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聚短离长(2)

时间:2021-05-25   作者:古龙   点击:

谢凤凰道:“你想干什么?”

谢掌柜道:“我想三少爷心里也许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就算华夫人要用家法处治他,也不妨先回去见了老太爷再说。”

谢凤凰冷笑道:“你口口声声的叫我华夫人,是不是想提醒我,我已不是谢家的人?”

谢掌柜心里虽然就是这意思,嘴里却不肯承认,立刻摇头道:“小人不敢。”

谢凤凰道:“就算我已不是谢家的人,这把剑却还是谢家的剑。”

她长剑一展,厉声道:“这把剑就是家法。”

谢掌柜道:“华夫人说得有理,只不过小人还有一点不明白。”

谢凤凰道:“哪一点?”

谢掌柜还是满脸赔笑,道:“我不懂谢家的家法,怎么会到了华家人的手里?”

谢凤凰脸色又变了,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姑奶奶无理。”

谢掌柜道:“小人不敢。”

这四个字出口,他左手一领,右手一撞、一托,谢凤凰掌中的剑,忽然间就已到了他手里。

他的人已退出三丈。

这一招用得简单、干净、迅速、准确,其中的变化巧妙,更难以形容。

谢晓峰出手夺柳枯竹的剑,用的正是这一招。

谢凤凰整个人都已僵住,脸色已气得发青,厉声道:“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一招的?”

谢掌柜赔笑道:“华夫人既然也认出了这一招,那就最好了。”

他慢慢的接着道:“这是老爷子的亲传,他老人家再三嘱咐我,学会了这一招后,千万不可乱用,可是只要看见谢家的剑在外姓人的手里,就一定要用这一招去夺回来。”

他又笑了笑:“老爷子说出来的话,我当然不敢不听。”

谢凤凰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满头珠翠环绊,却在不停的响。

她也知道这一招的确是谢家的独门绝技,而且一向传子不传婿,传媳不传女。

刚才她的剑在一瞬间就已被人夺走,就因为她也不懂这一招中的奥秘。

华少坤忽然道:“阁下是谢家的什么人?”

他的人看来虽然高大威猛,说话的声音却是细声细气,斯文得很。他本来不是这样子,自从败在三少爷的剑下之后,这些年来想必在求精养神,已经将涵养功夫练得很到家了,所以刚才一直都很沉得住气。

谢掌柜道:“算起来,小人只不过是老太爷的一个远房堂侄而已。”

华少坤道:“你知道这把剑是什么剑?”

谢掌柜道:“这就是谢家的祖宗传下来的四把宝剑之一。”

剑光一闪,剑气就已逼人眉睫。

华少坤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剑!”

谢掌柜道:“的确是好剑!”

华少坤道:“阁下配不配用这把剑?”

谢掌柜道:“不配。”

华少坤道:“那么阁下为何还不将这把剑送还给三少爷?”

谢掌柜道:“小人正有此意。”

他说的是老实话,他本来的确早就有这意思了,却不懂华少坤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看得出谢凤凰懂。他们是经过患难的夫妻,他们已共同生活了二十年,现在她的丈夫要人将这柄本来属于她的剑送给别人,她居然没有一点懊恼愤怒,反而露出种说不出的温柔和关切。因为只有她懂得他的意思,他也知道她懂。

× × ×

剑已在谢晓峰手里。可是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去看一眼,只是互相默默的凝视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少坤忽然道:“再过几天,就是十一月十五了。”

谢凤凰道:“好像还要再过八天。”

华少坤道:“到了那一天,你嫁给我就已有整整二十年。”

谢凤凰道:“我记得。”

华少坤道:“我从小就有个誓愿,一定要到成名后再成亲。”

谢凤凰道:“我知道。”

华少坤道:“我成名时已四十出头,我娶你的时候,比你就整整大了二十岁。”

谢凤凰笑了笑,道:“现在你还是比我大二十岁。”

这地方不止他们两个人,他们却忽然说起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来。

他们的声音都很温柔,表情却都很奇怪,甚至连笑都笑得很奇怪。

华少坤道:“这二十年来,只有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谢凤凰道:“我知道,你……你一直觉得对不起我。”

华少坤道:“因为我败了,我已不是娶你时那个华少坤,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已没法子再出人头地,可是你……”

他走过来,握住了她妻子的手:“你从来也没有埋怨过,一直都在忍受着我的古怪脾气,没有你,我说不定早已死在阴沟里。”

谢凤凰道:“我为什么要埋怨你?这二十年,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能看见你在我的身边,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这种福气?”

华少坤道:“可是现在我已经老了,说不定哪天早上,你醒来时就会发现我已离你而去。”

谢凤凰道:“可是……”

华少坤不让她开口,又道:“每个人都迟早会有那么样一天的,这种事我一向看得很淡,可是我绝不能让别人说,谢家的姑奶奶,嫁的是个没出息的丈夫,我总要为你争口气!”

谢凤凰道:“我明白。”

华少坤握紧她的手,道:“你真的明白?”

谢凤凰点了点头,眼泪已流下面颊。

华少坤长长吐出口气,道:“谢谢你。”

× × ×

谢谢你。

这是多么俗的三个字,可是这三个字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其中不知藏着有多少柔情,多少感激,浓得连化都化不开。

娃娃的眼泪已湿透衣袖。现在连她都已明白他的意思,连她都忍不住要为他们感动悲哀。

华少坤已坐下来,坐在草地上。草色早已枯黄──虽然在少年情侣的眼里,这里还是绿草如茵的山坡,那也只不过因为在情人心里,每一天都是春天,每一季都是春季。

他们都已是多年的夫妻,他们的爱情久已升华。

× × ×

他坐下来,将手里提着的黄布包摆在膝盖上,慢慢的抬起头,面对着谢晓峰。

谢晓峰已明白他的意思,只不过还在等着他自己说出来。

华少坤终于道:“现在我用的已不是剑。”

谢晓峰道:“哦?”

华少坤道:“自从败在你剑下后,我已发誓终生不再用剑。”

他看着膝上的包袱,道:“这二十年来,我又练成了另外一种兵刃,我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能够再与你一战。”

谢晓峰道:“我明白。”

华少坤道:“可是我已败在你剑下,败军之将,已不足言勇,所以你若不屑再与我这老人交手,我也不怪你。”

谢晓峰凝视着他,目光中忽然露出尊敬之意,脸上却全无表情,只淡淡的说了个字:“请。”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