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八十九章

时间:2021-05-31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龙尾堡东边的大路上一连过了几天大兵,一队接一队,一波连一波,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拉运粮草的军车也是一辆接一辆,不但有马车,还有后面拖着长长大炮的汽车,扬起阵阵尘土,看来要打大仗了。从各种渠道传来的消息说,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为配合全国战场上的秋季攻势,在彭德怀总司令员指挥下,集西北野战军全部兵力,在大荔以北准备发动荔北战役,其目的是进攻关中,进逼潼关,截断西北国民党部队和中原的战略联系。国民党胡宗南部为防御解放军南下,威胁潼关,于是以大荔、蒲城、临晋为中心,部署七个多师的兵力,组成大荔以北、洛河以东正面纵深约三十公里的防御地带,设置三道防御阵地,阻止解放军进攻。彭德怀和胡宗南在关中东部下起了一盘大棋,一场大战,即将展开。内战连绵的炮火和厮杀,遍地的硝烟和废墟,使严裕龙陷入了深深的郁闷之中。抗战胜利后,严裕龙以为从此战争结束了,于是一年之内给儿子严松岳和松岳的表弟忠孝娶了媳妇成了家,松岳娶的是城里学校一个小学教员,忠孝娶的是一个铁匠铺子老板的女儿。同时在严裕龙的操办下,邱鹤寿的儿子邱夏阳和邱冬寒也都娶了媳妇成了家,唯有女儿兰兰的婚事没有着落。严裕龙想让女儿嫁一个文化人,可兰兰心中偏就看上了舞刀弄枪的郭海潮。严裕龙并不是认为郭海潮不好,只是觉得郭海潮天天脑袋挂在腰带上,可又说服不了女儿,因此兰兰的婚事就一直这么放着。时局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严裕龙及龙尾堡人的预料,军事上处于劣势的共产党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逐渐占据了战场优势,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如今荔北战役又拉开了大幕,严裕龙的儿子松岳和邱鹤寿的大儿子夏阳都在郭海潮的保警大队,严裕龙心中明白,他们和郭海潮虽然都穿着国民党的军装,其实都是共产党,还有水云和兰兰,同样也在干着共产党的事情。如今国共之间的决战即将开始,严裕龙不知道在这场大战之后,等待孩子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对时局的无奈和对儿子松岳、女儿兰兰、水云及夏阳的担心,严裕龙病倒了。得到消息,郭海潮带着严松岳和邱夏阳回龙尾堡看望严裕龙。

    郭海潮和严松岳、邱夏阳来到严家门口,只见大门虚掩,推门进去,松岳娘闻声迎了出来,后面跟着水云和兰兰,兰兰和郭海潮眼光相遇,不觉红了脸。看着呆呆站在那里的兰兰,水云开玩笑说:“傻兰兰,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海潮是客人,怎么不知道让客人进屋。”兰兰的脸更红了,正要说话,却听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想不到这里这么热闹,看来我杨雄飞来得正是时候。”大家回头一看,只见杨雄飞带着一个随从进了严家大院,小凤和水云赶忙招呼杨雄飞、郭海潮及众人进屋。严裕龙躺在大炕上,和以前相比,病中的严裕龙显得苍老而憔悴,头发花白,神情倦怠,身体消瘦。看到杨雄飞、郭海潮及松岳、夏阳等人进来,严裕龙脸上露出了笑容,吃力地笑着说:“好了,今天我们家全活了,兰兰妈,让忠孝拿上五百块钱去城里买上几斤肉,你和忠孝媳妇做上几个好菜,开上一缸好酒,我们好好团聚团聚。”郭海潮笑着说:“严先生,五百块钱根本买不到肉,只能买几斤萝卜。”听了郭海潮的话,严裕龙一脸不解地说:“前段时间我去过县城,肉一百块钱一斤,莫非又涨价了?”水云笑着说:“一百块钱买一斤肉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的物价一天三涨,早晨能买一斤油,下午就只能买一斤醋;月初能买一头牛,月底只能买一只鸡;因为货币贬值厉害,因此许多店铺已经不再收法币,只收现大洋。”严裕龙听后摇了摇头说:“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下去,老百姓该怎么活啊?雄飞弟,你是国军的师长,你说这政府到底是怎么了?”

