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血洗红旗

时间:2021-06-09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3章 血洗红旗

 

阴森的庙宇,沉默的神祗,无论听见多悲惨的事,都不会开口的。

可是冥冥中却自然有双眼睛,在冷冷的观察着人世间的悲伤和罪恶,真诚和虚假,神自己虽然不开口,也不出手,却自然会借一个人的手,来执行神的力量和法律。这个人,当然是个公正而聪明的人,这双手当然是双强而有力的手。

铁义忽然又道:“可是谢大侠也一定要特别小心,铁开诚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他的剑远比老镖头昔年全盛时更快、更可怕。”

谢晓峰道:“他的武功,难道不是铁老镖头传授的?”

铁义道:“大部分都是,只不过他的剑法,又比老镖头多出了十三招。”

他目中露出恐惧之色:“据说这十三招剑法之毒辣锋利,世上至今还没有人能招架抵挡。”

谢晓峰道:“你知道这十三招剑法是什么人传授给他的?”

铁义道:“我知道。”

谢晓峰道:“是谁?”

铁义道:“燕十三。”

× × ×

黄昏,雨停。

夕阳下现出一弯彩虹,在暴雨之后,看来更是说不出的宁静美丽

故老相传,彩虹出现时,总会为人间带来幸福和平。可是夕阳为什么仍然红如血?

镖旗也依旧红如血。

× × ×

十三面镖旗,十三辆车,车已停下,停在一家客栈的后院里。

铁开诚站在淌水的屋檐下,看着乍上的镖旗,忽然道:

“折下来。”

镖师们迟疑着,没有人敢动手。

铁开诚道:“有人毁了我们一面镖旗,就等于将我们千千万万面镖旗全都毁了,此仇不报,此辱不洗,江湖中就再也看不见我们的镖旗。”

他的脸还是全无表情,声音里却充满决心。他说的话,仍然是命令。

十三个人走过去,十三双手同时去拔镖旗,镖旗还没有拔下,十三双手忽然在半空中停顿,十三双眼睛,同时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人,你不让他走时,他偏要走,你想不到他会来的时候,他却偏偏来了。

× × ×

这个人的发髻早已乱了,被大雨淋湿的衣裳还没有干,看来显得狼狈而疲倦。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头发和衣服,也没有人觉得他狼狈疲倦,因为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铁义是个魁伟健壮的年轻人,浓眉大眼,英气勃发,可是站在这个人身后,就是像皓月下的秋萤,阳光下的烛火。因为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铁开诚看着他走进来,看着他走到面前:“你又来了。”

谢晓峰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定会来的。”

铁开诚道:“因为你一定听了很多话。”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是非曲直,你当然一定已分得很清楚。”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你掌中无剑?”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剑在你心里?”

谢晓峰道:“心中是不是有剑,至少你总该看得出。”

铁开诚盯着他,缓缓道:“心中若有剑,杀气在眉睫。”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你的掌中无剑,心中亦无剑,你的剑在哪里?”

谢晓峰道:“在你手里。”

铁开诚道:“我的剑就是你的剑?”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忽然拔剑。

他自己没有佩剑,新遭父丧的孝子,身上绝不能有凶器。可是经常随从在他身后的人,却都有佩剑,剑的形状朴实,有经验的人却一眼就可以看出每柄剑都是利器。

这一剑并没有刺向谢晓峰。每个人都看见剑光一闪,仿佛已脱手而出,可是剑仍在铁开诚手里,只不过剑锋已倒转,对着他自己。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剑尖,慢慢的将剑柄送了过去,送向谢晓峰。

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掌心都捏了把冷汗。他这么做简直是在自杀。只要谢晓峰的手握住剑柄向前一送,有谁能闪避,有谁能挡得住?

谢晓峰盯着他,终于慢慢的伸出手握剑。铁开诚的手指放松,手垂落。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带着很奇怪的表情。

忽然间,剑光又一闪,轻云如春风吹过大地,迅急如闪,凌空下击。没有人能避开这一剑,铁开诚也没有闪避。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向他,剑光一闪,忽然已到了铁义的咽喉。铁义的脸色变了,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只有铁开诚仍然声色不动,这惊人的变化竟似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铁义的喉结上下滚动,过了很久,才能发得出声音。

声音嘶哑而颤抖:“谢大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晓峰道:“你不懂?”

铁义道:“我不懂。”

谢晓峰道:“那么你就未免太糊涂了些。”

铁义道:“我本来就是个糊涂人。”

谢晓峰道:“糊涂人为什么偏偏要说谎?”

铁义道:“谁……谁说了谎?”

谢晓峰道:“你编了个很好的故事,也演了很动人的一出戏,戏里的每个角色都配合得很好,情节也很紧凑,只可惜其中还有一两点漏洞。”

铁义道:“漏洞?什么漏洞?”

谢晓峰道:“铁老镖头发丧三天之后,铁开诚就将那四个人逐出了镖局?再命你去暗中追杀?”

铁义道:“不错。”

谢晓峰道:“可是你不忍下手,只拿了四件血衣回去交差?”

铁义道:“不错。”

谢晓峰道:“铁开诚就相信了你?”

铁义道:“他一向相信我。”

谢晓峰道:“可是被你杀了的那四个人,今天却忽然复活了,铁开诚亲眼看见了他们,居然还同样相信你,还叫你去追查他们的来历,难道他是个呆子?可是他看来为什么又偏偏不像?”

铁义说不出话了,满头汗落如雨。

谢晓峰叹了口气:“你若想要我替你除去铁开诚,若想要我们鹬蚌相争,让你渔翁得利,你就该编个更好一点的故事,至少也该弄清楚,那么样一朵珠花,绝不是三百两银子能买得到的。”

他忽然倒转剑锋,用两根手指夹住剑尖,将这柄剑交给了铁义。

然后他就转身,面对铁开诚,淡淡道:“现在这个人已是你的。”

他再也不看铁义一眼,铁义却在盯着他,盯着他的后脑和脖子,眼睛里忽然露出杀机,忽然一剑向他刺了过去。

谢晓峰既没有回头,也没有闪避,只见眼前剑光一闪,从他的脖子旁飞过,刺入了铁义的咽喉,余力扰未尽,竟将他的人又带出七八尺,活生生的钉在一辆镖车上。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