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渭南城隍庙前世今生

渭南城隍庙前世今生
 
  在渭南老城街中段,有一处坐北朝南的院子。它西邻文昌阁(文庙),东接市委党校。大门上方蓝底匾额上的五个金色大字,道出了这个院子的身份:“渭南城隍庙”。两扇朱色大门上画有巨大的八卦阴阳鱼图案。大门两侧有对联:天地君亲师恩泽法界;仁义礼智信道贯古今。一看就知道是一处道教场所。
 
  进得山门,西边是一排九间廊房,最南边三间绿色琉璃瓦复顶,是供奉道教道祖老子的老君殿。只因此处是城隍爷的道场,所以老君也只得屈居一侧了。正面是建在五尺高台之上的五开间仿明清古建筑——城隍大殿。檐柱上黄底红字赫然有联:“阳世三界积善作恶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门柱上亦有联:“进庙来先问平时所行何事;归家去莫忘今日俯首通诚”,光看对联就给人一种警示的肃穆感觉。进得大殿,但见主神城隍爷高高在上威严的端坐在居中神位,左右侍从“赏善”、“罚恶”分立两侧,东西两边依次侍立着十八判官。威严有序,不可侵犯。大殿前立着巨大的香炉,不时有善男信女前来烧香跪拜。院子里香气缭绕,蓝烟袅袅。
 
  据资料,城隍为神职,相当于阳间的行政机构长官,自明代定制沿袭至今。对城隍的信奉源于远古,表现了我们祖先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对天地山川所赋神灵的敬仰。城(城墙)能阻挡外域干扰侵害,隍(城墙外的深沟或护城河)可以保护所居民众的安居乐业,由此城隍就成为一方民众的保护神。自汉代开朝元勋纪信,受高祖刘邦追封为城隍以来,历史上对忠君爱国、为官洁廉、民族英雄等有功于社稷的官员良吏,亦被嘉封为地方城隍。如:北京的杨椒山、文天祥;上海的霍光、秦裕伯、陈化成等。据史料记载,白居易的伯父白季康曾于扬州高邮为官,他带领民众抗洪筑堤,使当地百姓世代免遭水患之苦,拓地万顷,造福一方,当地百姓推举白季康为本境城隍。汉代忠君爱国、护驾有功、谨慎为官四十年的皇帝近臣金日磾,就被封为临渭区故市镇城隍。
 
  明朝时,朝廷颁布了统一定制。京城及直辖地城隍属正一品王爵,省府城隍正二品侯爵,州府城隍为正三品公爵,县级城隍为正四品伯爵。城隍配有十八判官护政。因城隍主管阴阳两界,官职又高于当地阳间官员,所以古代地方官员赴任,首先要拜谒本境城隍,宣誓忠君效国,勤政爱民,廉洁奉公,克勤职守。由之朝谒城隍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之礼仪。
 
  据渭南城隍庙主持刘信义道长介绍:城隍爷圣号“威灵应感天尊”。神圣职能为:阴阳两判,护国祐民,惩恶扬善,扶危济困,救苦救难,普济众生。慈心大愿:守护所辖地域人民及生灵平安生息。
 
  资料记载:渭南城隍庙历史悠久,隋朝渭南就建有城隍庙。明朝关中大地震后,嘉靖年间良吏李希雒捐筹钱物于现址修复城隍庙,万历年间东明崔侯、崇祯年间姚墟张希夏知事均有修葺。
 
  明代南大吉所撰《渭南志》载:渭南城隍庙“坐北向南,东接民居,西连孔庙,背负城,面临人和大街。大门外之东、西、南向者,社学各三间。前王尹鉴附建者(前任知县王鉴。尹,官职的通称),其内西北有守庙者居,亦三间。”并附有城隍庙平面图。同时还收录有“寨南城隍庙图”,其文曰:“此,古御戎寨地也。旧志云:‘因胡公坡有妖(胡公坡在原渭南县老城南十里),故立庙以镇之,故名曰寨南城隍庙。’……正德十年(公元1515年),乡耆老任宁等重修。嘉靖十五年(公元1536年)义官(做好事的官)曹东元增修道院”。由此可见,原来渭南曾有两个城隍庙,今城隍庙为其中之一。早在明代,渭南寨南城隍庙就是道教的道场。而城南胡公坡的寨南城隍庙早已不存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后,有十多位道人在渭南城隍庙修行。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及文革后,渭南城隍庙道教活动一度终止,庙宇移作他用,一九九五年被占用单位拆毁。二零零二年,原渭南城隍庙道长、现城隍庙主持刘信义的师父闫诚仁,经相关部门批准组建了渭南城隍庙管理委员会。二零零七年又率徒众在原址废墟上复建了城隍庙大殿。刘信义道长继师承,由华山修道院到渭南城隍庙任主持至今。
 
  刘信义主持胸前白髯飘飘,头上发髻高耸,虽早已是高寿之人,却依然面色红润,思维清晰,侃侃而谈,还能熟练使用电脑,给人以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第一印象。聊起渭南的城隍爷所敬何人时,刘信义主持讲了一段往事。他说,听师父讲,清末民初,他师父的师爷为渭南城隍庙主持。他叫赵理中,是当时西北道行最高的老道长。有一年夏天,赵理中道长正入静打坐练功。恍惚中听到有人来报:“新城隍上任,请主持赶快前去迎接!”赵理中道长赶紧收功出静,出门迎接。只见这时,有差官来报:“县太爷升天了!系在任殉职。”可惜的是新城隍姓甚名谁老一辈没有传下来。
 
  渭南民间向来有强县长作了城隍的传说。强县长名叫强云程,华阴人,民国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任渭南县长。强县长在任上平易近人,廉洁狷介。但强县长不是在任上去世的,况且他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二次出任渭南县长后,自恃“颇孚众望”,与民愿背道而驰,强令加税,民心尽失,按惯例已没有做城隍的资格。刘信义主持说,他查了史料,至今还没有找出一位可以对号入座的县太爷。因此,渭南城隍庙的城隍爷到底为何人,这还是一个没有猜透的谜。不过刘信义主持说:“汉刘邦皇封纪信为西北地区城隍,西安、兰州供奉的城隍都是纪信,渭南的本地城隍既没有决定,所供奉的当然只能是纪信了。”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王安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