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九十四章

时间:2021-06-12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王寅文、龙威、龙武及家眷在临晋解放前突然失踪,一同失踪的还有被国民党逮捕的水云、兰兰、哑巴以及关在牢中的几名共产党员,这些人到底去了哪里,水云、兰兰、哑巴及那几名共产党员是否还活着,给李瑞轩、郭海潮及临晋人留下了一个谜。为解开这个谜,李瑞轩请求陕西省公安厅成立了由十余人组成的专案小组进行侦破,专案小组查访了王寅文、龙威、龙武身边的所有社会关系,对这些人像大海捞针一样进行逐一排查,组织当地公安,对可疑人员的家庭、亲戚及社会关系进行监控,终于在解放三年后即一九五二年夏季揭开了这个谜底。公安抓获了一名回临晋看望家人的当年随龙威、龙武一同失踪的王寅文的亲信,然后顺藤摸瓜,从青海格尔木抓回了王寅文及其家眷,从四川眉县抓回了龙武及家眷,同时抓获的还有他们带走的六名亲信,但却没见到龙威。随着对王寅文、龙武及其家眷的审讯,一桩历史惨案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一九四八年,解放军在全国各战场取得主动,由战略防御进入战略反攻,一直奉行狡兔三窟的王寅文出于本性,要为自己再建两个藏身之处以备不测,于是派出心腹龙武带上巨额钱财分别去了青海格尔木和四川眉县,在这两地分别置办了房产和商铺,在格尔木开了一个卖川药为主的药材铺子,在眉县开了一个皮货行。用王寅文的说法就是要隐没于乱世,归隐于山林,苟且残存,过一种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以逃避共产党战胜后对他们的清算。一九四八年十月六日,随着荔北战役已经展开,国民党在西北的溃败之势已经显现,王寅文于是准备率龙威、龙武逃亡。恰巧国民党省党部下达了秘密处决各县在押共产党人的密令,在逃亡之前,龙威决定处决关押在临晋大牢中的共产党人。为了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龙威和龙武亲率六名心腹,提前在县政府后院挖好一个大坑,然后去大牢中提取被逮捕的水云、兰兰和哑巴,给他们连同大牢的几名共产党员一同戴上手铐脚镣,蒙上眼睛,口里塞上毛巾破布等分别押上两辆带篷子的马车,为掩人耳目,他们先把马车赶进警察局,几个小时后另外换车再把水云她们悄悄拉到县政府后院关了起来。到了晚上九至十点钟,龙威还装模作样地在县政府开了一个严防共产党的会议。

    到了十点钟,也就是距临晋起义还有两个小时,夜寂静黑暗,月亮躲进了云层,发着惨淡的白光,王寅文也来到县政府和龙威、龙武率领几个心腹手持钢刀,把戴着手铐脚镣,口中塞着毛巾破布,眼上蒙着黑布的水云、兰兰、哑巴及另外三名共产党员押到早已挖好的县政府后院的大坑边。

    半轮冷月凄美地挂在天边,冷月之下隐隐可看到水云和兰兰他们一个个戴着手铐脚镣被押了过来,看着水云他们不屈的样子,龙威大声说道:“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来投,早就对你们说过共产党是死路一条,你们却还是要走,我现在就只好成全你们,行刑。”随着一声令下,就见那龙威、龙武及几个心腹挥舞着大刀、铁锨、洋镐等向着水云她们砸去,由于他们被堵着嘴,在刀砍及铁锨、洋镐的砸击之下,一个个悄无声息地倒下,然后被推入早已挖好的大坑中,不过他们根本没死,一个个还在挣扎。龙威命令行刑时,他自己也抡起洋镐砸向他旁边的哑巴,身高体壮、力大无比的哑巴早已明白了一切,在头部挨了一洋镐后,虽然被蒙着双眼,但忍痛循着声音扑向龙威,用手上戴的铁镣一下子绕在龙威的脖子上,随着“咔”的一声扭断了龙威的脖子。不过哑巴自己紧接着被龙武一刀砍在脖子上,拉着龙威一同掉进坑里。

    哑巴突如其来的反抗把行刑人员全都吓蒙了,一个个看着王寅文不知如何是好。王寅文用手电向坑中照着看了看,确定龙威已经丧命,王寅文冷冷地说:“龙威兄弟,大哥不能带你一同走了,只能把你和这些**分子埋在一处,宽恕哥哥不能为你建墓立碑,请弟弟放心,你的妻儿老小,大哥和龙武会替你照顾好的。”说完再次看了看坑内还在挣扎的水云、兰兰和哑巴他们,冷冷地说:“埋!”龙威和那几个手下挥舞铁锨,一会就埋平了那个大坑。

    夜又恢复了寂静,只有远处有一只野狗在低沉地嗥叫,让人毛骨悚然。龙武和手下已经填埋了大坑,被填平的大坑经过踩踏变得和周围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下面埋着六个冤魂,王寅文命人再往上面堆了一大堆柴草,所有的痕迹被彻底掩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做完了这一切,龙武对王寅文说:“大哥,我现在就按计划率领几个弟兄去龙尾堡,血洗严家大院,从严裕龙手中抢出秦王镜。”王寅文没有回答,他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晚上这夜太静了,静得让人有些恐慌,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危险之地,保命要紧啊。”说完催手下赶忙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老百姓衣服,乘着夜色混出城门,和城外马车上等待他们的家眷会合,踏上了一条逃亡之路。

    临行前,王寅文再次回头看了看夜幕中的临晋城,颇为感慨,也十分忧伤,掏出手帕擦了擦潮湿的眼睛动情地说:“别了,我的临晋,虽然我不想离开,但我不得不走,从此以后我王寅文将挥别芸芸众生,避开滚滚红尘,隐没于一处清清静静的地方,苟且残存。”然后上车,命手下赶着马车急速离去。

    还没等王寅文他们走出临晋境内,晚上十二点,临晋城传来阵阵枪声,郭海潮指挥的临晋起义打响。听着那密集的枪声,王寅文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庆幸地对龙武说:“这枪声是从临晋城内传出的,一定是郭海潮的保警大队反了,真险啊,要是再晚一会,我们就成了郭海潮的阶下囚了。不过临走前,我们还是给郭海潮、李瑞轩出了个谜题,那就是水云和兰兰的去向,我相信他们一辈子也解不开这个谜,哈哈……”

    自以为聪明的王寅文说这些话时,做梦也不会想到四年后,李瑞轩和郭海潮能把他从青海格尔木,把龙武从四川眉县缉捕归案。

    公开处决王寅文、龙威及那六个手下的大会在临晋城东门外的大场子上进行,那天前来观看的临晋民众人山人海。王寅文被处决后,郭海潮、严松岳在临晋县政府后院挖出了水云、兰兰、哑巴及其他三位遇害者的遗体,追认他们为革命烈士,修建了一个烈士陵园,给他们进行了隆重的葬礼。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