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猩猩(2)

时间:2010-06-13   作者:周德东   点击:

  其实,他早就听说过这个传说,而且经常在深夜里回想,越想越害怕。他觉得,传说中的巧合只是一枚漂浮的叶子,下面是深邃的大海,那是一个黑暗的秘密,无底,无边。

  最初,他害怕那条鱼。

  后来,他觉得这一切与那条鱼无关。大海中有一只手,那只苍白的手在黑暗中缓缓移动着,很慢很慢,它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动作……

  再后来,他觉得那只手的后面,有一张永远看不到的毛烘烘的巨大无比的脸……

  下车的时候,李灯发现没有零钱了,就掏出一张100元的人民币,递给那个司机。

  那个司机接过去,不停地摸来摸去,反复查看。

  李灯等不及了,但是他很友好地说:“这是我上午刚刚在银行取出来的钱,应该没问题。”

  那个司机说:“那可不一定,银行也有伪钞。”

  李灯仍然笑着说:“我不信。”

  “报上说,有一个老头,从一个银行刚刚取出钱来,到另一个银行去存,竟然都是伪钞,当场全部没收。都打起官司了……”

  那个司机罗里罗嗦地终于把那张钱放进了口袋,然后为李灯找钱。

  其中有一张50元的人民币。李灯看都没看,塞进口袋就下了车。

  那辆车好像逃避什么一样迅速开跑了。

  李灯走出一段路,觉得有点不对头,把那张50元的人民币拿出来,看了看,一个很熟悉的字映入他的眼帘,那笔体太熟悉了,使他顿时目瞪口呆!那是个繁体的“爱”字。那是半年前他自己写在这张50元的纸币上的。这钱应该早就花了出去,它不知道周转了多大一个圈,竟然又回来了!

  想一想,这中间经过了多少人的手!

  他一下又看见了诡秘的鱼,那只影影绰绰的苍白的手,那张隐在黑暗中的毛烘烘的巨大的脸……
 
 
剪纸
 
  一年多前,李灯还没来j市,他刚刚从大学毕业,正在老家等着分配工作。他的老家在酱坊市。

  当时李灯没有钱,所有的财富就是一个电脑,还有一张独一无二的电脑桌,那桌子是一个乌龟的样子。

  那时侯他整天沉迷于网上聊天。

  网上聊天就像假面舞会。人需要聚会,需要发言,需要沟通,需要狂欢。但是又不想露出面目,只要露出面目就是有风险的。

  李灯的小名叫火头,他的网络名字就用火头。

  有一天,他看见一个女孩,她的网络名字叫厚情薄命。

  火头每次进入那个聊天室都看见厚情薄命这个名字,但是她一直不语。偶尔有人跟她打招呼,她也不回话。

  时间久了,火头就觉得这个人有点怪,她永远在那里看别人聊天。

  网络世界的人本来就模糊,而她的面孔更模糊。

  那个聊天室大都是熟人,大家在一起最爱对对子。

  这天,火头随便根据自己的名字出了一个上联:火中来火中去火头火中活到头。

  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厚情薄命终于说话了,她马上抛出一句:水里生水里长水仙水里睡成仙。

  火头立即叫了一声:好!

  的确,她的才华让李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的确是一个绝对,一个“睡”字用得唯美至极。

  接着,她又沉默了,似乎消隐在茫茫网路尽头,只有一个名字挂着,像星星一样飘忽。

  那段时间,有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女孩纠缠着非要见火头,火头千方百计地推脱。她和他的对话大家都看得见。还有人在一旁煽风点火。

  火头突然开小窗单独对厚情薄命说:我想见你。

  厚情薄命说话了:那你来吧。

  火头:你在哪儿?

  厚情薄命:后晴街钵鸣胡同4号。

  火头:那是什么地方?

  厚情薄命:我的家。

  火头:到你家里?不方便吧?

  厚情薄命:家里只有我和保姆。

  火头:你家的地址怎么是“厚情薄命”的谐音?

  厚情薄命: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是根据我家的地址取的网名。

  她这样一说,火头就觉得不奇怪了。

  他立即找到本市地图,在上面找了半天,终于在很偏僻的角落找到了这个地址。次日傍晚,他去了。

  他坐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终于来到那个院门前。

  果然,有一个女子立在黑暗中。

  他走到她的面前,打量着她的脸。

  她的个子很矮,穿的衣服花花搭搭,很土气,一看就是一个乡下女子。

  她朝李灯笑了笑,笑得很卑谦。

  “你是……厚情薄命?”李灯问。

  “我是保姆。我来接你。请进吧。”

  李灯就跟她走进了院子。

  那是一个挺阔气的房子。他走进去,看见一个女子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坐在沙发上等她。她长得挺清秀,只是脸色很白,好像有什么毛病。

  她笑吟吟地指了指沙发,说:“火头,你坐吧。”

  李灯说了一句:“你好。”然后就坐下来。

  那个保姆倒了两杯茶,然后就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

  “你父母不在这里吗?”

  “他们都去世了。”

  “对不起……”

  “没关系。”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错。”

  “小错,很好的名字……”

  小错指了指那个保姆,说:“她也叫小错。我到劳务市场去,在一个名单上看到她的名字跟我一样,觉得特别巧,就把她领回来了。”

  “她老家是哪里的?”

  “陕北。小错,你家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兰花花。”那个保姆低声说。

  “你真名叫什么?”小错问他。

  “我?关廉。”他报上了一个小学同学的名字。

  “关廉,也不错。”

  李灯在网上很健谈,此时却想不起说什么。

  “你以前跟网友见过面吗?”他问。

  小错的眼神立即有点暗淡,半晌才说:“见过一个。”

  李灯从她的神态中感觉到,她是一个痴情的女孩,她曾经受到过感情上的重创。“厚情薄命”,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故事。那么,给她带来伤害的,很有可能就是她曾经见过的那个网友。

  她的脸色,让李灯联想到一株被风霜袭击的花。女人是情感型动物,一个被爱包裹的女人,肌肤一定是光润的。一个被伤害的女人,形容一定是憔悴的。



作品集周德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