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与母亲的最后一次聊天

    日期:2022-01-21 点击:9

    昨天,是我最后一次与母亲聊天。 七十二岁的母亲在两个月前被告知罹患喉癌,需要切除喉部的息肉。但只是这样还没办法完全治愈,必须同时切除声带及喉头部分。 手术前两天,医生对我说:你母亲接下来会暂时没有办法...

  • 陪母亲数九

    日期:2022-01-20 点击:4

    母亲住在乡下,种点蔬菜瓜果,养群鸡鸭,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前几年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痊愈后留下了后遗症,每到冬天就咳嗽得厉害,特别害怕冷风吹。我请人在老家隔开了一间小屋,安上了铁炉,专门用作母亲烤火取暖...

  • 留扇窗给母亲

    日期:2022-01-19 点击:13

    光阴刷旧了我,也刷旧了我身边的一些物件。屋子的墙体有了裂缝,木门与门框越来越不能吻合。在静下来的夜里,我默默和它们对话,想起一晃而过的13年,心里有点儿发慌,不知是该感激它们的陪伴,还是该遗憾它们的老...

  • 与母亲相守50天

    日期:2022-01-17 点击:32

    前几日,看到武汉的女友莉君发朋友圈,才知道,她因为武汉封城,已经在娘家湖北天门的一个小山村里度过了整整50天。 莉君与母亲都是能干且犟脾气的湖北九头鸟,秉承的人生哲学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因此,往年春节,...

  • 母亲还账

    日期:2022-01-17 点击:5

    二十多年前,父亲因心脏病住院,那时我哥哥5岁,我才3岁。这可急坏了母亲。虽然父亲农闲时跟着一帮人盖房子,但有限的积蓄与昂贵的医疗费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母亲四处借钱,亲戚朋友借遍了,就向不认识的人借。母亲...

  • 妈妈站在土桥上

    日期:2022-01-16 点击:10

    14岁的时候,姥姥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眷恋,更带着对我的无限挂牵,永远地离开了我。那个秋日黄昏,太阳沉入地平线,留下残阳如血,留下悲痛欲绝。 失去了姥姥的庇护,我不得不到改嫁的妈妈那里讨生活。 妈妈家里上有...

  • 母亲老成了我的孩子

    日期:2022-01-15 点击:12

    今年六月,五哥给我打来电话:九满,今天吃早餐的时候,妈妈突然中风了当我知道母亲中风的那一刻,悲伤的情绪突然喷发出来,哇的一声,竟当着许多同事的面嚎啕大哭,悲伤欲绝的我匆忙买了回家的车票,心急火撩地往...

  • 母亲的立夏

    日期:2022-01-14 点击:4

    时光总是走得那样急,仿佛昨日还是春衫试酒,今日就火轮灼人。 老家的日子,节气总是在母亲的指间轮回。往年立夏,母亲特意到麦田里走了一遭,检阅麦子在微风里抽穗扬花。麦浪起伏,母亲陶醉在麦香里。 立夏后,母...

  • 母亲二三事

    日期:2022-01-13 点击:8

    母亲去世十五年了,但回忆起与她在一起的日子,总是那么温馨。 母亲青年时爱打长辫子,她的长辫乌黑发亮,长近两米,是村子里的一道风景。母亲很珍爱她的辫子,留了不少年。1984年,我考上外省的中专,上学需要钱,...

  • 三件礼物

    日期:2022-01-12 点击:10

    夏日的朝阳透过白色的窗棂和纱幔,照射在我的身上,我仍像没力气的懒猫一样蜷缩在床上,任阳光在我的身上铺满恬静。 扫视床头柜,上面放着父亲一个山村语文教师的三件生日礼物看书用的放大镜,做衣用的丝绸料,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