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七十章

时间:2021-04-13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严裕龙去找郭明瑞商议开粥铺接济那些断粮的龙尾堡人,郭明瑞却说家中拿不出多余的粮食,忧心忡忡的严裕龙在回家的路上对邱鹤寿说:“饥荒还在延续,如此下去,龙尾堡不知还有多少人会被饿死,得赶快想办法啊。”邱鹤寿气愤地说:“郭明瑞不愿出粮,咱们又能想出什么样的办法?”严裕龙说:“办法已经有了,你明天一大早去一趟华阴,到华山脚下的玉泉院上一炷高香,求华山的神仙保佑龙尾堡。”龙尾堡坡下走来一个手持一柄用鸡毛和乱麻扎成的拂尘,身着脏兮兮道袍的老道,穿戴装扮仿佛乞丐一般。老道边走边摇着拂尘唱道:“世人都赞凤凰奇,贫道独爱老母鸡。凤凰艳丽有何用,母鸡下蛋能充饥。”老道的装扮很快引来孩子们的围观,被一群孩子哄笑簇拥着进了龙尾堡。老道坐在严裕龙家门口的石头上歇脚,严家大门外立刻就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严裕龙闻声走出大门,老道盯着严裕龙看了半天自言自语地说道:“无量天尊,龙尾堡人要敬龙,姓氏名中忌有龙,否则家门遭不幸。”严裕龙当然明白道士的话是冲着自己讲的,只是不想理会他,平静地说道:“道长若是渴了饿了家里有茶有饭,只是道长不要在此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老道不高兴了,冷笑着对严裕龙说:“无量天尊,施主为何要说贫道说的话莫名其妙?”严裕龙说:“鄙人严裕龙,名中有龙字,请教道长,我家门会遭什么不幸?”“噢。”老道抬头看了看严裕龙,再看了看严家大院,然后对严裕龙说:“无量天尊,施主果真让贫道说?”严裕龙说:“请讲。”老道说:“话说重了先生可别怪罪于我。”严裕龙说:“但讲无妨。”道士说:“你家三代之内,定有不全。”严裕龙问:“此话怎讲?”道士说:“有人要身首异处且无处寻找。”老道的话,让龙尾堡人不由想起了严裕龙的父亲严鼎铭,他们吃惊之余不由对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老道肃然起敬,认为这绝对是一个得道的高人。老道的话让严裕龙不由勃然大怒,大声吼道:“道长休得无礼,如果没别的事,请你赶快离开龙尾堡。”邱鹤寿更是带了几个长工前来驱赶。

    “道长且慢,道长且慢。”看到邱鹤寿要赶老道走,一直躲在人群中幸灾乐祸的郭明瑞赶忙走上前来拉住老道的手说:“道长可否为我家看看风水,看准了我一定重谢。”老道抬头看了郭明瑞一眼,眼睛突然盯住了跟在他身后的儿子郭子盎对郭明瑞说:“无量天尊,那贫道就先说说你的儿子,我看他是墙外开花墙内红。”然后趴在郭明瑞耳边小声续道,“一父生来俩父疼。”听得郭明瑞一下子愣在那,过了半天才缓过神,突然拉住老道的手哀求似的说:“道长请家中一叙,我一定好茶好饭相待。”

    龙尾堡人不明白那道士给郭明瑞说了什么让郭明瑞对他如此折服,就听严裕龙说:“明瑞,我看这只不过是一个用言语吓唬人骗吃骗喝的妖道,明瑞千万不敢被他的话蛊惑。”然后转身对邱鹤寿说,“鹤寿,给我把这个满嘴胡言的妖道赶出龙尾堡。”却见郭明瑞一下子急了,一边用手护着那老道一边大声说道:“裕龙兄,你认为这道士是妖道,我却认为他是道行高深的大仙。”然后转身对老道说:“道长,请到我家一叙。”看到这情景,严裕龙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声说道:“明瑞可别上当啊。”然后进了大门。

    郭明瑞把老道让于家中,一面给老道泡上好茶,然后关上门拿出五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说:“道长乃是高人,我郭明瑞佩服,请问道长,你刚才给我说的关于我儿子的事情,不知还有何人知道?”老道看了看桌子上的银子饮了一口茶,指着门缝外面的柳叶,慢条斯理地说:“无量天尊,这件事只有她知、你知、我知,另外还有一个已经冤死了的鬼知。”老道的话听得郭明瑞心惊肉跳,他说的那个冤死鬼,肯定是儿子的亲生父亲郭笠生了,这使他更加佩服眼前这个高人,于是再拿出十两银子放到桌子上说:“道长真乃大仙也,谢谢大仙,请大仙帮我看一下我家的吉凶祸福。”老道端详了郭明瑞半天,淡淡地说:“无量天尊,贫道看你两眼发暗,印堂晦涩,不出十日,你家定会有血光之灾。”老道的话吓得郭明瑞目瞪口呆,半天才缓过神说:“不知大仙可有补救化解之法?”老道并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饮茶。

    郭明瑞明白老道的意思,于是再拿出十两银子放在桌上说:“这些银子够了吧。”老道这才放下茶杯说道:“无量天尊,要想化解此难,必须先找到灾祸之源,施主介意我把你们家的每个角落都看一遍吗?”此时的郭明瑞早已把眼前这个老道佩服得五体投地,赶忙说道:“在大仙面前,我家哪里还有什么秘密,大仙尽管看,尽管看。”

    老道命郭明瑞打开后院,眼前的情景连这个老道也感到目瞪口呆。在这大灾之年,郭家的后院之中竟藏着一囤囤粮食,足有几千石。老道掩饰住内心的震惊,用手指着那些粮食说:“你家血光之灾的祸源找到了,就是这一囤囤粮食。”“粮食?”郭明瑞不解地问道。老道说:“无量天尊,它的确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也是惹祸的根源。”郭明瑞当然明白老道话的含义,龙尾堡周围一些村子已经发生了饥民聚集起来去有钱人家吃大户,更有一些不惜铤而走险,聚众去抢大户人家粮食,于是问道:“请问大仙,怎样才能避祸?”老道说:“赶快运走。”郭明瑞说:“我早就想运走了,可又怕被人们看见,那样它真的就成了灾祸的根源了。”老道掐着手指算了半天,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无量天尊,明天晚上是个好时辰,三更之时出村。”郭明瑞说:“谢谢大仙。”

    秋夜寂静,星星和月亮都隐到了云层的后面,四周一片漆黑,连秋虫都停止了鸣叫。三更时分,忽见一队人马进了龙尾坡,杀气腾腾地来到郭明瑞家门口,更有一个骑在马上在村中边跑边喊:“吃大户了,拿上口袋去郭明瑞家装粮食。叫郭明瑞出来。”听到喊声,郭家大院一下子乱了套,柳叶和郭明瑞更是慌了,郭明瑞说:“不好,土匪来了。”柳叶说:“没事,不是有威远镖局的那些保镖吗?”郭明瑞说:“威远镖局的那些保镖哪是土匪的对手,我担心他们打不过。”柳叶说“土匪不就是要院中的那些粮食吗,给他就是了。”郭明瑞说:“我担心土匪是粮食和我的命都要,你赶快和孩子藏到地窖里去,没有人叫千万别出来。”柳叶说:“不,我要和你在一起。”郭明瑞急了,跺着脚说:“我的姑奶奶,别逞能了,保住孩子要紧。”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