后,立即掏出一把柳叶刀,抖手一掷,立听季昭伦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那三把匕首倏地向下一追,“扑扑扑!”三声过后,季昭伦的额头,胸口及左肩立即当了“靶架”。

  一阵惨叫过后,他立即毙命:“哼!便宜了这个恶贼!”

  “姑娘,你……先服药吧!还有你的伤口又迸裂,是不是要再上药,还有这具尸体如何处理?”

  舒啦初次杀人,虽是对方的过,却甚感惶恐,因此,立即相询。

  “少侠,这些事我自会处理,你请吧!”

  “哇操!你的伤……”

  “哼!男人家怎可如此的婆婆妈妈的?”

  舒啦闻言一怔,暗道:“哇操!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干嘛要如此的鸡婆呢,真是王八蛋回鸡蛋——混蛋!”

  心中一火,立即大步向前行去。

  倏听:“你叫什么名字!”

  舒啦冷哼一声,不予理会的继续前进。

  “你……你……站住……”

  “哇操!神经病!”足下一紧,迅即掠出二十余丈。”

  席绣绣气得身子一颤,双掌朝季昭伦的身子一阵狂劈,将他劈成肉酱之后,她才喘呼呼的停了下来。

  泪水却已湿透了那付面具。

  只见她恨恨的将舒啦给她的那三粒药丸掷入右侧林中之后;朝四周望了半晌,立即朝左侧林中踉跄行去。

  半晌之后,只见灰影一闪,一位身材瘦削,腰干笔直,面色蜡黄的中牛书生,自十余丈外一株树上疾掠而来。

  只见他寻回那三粒药丸,盯着左侧林中,喃喃自语道:“天呀!感谢你如此的厚待我云中龙,我……”

  只见他朝右一瞧,身子一晃,迅即掠入右侧林中。

  “刷!”一声,舒啦去而复返,只见他在现场搜寻一阵子之后,立即循着血迹飘入林中。

  灰影再现,一直暗中保护舒啦的云中龙瞧着舒啦的身影,暗道:“阿啦,好好的待她,大叔与席伏蛟之仇全靠你化解了!”

  右掌一挥,立即将季昭伦的尸体扫入林中。

  云中龙却朝原路掠去。

  次日午后,黄衫会及梦幻岛在小镇附近的高手在他的飞镖通知之下,立即知道这件火拼,而且先后赶往现场。

  梦幻岛这方之人居然是龙泰,闻金花及长得似铁塔的龙来,他们包妥季昭伦的尸体立即赶回梦幻岛。

  他们这一回去,黄衫会及梦幻岛的关系,立即由暗斗改由明争火拼,于是,武林变得更诡诱恐怕了。

  咱们先撇开由云中龙导演的这招削弱邪恶力量之恐怖情况,咱们来说说舒啦及席绣绣吧!

  舒啦飘入林中,沿着血迹追踪半个时辰之后,突然发现席绣绣靠在一株树旁喘息,他不由心中一疼!

  尤其目睹她的背部上面之血迹,他更是心中一阵子绞疼,立即毫不犹豫的掠了过去,挟起她朝前驰去。

  席绣绣负气狂奔一阵之后,突觉一阵头晕目眩,正靠在树干休息之际,突听异响及体,她正欲闪躲,却已彼挟起。

  大骇之下,她举手欲打。

  “哇操!是我!”

  “你……你又回来做什么?”

  “哇操!俗语说:‘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我总不能半途而废吧!”说完,逐自钻入一个山洞。

  那山洞除了洞口积有薄雪以外,洞内虽然崎岖不平,却未见他物,前进前里远,便到尽头,舒啦立即将她放下。

  席绣绣一见舒啦去而复返,心中没来由的欣喜万分,此时身靠在沿壁,却羞得不敢面对舒啦。

  舒啦一把扣住她的右腕、略一把脉,立即皱眉道:“哇操!有够糟糕,都是那个小猪哥害的!”

  席绣绣原本担心会被他臭骂一顿,想不到他却怪到季昭伦的身上,在暗松一口气之余,暗暗感激他的善解人意。

  “哇操!我给你的三粒药丸呢?”

  我……我……”

  “哇操!算啦!我再送你三粒吧!不过,你必须马上吞下。”

  就完,又倒出三粒药丸递给她。

  席绣绣一闻到那清香的药味,立即知道是罕见灵药,即默默的服下,然后准备要调息。

  “哇操!等一下,先把衣服脱掉!”

  “你……干什么?”

  “哇操!你的伤口全部迸裂,再不上药,非死即伤。”

  “这……我……”

  “哇操!看样子,我必须制住你的‘黑甜穴,让你睡一觉啦!”

  “不!不必:你先把血迹毁掉,免得被人潜入洞来。”

  舒啦一见地上果然有不少的血迹,立即点头道:“哇操!找出去一趟,不过,你不准再溜,知道吗?”

  席绣绣一向高高在上,只有她指使别人,哪有被人下令的机会,此时闻言,不由为之一怔!”

  “哇操!听到了吗?”

  “我……我不会走啦……”

  “哇操!我相信你!”

  话声未歇,他也掠出十余丈外。

  席绣绣立即瞧着他的背影发怔着。

  半晌之后,舒啦又掠回洞中,他一见席绣绣还坐在那儿发呆,立即不客气的替她解去衣扣。

  席绣绣慌忙拦住他的双手,道:“我自己来!”

  “哇操!不行,你瞧伤口又裂了,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说完,继续替她宽衣解带。

  席绣绣羞得低下头,不敢乱动。

  盏茶时间过后,席绣绣仅着一条内裤,侧卧在地上,任意舒啦替她上药,那颗心儿几乎要跃出口腔外。

  舒啦也不轻松,当他替她上妥药之后,已是满头大汗了,只见他转身过:“哇操!药未干,你不许乱动。”

  说完,立即朝外掠去。

  席绣绣立即叫道:“你要去哪里?”

  “哇操!别紧张,我去弄些吃的东西啦!”

  席绣绣闻言,立即拿起衣披在身上,脑海中却涌现出舒啦那俊逸的容貌及豪放不羁的作风。

  想着,想着,她不由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