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落花时节第43章

时间:2021-05-25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43 章

    ICU区略微喧闹的中午饭后,便迅即安静下来。被亲人病危闹得身心俱疲的家属们大多面无表情地各觅一个角落稍作憩息,宁宥却看着手表开始坐立不安。她总是下意识地站到一处节点上张望,这个点,正好可以看见关照到从电梯和从楼梯冒出来的人,不会遗漏。可她迎来送往了好多陌生人,没有一个是宁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该来的人总是不来,而且该来的人没有一个电话来告知行程,宁宥越来越焦躁。她却站在节点一眼看见从电梯里出来的老同学苏明玉。苏明玉过来就很干脆地道:“我有两小时空档替你值守,不如你趁机去附近开个房间洗个澡换身衣服,小睡片刻。”

    宁宥克制住冲动,强作平静地道:“不行啊,三点钟医生过来,我弟弟也得过……”

    “那不正好还有三个小时?说句势利话,人都不自觉地喜欢与体面整洁的人打交道,作为如今全家绝对主力的你必须注意对外形象,你需要休整。”

    宁宥哀叹:“是真没法走开。我不放心我弟弟,我得等他来,与他商量跟妈妈说话的口径,叮嘱注意事项。最关键的,我还得提防他不来,在这两个小时里我随时要调整方案。”

    苏明玉道:“直接撇开你弟弟做方案,这当儿谁有精力照顾大奶娃。”

    宁宥悲凉地道:“问题是我昏迷中的妈妈对我没反应,只有在我说到弟弟时她才有反应。所以我求着我弟弟赶来配合医生。呵呵。”

    苏明玉也只能呵呵了。

    宁宥道:“能不能借用你的手机给我弟弟打个电话。我刚才打过去的电话他不接。”

    苏明玉将手机交给明玉,一边道:“当年我住你隔壁寝室,经常羡慕地想,要是我哥哥们也能像你一样关照我该多好。”

    宁宥当着苏明玉的面拨打宁恕的电话号码,听闻苏明玉的话后,苦笑,想说些什么,正好宁恕接起了电话。她连忙专心给宁恕打电话,“宁恕啊,能赶回来……”

    “啊,听说了,我回头找资料给你。谢谢。”宁恕在电话那头没头没脑回了一句,就挂断了。他无法回答,干脆借口不回答。

    宁宥无奈地将手机递回给苏明玉。“也好,问到答案了,起码我能专心准备第二方案。”

    苏明玉道:“你早做思想准备,那种人还擅长倒打一耙。那我走了,有需要只管来电话。对了,我老公说睡袋归还前别洗,特殊装备的清洗都得照着说明书来,洗错就破坏功能。”

    宁宥即使脑袋再混乱,也清楚这是人家夫妇变着法子给她减负。再想想自家的宁恕,只能徒呼荷荷了。

    简宏成在简明集团食堂吃完中饭,与前助理一起走出来,一路谈事,争分夺秒利用时间。

    简敏敏的电话进来,简宏成接起电话,却是张至清在电话那头道:“舅舅,我们刚从律师那儿出来,已经委托他帮我爸打官司。谢谢你。”

    简宏成只好抽着脸皮笑道:“好,好,不用谢。”

    张至清道:“我们已经到简明集团门口,想请你一起吃中饭。”

    简宏成的脸皮继续抽,心说门卫肯定把简敏敏拦在门外了,可真够尴尬的。他只好假装不知道,“我刚在食堂吃完了,还有些工作要谈。你们不如请一下律师。”

    张至清道:“妈妈简单跟我们说了她与你的矛盾,与你跟我们说的差不多。我劝说妈妈向你道歉,她同意请客赔罪。”

    简宏成惊得差点儿跳起来,“我没听错?”他也不想掩饰。

    张至清嘿嘿地笑。显然,事实与言语有一定距离,正如简宏成背后逼简敏敏就范,在张至清兄妹面前却一字不提,只说简敏敏有颗爱孩子的心。简宏成只得扔下工作走去赴宴。

    大门口,简敏敏黑着脸坐在车里,张至清兄妹走到厂门口观望,而几个保安如临大敌。保安们看见简宏成走出来,才松了口气。

    简宏成对张至清兄妹道:“工厂是经营场所,在你们妈妈改脾气之前,我不会放她进去,以免影响正常经营,令员工无所适从。抱歉,你们也连坐。”

    张至清兄妹很是失望,可也无可奈何,只好探头探脑看这产权曾经属于爷爷,后来属于爸爸,再后来名义上属于妈妈实际上被舅舅控制的地方。

    简敏敏见简宏成出来就降下车窗听着,她在儿女背后依然毫不吝啬地给简宏成黑脸。但等张至仪喊着热,回头要走进车里,她立刻变了脸色,与全天下好妈妈并无二致。

    简宏成更加坚信了,儿女是简敏敏的命门。他招呼张至清上车,上了车就主导话题:“联络律师,取代你们姑姑请的律师之后,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办?”

    张至清道:“我们知道你很忙,可……我们和妈妈的想法有分歧,而且我们不懂的东西太多,只能把你请出来替我们做中间人,不,做裁决。”

    简宏成明白了,儿女还是不怎么信任妈妈,反而更信任才认识的舅舅。他倒没觉得怎样,简敏敏一边开车,一边鼓了鼓腮帮子,显然非常气愤。简宏成预先声明:“在你们爸官司方面,我是关联人,公安局手里的材料大多是我组织递交,我不便发表看法,我肯定有倾向。”

    张至清道:“你早说过,我们也理解。所以我准备留下来负责打官司。可是妈妈不允许我中断学业,妹妹不敢一个人留在澳大利亚,我也担心妹妹因为我离开而影响学习。我们需要你的意见。还有,妈妈想趁机跟爸爸离婚,也希望这个律师把离婚官司一并打了。律师就很为难,他要是接了离婚官司就不能接爸爸的官司。我希望妈妈延后一阵子,妈妈说一定要现在就打离婚官司,她跟爸爸一天都不能拖了。”

    张至清说着话,简敏敏已闷声不响将车子慢慢停到路边一家工厂门口,对简宏成道:“你下来,我有几句话跟你单独说。”

    简宏成回头对张至清道:“你们等等。”他跟简敏敏下去,将兄妹俩关在车里。但他回头看见车窗降下一条缝。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