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八十章(2)

时间:2021-05-08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马去起被严裕龙从睡梦中叫醒,满脸惊慌,严裕龙问马云起道:“云起,你烧的水在哪?”面对严裕龙犀利的眼光,马云起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水我早就烧开了,放在外面凉着,等一会就送到地里。”严裕龙来到水桶前用手一摸,上面的水已经晒温乎了,下面的水还是冰凉。在事实面前,马云起只好承认了自己偷懒用太阳晒水的事,严裕龙听完后一下子气得脸色铁青,但他愠而不怒,一边从口袋中摸出一块大洋,一边对马云起说:“云起,就因为麦客们喝了你没烧开的水,已有好几个人拉肚子不能干活了,你如果没饭吃到开饭时来吃饭就是了,这样干不是在坑我吗?这一块钱你拿着,烧水的事我只好另找人干了。”听了严裕龙的话,马云起当然无话可说,于是拿了那钱,怏怏地出了严家大门。

    马云起从严裕龙家出来,无精打采地在村中溜达,不知不觉,又来到村西头半坡的破窑洞中,这里面太阳晒不透,夏天躺在里面特别凉快,马云起于是躺到里面睡觉。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觉得尿憋得难受,于是起身站在窑洞口撒尿,正好看见严裕龙家两个帮厨的女人抬着一桶水向村西头严家的麦地里去了。马云起心头不由得为之一振,这两个女人一走,严家大院里就只剩下严裕龙的两个老婆,这时辰做饭还有些太早,她们肯定这阵在屋子里睡觉,马云起于是又想起严裕龙家厨房橱柜里放着的酒壶、酒杯等银餐具,那橱柜上虽然挂了一把小锁,但是那柜子门全是用细木条做成方格形的,用手使劲一拉就开了,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何不乘此机会到严家偷些出来,换了钱回来买酒喝?主意已定,马云起此刻睡意全无,飞快地向严裕龙家走去。

    马云起从后门进到严裕龙家,在院子中看了一下动静,确信院中无人时,赶忙跑进厨房,走到那个放银餐具的橱柜前,没费多大力气就拉坏了柜门,拿了一些银酒壶和酒杯之类的银餐具揣到怀里。马云起毕竟是平生第一次做贼,只感到全身紧张,心脏狂跳,不过还要谢天谢地,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马云起得手后,准备从原路逃走,可刚走了两步,突然听到右厢房中严裕龙大老婆秀梅屋中传来动静,接着传来“吱吱”的开门声,慌乱中的马云起急中生智,赶忙躲进了旁边的茅厕中,并把裤带解下来搭在墙上。在龙尾堡,无论大户人家还是小户人家,每户都只有一个不分男女的茅厕,为了避免男女在茅厕中碰面的尴尬,凡是进茅厕的人都要把自己的裤带搭在茅房墙上,男人是黑裤带,女人是红裤带,这样男女就可避免在茅房相遇的尴尬。严裕龙的大老婆秀梅正是来上茅房的,她显然是发现了马云起搭在墙上的黑裤带,于是折了回去。马云起听见秀梅的脚步声离开了,赶忙提着裤子出了茅房,慌慌忙忙地出了严家后门,绕到麦场的麦垛后面,系好裤子,左右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急急忙忙向自己家里跑去。

    马云起回到家关了大门,这才感到浑身稀软,心在狂跳,一下子瘫在院子中。等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气,这才起身回到那乱得像猪窝似的屋子中,拿出那偷来的银酒具摆在桌子上,一件件拿起来欣赏,估算着它们的价值。刚才那种担惊受怕的心情早已被此刻的喜悦所代替,心想,在严家干了这几天,虽然看了人家的脸,受了人家的气,但是,能得到这些银子,值了。

    §§第九卷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