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邻桌的富商

时间:2021-10-09   作者:Harps   点击:

  我过去以为有钱人只生活在有钱人的空间里:顶级游轮、私人飞机、加长轿车……他们很少会出现在公共空间,也就是我等普通人常涉足的地方。就像《红楼梦》里的小丫头骂上不得台面的婆子:“我们到的地方儿,有你到的一半儿,那一半儿是你到不去的呢!”后来慢慢发现,有钱人何其多,有时吃饭、喝咖啡,旁边就坐着几个。人们喜欢在吃东西的地方谈生意,大概是“大隐隐于市”的意思。
邻桌的富商
 
  柳敬亭说书可以下酒,谈生意不仅可以下酒,还可以下咖啡、下点心、下奶茶、下火锅、下鱼香肉丝和辣子鸡。偶尔出去吃个饭,我总会生出“原来有钱人跟功夫高手一样,都在民间”的感想。他们随随便便把成百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生意挂在嘴边,同时吸溜着泰式酸辣汤粉。我对谈生意的了解只限于买菜,也就是看货色、讲价钱。与我狭隘的生意经形成巨大对比的是,在饮食场所听到的大生意,主要是讲价钱。我经常从头听到尾也没明白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這种谈生意的对话往往不对等,由一个主导者对其他人大谈自己过去的生意和未来的生意,以及自己旁观过的生意。生意场上的波澜壮阔,由一张忙着吃的嘴娓娓道来,不知道同桌而食的熟人朋友感受如何,我作为邻桌食客,灌了满满两耳朵,听得很煎熬。虽然自己的嘴也忙着吃东西,心里却憋不住地往外冒问题:“真的吗?是这样吗?那最后到底成了没有?”
 
  跟家人、朋友吃饭时,如果遇上邻桌有谈大生意的潜在富商,这顿饭的对话聊天就算完蛋了。邻桌生意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气场放着万道金光,我们这边谈点什么好像都不合适。虽然两边是陌生人,可是自己的对话就是插不进别人的话缝,只好闷头大吃,再多要两杯啤酒。开启嘲讽模式就更不合适了:我们能听见别人说话,别人也能听见我们说话。别人谈生意虽然声音洪亮,但至少没有针对性。我们随便嘲讽别人,即便挨揍也是理亏的。就算是“道路以目”,挤眉弄眼做出讽刺表情,人家也看得见。爱谈大生意的富人,说不定都有保镖,揍人不用亲自动手。这种时候只有小孩才是富商的克星。三岁以下的小孩都以为自己是宇宙中心。“宇宙中心”要喝水,要吃肉,要把番茄酱抹在胸口……想做就做,旁若无人。服侍“宇宙中心”的大人们自然而然被“万有引力”带着旋转,洗手、喂食、回答问题,邻桌的富商和他们承载着上亿生意的话语,就像浮云、柳絮一样随风飘散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