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艺校平凡女:“流浪”着就把钱赚了

时间:2022-03-05   作者:候鸟   点击:

  林萌从乌鲁木齐市一所普通艺术学校毕业后,由于长相中等,歌舞水平也不算出色,只能在当地电视台的一些小型节目里客串角色,或在一些没什么投资和名气的小影片里担任群众演员。

艺校平凡女:“流浪”着就把钱赚了
 
  两年后,她终于熬来一个机会,但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比她靓丽的女孩儿顶了。郁闷中的林萌决定用旅游来排遣心事,她带着自己仅有的几千元钱和钟爱的摄像机、相机,独自去了西藏。
 
  第一次来到西藏,林萌就被西藏独特的自然风景深深吸引了,她拿出摄像机和照相机尽情地拍了个够。
 
  在一次圈内朋友的聚会中,她显摆地给朋友播放自己拍摄的风景,却无意中得到了商机。林萌拍下来的镜头,有很多适合一位朋友正在拍摄的电影《雪歌》需要的风景,这些风景如果到西藏去,肯定要动用众多工作人员,要花很多钱,所以他提出要买林萌的拍摄素材,以充实剧情风景。
 
  林萌没想到这样也能有钱赚,她爽快地以1000元成交了。
 
  一天,在一个剧组做普通剧务的林萌无意中听到导演和美术指导在为影片的一个场景伤脑筋。原来,这部戏需要一个废旧工厂的镜头,需要有残垣断壁、满地荒草,还有笨重的老式机器,可是他们查看了郊区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中意的,他们商量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搭建一个。
 
  林萌心中一动,她想起自己在三台地区旅游时,曾路过一家准备卖出的废旧大理石加工厂,很适合做这个拍摄场景。她走上前大胆向导演讲明。导演当时眼睛就亮了,说:“小林,你要是把这事做成了,可为我们救了急。”
 
  林萌第二天就出发了,她坐车几百公里,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家大理石加工厂,以5000元的价格商讨成功。急于处理厂地的老板,十分高兴,当即给了她500元回扣。等这一场戏拍完,林萌又得到剧组的3000元奖励,剧组负责人说:“这叫捕景费,以后要有好的景,再来和我联系。”
 
  林萌开始琢磨这个赚钱的新招。她主动接触了众多电影公司、电视台、广告公司的摄影师和剧组负责人,从他们口中得到了需要的信息,然后根据自己的旅行经历,从拍摄的影像资料里,进行收集整理。
 
  当然,大多数时间,她是在外“流浪”的,从新疆的大漠孤烟,到甘肃的敦煌鸣沙,再到桂林的奇林怪石、内蒙古的九曲十八弯。只要发现有特色的景色,林萌都用摄像机和相机拍摄下来,她比以前多了个“专业心眼儿”,每到一地,都对地点、时间、当地联系电话逐一详细登记。
 
  仅仅两年时间,林萌已与近30家影视公司、10余家广告公司做成了“捕景”买卖,月收入过万元,还省去了她自己的“驴行”旅游费。
 
  林萌在外流浪时,常遇到一些长相与众不同的人,如侏儒、巨型胖子、袖珍人、罗锅等,出于商机的开拓思考,她对他们也做了记录,并征得他们同意后进行了拍照。因为一些影片需要长相奇特的人,这些淹没在人群的人就被搬上了银幕。很多人摆脱了自卑,找到了新的价值。
 
  林萌的捕景工作,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挫折。有一次,她为一家内地影业公司推荐了一处和日本侵略者枪战的场地。
 
  可惜,她辛辛苦苦拍下的镜头还是被挑剔的导演否定了,他说:“我们要的是历史沧桑感,不是风景秀丽、如诗如画。”林萌非常郁闷,她不断思索自己的失误到底在哪里。她主动要求看剧本,研读后又和导演、美术指导联系商讨,完全吃透后,才开始找景。她渐渐明白:光凭感觉和所谓“欣赏”找景是不行的,得研究透剧情,知己知彼,有的放矢,才能百战百胜。
 
  林萌目前的“景酬”低到5000元,高到两万元,月收入节节攀高,稳稳进账一万至三万元。
 
  林萌有一本“流浪”笔记,她在笔记中写道:生命本来就是一次旅行,有的人旅行在自己的三点一线、安乐小窝,有的人旅行在自己的情感流离、命运颠簸,而我把流浪变成一种快乐、一种资本,感受她的彩虹、朝阳、狂风细雨和无垠天地。大自然,永远是世界上最美的去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