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边走边写之母亲的情怀

  周一的早晨却迎来了五月的第一场雨。自我浅唱,淅淅沥沥至午后。这小雨时急时缓,似泣似喜。像个咿呀学语的孩子,时而与空气窃窃私语,时而自我做伴自言自语;更像个疯婆子,悲戚时,稀里哗啦一番哭诉,高兴时,眉宇间飘落着星星点点的喜悦。

  雨后的午后时光,徘徊在半空中的阴霾渐渐消散,天空露出一片响晴的笑靥。先前还隐遁一隅的鸟儿这会儿都飞到晴空下,叽叽喳喳三三两两谈晴说爱,或在色彩斑斓的大地上嬉戏翻飞。远处的山峦,在散去的氤氲中一点点明朗起来,像刚睡醒后的老人,悻悻然又为以后的日子平添了几分忧思。大地仍像吸足了水的海绵一般,湿重得都能拧出水来。撒进土里的菜籽,有的才露尖尖角,却看不到蝴蝶蜻蜓落在上头。这个季节自然界中的昆虫,大多还在藏匿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了无生息和踪迹。

  母亲节刚过,我手里一篇还没完稿的悉数母亲的情怀的小文如饥饿的孩子,还在等着我用笔墨将其滋养丰盈起来。母亲节的氛围丝毫没有因为这场小雨的洗刷而黯然失色。仍熠熠闪烁在午后那些为母亲送去殷殷祝福的言辞中。我轻点鼠标,想将自己的一份祝福送达天堂的另一端母亲的心中。我知道我这迟来的祝福仍会让与世长辞的母亲露出盈盈笑脸。就像这午后灿烂的阳光。而且我能听到她一如既往,响彻耳鼓,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孩子,我已经很欣慰了。你将对我的爱转嫁给了你的婆婆,你对她的孝心明心可鉴。我在那边很好,勿念。”

  其实,天上的母亲与地上的婆母虽然曾经是那么不可比对,情壑难填,但随着时光的流转,沧桑的变换,曾几何时,情壑变坦途。就那么容易将心通达到彼此的心间。为婆母所做的一切,早已熟稔在心里。为她洗头、理发,和她谈心,这是多年不变的情怀。就如灵动在键盘间的思绪,成了一种责任和习惯。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母亲节这一天我再次为婆婆做这一切时,觉得如此顺理成章,也是我没有把它当做母亲节礼物而视之的缘由吧。也为此徒增对天上母亲还没来得及享受女儿对她的孝道之责就仙然离去的愧疚情愫。

  雨后的午后时光真的好温馨。处处充满了母亲般的温情。推开窗棂,深吸一口这清新的空气,一阵风儿吹过来,轻轻滑过脸颊时,就如母亲的手温热还留有泥土的芬芳。



    作品集关于母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