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聚短离长

时间:2021-05-25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27章 聚短离长

 

她不停的笑:“现在你居然要我做这些事,你不是呆子谁是呆子?”

谢晓峰真的是个呆子?

他五岁学剑,六岁解剑谱,七岁时已可将唐诗读得朗朗上口,大多数像他那种年纪的孩子,还在穿开裆裤。可是他在慕容秋荻面前,却好像真的变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呆子。

无论谁在某一个人面前都会变成呆子的,就好像上辈子欠这个人的债。

他慢慢的站起,看着她,道:“你说完了没有?”

慕容秋荻道:“说完了又怎么样?难道你想杀了我?”

她的笑声忽然变成悲哭,大哭道:“好,你杀了我吧,你这么对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她哭得伤心极了,脸上却连一点悲伤之色都没有,忽又压低声音,道:“喜欢你的女人太多,我知道你渐渐就会忘了我的,所以我每隔几年就要修理你一次,好让你永远忘不了我。”

这句话说完,她哭的声音更大,忽然伸手在自己脸上用力掴了两巴掌,打得脸都紫了,又大叫道:“你为什么不索性痛痛快快的杀了我?为什么要这样打我?折磨我。”

她捂着脸,痛哭着奔下山坡,就好像他真在后面追着要痛打她。

谢晓峰连指尖都没有动,山坡下却忽然出现了几个人。

一个满头珠翠的华服贵妇,第一个迎上来,将她搂在怀里。

后面跟着的三个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腰肢也还是笔直的,手里提着个长长的黄布袋。

另一个人虽然才过中年,却已显得老态龙钟,满脸都是风尘之色,仿佛刚赶过远路。

走在最后面的,却是个身材纤弱的小姑娘,一面走,一面偷偷的擦眼泪。

谢晓峰几乎忍不住要叫出来。

“娃娃。”

最后走上山坡的这个小姑娘,竟然就是他一直在担心着的娃娃。他没有叫,只因为另外三个人他也认得,而且认识很久。

那老当益壮的白发人,是他的姑丈华少坤。

二十年前,“游龙剑客”华少坤力战武当的八大弟子,未曾一败,又娶了神剑山庄主人谢王孙的堂房妹妹“飞凤女剑客”谢凤凰,龙凤双剑,珠联璧合,江湖中都认为是最理想的一对璧人。

那时正是华少坤如日中天,平生最得意的时候,想不到就在这时候,他竟败在一个乳臭还未干的十来岁的童子剑下。击败他的那个小孩,就是谢晓峰。

正将慕容秋荻抱在怀里,替她擦眼泪的贵妇人,就是他的姑姑谢凤凰。

那个身材已刚臃肿的中年胖子也姓谢,也是他的远房亲戚,而且还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他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溜到对岸湖边的小酒店去要酒喝。这中年胖子,就是那小酒店的谢掌柜。

他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怎么会和娃娃在一起?

谢晓峰猜不透,也不想猜,他只想赶快走得远远的,不要让这些人看见他。

只可惜他们都已经看见了他,华少坤正在看着他冷笑,娃娃正在看着他流泪。

谢掌柜已喘息着爬上山坡,弯下腰,赔笑招呼:“三少爷,好久不见了,你好。”

谢晓峰很不好,心情不好,脸色也不好,可是对这个在他八九岁时就偷偷给他酒喝的老好人,他却不能不笑笑,才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谢掌柜不会说谎,只有说老实话:“我们都是慕容姑娘请来的。”

谢晓峰道:“她请你们来干什么?”

谢掌柜迟疑着,不知道这次是不是还应该说老实话。

谢凤凰已冷笑道:“来看你做的好事。”

谢晓峰闭上了嘴。

他知道他这位姑姑非但脾气不好,对他的印象也不好,世上本就没有任何女人会喜欢一个把自己老公打败了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侄子都一样。

可惜姑姑就是姑姑,不管她对你的印象好不好,都一样是你的姑姑。

他虽然闭上了嘴,谢凤凰却不肯放过他:“想不到我们谢家竟出了你这样的人才,不但会欺负女人,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

她指着慕容秋荻脸上的指痕:“你已经骗了她两次,她还是全心全意的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把她打成这样子。”

慕容秋荻流着泪道:“他……他没有……”

谢凤凰怒道:“你少开口,刚才你们在那小客栈里说的话,我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自己既然一句都不敢否认,你为什么还要替他洗脱?”

她又问:“那些话谢掌柜是不是也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谢掌柜道:“是。”

谢掌柜道:“你说别的女人,我们管不着,也懒得管。可是姑苏慕容跟我们谢家的关系却不同,就是你不要你的儿子,我们谢家却不能不认这个孩子,更不能不认这个媳妇。”

谢晓峰没有开口,他的嘴唇在发抖。现在他总算已完全明白慕容秋荻的企图。

她故意将这些人找来,安排他们躲在那客栈附近,故意说那些话,让他们听见,好让他以后想辩白也没法子辩白。

现在她已是江南慕容和天尊的主人,可是她还不满足。她还在打神剑山庄的主意。

谢家若是承认了她们母子,她当然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下神剑山庄的霸业。

谢凤凰又在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谢晓峰没有说话,这些事他虽然已想到,却连一句都没说出。

谢凤凰道:“谢家的家法第一条是什么?”

谢晓峰的脸色还没有变,谢掌柜的脸色已变了。

他也知道谢家的家法,第一条就是戒淫──淫人妻女,斩其双足。

谢凤凰冷笑道:“你既已犯了这一戒,就算我大哥护着你,我也容不得你!”

她的手一招,山坡下立刻就有个重髻童子送上了一柄剑。

剑一出鞘,寒气就已扎人肌肤。

谢凤凰厉声道:“现在我就要替我们谢家清理门户,你还不跪下来听命受刑!”

× × ×

谢晓峰没有跪下。

谢凤凰冷笑道:“人证物证俱在,难道你还不肯认错,难道你敢不服家法?”

她知道没有人敢不服家法。

谁不服家法,谁就必将受天下英雄的唾弃,现在她手里不仅有一把剑,还有条绳子,用江湖千百年来传下的规矩编成的绳子,这条绳子已将谢晓峰紧紧绑住。

谁知谢晓峰就偏偏不服。

谢凤凰脸色变了。她是个很幸运的女人,不但有很好的家世,也有个很好的丈夫,江湖中敢正眼看看她的人却不多。所以她傲慢、骄纵,一向是大小姐的脾气,从来也没有将别人看在眼里。她想到的事立刻就要做。

长剑一抖,已经准备出手。

可是她想不到那位走两步路就要喘气的谢掌柜,动作忽然变得快了,忽然间就已挡在她面前,赔笑道:“华夫人,请息怒!”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