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患难相共

时间:2021-05-31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29章 患难相共

 

华少坤脸色果然变了,厉声道:“我为什么睡不着?为什么要消愁解闷?”

竹叶青道:“因为华先生是个君子。”

他的笑忽然变得充满讥诮:“只可惜又不是真正的君子。”

华少坤的手已抖,显然在强忍着怒气。

竹叶青道:“今晨那一战,是谁胜谁负,你知道得当然比谁都清楚。”

华少坤的手抖得更厉害,忽然拿起了桌上的半樽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竹叶青道:“你若是真正的君子,就该当着你妻子的面,承认你自己输了。”

他冷笑:“可是你不敢。”

华少坤用力握紧双拳,道:“说下去。”

竹叶青道:“你若也像我一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就不会将这种事放在心上了,只可惜你又不是真正的小人,所以你心里才会觉得羞愧痛苦,觉得自己对不起谢晓峰。”

他冷冷的接着道:“所以现在若有人问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不妨告诉他,你不但是个伪君子,还是个懦夫。”

华少坤盯着他,一步步走过去:“不错,我是个懦夫,但是我一样可以杀人……”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含糊嘶哑,收缩的瞳孔忽然扩散。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仇二吃惊的看着他,想动,却没有动。

竹叶青道:“你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倒下?”

仇二道:“他醉了?”

竹叶青道:“他已是个老人,体力已衰弱,又喝得太快,可是酒里若没有迷药,还是醉不倒他的。”

仇二变色道:“迷药?”

竹叶青淡淡道:“这里的迷药虽然又浓又苦,但若混在陈年的竹叶青里,就不太容易分辨得出,我也是试验了很多次才成功。”

仇二忽然怒吼,想扑过来,却撞翻了桌子。

竹叶青微笑道:“其实你早该想到的,像我这样的小人,怎么会将这样的好酒留给别人享受!”

仇二倒在地上,想扶着桌子站起来,刚起来又倒下。

竹叶青道:“其实我还得感谢你,华少坤本是个很谨慎的人,若不是看见你喝过那樽酒,他也不会喝的,却不知你只不过因为喝得太慢,所以药才迟迟没有发作。”

仇二只觉得他的声音渐渐遥远,人也渐渐遥远,然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了。

紫玲忽然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本来以为你的野心只不过是想拼倒大老板,取而代之,现在……现在连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竹叶青笑了笑,道:“你永远不会知道的。”

× × ×

谢凤凰从噩梦中醒来,连被单都已被她的冷汗湿透了。她梦见她的丈夫回来了,血淋淋站在她床头,血淋淋的压在她身上,压得她气都透不出,醒来时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

他丈夫为她点起的灯已灭了。

× × ×

屋子里没有燃灯,谢晓峰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暗里,坐在他们吃饭时总要特地为公主留下的位子上。

──她一生下来就应该是个公主,你若看见她,也一定会喜欢她的,我们都以她为荣。

炊火早已熄灭,连灰都已冷透。狭小的厨房里,已永远不会再有昔日的温暖,那种可以让人一直暖人心底的肉汤香气,也永远不会再嗅得到了。

但是他的确在这里得到过他从来未曾得到过的满足和安慰。

──我叫阿吉,没有用的阿吉。

──今天我们的公主回家吃饭,我们大家都有肉吃,每个人都可以分到一块,好大好大的一块。

肉捧上来时,每个人眼睛里都发出了光,比剑光还亮。

剑光闪动,剑气纵横,鲜血飞溅,仇人倒下。

──我就是谢家的三少爷,我就是谢晓峰。

──天下无双的谢晓峰。

究竟是谁比较快乐?

是阿吉?

还是谢晓峰?

× × ×

门悄悄的被推开,一个纤弱而苗条的人影,悄悄的走了进来。

这是她的家,这里的每样东西她都很熟悉,就算看不见,也能感觉得到。

现在她又回来了。

带她回来的,是个胖胖的陌生人,却有一身比燕子还轻灵的功夫,伏在他身上,就像是在腾云驾雾。

她不认得这个人。

她跟他来,只因为他说有人在这里等她,只因为等她的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 × ×

阿吉慢慢的站起来,轻轻道:“坐。”

这是他们为她留的位子,她回来,就应该还给她。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看见她坐在这张椅子上,她乌黑柔软的头发长长披下来,态度温柔而高贵,就像是一位真的公主。那时他就希望自己以前从未看过她,就希望她是一位真的公主。

──你总不能让谢家的后代娶一个妓女做妻子。

──妓女,婊子。

他又想起他第一次看见她时,想起了他的手按在她小腹上时感觉到的那种热力,想起了她倒在地上,腰肢扭动时的那种表情。

──我才十五,只不过看起来比别人要大些。

小弟还是个孩子。

──没有人愿意做那种事的,可是每个人都要生活,都要吃饭。

──她是她母亲和哥哥心目中的惟一希望,她要让他们有肉吃。

但是小弟才十五岁,小弟是谢家的骨肉。

× × ×

娃娃已坐下来,像一位真的公主般坐下来,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

谢晓峰迟疑着,终于道:“我见过你大哥。”

娃娃道:“我知道。”

谢晓峰道:“他受的伤已没事了,现在也绝不会有人再去找他。”

娃娃道:“我知道。”

谢晓峰道:“我怕你不方便,所以请那位谢掌柜去接你。”

娃娃道:“我知道。”

她忽然笑了笑:“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我来!”

谢晓峰道:“你知道?”

娃娃道:“你要我来,只因为你不要我嫁给小弟。”

她还在笑。

她的笑容在黑暗中看来,真是说不出的悲伤,说不出的凄凉。

她慢慢的接着道:“因为你觉得我配不上他,你对我好,照顾我,只不过是同情我,可怜我,但是你心里还是看不起我的。”

谢晓峰道:“我……”

娃娃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用不着解释,我心里也很明白,你真正喜欢的,还是那位慕容夫人,因为她天生就是做夫人的命,因为她用不着出卖自己去养她的家,用不着做婊子。”

她的泪已流下,忽然放声大哭:“可是你有没有想到,婊子也是人,也希望能有个好的归宿,也希望有人真正的爱她。”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