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奇幻身法

时间:2021-05-07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22章 奇幻身法

 

小弟弯下腰,拾起了杜方的剑,在血泊中一刺,剑尖沾血。他舐净了,忽又反手,将自己左臂划破道血口,鲜血涌出时,他的嘴已凑上去,然后才慢慢的抬起头。

神色不变,淡淡道:“活人的血是咸的,死人的血就咸的发苦。”

黑鬼的脸色却不禁有点变了,冷冷道:“我并没有问你这么多。”

小弟道:“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得确实地道。”

黑鬼道:“这话是谁说的?”

小弟道:“大老板说的。”

黑鬼忽然大笑:“好,能够为他这种人做事,我们这趟来得就不算冤枉了。”

小弟躬身道:“那么就请随我来。”

他转身走出去时,每个人脸上都已不禁露出尊敬之色。

只有长三的眼睛里却充满了羞愧与痛苦。

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 × ×

上午。

闹市中的人声突然安静,只听见“踢弛踢弛”的木屐声,由远而近,两个人穿着五寸高的木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两个发髻蓬松,相貌狞恶的扶桑浪人,宽袍大袖,其中一个人七寸宽的纯丝腰带上,斜插着一柄八尺长刀,双手却缩在衣袖里。

另一人黑袍黑屐,连脸色都是乌黑的,看来更诡秘可怖。

江岛和佐佐木也来了。

看见了他们,每个人都闭上了嘴,虽然没有人认得他们,可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他们身上带着的那种邪恶的杀气。连小孩们都能感觉到。

一个体态丰盈的少妇,正抱着她五个月大的孩子从“瑞德翔”的后室中走出来。瑞德翔是家很大的绸布庄,这少妇就是少掌柜的新婚夫人,本来就是花一样的年华,刚经过女人一生巾最辉煌美丽的时期,就像是一块本就肥腴的土地,刚经过春雨的滋润。

一看见她,江岛和佐佐木的眼睛立刻发了直。

佐佐小道:“花姑娘大大的漂亮。”

江岛道:“大大的好。”

少妇本在逗着怀里的孩子,看见了他们,一张苹果般的脸立刻吓得惨白。

佐佐木已冲了进去.店里一个伙计正赔着笑迎上来,刀光一闪,左臂已被砍断。

孩子吓哭了,妈妈的腿已吓得发软。

佐佐木手里还握着滴血的刀,狞笑道:“花姑娘不怕,我喜欢花姑娘。”

他又准备扑上去,这次已没有人敢来阻拦,可是他的腰带却忽然被江岛一把抓住,反手一提,手肘一撞,他的人就飞了出去。

江岛大笑,道:“花姑娘是我的,你……”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佐佐木已凌空翻身,一刀砍了下来。

这一刀又狠又准又快,用的正是扶桑剑道中最具威力的“迎风一刀斩”!

就好像恨不得一刀就将他弟弟的脑袋砍成两半。

这个人果然是随时随地都会杀人,而且随便什么人都杀!

可是江岛也不差,就地一滚,从刀锋下滚了出去,反手打出了三枚铁角乌星,正是伊贺忍者常利用的独家暗器。

这兄弟俩竟为了一个别人的妻子,就真的拼起命来。

佐佐木长刀霍霍,每一刀砍的都是江岛要害,江岛的身法更怪异,满地翻滚,各式各样的暗器,层出不穷。

突听“夺”的一声,三枚铁星被削落,长刀也被挡住。

一个又高又瘦的蓝袍道人,发髫上横插着一根白木簪,手里一柄青钢剑,削落了暗器,架住了长刀,一脚把江岛踢出五丈开外。挥手给了佐佐木三个耳光,冷冷道:“要找花姑娘,到韩大奶奶那里去,有孩子的女人不是花姑娘。”

这两个横行霸道,穷凶恶极的扶桑浪人,见了他居然服服帖帖,垂头丧气的站起来,连屁都不敢放。

人丛中却突然传出了一声冷笑:“这道士想必就是被人从武当山赶下来的白木了,想不到现在还是这样的威风。”

另一人笑声更难听:“在自己人面前不发威,你叫他到哪里发威去?”

白木面不改色,眉角的一颗痣却突然开始不停跳动,冷冷道:“看来这地方倒真热闹得很,居然连米家兄弟也到了。”

人丛中传出了一阵大笑:“这老杂毛好灵的耳朵。”

笑声中,两道剑光飞出,如惊虹交剪,一左一右刺了过来。

白木没有动。

江岛,佐佐木却退了下去。

可是他们也没有机会出手,两道剑光中的人影后,还有两条人影,就像是影子般紧贴着他们。

米家兄弟仗剑飞出,这两个人也跟着飞了出来。

只听一声惨呼,剑光中血花四溅,两个人平空跌下,背后一柄短刀直没入柄。

另外两个人凌空一个翻身,才轻飘飘的落下,落在血泊中,一个人脸色发青,另一人还带酒意,正是丁二郎和青蛇。

丁二郎还在叹着气,看着地上的两个死人,喃喃道:“原来米家双剑也不过如此,我们一直钉在他们后面,他们竟像死人一样,完全不知道。”

青蛇淡淡道:“所以现在他们才会真的变成死人。”

白木冷峻的脸上露出微笑,道:“青蛇轻功一向是好的,想不到二郎的轻功也有精进。”

丁二郎道:“那只因为我暂时还不想死。”

在这种行业中,你若不想死,就得随时随地磨练自己。

白木微笑道:“好,说得好,这件事办得也好!”

眨了眨眼,忽然丁二郎问道:“最好的是什么?”

白木抚长剑,傲然道:“最好的当然还是我这把剑。”

× × ×

剑已入鞘。

没有人敢反驳这骄傲的道人,因为没有人能抵挡他的剑。他自己也很明白这一点,而且随时随地都不会忘记提醒别人。在黑杀中,他永远是高高在上的。

忽然间.人丛中一阵惊呼骚动,四散而开,一条血淋淋的大汉,手持板斧,飞奔而来。

青蛇皱眉道:“不知道斧头又闯了什么祸。”

白木冷笑,道:“闯祸的只怕不是他。”

看见他们,斧头立刻停住脚,面露喜色,道:“我总算赶上你们了。”

白木道:“什么事?”

斧头道:“老柴又喝醉了酒,在城外和一批河北道上镖师干了起来。”

白木冷笑道:“闯祸的果然又是他。”

斧头道:“我看见的时候,他已经挨了两下子,想不到连我加上去都不行,只好杀开一条血路闯出来找救兵。”

白木道:“哼!”

斧头道:“那批镖师实在扎手得很,大家再不赶去,老柴只怕就死定了。”

白木冷冷道:“那么就让他去死吧!”

斧头吃了一惊:“让他去死?”

白木道:“我们这次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被杀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