    看到严裕龙忧心的样子,杨雄飞上前拉着严裕龙的手说:“共产党才是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祸根,只有早日铲除共产党,中国才有希望。目前国共在西北战场的决战马上就要展开,裕龙兄,你知道在我杨雄飞防御阵地的正面,将要展开进攻的是共产党的哪支部队吗?是李瑞轩李大哥所在的部队,瑞轩兄已经派人给我送来一封信劝我率部投降共军,我也给瑞轩兄回了信,告诉他我们是兄弟,但我杨雄飞更是党国军人,如今是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如果我和瑞轩兄在战场上相遇,我杨雄飞会毫不犹豫地向他开枪,如果战败,我杨雄飞就是杀身成仁,也不会背叛党国。”然后板着面孔问郭海潮说,“海潮,有人说你们保警大队中有许多共产党,当然也包括你自己,此话当真?”郭海潮马上起立“啪”的一声双脚脚跟一靠,冲着杨雄飞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报告师长,此话绝对是诬蔑,我和我的部队……”“好了好了,这是在裕龙兄的家,别来部队那一套,不是就好,不过我可告诫你,党国对你有恩,你若敢背叛党国,我会率领部队立刻进城剿灭保警大队。”说到这,杨雄飞突然发现严裕龙脸色铁青,知道严裕龙不爱听自己的话,于是把话头引到其它话上,因话不投机,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开饭了,严裕龙没有下炕,由松岳娘给严裕龙盛了一碗饭放在炕桌上吃,然后男女各一桌就席入座。杨雄飞和郭海潮这一桌就摆在严裕龙所在的屋子,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尽管饭菜还算丰盛,可是饭桌上的气氛并不热烈。吃完饭杨雄飞要走了,临行前,他紧紧地握着严裕龙的双手伤感地说:“裕龙兄,看你病成这样,小弟真的不忍离去,另外我也十分想念瑞轩兄,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自古到今,没有多少故事的结局是圆满的皆大欢喜。大战临近,我有一种预感,小弟此次一去,也许就是永别,裕龙兄保重。”说完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严家。

    杨雄飞走后,严裕龙命人把家中所有人都叫进屋子,看到严裕龙郑重的神情,众人不知严裕龙要干什么,就听严裕龙说:“世道纷乱,国共之间决战在即,我严裕龙明白,水云及海潮、松岳、夏阳和兰兰,你们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搅入这场纷争之中,人各有志,我不干预你们,但我要告诫你们一点,在这乱世中一定要活下来,保住性命。”然后把目光转向兰兰和郭海潮说:“海潮侄子,在这几个孩子当中,只有你和兰兰没有成家,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今天我当着全家人宣布,我把兰兰托付给你了,最好这几天就把婚礼办了。这兵荒马乱的,咱们就不大操大办地讲场面,把一些重要亲戚叫到一块,吃顿饭,举行个简单的仪式,你看如何?”听了严裕龙的话,郭海潮内心十分感激,多年来他和兰兰一直相爱,只不过是怕严裕龙反对而没把这层纸捅破,想不到严裕龙却这样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而且要求尽快结婚,这其实正是他心中梦寐以求的事情。于是看了眼兰兰,两人目光相遇,兰兰羞涩地低下了头。郭海潮上前拉住兰兰的手对严裕龙说:“谢谢严先生,我爱兰兰,更想早日结婚,可是如今这兵荒马乱的,我想还是等打完这一仗,我要为兰兰举办一个红红火火的婚礼,我要风风光光地娶兰兰,要不这样,今天全家人都在,就算是我和兰兰订婚,请允许我现在改口叫你爸爸。”然后和兰兰一起跪在地上,对着躺在炕上的严裕龙和坐在炕沿上的小凤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喊道:“爸,妈。”严裕龙和小凤大声答应道:“哎。”在场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