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夺命之剑

时间:2021-07-04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44章 夺命之剑

 

慕容秋荻道:“我看不出,可是我知道,你若不紧张,怎么会看上那个眼睛像死鱼一样的女人?”

她又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可是我想不到你为什么会如此紧张。”

谢晓峰道:“你也有想不到的事?”

慕容秋荻轻轻叹了口气,道:“也许我已经想到了,只不过不愿意相信而已。”

谢晓峰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一向很了解你,只有害怕才会让你紧张。”

谢晓峰道:“我怕什么?”

慕容秋荻道:“你怕败在别人的剑下。”

她的声音里带着讥诮:“因为谢家的三少爷是永远不能败的。”

虽然垫着被褥,地上还是又冷又硬。

她移动了一下坐的姿势,将身子的重量放在谢晓峰的腿上,然后才接着道:“可是这世上能威胁到你的人并不多,也许只有一个。”

谢晓峰道:“谁?”

慕容秋荻道:“燕十三。”

谢晓峰道:“你怎么知道这次就是他?”

慕容秋荻道:“我当然知道,就因为你是谢晓峰,他是燕十三,你们两个人就迟早总有相见的一天,迟早总有一个人要死在对方的剑下。”

她叹了口气:“这就是你们的命运,谁都没法子改变的,连我都没法子改变。”

谢晓峰道:“你?”

慕容秋荻道:“我本来很想要你死在我手里,想不到还是有个人救了你。”

谢晓峰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

慕容秋荻苦笑道:“如果我早就知道世上有他这么样一个人,我早就杀了他。”

她又叹了口气:“现在我虽然知道了,却已太迟了。”

谢晓峰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他是谁?”

慕容秋荻道:“他叫段十三,他有十三把刀,却是救命的刀。”

谢晓峰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慕容秋荻道:“因为燕十三要杀他,只要燕十三活着,他就不敢露面。”

谢晓峰忽然长长吐出口气,就好像放下了一副很重的担:“现在我总算放心了。”

慕容秋荻道:“放什么心?”

谢晓峰道:“我一直在怀疑他就是燕十三,他救我,只因为要跟我一较高下。”

慕容秋荻道:“可是他偏偏又救了你的命,你怎么能让他死在你的剑下?”

谢晓峰道:“不错。”

慕容秋荻道:“你担心的若是这一点,那么你现在就真的可以放心了。”

她轻抚着他胸膛:“我知道燕十三绝不是你的敌手,你一定可以杀了他的。”

谢晓峰看着她,忍不住问:“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让我放心?”

慕容秋荻柔声道:“我到这里来,只因为我还是喜欢你。”

她的声音里真情流露:“有时候我虽然也恨你,恨不得要你死,可是别人想碰一碰你,我都会生气,你要死也得死在我手里。”

她说的也是真话。

她这一生,很可能也是活在矛盾和痛苦中。

她也想寻找幸福,每个人都有权寻找幸福,只不过她的法子却用错了。谢晓峰叹了口气,轻轻推开她的手。

也许他们都错了,可是他不愿再想下去,他忽然觉得很疲倦。

慕容秋荻道:“你在想什么?”

谢晓峰道:“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去。”

慕容秋荻道:“你不睡在这里?”

谢晓峰道:“有你在旁边,我睡不着!”

慕容秋荻道:“为什么?”

谢晓峰道:“因为我也不想死在你手里,至少现在还不想。”

× × ×

慕容秋荻本来绝不会留他的。她当然很了解他的脾气,他要走的时候,无论谁也拉不住。

如果你拉他的手,他就算把手砍断也要走,如果你砍断他的腿,他爬也爬着走。

可是今天她却拉住了他,道:“今天你可以安心睡在这里。”

她又解释:“就算我以前曾经恨不得要你死,可是今天我不想,至少今天并不想。”

谢晓峰笑了:“难道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慕容秋荻道:“今天的日子并不特别好,却有个特别的人来了。”

谢晓峰道:“谁?”

慕容秋荻慢慢的坐起来,将乌云般的长发盘在头上,才轻轻的说道:“你应该记得我们还有个儿子。”

谢晓峰当然记得。

在这段日子里,他已经学会要怎么才能忘记一些不该想的事。

可是这些事他并不想忘记,也不能忘记。

他几乎忍不住要跳了起来:“他也来了。”

慕容秋荻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带他来的。”

谢晓峰用力握住她的手,道:“现在他的人呢?”

慕容秋荻道:“他并不知道你在这里,你也绝不会找到他的。”

她忽然轻轻叹息:“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用?难道你不知道他恨你,恨你从来没有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从来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她盯着谢晓峰:“难道现在你已有勇气告诉他,你就是他的父亲?”

谢晓峰放松了她的手。他的手冰冷,他的心更冷。

慕容秋荻道:“可是你只要能击败燕十三,我就会带他来见你,而你可以告诉他,你就是他的父亲。”

她眼中忽然露出痛苦之色:“一个男孩子如果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不但他一定会痛苦终生,他的母亲也一样痛苦。”

谢晓峰道:“所以你也一直都没有让他知道,你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慕容秋荻承认:“我没有!”

她的神色更痛苦:“可是现在我年纪已渐渐大了,我想要的,大多数都已得到,现在我只想能够有个儿子,像他那样的儿子。”

谢晓峰道:“难道你已决心将所有的事全都告诉他?”

慕容秋荻道:“我甚至还会告诉他,你并没有错,错的是我。”

谢晓峰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

他忍不住要问:“既然,你已下了决心,为什么又要等到我击败燕十三之后才告诉他?”

慕容秋荻道:“因为你若不胜,就只有死。”

谢晓峰不能否认。只有战死的谢晓峰,没有战败的谢晓峰。

慕容秋荻道:“你若死在燕十三剑下,我又何必让他知道自己有这么样一个父亲?又何必再增加他的烦恼和痛苦?”

她一字字接着道:“我又何必再让他去送死?”

谢晓峰道:“送死?”

慕容秋荻道:“他若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死在燕十三剑下的,当然要去复仇,他又怎能会是燕十三的敌手?不是去送死是什么?”

谢晓峰沉默。他不能不承认她说的话有道理,他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去送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