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看轻生死

时间:2021-06-29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41章 看轻生死

 

他在笑,可是任何人却不会认为他是真的在笑。

他在看着简传学。

简传学垂下了头。

“是的,是我说的。”

“我是天尊的人,田在龙也是。”

“是我告诉田在龙的,所以他们才会知道。”

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

“我看错了你。”

“我把你当做朋友,就是看错了。”

这些话谢晓峰也没有说出来,更不必说出来。谢晓峰只说了四个字。

“我不怪你。”

简传学也只问了他一句话:“你真的不怪我?”

谢晓峰道:“我不怪你,只因为你本来并不认得我。”

简传学沉默了很久,才慢慢的说:“是的,我本来不认得你,一点都不认得。”

这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很复杂的意思。

──不认得的意思,就是不认识。

──不认识的意思,就是根本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晓峰了解他的意思,也了解他的心情。

所以谢晓峰只说了三个字!

“你走吧。”

× × ×

简传学走了,垂着头走了。

他走了很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谢晓峰果然不愧是谢晓峰。”

这也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而且很俗。

可是其中包含的意思既不太简单,也不太俗。

厉真真也叹了口气,轻轻的、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是你,绝不会放他走的。”

谢晓峰道:“你不是我。”

厉真真道:“你也不是欧阳云鹤、梅长华、秦独秀。”

谢晓峰当然不是。

厉真真道:“就因为你不是,所以你才不了解我们。”

欧阳云鹤道:“所以你才会觉得我们不该杀了黎平子和田在龙的。”

厉真真道:“我们早已决定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不择任何手段。”

欧阳云鹤道:“我们的目的只有八个字。”

谢晓峰还没有问,厉真真已说了出来!

“对抗天尊,维护正义。”

她接着又道:“也许我们用的手段不对,我们想做的事却绝对没有什么不对。”

梅长华道:“所以你若认为我们杀错了人,不妨就用这柄剑来杀了我们。”

欧阳云鹤道:“我们非但绝不还手,而且死无怨恨!”

厉真真道:“我是个女人,女人都比较怕死,可是我也死而无怨。”

× × ×

谢晓峰手里有剑。无论是什么人的剑,无论是什么剑,到了谢家三少爷的手里,就是杀人的剑!

无论什么样的人都能杀,问题只不过是在──

这个人该不该杀!

× × ×

黄昏。有雾。

黄昏本不该有雾,却偏偏有雾。梦一样的雾。

人们本不该有梦,却偏偏有梦。

谢晓峰走入雾中,走入梦中。

是雾一样的梦?还是梦一样的雾?

如果说人生本就如雾如梦?这句话是太俗,还是太真?

“我们都是人,都是江湖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是厉真真说的话。所以他没有杀厉真真,也没有杀梅长华、秦独秀和欧阳云鹤。因为他知道这是真话。

江湖中本就没有绝对的是非,江湖人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本就该不择手段。

他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连他们自己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更没有人能否认。

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也正是江湖人最大的悲哀。

江湖中永远都有厉真真这种人存在的,他杀了一个厉真真又如何!又能改变什么?

“我们选她来作盟主,因为我们觉得只有她才能对付天尊慕容秋荻。”

这句话是欧阳云鹤说的。这也是真话。

他忽然发觉厉真真和慕容秋荻本就是同一类的人。

这种人好像天生就是赢家,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的。

另外还有些人却好像天生就是输家,无论他们已赢了多少,到最后还是输光为止。

他忍不住问自己:“我呢?我是种什么样的人?”

他没有答复自己,这答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 × ×

雾又冷又浓,浓得好像已将他与世上所有的人都完全隔绝。

这种天气正适合他现在的心情,他本就不想见到别的人。

可是就在这时候,浓雾中却偏偏有个人出现了。

简传学的脸色在浓雾中看来,就像是个刚刚从地狱中逃脱的幽灵。

谢晓峰叹了口气:“是你?”

简传学道:“是我。”

他的声音嘶哑而悲伤:“我知道你不愿再见我,可是我非来不可。”

谢晓峰道:“为什么?”

简传学道:“因为我心里有些话,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都非说出来不可。”

谢晓峰看着他惨白的脸,终于点了点头,道:“你一定要说,我就听。”

简传学道:“我的确是天尊的人,因为我无法拒绝他们,因为我还不想死。”

谢晓峰道:“我明白,连田在龙那样的人都不能拒绝他们,何况你!”

简传学道:“我跟他不同,他学的是剑,我学的是医,医道是济世救人的,将人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

谢晓峰道:“我明白。”

简传学道:“我投入天尊只不过才几个月,学医却已有二十年,对人命的这种看法,早已在我心里根深蒂固。”

谢晓峰道:“我相信。”

简传学道:“所以不管天尊要我怎么做,我都绝不会将人命当儿戏,只要是我的病人,我一定会全心全力去为他医治,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一样。”

他凝视着谢晓峰:“就连你都一样。”

谢晓峰道:“只可惜我的伤确实已无救了。”

简传学黯然道:“只要我觉得还有一分希望,我都绝不会放手。”

谢晓峰道:“我知道你已尽了力,我并没有怪你。”

简传学道:“田在龙的确也是天尊的人,他们本来想要我安排,让他杀了你!”

谢晓峰笑了:“这种事也能安排?”

简传学道:“别人不能,我能。”

谢晓峰道:“你怎么安排?”

简传学道:“只要我在你伤口上再加一点腐骨的药,你遇见田在龙时,就会连还击之力都没有了,只要我给他一点暗示,他就出手。”

他抢先接着道:“无论谁能击败谢家的三少爷,都必将震动江湖,名重天下,何况他们之间还有赌约。”

谢晓峰道:“谁杀了谢晓峰,谁就是泰山之会的盟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