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患难相共(2)

时间:2021-05-31   作者:古龙   点击:

谢晓峰的心在刺痛,她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尖针般刺入了他的心。

他忍不住走过去,轻抚她的柔发,想说几句安慰她的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已痛苦般扑倒在他怀里。

对她说来,能够被他抱在怀里,就已经是她最大的安慰。

他也知道,他怎么忍心将她推开?

忽然间,“砰”的一声响,门被用力撞开,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忽然出现在门外,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和痛苦,充满了恨。

× × ×

谁知道仇恨有多大的力量,可以让人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来?谁知道真正的悲伤是什么滋味?

也许小弟已知道。也许谢凤凰也知道。

× × ×

华少坤的尸体,是一个时辰前在六角亭里被人发现的。他的咽喉已被割断,衣服上、手上、苍白的须发上都是血。他身旁还有把血刀。

没有人能形容出谢凤凰看到她丈夫尸身时的悲伤、痛苦,和愤怒。

在那一瞬间,她就像是忽然变成了只疯狂的野兽,得把自己整个人都撕裂,裂成片片,再用火烧,再用刀切,烧成粉末,切成浓血。七八只有力的手按住了她,直到一个时辰后,她才总算渐渐平静。

可是她还在不停的流泪。

二十年患难相共的夫妻,二十年休戚相关,深入骨髓的感情。

──现在他已是个老人,你们为什么还要他死?

死得这么惨!她的悲伤忽然变作仇恨,忽然冷冷道:“你们放开我,让我坐起来。”

× × ×

天虽然已快亮了,桌上还燃着灯,灯光照在慕容秋荻脸上,她的脸色也是惨白的。

谢凤凰已在她对面坐下,泪已干了,眼睛里只剩下仇恨。

真正的悲伤可以令人疯狂,真正的仇恨却能令人冷静。

她冷冷的看着跳跃的灯火,忽然道:“我错了,你也错了!”

慕容秋荻道:“你为什么错了?”

谢凤凰道:“因为我们都已看出,今晨那一战,败的并不是谢晓峰,而是华少坤,可是我们都没有说出来。”

慕容秋荻不能否认。

谢晓峰的那柄剑,若是真正被震飞的,又怎么会恰巧落在谢凤凰手里?

他借别人的一震之力,还能将那柄剑送到谢凤凰手里,这种力量和技巧用得多么巧妙?

谢凤凰道:“谢晓峰本来不但可以击败他,还可以杀了他,可是谢晓峰没有这么做,所以现在杀他的人,也绝不会是谢晓峰。”

慕容秋荻也不能否认。

谢凤凰盯着她,道:“所以我想问你,除了谢晓峰外,这里还有什么人能一剑割断他的咽喉?”

慕容秋荻沉思着,过了很久很久才回答:“只有一个人。”

谢凤凰道:“谁?”

慕容秋荻道:“就是他,他自己。”

谢凤凰用力握住自己的手,指甲刺入掌心:“难道你说他……他是自杀的?”

慕容秋荻道:“嗯。”

谢凤凰忽又用力摇头,大声道:“不会,绝不会,为了我他绝不会这么做。”

慕容秋荻叹了口气,道:“他这么做,也许就是为了你。”

她接着又道:“因为他看得出你也知道真正败的是他,你不忍说出来,他自己也没有勇气说出来,这种羞侮和痛苦,一直在折磨着他,像他那么刚烈的人,怎么能忍受?”

谢凤凰垂下头,黯然道:“可是……”

慕容秋荻道:“可是如果没有谢晓峰,他就不会死!”

她自己是女人,当然很了解女人。女人们在自己悲伤愤怒无处发泄时,往往会迁怒到别人头上。

谢凤凰果然立刻又抬起头,道:“谢晓峰也知道他的脾气,也许早就算准了他会走上这条路,所以才故意那样做。”

慕容秋荻轻轻的叹了口气,道:“那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谢凤凰又盯着跳跃的火焰看了很久,忽然道:“我听说只有你知道谢晓峰剑法中的破绽。”

慕容秋荻苦笑道:“我的确知道,可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谢凤凰道:“为什么没有用?”

慕容秋荻道:“因为我的力量不够,出手也不够快,虽然明明知道他的破绽在哪里,等我一招发出时,已来不及了。”

她叹息着,又道:“这就像我虽然明明看见有只麻雀在树上,等我去捉时,麻雀已飞走。”

谢凤凰道:“可是你至少已知道捉麻雀的法子。”

慕容秋荻道:“嗯。”

谢凤凰道:“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慕容秋荻道:“只告诉过一个人,因为只有他那柄剑,或许能对付谢晓峰。”

谢凤凰道:“这个人是谁?”

慕容秋荻道:“燕十三。”

× × ×

小弟已转身冲了出去,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转身冲了出去。他已亲眼看见他们拥抱在一起,还有什么话好说?

──就算亲眼看见的事,也未必就是真的。

他还不了解这句话,也不想听人解释,只想一个人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因为他自觉受了欺骗,受了伤害,纵然他对娃娃并没有感情,但是她也不该背叛她,谢晓峰更不该。

谢晓峰了解这种感觉。他也曾受过欺骗,受过伤害,也曾是个倔强而冲动的热血少年。

他立刻追了出去。他知道谢掌柜一定会照顾娃娃的,他自己一定要照顾小弟。

只有他能从这少年倔强冷酷的外表下,看出他内心深处那一份脆弱的情感。

他一定要保护他,不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

× × ×

小弟明知他跟在身后,却没有回头。

他不想再见这个人,可是他也知道,谢晓峰若是决心想跟住一个人,无论谁都休想甩脱。

谢晓峰没有开口。

因为他也知道,这少年若是决心不想听人解释,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天已经亮了,日色渐高。

他们从陋巷走入闹市,从闹市而走入荒郊,已从荒郊走上大道。

道上的过客大都行色匆匆。

现在秋收已过,正是人们结算这一年盈亏利息的时候。有些人正急着要将他们的收获带回去和家人分享。有些人带回去的,却只有满心疲劳,和一身债务。谢晓峰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这一年我是否已努力耕耘过?有什么收获?──这一年是我亏负了别人,还是别人亏负了我?有些人的账,本就是谁都没法子算得清的。

× × ×

正午。

他们又走进了另一个城市,走上了热闹的花街。

不同的城市,同样的人,同样在为着名利和生活奔波。同样要被恩怨情仇所苦。

谢晓峰在心里叹了口气,抬起头,才发现小弟已停下来,冷冷的看着他。

他走过去,还没有开口,小弟忽然问:“你一再跟着我,是不是因为你已决心准备要好好照顾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