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保姆

时间:2010-03-15   作者:周德东   点击:

[NextPage踏破铁鞋寻保姆]

踏破铁鞋寻保姆 
 
  小宋姓高,他是个导演。

  在电影厂,什么都不会干的人就当导演,一大堆,就像菜市场的土豆。

  小宋仅仅是挂了个名,一直闲着。

  他拍最后一部戏,还是五年前。

  有个大土豆,他拍的一部古装戏火起来了,烧了全国,于是,奔他的名头,很多影视公司拿着剧本找他。

  大土豆没时间,可是,面对钞票的诱惑,他又不忍心放弃,就全部接过来,交给那些嗷嗷待哺的小土豆去做,他只挂个总导演的名分。

  小宋就是执行导演。

  那部戏叫《你我他的爱情》,二十集。剧组住在位于市中心的一家星级宾馆。

  演员都已经到位。

  挑选女演员这种迷人的工作,都叫大土豆做完了,而且他完成得很漂亮。小宋仅仅是劳动——天天赶写分镜头剧本。

  但是,因一个女配角临时有变故,小宋必须在开机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

  一个个做明星梦的女孩被带到他的房间,让他过目、审查。他尝到了决定人命运的快感。

  很快,他就选定了一个。

  可是,还有一些女孩陆续赶来报名。其中有个自称是小宋老乡的女孩很纠缠,尽管小宋反复对她说,演员都齐了,可是,她还是三番五次敲他的门。一次,她深更半夜给小宋打电话,威胁说:如果不让她上戏,她就剁掉一根手指头……

  还有一个男人,非要饰演戏里的一个私人侦探。

  尽管小宋苦口婆心地对他说,那个私人侦探已经有人演了,他还是不肯放弃。

  他经常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小宋的面前,挡都挡不住。小宋最后只好对他提出警告:“你要是再干扰我的工作,我就报警了!”

  一次,小宋从外景地回到宾馆,用钥匙打开门,吓了一跳——他竟然端端正正地坐在房间里!

  他重重地说:“相信我,对于侦探这个角色,我会比任何人都演得好!”

  小宋怎么都想不出他是怎么进来的。为了这件事,他还对宾馆领班发了一通脾气……

  那部戏拍完,小宋就没戏了。

  电影厂不景气,他的工资很微薄。而他的太太在教师进修学校,只是一个语文教研员,工资也不高。

  平时,小宋偶尔给人导一些商业广告短片,赚一点钱。

  小宋和太太还没有弄清楚两个人的日子该怎么过,又生了个小孩。

  从小孩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活立马忙乱起来,手和脚都不够用了。

  他们特别需要一个保姆,可是,保姆太难找了。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都有体会。

  劳务市场的保姆排着队,但是,她们都太贼了,有一套套对付雇主的下三路办法,往往干不了几天,不是你炒她们,就是她们炒你。临走,还会顺手牵羊拿走你一块手表。

  如果不通过中介,自己找,又不放心。

  一个陌生人住进你的家,她有你家所有房门的钥匙,她知道你每个月挣多少钱,她知道你家哪个抽屉里放着安眠药,她知道你和太太分别几点钟说梦话,她知道你家的菜刀一共有几把……

  以前,小宋家雇过保姆,好几个。

  第一个保姆懒。

  她无论干什么,都得监工,否则就玩电影里的慢动作,几件衣服从早晨洗到第二天早晨。

  第二个保姆笨。

  她做饭像猪食一样难吃,手把手都教不会,日复一日做猪食。那么长时间,一个大宾馆的厨师都毕业了。小宋的老婆蔓红对她发脾气,她乖乖地听,吃饭的时候还是猪食。

  第三个保姆要求高。

  她想要的月薪比小宋的月薪还高,最后小宋只好自己做保姆了。

  第四个保姆恶。

  她刚刚来小宋家第二天,就跟蔓红吵了起来。她像一只好斗的公鸡,颈上的羽毛都竖立起来,差点把蔓红吃了。

  蔓红平时挺强硬,算一个巾帼英雄,最后却吓得拨了110。真是软怕硬,硬怕横,横怕不要命。

  第五个保姆理想太远大。

  也许,她到小宋家来工作,就因为小宋是一个导演——因为她想当影星。小宋没好意思说,他其实一直都想当影星来着,可是,至今都没有实现这个梦。

  那灿烂的梦跟又苦又累的家务活冲突太大,这个保姆很快也走了。

  送她到车站,分手的时候,小宋还对她说:“以后我这里要是有了机会,一定和你联系。当然,要是你遇到了机会,也别忘了我……”

  第六个保姆四十多岁,特别怪。

  她说的话小宋听不懂,小宋说的话她也听不懂。

  没办法,小宋就用手比画,比如他想吃鱼,就做出鱼在水里游的样子;想吃花卷,就把两只手抱成一个圆,十个手指扭在一起……他想,就当是请了一个外国保姆吧。

  因为有过这种训练,小宋出国去,尽管不会英语,但是他的手语基本保证了他的日常交流。

  他渐渐发现,这个保姆经常一个人嘀嘀咕咕说些什么。蔓红也发现了这个异常情况,很害怕,悄悄对小宋说:“把她辞退吧?”

  就在辞退她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拿着菜刀闯进了小宋两口子的卧室,小宋一下跳了起来,他认为这个外国人是来杀他和蔓红的。

  她站在门口,低声说:“有小偷。”

  这一次她突然说了一句清清楚楚的普通话。

  小宋至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第七个保姆,也是最后一个保姆,长得特别漂亮。

  因为她长得太不像保姆了,蔓红辞掉她比辞掉以前所有的保姆都坚决。

  她真是一个有眼光的女人。
 
 
[NextPage朋友哈尔滨]

朋友哈尔滨 
 
  小宋经常感叹:现在,找个保姆比找个老婆都难!

  有一次,他回老家哈尔滨,跟一个在杂志社工作的朋友说起这件事,请他帮忙。这个朋友姓哈,名字就叫哈尔滨。一家报纸还报道过这件趣事。

  哈尔滨的老家其实在绥化农村。

  他说:“好吧,什么时候我回老家,帮你找一个知根知底、老实能干的。”

  小宋千恩万谢回了北京。

  他没抱多大希望,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大约半年后,哈尔滨突然打来一个电话,对小宋说,他有一个小学同学,叫魏金花,一直生活在老家农村。她结婚第三年,丈夫就被车撞死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守寡,日子很困苦。前不久,她终于又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有三个儿子,都快娶媳妇了,而她女儿也十七岁了,两家人组合在一起很别扭。前些日子,魏金花到哈尔滨看病,找到他,托他给女儿在城里找个活。哈尔滨对她说,北京有个朋友需要一个保姆。她说北京太远了,她不放心。哈尔滨做了半天思想工作,最后她说,她回去跟女儿商量一下,女儿要是同意,她就让她来……



作品集周德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