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做属下要先糊涂再精明

时间:2022-07-01   作者:吕叔春   点击:

说话滴水不漏的九大隐规则(全文在线阅读)  >  8.做属下要先糊涂再精明
 
  处深宫之中而能窥天下之变化、人性之真伪,这绝不是像秀才那样,闷在家中只知读圣贤书,而是要“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令人防不胜防。
 
  当自己的上司非常精明强干时,那么平时的言谈举止都要特别谨慎,不要被精明的上司抓住自己的疏漏之处。虽然上司精明过人,但整天被一群戴着面具的下属围在身边团团转,往往也搞不清东南西北,这时上司就很难窥探出下属真实想法了。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装傻,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管,让手下人最大限度地表演。参加假面舞会的人为什么那么放肆,就是所有参加者都觉得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同样的道理,如果下属觉得上司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他就会最大限度地将自己的真实想法暴露出来。此时,原本“愚笨”的上司突然精明起来,在真正摸清手下人真实想法和人品高下的情况下,对手下人员重新组合,进行大调整、大换班,往往效果最好。
 
  人君防备臣下,要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即很多时候表面上要清静无为,不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以防被总在窥测君王意向的臣僚和近侍所探知;而到适当的时候,一直暗中在观察、考察群臣的皇帝,拿出赫赫皇威来,给予群臣有效甚至致命的措施,纠正他们不合君意的举措,打击他们可能触犯王法与君王利益的行为,适当表彰做得好的臣子们。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君王的英明与伟大。臣僚总在胆战心惊中谨慎做事,夹起尾巴做人,永远跟着君王的步调,不敢为非作歹,这样君王的天下江山就会万世永存。就是一种以聪明的糊涂、睿智的笨蛋和英明的昏庸来欺蒙臣下,考察百官,最后来个大清理、大换班,以达到治理整顿目的的厚黑之道。
 
  楚庄王“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典故,说的就是楚庄王以退为进、以静制动,表面上荒淫废弛,实际上在观察大臣的忠奸,最后终于知晓臣僚的真实想法,亲君子远小人,一举成为春秋霸主之一的例子。
 
  楚穆公去世,他的儿子侣继承王位,史称楚庄王。看到楚国新王初立,晋国便想利用这个机会恢复已经失去的霸业,并开始四处活动,利用自己尚未完全失去的影响,把几个早就依附于楚国的小诸侯国都拉到自己的麾下,建立了以晋国为首的联盟。楚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势力范围眼看就有被分化的可能。楚国上下一片恐慌,纷纷要求楚庄王采取措施,与晋国一决雌雄。
 
  可是,楚庄王继位后却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国家大事,自继位以来,整天就知道寻欢作乐,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竟然没有发布一道有关国家大事的命令,不免令人大失所望。群臣们纷纷上谏大王节制淫乐,以国事为重。楚庄王对这些上谏都是不屑一顾,甚至对继续上谏的大臣下了一道死命令:“今后如果再有人敢议论国君是非得失者,格杀勿论!”
 
  命令下达后,果然上谏的人没有了,楚庄王继续全身心地寻欢作乐。然而,毕竟还有不怕死的忠臣。一天,大夫伍举要求见庄王,说有要事禀告。这时的楚庄王正忙于和宠姬们作乐,哪里有半点心思听什么要事。但是自己毕竟是一国之君啊,不见大臣又不行,只好下令带伍举上来。
 
  伍举走进大殿,只见楚庄王左手搂着一位从郑国来的美女,右手把着一位从越国来的美女,正坐在一大片乐器中间,尽情地欢笑。看见伍举走了进来,楚庄王才收住了笑,满脸不高兴地对伍举说道:“你有什么要紧的事赶快说,没看见我在这儿忙着吗?”
 
  伍举知道现在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而且还可能真的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便强忍住愤怒,笑着对楚庄王说道:“事儿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臣下听说大王特别喜欢猜谜语,臣下这里有一个谜语,许多人都猜不出来,所以今天特地来献给大王,看大王是否能猜出来。”
 
  楚庄王就喜欢猜谜语,特别是一听说别人都猜不出来,兴趣马上来了,连忙对伍举说:“快讲给我听。”
 
  伍举看到楚庄王已经进了自己的圈套,知道自己的生命是没有什么危险了,便一字一顿地慢慢说道:“山上有只鸟,三年不飞翔,三年不鸣叫。请问大王这是只什么鸟?”
 
  楚庄王明白,这是在说自己呢。可这是自己同意他说的,又不好问罪,便只好故意做出一副失望的神情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妙谜呢,原来就是这么一个呀,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嘛。伍大人可以回去了,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伍举满以为楚庄王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意图,肯定会有所收敛的。没料到,此后的几个月,楚庄王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所作所为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夫苏从实在看不下去了,再也不管什么禁令,趁上朝的机会,在大殿之上慷慨陈词,希望楚庄王能够以国事为重,远离身边那些只知逢迎拍马的人们,彻底治理国家,使楚国能够称霸中原。
 
  楚庄王似乎十分地疑惑不解,两眼直盯着苏从,任凭他往下说。等苏从把话说完了,楚庄王才慢悠悠地说出了一句任何人听了都会感到心有余悸的话:“难道你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
 
  苏从镇静地回答说:“臣下是大王的臣下,对大王的命令岂能不知!”
 
  楚庄王又问:“既然你知道不准上谏的命令,却还在上谏。难道你不怕死吗?”
 
  苏从回答道:“如果我的死能够使大王成为贤明之王的话,臣心甘情愿地去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