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雪地歼仇(2)

时间:2021-06-10   作者:黄易   点击:


  意料之外地,项少龙由嚣魏牟身上搜到他失去了的飞虹剑,心中不由感慨万千。项少龙把赵倩由隐蔽的地穴抱起来时,赵倩担心得脸青唇白,娇躯抖颤。
  大雪停了,繁星满天,壮丽迷人。项少龙爱怜地痛吻她香唇,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往坟地走去。滕翼割下了嚣魏牟的首级,在坟前焚香拜祭。
  项少龙放下赵倩,道:“滕兄今后有何打算?“滕翼平静地道:“我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人一剑外,再无挂虑。项兄若不嫌弃,以后我滕翼便跟着你,什么危难艰险也不会害怕,直至被人杀死,好了结这凄惨的命运!“项少龙大喜道:“我喜欢还来不及,但滕兄不须如此郁结难解,不若振起意志,重过新的生活吧!“滕翼摇头道:“项兄不会明白我对妻儿和亲人的感情的了,那是我生命的一切,现在我已一无所有,除了项兄的恩德外,我再不会对任何人动感情,那太痛苦了。“
  赵倩鼻头一酸,饮泣起来。滕翼叹道:“唉!爱哭的小公主!“项少龙搂着赵倩,淡淡道:“嚣魏牟这首级会很有价值,滕兄有没有方法把它保存下来!“滕翼道:“这个容易得很,包在我身上好了!“
  有了滕翼这识途老马,路上轻松多了。他不但是出色的猎人,也是烧野味的高手,又懂采摘野生植物作佐料,吃得项赵两人赞不绝口。滕翼对大自然有着宗教的虔诚,深信大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神灵,每到一处,必亲吻土地和祷告祈福。
  五天后,他们到了靠近魏境一条大村落,数百间房子和几个牧场分布在广阔的雪原上,风景优美,充盈着宁洽的气氛。实是这战乱时代中避世的桃源。
  滕翼不但和这里的人非常稔熟,还备受尊敬,几个放羊的小子见到他来,立时飞报入村,还有人打响了铜锣出迎。赵倩看著有趣,展露出甜甜的笑容,看得项少龙只想立即带她入房憩息,共度春宵。
  沿途不住有男女老幼由屋内走出来向滕翼打招呼,男的忍不住狠狠盯着赵倩,女的却在偷看着项少龙。十多条狗儿由四方八面钻了出来,追在他们马后,还对滕翼摇头摆尾,表示欢迎。
  “滕大哥!“声音由上方传来。项赵两人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瘦削青年,手足纤长,脸容不算英俊,但整个人却有种吊儿郎当的潇洒,挂着乐天坦诚的笑容,两脚摇摇晃晃的,竟坐在一棵参天大树挂满冰霜雪花的横干上,离地足有三丈的距离,教人担心他会坐不稳掉下来时,那就糟了。
  赵倩惊呼道:“小心点啊!不要摇晃了!“那青年“啊!“的一声,似乎这时才知道危险,慌得手忙脚乱,更保持不了平衡,仰跌下来。赵倩吓得闭上美目,却不闻重物堕地的声音。再睁开眼时,只见那青年两脚挂在树上,双手环胸,正笑嘻嘻向她眨眼睛。赵倩狠狠瞪他一眼,怪他装神弄鬼吓唬自己。项少龙看得自叹不如,由衷赞道:“朋友好身手。“滕翼喝道:“荆俊还不下来!“
  荆俊哈哈一笑,表演似的连翻两个筋斗,轻巧地落到雪地上,向赵倩一揖道:“这位气质高贵的美丽小姐,请问有了夫家没有!“赵倩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暗忖自己正紧靠在项郎怀里,他却偏要这么问人。
  滕翼不悦道:“修修你那把没有遮拦的油嘴吧!这位是赵国金枝玉叶的三公主,怎到你无礼?“荆俊一震往项少龙望来,嚷道:u这位定是大破灰胡和人狼的项少龙了!“滕翼和项少龙大奇,交换了个眼色后,由前者问道:“你怎会知道?“
  荆俊道:“听边境处的魏兵说的,他们嘱我替他们留心项爷和公主的行,若有发现,会给我一百个银宝。“
  赵倩骇然道:“你不会那么做吧?“荆俊毫不费力跃了起来,往后一个空翻,然后跪倒地上,抱拳过头道:“当然不会,在下还立下决心,决意追随项爷,到外面闯闯世界,项爷请答应小子的要求。“项少龙心中亦欢喜此人,望往滕翼,,表示尊重他的意见。
  滕翼点头道:“荆俊是这里最优秀的猎人,精擅偷鸡摸狗之道。今次我特别到这条村来,就是想项兄见见这终日梦想着要到外面见识闯荡的小子。“项少龙哈哈一笑道:“起来吧!以后跟着我好了!“
  荆俊喜得跳了起来,连续翻了三个筋斗,叫道:“让小子先去探路,明早必有报告!“转瞬去远。项少龙见他这么乖巧,心中大悦。
  那晚他们就住进族长兼村长的家里,接受最热烈的招待。晚宴时,村里的长者都来了,非常热闹,临睡前,滕翼向两人道:“今晚假若听到异响,切莫出来,因为会有人来偷村长的女儿。“项赵两人大奇,为何有贼来偷女人,也不可理会。滕翼解释道:“这是本地的风俗,婚礼的前一晚都有这种偷新娘的仪式,大家装作若无其事,新郎偷了姑娘回家后,立即洞房,明早天亮前回到娘家举行婚礼,你们可顺便喝杯喜酒。“
  锣鼓的声音把睡梦中的爱侣惊醒过来。这时天还未亮,项赵两人睡眼惺松由温暖的被窝爬了起来,匆匆梳洗穿衣,走出厅堂时,早挤满了来参加婚礼的人。他们和滕翼被安排坐在主家之后观礼。村长和四位妻子坐在最前排,那对新婚夫妇穿着红衣,头顶冠佩,各跪一方,手上都捧着一筐鲜果。宾客们拍手高歌,表示祝贺。
  赵倩看得眉开眼笑,凑到项少龙耳边道:u项郎啊!倩儿也要那样穿起新娘喜服嫁给你。“心中一甜道:“有朝一日逃出邯郸,我们立即学他们般举行婚礼好吗?“赵倩愿意地猛点头。
  这时有人把七色彩线拴在一对新人的手腕上,人人念念有词,祝贺他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仪式既简单又隆重。接着在村心的大宗祠外筵开数十席,全村的人都来了,穿上新衣的小孩更是兴奋雀跃,用他们的欢笑和吵闹声为婚宴增添喜庆的气氛。
  酒酣耳热时,荆俊回来了,凑在滕项两人身后低声道:“魏赵间的边防比平时严密了很多,人人都摩拳擦掌要拿项爷和公主去领赏,幸好我知道有条隐秘的水道,若趁大雪和夜色掩护,定可偷往赵国去。“项少龙喜道:“快点下雪就好了!“滕翼仰望天色,道:“放心吧!今晚必有一场大雪。“
  滕翼的预测果然没有令人失望,一团团的雪球由黄昏开始从天而降,这时四人早越过了韩魏边境,造好木筏,由滕荆两人的长□操控,次晨顺风顺水,安然回到了赵境。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