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九十五章

时间:2021-06-14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随着严家大院那雄伟的房屋被拆除变卖后成为一堆废墟,昔日围绕着严家的尊贵和荣耀顷刻间烟消云散,郭明瑞家成为龙尾堡中无人可比的大户,郭明瑞一时精神焕发,连走路脚步都抬得高高的。郭家庞大的财富很快变为灾祸的根源,还没得意多久的郭明瑞很快意识到,和马云起、严裕龙相比,自己真的没活明白,严松岳以媳妇有病为名卖房子卖地,现在看来是严裕龙死前早就安排好的一步高招。那天在龙头寺,马云起给他和严裕龙说的“钱财是罪,房子土地是累赘,到时候都是惹事的祸根”,如今这句话终于应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开始了,龙尾堡房子最大,土地骡马最多,雇长工也最多的郭家自然被划为地主,虽然儿子郭子盎在县政府干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几辈人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土地房屋及城里的粮店被没收,圈里成群的骡马及农具、马车等被分给穷人,高大气派的郭家大院被没收成为贫农协会的会部,郭家一家老小被撵到了房子又矮又小的昔日长工们住的小偏院,几代人积攒下来庞大的家产一夜间化为云烟,而且头上还比严家多了一顶地主的帽子。一无所有的严家,被定为贫下中农。

    如果说没收土地和家产让郭明瑞感到了心被刀割一般的疼痛,那么以后发生的事情更是在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村中开始了斗地主,郭明瑞每天晚上都要被贫协主任郭丁山揪到台子上供人们批斗,几乎每个村都有几个像郭丁山这样斗地主上瘾的人,一站到斗地主的台子上他们就会心潮澎湃,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和冲动,把斗地主作为显示自己巨大存在的舞台。更有一些借着灵堂哭恓惶的女人,按说郭家和她并无什么过节,可是她们也不知在什么地方受了委屈,把气全撒到了地主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着郭明瑞控诉地主罪行。郭明瑞有些想不明白,都是昔日和和气气的乡亲,一夜之间怎么全部变成了苦大仇深的仇人,本来是十几年前早已被遗忘的芝麻大点事,如今却被翻出来化为阶级仇恨,声泪俱下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剥削她,压迫她,还把唾沫吐到自己脸上,倒是那个因吃喝嫖赌折腾光了万贯家产的马云起,此时却被划为贫农,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郭丁山也许觉得仅在龙尾堡斗地主还不过瘾,又和邻村几个贫协主任商议,要把地主们拉到县城去游街联合批斗。头上戴着高帽子,胸前挂着大牌子的恶霸地主郭明瑞早已对游街批斗习以为常,可是今天他却十分害怕,因为队伍要经过县政府,他怕给在县上干事的儿子丢脸。郭明瑞终于走到了县政府门口,由于紧张,一头跌倒在地,头正好撞在地上,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就在这一刻,郭子盎一个箭步冲出政府大门奔向父亲,只见他扶起郭明瑞,看见父亲头上血流不止,情急之下竟撕下自己穿的一件新白衬衣的袖子给郭明瑞包扎。这时旁边有人喊道:“老地主是故意摔倒的,郭子盎应该和地主父亲划清界线。”“打倒地主,打倒地主儿子。”郭明瑞听了这口号,急得直跺脚,一把扯下儿子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白衣袖,推开郭子盎说:“儿啊,你吃的是政府的饭,就别管我这地主爹了。”

    血,顺着郭明瑞的脸向下流淌,滴到了衣服上,只听郭子盎突然大声喊道:“不,你是我爹,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爹。”说完,当着众人的面“咕咚”一声跪在郭明瑞面前。郭明瑞看见儿子这样,不禁一愣,父子俩都失声痛哭。第二天,郭子盎因为不能和地主父亲郭明瑞划清界线被县政府开除回家务农,而郭丁山也因有人揭发当年背叛共产党被公安局逮捕。从此之后,龙尾堡人就再也没见过郭丁山。

