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福报潜藏在人生的智慧里

时间:2022-01-09   作者:飞花   点击:

  1
 
  此为《红楼梦》二十九回笔记。在整理这一回笔记的时候,不得不想到一个我们常挂在嘴边,又希望获得的东西:“福气”。这让我想起自己曾经的第一部书名《幸福是什么》来,——我一直想弄明白一个道理:幸福到底是什么?

福报潜藏在人生的智慧里
 
  后来我查过许多资料,对这个字解释最多的是:“富贵寿考等齐备为福。与‘祸’相对”。其实从人的需求出发,我认为当人的生理需要和精神需要得到满足的时候,就是一种福气。当然这种满足有程度之分,会因为人的欲望而有所不同。所以福的获得,与人的精神世界和对生活的感悟有关。
 
  佛家和道家也讲福,佛家讲人在世间的修行会获得两种结果:业报与福报,而且这两种结果是可以相互转变的,就看人在这个世界怎样修行。道家同样也赞成这样的说法,《道德经》上讲“福祸相依”,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现实中,当一个人感觉自己的人生境遇或者自己的欲望不可捉摸的时候,就需要去寺庙里祈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与神灵沟通,达成所愿。其实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一个人能够获得真正的幸福,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内心,就像佛家有一句经典的台词:佛只渡有缘人,而人最难渡的是自己。
 
  2
 
  小说这一回里写贾府在端午节前去清虚观祈福的热闹场面。这似乎与我们日常理解去寺庙烧香祈福有所不同,——但凡去寺庙里烧香的人,无不带着真实诚意,那活动既严肃又认真。然而仔细读读作者写的贾府一众大小去寺庙里祈福的行为:人声鼎沸,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俨然是一场郊游活动,哪里是祈福烧香呢!
 
  作者对祈福的过程并没有进行详细的描写,而重点写了祈福中人的行为,似乎在表达一种意思:有没有福,不关乎人对神灵做了什么,而是人的心灵是否向善,是否有对众生的一种怜悯。当一个人能够心安而平静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就是幸福的。
 
  所以这一回的回幕里说“享福人福深还祷福”,谁是享福人?谁的福最深?又是为谁祷福呢?
 
  祈福的原因表面看很简单。是因为端午前,元妃从宫里送出一些银两,叫贾府去清虚观做三天“平安蘸”。什么是“平安蘸”呢?就是道教中诵经祈福的一种仪式,也是祈求平安幸福的一种活动。我们可以想想,元妃是宠妃,作为女人,已经享受到人间最大的富贵与尊荣,为什么还要吩咐家人去寺庙里祈求平安呢?
 
  原因也很简单。深处皇宫大院,伴君如伴虎,元妃的身家性命随时都有可能作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她的处境又是家族的保障,所以可以想象一下,元妃每天的生活都如坐针毡般地担惊受怕。
 
  这种感受王熙凤可能没有深切的体会,但贾母一定感受得到。贾母是贾府里唯一健在的老人之一,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现在家族正是如日中天,所以从富贵荣华与生命寿数上讲,贾母是享福的人。然而她却要带领一家大小去寺庙里祷福,原因也十分明白:一是像许多老人一样,她去给后辈儿孙祈福;二是,更重要的是这位经历过风霜的老人对生命有一种智慧和领悟:这样一个大家族已经历世三四代了,而未来的发展她无法掌握,所以她对家族的未来感到不安。
 
  然而当贾府黑压压一堆人到达清虚观时,王熙凤的行为却把祈福的事变成了一种展示权力和娱乐的活动。
 
  “不多时,已到了清虚观门口。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土在路旁迎接。宝玉下了马,贾母的轿刚至山门以内,见了本境城隆土地各位泥塑圣像,便命往轿。贾珍带领各子弟上来迎接。凤姐儿的轿子却赶在头里先到了,带着鸳鸯等迎接上来,见贾母下了轿,忙要搀扶。可巧有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儿,拿着个剪筒照管各处剪蜡花儿,正欲得便且藏出去,不想一头撞在凤姐儿怀里。凤姐便一扬手照脸打了个嘴巴,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斤斗,骂道:‘小野杂种!往那里跑?’那小道士也不顾拾烛剪,爬起来往外还要跑。正值宝钗等下车,众婆娘媳妇正围随的风雨不透,但见一个小道士滚了出来,都喝声叫:‘拿,拿!打,打!’贾母听了,忙问:‘是怎么了?’贾珍忙过来问。凤姐上去搀住贾母,就回说:‘一个小道士儿剪蜡花的,没躲出去,这会子混钻呢。’贾母听说,忙道:‘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惯了的,那里见过这个势派?倘成唬着他,倒怪可怜见儿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呢。’说着,便叫贾珍去好生带了来。贾珍只得去拉了,那孩子一手拿着蜡剪,跪在地下乱颤。贾母命贾珍拉起来,叫他不用怕,问他几岁了。那孩子总说不出话来。贾母还说:‘可怜见儿的!’又向贾珍道:‘珍哥带他去罢。给他几个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贾珍答应,领出去了。”
 
  这一段文字,既展示了王熙凤的威严和达官贵族的飞扬跋扈,同时通过王熙凤与贾母对小道士的态度也对比出两种不同的人生境界。
 
  凤姐不问青红皂白,伸手就给小道士一巴掌。这充分说明王熙凤这一个当权者的不可一世和权威被挑战后的愤怒。这种愤怒是一种对贫穷者和卑微者的无视和冷漠。其实这是一个深层的现实问题,这个现实的矛盾自古以来因为阶级的出现而根深蒂固。
 
  贾府里那些贵夫人、娇小姐、俏丫头为了自身的安全提前对清虚观清场的行为,让我想起自古以来达官贵人去某地考察民情鸣锣开道,清场的情景,让我们不得不深思一个问题:怎么理解社会的安全程度?
 
  曾看过周星驰导演的一部电影《武状元苏乞儿》,结尾时皇帝要苏灿解散掉丐帮,皇帝的理由是丐帮遍及全天下,为国家的稳定带来隐患。其中有一段精彩的台词:


作品集关于人生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