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四十二章

时间:2020-10-11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麻老九不但没有抓到水云,反而丢了夫人又折兵,一时恼羞成怒,回到县城后对着王寅文大声吼道:“通知特别行动队,一更吃饭集合,二更进入战斗位置,三更攻打龙尾堡。告诉弟兄们,就是把龙尾堡给我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给我找水云那个娘们和秦王镜,只是不许伤及严裕龙的家人,可是子弹不长眼睛,一旦打起来,我也不敢保证那严裕龙不往枪口上撞,一切就看他严裕龙的造化了。”面对暴怒的麻老九,王寅文赶忙制止说:“旅长万万不可,你这样做等于承认今天发生在龙头寺以及以前那些劫掠妇女的事情都是我们干的。”麻镇武说:“怕个球,只要那些刁民没有证据,谁敢说那是老子派人干的。”一更时分,麻老九攻打龙尾堡的队伍集合完毕,足有近百十号人,一个个黑衣黑裤,精干利落,全是麻老九的精锐和心腹。为了尽快结束战斗,麻老九又玩起了老把戏,把最近抢来、买来的、霸占的几个姑娘拉到土匪队伍前面说:“你们这些狗日的给老子听着,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黄花大姑娘和大洋,今天晚上先打进龙尾堡者,这几个女人就是谁的,另加一百块大洋。美人金钱就放在你们面前,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去拿,日他妈,你们这些狗日的如果是男人,今晚上就给老子第一个冲进龙尾堡。”

    麻老九认为这次派出的手下都是精锐,加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出一个时辰,龙尾堡就会被攻破。因此并没亲自去龙尾堡督战,而是另外带了一部分人马向龙头寺方向走去。看着高坡上的龙头寺,麻老九对手下冷冷地说:“去,上去烧了这座寺庙,杀了那些和我麻老九作对的和尚。”麻老九的话,吓得王寅文出了一身冷汗。千百年来,无论是敌国来犯,江山易主,还是军阀恶斗,虽然杀人千万,血流成河,可是灭绝庙宇的事情却很少有人干,这麻老九看来是疯了,但又不敢阻止,于是心生一计,对麻老九说:“麻旅长,人们都说这龙头寺那个叫法宇大师的方丈佛法高深,知生死,测未来,麻旅长不如先上去请那老和尚算上一卦,到那时再烧这庙也不迟。”

    麻老九早就对有关龙头寺和法宇大师的传闻半信半疑,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翻身下马,他想看看这个传说得神乎其神的老和尚到底是神还是人。麻老九和王寅文顺着台阶走上高坡,虽是深夜,却见龙头寺寺内寺外灯火通明,寺门大开,麻老九来到寺门口,借着微弱的月光,抬头看了看那宏大的庙宇,参天的古柏,还有那经历了千百年风雨洗礼的镇龙宝塔和岱祠岑楼,一种来自佛门的静穆之气让麻老九感到一种名刹宝寺的威严感,让他那颗浮躁的心有所收敛。

    法宇大师似乎早就知道麻老九他们要来,等在寺庙门外的立悟法师把麻老九及王寅文领到大殿。只见青灯之下,身披黄袍的法宇大师正双目微闭,双手合十,坐在蒲团上打禅,全然不顾麻老九及王寅文他们的到来。麻老九本想发作,可当他抬头看到大殿之内香火缭绕,高大的神像静穆而威严,特别是佛像两侧手持宝剑的四大金刚神,正用炯炯的目光盯着自己,那目光盯得麻老九心中发憷,不由低头看了看静坐于蒲团上的法宇大师,静静地站在那等法宇大师打禅完毕。

    “阿弥陀佛,让二位施主久等了。”法宇大师打禅完毕,站起身双手合十对麻老九和王寅文说,“佛门简陋,请二位施主坐于殿中的蒲团之上,不知二位施主深夜来到寺中有何贵干,不过依老衲多年经验,深夜来到寺庙,不为避祸,就为劫掠。”法宇大师的话,听得麻老九心中“咯噔”一下,心中骂道:“这个老秃驴,眼可真够毒的。”但嘴上却说:“鄙人是镇嵩军旅长麻镇武,素闻大师法力高强,不出寺门便知天下之事,因此特来向大师求教,愿听教化。”法宇大师说:“贫僧乃一普通僧人,没有什么法力。再者,施主是听得进教化的人吗?如果施主听得进教化,我作为方丈,今晚又怎会遣散寺中所有僧人,和立悟在此恭候二位施主,龙尾堡中今晚又怎会草木皆兵?阿弥陀佛。”听了法宇大师的话,麻老九不由心中一惊,果然是一个神僧,居然看透了他们的心思,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对法宇大师及神灵的敬畏,压住了心头那杀人放火的魔念。

    麻老九说:“我听说龙头寺的神仙很灵,因此想上炷香求神灵保佑,如若果真灵验,那么我一定拨一笔钱给法师整修庙宇,给神重塑金身。”法宇大师说:“如果施主想求神灵保佑,那么施主就不能不闻善恶之事,对于施主来说,心便是天,一念收敛,则万善同事,在此贫僧劝告二位施主,离地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一切皆有报应。时间不早,二位施主请回吧。”

    对于法宇大师的话麻老九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他已听出法宇大师知道他原计划今晚血洗龙头寺,攻打龙尾堡一事,劝他不要杀人。不知为什么,一向骄横的麻老九,在法宇大师面前却感到自己内心是那样软弱,一出龙头寺的大门,就放弃了血洗龙头寺的想法,带着人马向龙尾堡方向走去。

    龙尾堡方向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这让骑在马上的麻老九不由一惊,对王寅文说:“时间还不到三更,那些狗日的怎么提前动手了?”两人正在疑惑,就见一匹快马飞一般地来到面前,马上的人大声说道:“报告大哥,龙尾堡人可能早已预感到我们要来攻打,提前做好了准备,寨墙上,到处都是滚木礌石、土炮等武器,而且还有一些带枪的人,没准是严裕龙请了镖局的保镖,或者是马山虎带了他的手下前来帮忙,再加上龙尾堡的地势十分险要,寨墙坚固,看来今天晚上龙尾堡是一场硬仗。”麻老九问:“时间还不到三更,你们为何提前动手了?”手下答道:“报告大哥,我们没有动手,那是龙尾堡人在唱戏放鞭炮。”

    听了手下的话,麻老九哈哈大笑着对王寅文说:“这个时候严裕龙还在龙尾堡唱戏放鞭炮,有点意思,走,去龙尾堡看看。”当麻老九来到龙尾堡坡下时,看到整个龙尾堡灯火通明,而且传出阵阵唱戏的声音,负责攻打龙尾堡的头目上前说道:“大哥,严裕龙今天晚上请来了同州府最好的戏班,大摆筵席,把方圆几十个村子的掌事全部请到龙尾堡喝酒听戏,刚才还放了一通鞭炮,有一帮人举着火把下了大坡去县城了。”王寅文说:“严裕龙一定是预感到我们今晚要动手,于是把声势搞大,让我们无法下手。”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