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雪地歼仇

时间:2021-06-10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第八章 雪地歼仇

项少龙与滕翼挨坐在屋内窗子两旁的墙脚处,静心守候凶残敌人的来临。滕翼的情绪平复下来,显出高手的冷静和沉稳,但眼里深刻的苦痛和悲伤却有增无减。项少龙想分他的神,问道:“滕兄是否自少便在这里狩猎为生呢?“
  滕翼默默想了一会,沉声道:“实不相瞒,我本有志于为我韩国尽点力量,所以曾加入军伍,还积功升至将领,后来见上面的人太不像样,只知排挤人才,对外则摇尾乞怜,心灰意冷下才带同家人,隐居于此,那知.。“
  蹄声隐隐传来。两人精神大振,爬了起来,齐朝窗外望去。雪花漫天中,在这银白色世界的远处,一队人马,缓驰而至。项少龙一看下眼也呆了,失声道:“至少有六、七十人!“滕翼冷冷道:“是九十至一百人。“
  项少龙仔细看了一会,惊异地瞧了他一眼,点头道:“你的观察很准确。“滕翼道:u项兄你还是走吧!凭我们两人之力,加上陷阱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项少龙本来头皮发麻,暗萌退走之念,现在明知滕翼要决意死战,反激起了豪气,沉声道:“滕兄不要这么快便□气,只要我们能坚持一会,天色一黑,便大利于我们的行动,哼!我项少龙岂是临阵退缩的人。“
  滕翼感激地看他一眼,再全神贯注往逐渐迫近的敌人处。此时天色转黯,项少龙用足目力,剧震道:“是嚣魏牟!“心中涌起强烈的歉意。
  滕翼早听了他的事,一呆道:“是齐国的嚣魏牟!“叹了一口气道:“项兄不要自责,这完全不关你的事,你也是受害者吧了!“项少龙见他如此明白事理,心结稍解,亦更欣赏这甘于平淡隐居生活的高强剑手。
  这时大队人马来至屋前外边的空地处,纷纷下马。项少龙和滕翼两人埋伏的那所房子,正是惨剧发生的地方,照常理,嚣魏牟的人绝不会踏进这间屋来的。嚣魏牟脸色阴沉,征勒站在他旁,脸色亦好不了多少。
  看着手下们把马鞍和行囊由马背卸下来,搬进其他屋内去,嚣魏牟咒骂一声,暴躁地道:“我绝不会错的,项少龙诈作朝楚国逃去,只是掩眼法。而他若要回赵,便只有三条路线,谅他也不敢取道我们的大齐和魏国,剩下便只有这条韩境的通道,但为何仍找不到他呢?“征勒道:“我们是乘船来的,走的又是官道,比他快了十来天也不出奇,现在我们布置停当,只要他经过这里,定逃不过我们设下的数十个岗哨。“
  嚣魏牟道:“记得不可伤赵倩!“话毕朝项滕两人藏身的屋子走来。项滕两人大喜,分别移到门旁两个大窗,举起弩弓,准备只要他步进射程,立即发射。征勒叫道:“头子!那间屋.。“
  嚣魏牟一声狞笑道:“这么精彩的东西,再看一次也是好的,我最爱看被我奸杀了的女人。“说完大步步去。项滕两人大喜,蓄势以待。
  忽地远处有人大叫道:“头子!不妥!这里有座新坟。“项滕两人心中懊悔,想不到嚣魏牟这么小心,竟派人四处巡视。知道机不可失,机括声响,两枝弩箭穿窗而出,射往嚣魏牟。此时这大凶人距他们足有三百步之遥,闻破风声一震往旁急闪。
