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血洗红旗(2)

时间:2021-06-09   作者:古龙   点击:

车上的红旗犹在迎风招展。

这时夕阳却已渐渐黯淡,那一弯彩虹也已消失。

× × ×

院子有人挑起了灯,红灯。灯光将铁开诚苍白的脸都照红了。

谢晓峰看着他,道:“你早就知道我一定会再来的。”

铁开诚承认。

谢晓峰道:“因为我听了很多话,你相信我一定可以听出其中的破绽。”

铁开诚道:“因为你是谢晓峰。”

他脸上还是全无表情,可是说到“谢晓峰”这三个字时,声音里充满了尊敬。

谢晓峰眼中露出笑意,道:“你是不是准备请我喝两杯?”

铁开诚道:“我一向滴酒不沾。”

谢晓峰叹了口气,道:“独饮无趣,看来我只好走了。”

铁开诚道:“现在你还不能走。”

谢晓峰道:“为什么?”

铁开诚道:“你还得留下两样东西。”

谢晓峰道:“你要我留下什么?”

铁开诚道:“留下那朵珠花。”

谢晓峰道:“珠花?”

铁开诚道:“那是我用三百两银子买来送给别人的,不能送给你。”

谢晓峰的瞳孔收缩,道:“真是你买的?真是你叫铁义去买的?”

铁开诚道:“丝毫不假。”

谢晓峰道:“可是那么样一朵珠花,价值最少已在八百两以上,三百两怎能买得到?”

铁开诚道:“天宝号的掌柜,本是红旗镖局的账房,所以价钱算得特别便宜,何况珠宝一业,利润最厚,他以这价钱卖给我,也没有亏本!”

谢晓峰的心沉了下去,却有一股寒气自足底升起。

──难道我错怪了铁义?

──铁开诚要他去追查那四人的来历,难道也是个圈套?

他忽然发现自已的判断实在缺少强而有力的证据,冷汗已湿透了背脊。

铁开诚道:“除了珠花外,你还得留下你的血,来洗我的镖旗。”

他一字字接道:“镖旗被毁,这耻辱只有用血才能洗得清,不是你的血,就是我的!”

× × ×

冷风肃杀,天地间忽然充满杀机。

谢晓峰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你是个聪明人,实在很聪明。”

铁开诚道:“聪明人一文钱可以买一堆。”

谢晓峰道:“我本不想杀你。”

铁开诚道:“我却非杀你不可。”

谢晓峰盯着他,道:“有件事我也非问清楚不可。”

铁开诚道:“什么事?”

谢晓峰道:“铁中奇老镖头,是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铁开诚道:“不是。”

谢晓峰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铁开诚岩石般的脸忽然扭曲,厉声道:“不管他老人家是怎么死的,都跟你全无干系!”

他忽又拔剑,拔出了两柄剑,反手插在地上,剑锋入土,直没剑柄。

用黑绸缠住的剑柄,古拙而朴实。

铁开诚道:“这两柄虽然是在同一炉中炼出来的,却有轻重之分。”

谢晓峰道:“你惯用的是哪一柄!”

铁开诚道:“这一炉炼出的剑有七柄,七柄剑我都用得很趁手,这一点我已占了便宜。”

谢晓峰道:“无妨。”

铁开诚道:“我的剑法虽然以快得胜,可是高手相争,还是以重为强。”

谢晓峰道:“我明白。”

他当然明白。以他们的功力,再重的剑到了他们手里,也同样可以挥洒自如。可是两柄大小长短同样的剑,若有一柄较重,这柄剑的剑质当然就比较好些。

剑质若是重了一分,就助长了一分功力,高手相争,却是半分都差错不得的。

铁开诚道:“我既不愿将较重的一柄剑给你,也不愿再占你这个便宜,只有大家各凭自己的运气。”

谢晓峰看着他,心里又在问自己。

──这少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天下无敌谢晓峰面前,他都不肯占半分便宜,像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做出那种奸险恶毒的事?

铁开诚道:“请,请先选一柄。”

× × ×

剑柄是完全一样的。剑锋已完全没入土里。究竟是哪一柄剑质较佳较重?谁也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又何妨?

有剑又何妨?无剑又何妨?

谢晓峰慢慢的俯下身,握住了一把剑的剑柄,却没有拔出来。

他在等铁开诚。剑锋虽然还在地下,可是他的手一握住剑柄,剑气就似已将破土而出。虽然弯着腰,弓着身,但是他的姿势,却是生动而优美的,完全无懈可击。

铁开诚看着他,眼睛前仿佛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一个同样值得尊敬的人。

荒山寂寂,有时月明如镜,有时凄风苦雨,这个人将自己追魂夺命的剑法传授了给他,也时常对他说起谢晓峰的故事。这个人虽然连谢晓峰的面都未见过,可是他对谢晓峰的了解,却可能比世上任何人都深。因为他这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击败谢晓峰。

他说的话,铁开诚从未忘记。

──只有诚心正意,心无旁骛的人,才能练成天下无双的剑法。

──谢晓峰就是这种人。

──他从不轻视他的对手,所以出手时必尽全力。

──只凭这一点,天下学剑的人,就都该以他为榜样。

铁开诚的手虽然冰冷,血却是滚烫的。能够与谢晓峰交手,已是他这一生中最值得兴奋骄傲的事。他希望能一战而胜,扬名天下,用谢晓峰的血,洗清红旗镖局的羞辱。可是在他内心深处,为什么又偏偏对这个人如此尊敬?

× × ×

“请。”这个字说出口。铁开诚的剑已拔出,匹练般剌了出去。他当然更不敢轻视他的对手,一出手就已尽了全力。

铁骑快剑,名满天下,一百三十二式连环快剑,一剑比一剑狠。他一出手间,就已刺出三七二十一剑,正是铁环快剑中的第一环“乱弦式”。因为他使出这二十一剑时,对方必定要以剑相格。

双剑相击,声如乱弦,所以这一环快剑,也就叫做“乱弦式”。

可是现在他这二十一剑刺出,却完全没有声音。因为对方手里根本没有剑,只有一条闪闪发亮的黑色缎带。

本来缠在剑柄上的黑色缎带。

谢晓峰并没有拔出那柄剑,只解下了那柄剑上的缎带。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