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铁骑快剑

时间:2021-06-12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4章 铁骑快剑

 

是缎带也好,是剑也好,到了谢晓峰手里,都自有威力。

箭已离弦,决战已开始,铁开诚已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缎带上竟似有种奇异的力量,带动了他的剑。他已根本无法住手。

又是三七二十一剑刺出,用的竟是铁骑快剑中最后一环“断弦式”。这正是铁骑快剑中的精粹,剑光闪动间,隐隐有铁马金戈声、战阵杀伐声。

铁中奇壮年时杀戮甚重,身经百战,连环快剑一百三十二式,通常只要用出八九十招,对方就已毙命在他的剑下。若是用到这最后一环,对手一定太强,所以这一环剑法,招招都是不惜与敌同归于尽的杀手。

所以每一剑刺出,都丝毫不留余地,也绝不留余力。

因为这二十一剑刺出后,就已弦断声绝,人剑俱亡。

× × ×

剑气纵横,转眼间已刺出二十一剑,每一剑刺出,都像是勇士杀敌,勇无反顾,其悲壮惨烈,绝没有任何一种剑法能比得上。

可是这二十一招刺出后,又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了消息。等到这时,人纵然还没有死,剑式却已断绝,未死的人也已非死不可。曾经跟随过铁中奇的旧部,眼看着他使出最后一招时,都不禁发出惊呼叹息声。

谁知铁开诚这一招发出后,剑式忽然一变,轻飘飘一剑刺了出去。

刚才的剑气和杀气俱重,就像是满天乌云密布,这一剑刺出,忽然间就已将满天乌云都拨开了,现出了阳光。

并不是那种温暖煦和的阳光,而是流金铄石的烈日,其红如血的夕阳。

× × ×

刚才铁开诚施展出那种悲壮惨烈的剑法,谢晓峰竟似完全没有看在眼里。

可是这一剑挥出,他居然失声而呼,道:“好,好剑法。”

这四个字说出口,铁开诚又刺出四剑,每一剑都仿佛有无穷变化,却又完全没有变化,仿佛飘忽,其实沉厚,仿佛轻灵,其实毒辣。

谢晓峰没有还击,没有招架。

他只在看。

就像是个第一次看见裸女的年轻人,他已看得有点痴了。

可是这四剑并没有伤及他的毫发。铁开诚很奇怪,明明这一剑已对准刺入他的胸膛,却偏偏只是贴着他的胸膛擦过,明明这一剑已将洞穿他的咽喉,却偏偏刺了个空。

每一剑刺出的方式和变化,仿佛都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铁开诚的剑势忽然慢了,很慢。一剑挥出,不着边际,不成章法。可是这一剑.却像是画龙的眼,虽然空,却是所有转变的枢纽。无论对方怎么动,只要动一动,下面的一剑就可以制他的死命。

谢晓峰没有动。他们有的动作,竟在这一刹那间全都停顿,只见这笨拙而迟钝的一剑慢慢的刺过来忽然化作了一片花雨。

满天的剑花,满天的剑雨,忽然又化作一道匹练般的飞虹。

七色飞虹,七剑,多彩多姿,千变万化,却忽然被乌云掩住。

黑色的缎带。 

乌云如带。

铁开诚的动作忽然停顿,满头冷汗,雨点般落了下来。

谢晓峰的动作也停顿,一字字问道:“这就是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

铁开诚沉默。沉默就是承认。

谢晓峰道:“好,好剑法。”

他忽又长长叹息:“可惜可惜。”

铁开诚忍不住问:“可惜?”

谢晓峰道:“可惜的是只有十三剑,若还有第十四剑,我已败了。”

铁开诚道:“还能有第十四剑?”

谢晓峰道:“一定有。”

他在沉思,过了很久,才慢慢的接着道:“第十四剑,才是这剑法中的精粹。”

剑的精粹,人的灵魂,同样是虚无缥缈的,虽然看不见,却没有人能否认他的存在。

谢晓峰道:“夺命十三剑中所有的变化和威力,只有在第十四剑中,才能完全发挥,若能再变化出第十五剑,就必将天下无敌。”

他的手一抖,黑色的缎带忽然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柄剑。

剑挥出,如夕阳,又如烈日,如彩虹,又如乌云,如动又静,如虚又实,如在左,又在右,如在前,又在后,如快又慢,如空又实。

虽然只不过是一条缎带,可是在这一瞬间,却已胜过世上所有杀人的利器。

就在这一瞬间,铁开诚的冷汗已湿透衣裳。他已完全不能破解,不能招架,不能迎接,不能闪避。

谢晓峰道:“这就是第十四剑。”

铁开诚不能开口。

谢晓峰道:“你若使出这一剑,就可以将我所有的退路全都封死。”

铁开诚在悔恨,恨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想出这一着变化。

谢晓峰道:“现在你已看清楚这一剑?”

铁开诚已看清楚。他从小就练剑,苦练。在这方面本就是绝顶的天才,而且还流过汗,流过血。

谢晓峰道:“你再看一遍。”

他将这一剑的招式和变化又重复一次:“现在你是否已能记住?”

铁开诚点点头。

谢晓峰道:“那么你试试。”

铁开诚看着他,还没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谢晓峰道:“我要你用这一剑来对付我,看是否能破得了我的剑。”

铁开诚眼睛里发出了光,却又立刻消失:“我不能这么做。”

谢晓峰道:“我一定要你这么做。”

铁开诚道:“为什么?”

谢晓峰道:“因为我也想试试,是否能破得了这一剑。”

因为这一剑虽然是他创出的,可是其中的精粹变化,却来自夺命十三剑。

这一剑的灵魂,也是属于燕十三的。

铁开诚已明白他的意思,眼中又露出尊敬之色:“你是个骄傲的人。”

谢晓峰道:“我是的。”

铁开诚道:“可是你实在值得自傲。”

谢晓峰道:“我是的。”

× × ×

一剑挥出,森寒的剑气立刻逼人而来,连灯都失去了颜色。谢晓峰在往后退。

这一剑已将他所有的攻势全都封死,他只有向后退。他虽然在退,却没有败势。他的身子已被这一剑的力量压得向后弯曲弯如弓。可是弓弦也已抵紧,随时都可能反弹出去,压力越大,反击之力也越强。

等到那一刻到来,立刻就可以决定他们的胜负生死。

谁知就在他的力已引满,将发未发时,镖车后、廊柱旁、人丛间,忽然有四道剑光飞出。

他已全神贯注在铁开诚手里的剑上,所有的力量,都在准备迎击这一剑。已完全没有余力再去照顾别的事。

剑光一闪间,三柄剑已同时刺入了他的肩胛、左股、后背。

他所有的力量立刻全都崩溃。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