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预谋在先

时间:2021-06-27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40章 预谋在先

 

吴涛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们的约会,我绝不会忘记。”

厉真真道:“我相信。”

吴涛面对谢晓峰,仿佛想说什么,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谢晓峰道:“好,胜就是胜,败就是败,点苍门下,果然是君子。”

黎平子忽然冷冷道:“幸好我不是君子。”

谢晓峰道:“不是君子有什么好?”

黎平子道:“就因为我不是君子,所以绝不会抢着出手。”

他的独眼闪闪发光,丑陋的脸上露出了诡笑:“最后一个出手的人,不但以逸待劳,而且也已将你的剑法摸清了,就算不能将你刺杀于剑下,至少总能接住你三招。”

谢晓峰道:“你的确不是君子,你是个小人。”

他居然在微笑:“可是真小人至少总比伪君子好,真小人还肯说老实话。”

梅长华忽然冷笑,道:“那么最吃亏的就是我这种人了。”

谢晓峰道:“为什么?”

梅长华道:“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虽不愿争先,也不愿落后。”

他慢慢的走出来,盯着谢晓峰:“这次你准备借谁的剑?”

谢晓峰道:“你的。”

× × ×

对某些人来说,剑只不过是一把剑,是一种用钢铁铸成的,可以防身,也可以杀人的利器。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剑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已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们的剑,他们的生命已与他们的剑融为一体。

因为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声名、财富、荣耀,也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耻辱和死亡。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他们来说,剑不仅是一柄剑,也是他们惟一可以信任的伙伴,剑的本身,就已有了生命,有了灵魂,如果说他们宁可失去他们的妻子,也不愿失去他们的剑,那绝不是夸张,也不太过分。

吴涛就是这种人。他认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失去自己的剑,都是无法原谅的过错,无法洗雪的耻辱,所以他失剑之后,就再也没有脸留在这里。梅长华也是这种人。

有了吴涛的前车之鉴,他对自己的剑,当然防范得特别小心。

现在谢晓峰却当着他的面,说要借他的剑。

梅长华笑了,大笑。他的手紧握剑柄,手背上的青筋已因用力而一根根凸起。没有人能从他手上夺下这柄剑,除非连他的手一起砍下来!

他对自己绝对有信心,但是他低估了谢晓峰。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谢晓峰已出手。

没有人能形容他这出手一击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招的巧妙和变化。他的目标却不是梅长华的剑,而是梅长华的眼睛。

梅长华闪身后退,反手拔剑。拔剑也是剑术中极重要的一环,华山弟子对这一点从未忽视。

梅长华的拔剑快,出手更快,剑光一闪,已在谢晓峰左肋下。

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肘忽然被人轻轻一托,整个人都失去重心,仿佛将腾云驾雾般飞起。

等他再拿稳重心时,他的剑已在谢晓峰手里。

这不是奇迹,也不是魂法。这正是谢家三少爷的无双绝技“偷天换日夺剑式”。

看起来他用的手法并不复杂,可是只要他使出来,就从未失手过一次。

梅长华的笑容僵硬,在他的脸上凝结成一种奇特而诡秘的表情。

忽然间,一声龙吟响起,仿佛来自天外。一道剑光飞起,盘旋在半空中,忽然闪电般凌空下击。这正是昆仑名震天下的“飞龙九式”,剑如神龙,人如卧云,这一剑下击之力,绝没有任何一门一派的任何一剑可以比得上。

可惜他的对象是谢晓峰。

谢晓峰的剑就像是一阵风,无论多强大的力量,在风中都必将消失无踪。

等到这一剑的力量消失时,就觉得有一阵风轻轻吹到他身上。

风虽然轻,却冷得彻骨。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已被冻结,他的人就从半空中重重的跌在地上。

× × ×

风停了。

人的呼吸也似乎已停止。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厉真真冷冷的接着道:“只可惜出手并不正,以谢家三少爷的身份,本不该如此取巧的。”

简传学忽然道:“他受了伤,在你们七位高手的环伺之下,当然要速战速决,出奇制胜!”

厉真真道:“你也懂得剑?”

简传学道:“我不懂剑,这道理我却懂。”

他忽然也叹了口气,慢慢的接着道:“其实他本来并不一定要胜的.只可惜他是谢晓峰,只要他活着一天,就只许胜,不许败!因为他绝不能让神剑山庄的声名,毁在他手上。”

厉真真忽然笑了,道:“有理,说得有理,谢家的三少爷,本来就绝对不能败的。”

简传学道:“他若不败,你就要败了,你高兴什么?”

厉真真道:“你不懂?”

简传学道:“我不懂。”

厉真真嫣然道:“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你不懂的事。”

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黄梅月的天气般阴晴莫测,笑容刚露,又板起了脸:“你既然不懂,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黎平子忽然大声道:“我告诉你!”

厉真真的脸色又变了,抢着道:“你们说过的话,算数不算数?”

黎平子道:“我们说过什么话?我早就忘了。”

欧阳云鹤道:“我没有忘。”

他的态度严肃而沉重:“我们答应过她的,胜负未分前,绝不说出这其中的秘密。”

厉真真松了口气,道:“幸好你是个守约守信的君子。”

黎平子冷冷道:“他是君子,他要守约守信,是他的事,我只不过是个小人,小人说出来的话都可以当做放屁。”

他的手已握紧了剑柄:“我有屁要放的时候,谁想拦住我都不行。”

谢晓峰目光闪动,微笑道:“放屁也是人生大事之一,我保证绝没有人会拦住你。”

黎平子道:“那就好极了。”

他的独眼闪闪发光,接着道:“这次我们来跟你赌剑,都是她找来的。”

谢晓峰道:“我想得到。”

黎平子道:“但你绝对想不到,她跟我们每个人也都打了个赌。”

谢晓峰道:“赌什么?”

黎平子道:“她赌我们六个人全都接不住你的三招。”

谢晓峰道:“所以她若输给了我,就反而赢了你们。”

黎平子道:“她只输给你一个人,却赢了我们六个人,她赢的远比输的多得多。”

厉真真又笑了,嫣然道:“其实你们早就知道,吃亏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