  他本可避开两箭,但项少龙知他身手敏捷,故意射偏了少许,所以他虽避过了滕翼的箭,却闪不过项少龙的一箭,贯肩而过,带得他一声惨嚎,往后跌去,可惜仍未能命中要害,不过也够他受的了。
  这时近百人有一半进入了那六间屋内,在外的四十多人齐声惊呼,朝他们藏身的屋子冲来。项少龙和滕翼迅速由后门退去,来到屋后,燃起火箭,朝其他屋射去。
  这些屋顶和松木壁均被他们下过手脚,在外面抹上一层易燃的松油,一遇到火,立即蔓延全屋,连闭上的门窗亦波及了。北风呼呼下,进了屋的人就像到了个与外隔绝的空间,兼之奔波整天,都卧坐下来歇息,那知外面出了事,到发觉有变时,整间屋都陷进了火海里。一时惨号连天,有若人间地狱。
  那些朝屋子冲杀过来的十多个贼子,眼看可冲上屋台,忽地脚下一空,掉进了项滕早先布下的陷阱去,跌落十多尺布满向上尖刺的坑底去,那还有幸免或活命的机会。瞬息间,近百敌人,死伤大半,连首领嚣魏牟都受了伤。
  滕翼两眼喷火,一声狂喊,冲了出去,见人便杀。项少龙由另一方冲出,两枝飞针掷出,先了结两个慌惶失措的贼子,拔出木剑,朝嚣魏牟的方向杀去。
  嚣魏牟被征勒和另一手下扶了起来,移动间肩头中箭处剧痛锥心,自知无法动手,虽见到大仇人项少龙,仍只能恨得牙痒痒的,而己方只剩下二十多人,愤然道:“我们走!“征勒和手下忙扶着他朝最近的战马仓皇而去。
  项少龙眼观八方,大叫道:“嚣魏牟走了!“众贼一看果然不假,又见两人武技强横,己方人数虽占优势,仍占不到半丝便宜,转眼又给对方杀了五人,心胆俱寒下,一哄而散,纷纷逃命去了。项少龙和滕翼见机不可失,全力往嚣魏牟奔去。
  几个忠于嚣魏牟的贼子返身拦截,给这如猛虎出柙的两大高手,几个照面便了账。项少龙踢飞了一名敌人后,迅速追到嚣魏牟身后。征勒见离马匹尚有十步距离,拔剑回身,拦着项少龙。
  项少龙大喝一声道:“滕翼!追!“一剑往征勒劈去。征勒不愧一流好手,运剑一挡,奋不顾身杀来,一时剑风呼啸,杀得难解难分,最要命是征勒全是与敌偕亡的招数,项少龙一时亦莫奈他可,惟有等待他锐气衰竭的一刻。这时嚣魏牟已跨上马背。滕翼刚好扑至,一剑劈出。一个手下刚要回身应战,竟被他连人带剑,劈得溅血飞跌七步之外,可知他心中的愤恨是如何狂烈。
  嚣魏牟强忍伤痛,一夹马腹,往外冲出。滕翼一声暴喝,整个人往前扑去,大手一探,竟抓着马的后脚。战马失去了平衡,一声狂嘶,侧跌往雪地去,登时把嚣魏牟抛下马来。征勒扭头一瞥,立时魂飞魄散。
  项少龙那肯放过时机,“嚓嚓嚓“连劈三剑,到第三剑时,征勒长剑荡开,空门大露。当滕翼扑过去与嚣魏牟扭作一团时,项少龙木剑闪电刺入,征勒一声惨哼,整个人往后抛飞,立毙当场。此时嚣魏牟临死挣扎,一手捏着滕翼喉咙,正要运力捏碎他的喉骨,却给滕翼抓着露在他肩外的箭簇大力一搅,登时痛得全身痉挛,手也松了开来。
  滕翼骑在他身上,左手用力一拔,弩箭连着肉骨鲜血喷溅出来,嚣魏牟痛不欲生时,他的右拳铁□般连续在他胸口击了十多拳,骨折声爆竹般响起,嚣魏牟七孔溅血,当场惨死。然后滕翼由他身上倒了下来,伏到雪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