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以眨眼干杯(第四章)

时间:2021-05-07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以眨眼干杯(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芝田看着门外点了点头,"门牌上写的的确是'小田'。"

  "刑警先生你搬到我隔壁了?"

  "对。这可真是有够巧的呢。干刑警这行,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人,有时也会碰上这种事呢。"

  芝田感慨良多地说。

  "这里时常会有可疑男子出没,有刑警你住我隔壁的话,我也就放心了。请多关照。"

  "彼此彼此。"

  香子关上房门,满心嗟讶地躺回了床上。敲门声再次响起。香子又一次打开房门。

  "电话。"面色黝黑的芝田说道。

  "啊,我忘了。"

  香子关上门,解开门链,把对方让进了屋里。电话放在厨房的吧台上。趁着芝田打电话的工夫,香子冲了两杯咖啡。

  芝田似乎是在给警署打电话,为晚了一个小时的事情解释:我昨天和今天都请了假搬家。昨天家刚搬了一半接到的电话。对,家具还胡乱堆着的。我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件家具的啦。一个小时。三十分钟搞不定的啦。至少我还得挪出个地方来睡觉嘛——芝田打完电话时,咖啡已经冲好。

  "真够辛苦的啊。"说完,香子把咖啡递到芝田的面前。

  "啊,谢谢。就是啊。那些上了年纪的前辈从不理解我们。早上起来,他们要是不去绕上一圈的话,就觉得好像没做什么工作似的——嗯,这咖啡可真香。"

  香子端着自己的咖啡,在地毯上坐下了身。

  "看你这么忙,是因为昨天的那件案子吗?"

  "是啊。不过事情也并不是太复杂。这案子应该是能以自杀定案的。"

  "真是自杀的吗?"

  "目前还不大清楚。不过从当时的状况来看的话,也就只可能是自杀了。"

  香子怔怔地望着咖啡杯里的褐色液体。昨天夜里,当自己和高见在休息室里喝咖啡时,绘里究竟遇上了什么事?

  "我说,"香子开口说道,"昨天你们不是有许多事都没告诉我的吗?现在也不能说吗?"

  "我倒是觉得没必要瞒着你。你想知道些什么?"

  "全部。我全都想知道。"

  "好吧,就当做是对你这杯咖啡的回谢吧。"

  说完,芝田一口喝干了杯里的咖啡。

  "你说过,你昨天最后一次见到绘里时,时间还不到九点,对吧?之后你们就在宾馆的前台分开了。"

  香子点头。

  "可到了九点多,她又回到了宾馆里。据宾馆的前台接待说,当时大概是九点过十分的样子。她告诉前台接待,说她是班比夜总会的人,把东西落在房间里了,想要借一下二〇三号室的钥匙——当时她就是这么拿到房门钥匙的。"

  落了东西这话根本就是在撒谎。香子心想。当时她们曾仔细检查过,根本就不可能会落下什么的。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名男子跑到前台,问说是不是有个名叫牧村的女子来借过二〇三号室的钥匙。而这个男的,正是你们的社长。"

  "丸本……"

  "就是他。前台告诉他说确实有个女的来拿走了钥匙。结果丸本氏却说,他去敲二〇三号室房门时,却总不见有人应门。前台给二〇三号室打了个电话,果然没有人接。后来,服务生就带上备用钥匙,和丸本氏一起去了一趟二〇三号室。"

  "等他们进屋一看,就发现绘里已经死了?"

  "是这样的。不过当时他们却是弄了半天才打开了房门的。"

  香子皱起眉头,歪着脑袋说:"怎么回事?"

  "回答这问题之前,能麻烦你先给我杯水吗?"

  香子站起身来,往杯里倒满水,递给芝田。芝田一饮而尽,之后他擦了擦嘴角,说道:"就像你刚才开门时那样,当时他们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才发现房门上拴着门链。"

  2

  芝田接着说道:"既然门上拴了门链,那就说明屋里有人。丸本氏从门缝里叫了一声,却不见屋里有任何反应。他往屋里窥伺了一下,结果大吃一惊。他看到绘里正面朝下方地扑在桌上。丸本氏想要设法解开门链,却没能成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服务生找来了管理员,拿来了剪断金属用的大铁钳。丸本氏用铁钳剪断门链,进屋一看,才发现绘里已经死了。"

  香子缓缓点头,把烟灰缸拖到身旁。之后她从包里掏出一盒骆驼牌香烟,朝芝田问了句"不介意吧"。芝田眨了眨眼,表示不介意。

  深吸一口,香子感觉就连自己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之前芝田讲述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虚幻,而此刻,她又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变得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了。

  "为了你自己好,"芝田说道,"你还是把烟戒了吧。真不明白,女孩子家还吸什么烟嘛。这根本就是在给自己减寿嘛。"

  香子冲着天花板吐了口烟,说道:"你讨厌吸烟?"

  "我对禁烟运动倒是没什么兴趣,只不过你这样一个美女,又何必自讨苦吃,当个香烟'恐龙'呢?"

  "香烟'恐龙'?"

  "皮肤粗糙,牙齿发黄。头发上沾着烟味儿,呼出的气也变臭。一吸一吐之间,表情呆滞得足以让自己吓一跳。从鼻孔里呼出烟气来,然后再被呛得皱眉的话,那可就完美无缺了。"

  说着,芝田自己皱起了眉头。

  呵。香子淡淡一笑,从下方盯着芝田的眼睛看了一阵。

  "你这话事先排练过的吧?好,我就从今天起,开始努力戒烟好了。"

  香子在烟灰缸里摁熄了香烟,之后再次抬头望着他,"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

  "刚才我说到哪儿了?"

  "说到他们进屋发现了绘里。"

  "发现了她之后,他们就报了警。先是筑地署的搜查员赶到现场,之后我们这些本厅的人也被叫去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