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养蜂的父亲

    日期:2021-09-03 点击:16

    父亲六十五岁了。他已经明显老了,脸上的皱纹褶子和老年斑,刻画着岁月的沧桑。两鬓全白,走路时略显老态,背微驼,还带点蹒跚。 两年前,因为小妹生二娃,经年在外打工做活的父亲决定回家静一静,和母亲一起帮妹妹...

  • 母亲不进城

    日期:2021-09-03 点击:19

    强是母亲的儿子,在城里有家有事业,可是母亲不愿跟强走,她说城里不踏实。 强在城里忙,想着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换一辆好一点的车。母亲也在乡下忙,她想的是地里的半亩花生能丰收,圈里的两头猪能快快长大。 就...

  • 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孩子

    日期:2021-09-02 点击:59

    朋友参加完姥爷的葬礼,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听完,我们俩一起哭了很久。 姥爷在快过世的那些日子,胃口已经很差了,每天能吃下的东西少得可怜。于是妈妈到处搜罗姥爷没吃过的东西,给他尝鲜。 那天,妈妈带去几颗莲...

  • 父亲

    日期:2021-09-02 点击:28

    父亲打电话来说:他刚接受完麻江电视台的采访。父亲的话让我感到非常惊奇,父亲居然要上电视了?是哪方面的新闻?带着疑问,下班后,携老公、孩子一起回家看老父亲。 整个暑假外出培训,加上带孩子出门不方便,已有...

  • 爸爸留下的老打字机

    日期:2021-09-02 点击:16

    我还在北方小城上大学时,有一年寒假,爸爸出差北京,拎回来一个方盒子。这方盒子看上去有点重量,爸爸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书桌上,对我说:这是打字机。此前,我只在电影中看到过有人用打字机打字,但如此近距离地...

  • 每一次,去看小弟

    日期:2021-09-02 点击:12

    每次去看小弟,我都不知道拿什么给他好,他爱喝酒,我便拿酒,他爱吃肉,我便拿肉,他爱吃那种松仁小肚,其实这小肚里边没多少肉,更多的是淀粉,但味道好,他喜欢吃,我亦是喜欢,兄弟两个以前是每人切半个,然后...

  • 我的母亲阿J

    日期:2021-09-01 点击:16

    农村人称呼母亲,少用妈、娘等正统称谓,多叫姨、嫂、婶、奶。我叫母亲阿J,意为姐。嫁入的女人无名字,只叫原村名,村人称阿J为北潭婶,北潭人称西湾姑,记工簿的全称吴北潭。 阿J今年八十四,体胖个矮,眼睛细小...

  • 母亲

    日期:2021-08-31 点击:19

    江南的雨季是绵绵的。雨一下就是一个月。风里还有树叶淡淡的清香。沿着青石板的小路,数着雨里缕缕乡愁。轻轻叩响锈迹斑斑的门环,我仿佛看见了母亲,刹那雾气模糊了眼眸。 母亲还是老了,她变得越来越啰唆,什么事...

  • 父亲的新年愿望

    日期:2021-08-31 点击:16

    前几天,我跟父亲通电话,商量春节怎么过。父亲提出了新年愿望: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二,每天晚上六点至九点,尽量都别串门了,一家人聚在客厅里看看电视、拉拉呱。 初听父亲的新年愿望,我当时感觉非常可笑。这算什么...

  • 回忆我的父亲

    日期:2021-08-30 点击:19

    清明既是游园踏青的时节,更是追思亲人的日子。 每逢这个节令前后,我总能梦到父亲的身影,虽然父亲离开我已近13年了。 我家在一个小山村,家里五口人,经济来源只有父亲一个人的收入,在全家人省吃俭用下,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