    儿子郭子盎回乡务农后,郭明瑞活着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每天噩梦不断,因为对黑夜的恐惧,每晚睡觉时不敢熄灯,而且必须由儿子郭子盎陪在身边才能睡上一会。这天晚上,郭明瑞觉得好困好累,可怎么也睡不着,头疼得直想去撞墙,但他一直忍着,几次睁开眼睛,看见儿子郭子盎在油灯下看书,他就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半夜时分,屋子的窗子突然被“哗”的一声推开,伴着一阵阴森森的冷风,一个浑身上下血淋淋但却无头的人站在窗子外面说:“东家,你看我没有头好难受啊,求求你把我的头还给我吧。”看着那血淋淋的无头人,郭明瑞吓得浑身发抖,赶忙转过身,却见已死去的马云起媳妇从屋门走了进来,披头散发,泪流满面哭着问他:“郭先生,你家柳叶的手腕上怎么戴着我那对浅红玉镯子,莫非是云起偷去卖你换了钱去抽大烟?”郭明瑞正要说话,马云起媳妇却已无了踪影,门外却似乎还有她的哭声。吓得郭明瑞魂飞魄散,就见大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走进屋来,一进门就跪在他的面前说:“老爷,你饶了我吧,和郭丁山好是我对不住你,你打我,骂我,怎样都行,只求你别再把我关在后院中……”郭明瑞听到这,从炕上走下来准备扶大老婆起来,可一伸手,她却突然消失了。吓得郭明瑞出了一身冷汗,一下子坐起来,只见儿子郭子盎仍在油灯下看书,原来是一个噩梦。

    郭明瑞从此卧床不起,一连几天水米不进,瞪着那对呆呆的大眼睛看着屋顶,眼神浑浊而没有表情,身体也一天天消瘦虚弱,任凭儿子郭子盎如何哭求也没反应。到了第五天,总算吃了郭子盎媳妇端来的一碗汤面片,然后把儿子郭子盎叫到床前说:“好儿子,听爸的话,去省上找当大官的郭海潮,就说你不是我的亲儿子,你俩才是亲兄弟,求他继续让你到县上干事。”听了父亲的话,郭子盎哭着说:“爸,别说了,你永远都是我的好父亲,我永远都是你的亲儿子。”听了儿子的话,郭明瑞脸上显出一丝欣慰,拉着郭子盎的手说:“好儿子,爸不行了,爸这一辈子为了扩大郭家的家业,做了一些不近人情的事,家业扩大了,可日子过得并不幸福。我儿一定要记住,人间之恶莫不由金钱而生,人间之祸莫不因贪欲而起,今后干任何事,一切要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另外,做事与人为善,这样即便不会大富大贵,也不会遭飞来横祸。”说完头向旁边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刚一解放,马云起就疯了,整天不洗脸,不刮胡子,身上臭得让人无法靠近,一天到晚疯疯癫癫地胡言乱语,一个人对着黄河滩大声乱骂或吼秦腔,不过他骂的都是国民党,唱的都是共产党好,更因一无所有穷得叮当响,划成分时被划定为贫农,又因无儿无女,被定为五保户,一个人住着村头那宽敞的大庙。村里本来已经给他分了口粮,他却整天找队长找大队长说粮食不够吃,要粮要油,倘若不答应就觅死觅活耍死狗,要么在大队长家门口一躺就是一天,要么整天拿着一个破碗到队长家吃饭。队长和大队长看到马云起年龄大了,加上又是个疯子,不愿惹他,而且还怕他三分,因此每年分给马云起的粮和油是其他人的好几倍。尽管庄稼连年歉收,全村人不得不常年靠吃野菜、油渣度日,唯独马云起一直吃的都是细米白面,为储备粮食,他偷偷地把睡觉的土炕揭了上面的盖,二尺来高的炕坑里倒的全是粮食,少说也有七八千斤,够马云起十年也吃不完。那些粮食就是马云起的床,马云起就踏踏实实地睡在粮食上,满足地睡在这到死也吃不完的粮食上……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