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胸有成竹

时间:2021-06-07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2章 胸有成竹

 

铁开诚躬身道:“先父在世时,晚辈就常听他老人家说起,谢大侠一剑纵横,天下无敌。”

谢晓峰道:“你的剑法也不错。”

铁开诚道:“不敢。”

谢晓峰道:“能杀人的剑法,就是好剑法。”

铁开诚道:“可是晚辈杀人,并不是要以杀人立威,更不是以杀人为快。”

谢晓峰道:“你杀人通常都是为了什么?”

铁开诚道:“为了先父开创镖局时,就教我们人人都一定要记住的六个字。”

谢晓峰道:“六个字?”

铁开诚道:“责任、纪律、荣誉。”

谢晓峰道:“好,果然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难怪红旗镖局的威名,二十六年来始终不坠。”

铁开诚躬身谢过,才肃容道:“先父常教训我们,要以镖局为业,就得要时刻将这六个字牢记在心,否则又与盗贼何异?”

他的神情更严肃:“所以无论谁犯了这六个字,杀无赦!”

谢晓峰道:“好一个杀无赦!”

铁开诚道:“张实疏忽大意,护旗失责,胡非自甘堕落,操守失律,所以他们虽是先父的旧人,晚辈也不能枉法徇私。”

他日光灼灼,逼视着谢晓峰:“神剑山庄威重天下,当然也有他的家法。”

谢晓峰不能否认。

铁开诚道:“神剑山庄的门人子弟,如是犯了家法,是否也有罪?”

谢晓峰更不能否认。

铁开诚道:“无论哪一家的门规家法,是否都不容弟子忽视江湖道义,破坏武林规矩?”

他的日光如刀,比刀锋更利:“闹市纵酒,无故寻事,不但伤了人,还折毁了镖局中誉鉴复命所系的镖旗,这算不算破坏了江湖规矩?”

谢晓峰的回答简单而直接:“算的。”

铁开诚目中第二次露出惊讶之色,他手里已有了个打好了的绳圈,正准备套上小弟的脖子,谢晓峰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不将小弟的脖子挡住?不管怎么样,这机会都绝不能错,他立刻追问:“不顾江湖道义,无故破坏江湖规矩,这种人犯的是什么罪?”

谢晓峰的回答更干脆:“死罪。”

铁开诚闭上了嘴。

现在绳圈已套上小弟脖子,他也已明白谢晓峰的意思。

小弟的生命虽重,神剑山庄的威信更重,若是两者只能选择其一,他只有牺牲小弟。

现在张实和胡非都已伏罪而死,小弟当然也必死无赦。

红旗镖局的镖师们,无一不是目光如炬的老江湖,当然也都看出这一点,每个人的手又都握紧刀柄,准备扑上去。

铁开诚却又挥了挥手,道:“退下去,全都退下去。”

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也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铁开诚淡淡道:“罪名是谢大侠自己定下来的,有谢大侠在,还用得着你们出手?”

小弟忽然大声道:“谁都用不着出手!”

他盯着谢晓峰,忽又大笑,道:“谢晓峰果然不愧是谢晓峰,果然把我照顾得很好,我心里实在感激得很。”

他大笑着跃下车顶,冲入人群,只听“喀嗤”一响,一名镖师的手臂已被拗断,当中的剑已到了他手里,他连看也不再去看谢晓峰一眼,剑锋一转,就往自己咽喉抹了过去。

谢晓峰苍白的脸上全无表情,全身上下好像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大家只听见“嗤”的一声,“格”的一响,小弟手里已只剩下个剑柄,三尺的剑锋,已凭空折断,一样东西随着剑锋落下,赫然又是一粒明珠。

谢晓峰手里珠花上的明珠又少了一颗。

小弟的手虽然握住了剑柄,整个人却被震退了两步。

他身后的三名镖手对望一眼,两柄刀、一柄剑,同时闪电般击出。

这三人与那手臂折断的镖师交情最好,本就同仇敌忾,现在谢晓峰既然又出了手,也就不算违抗总镖头的命令了。

三人一起击出,自然都是致命的杀手。

只听谢晓峰指尖又是“嗤”的一响,接着“格”的一声,两柄刀、一柄剑,立刻又同时折断,三个人竟同时被震退五步,连刀柄都握不住。

铁开诚沉下了脸,冷冷道:“好强的力道,好俊的功夫!”

谢晓峰沉默。

铁开诚冷笑道:“谢大侠武功之高,原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的,谢大侠的言而无信,江湖中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谢晓峰道:“我言而无信?”

铁开诚道:“刚才是谁定的罪?”

谢晓峰道:“是我。”

铁开诚道:“定的是什么罪?”

谢晓峰道:“死罪。”

铁开诚道:“既然定了他的死罪,为什么又出手救他?”

谢晓峰道:“我只定了一个人的罪,有罪的却不是他。”

铁开诚道:“不是他是谁?”

谢晓峰道:“是我。”

铁开诚目中第三次露出惊讶之色,问道:“为什么是你?”

谢晓峰道:“因为那些不顾江湖道义,破坏江湖规矩的事,都是我教他做的。”

他眼睛又露出了那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悲伤,慢慢的接着道:“若不是我,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我服罪当诛,却绝不能让他为我而死。”

铁开诚看着他,瞳孔渐渐收缩,忽然仰面长叹,道:“状元楼头,你以一根牙筷,破了曹寒玉的武当剑法,你的剑法之高,实在是当世无双。”

直到现在,小弟才知道状元楼上那一战是谁胜谁负。

他虽然还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心里却忽然在后悔了,只恨自己当时没有留下来,看一看谢家三少爷以牙筷破剑的威风。

铁开诚又道:“当时袁家兄弟就看出了,就算他们双剑合璧,也绝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才知难而退,在下两眼不瞎,当然也看得出来,若非逼不得已,实在不愿与你交手。”

谢晓峰道:“很好。”

铁开诚道:“可是现在你既然这么说,想必已准备在剑法上一较生死胜负。”

他冷笑,接着道:“江湖中的道理,本来就是要在刀头剑锋上才能讲得清楚的,否则大家又何必练武功?武功高明的人,无理也变成了有理,那本就算不得什么。”

谢晓峰凝视着他,过了很久,忽然长叹,道:“你错了。”

铁开诚道:“错在哪里?”

谢晓峰道:“我既已服罪,当然就用不着你来出手。”

铁开诚虽然一向自负,能喜怒不形于色,此刻脸上也不禁露出惊讶之色。江湖中替人受过,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以谢晓峰的身分武功,又何苦如此轻贱自己的性命?

谢晓峰已走过去,拍了拍小弟的肩,道:“这里已没有你的事了,你走吧。”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