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千红剑客

时间:2021-06-02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0章 千红剑客

 

胖掌柜不敢再开口,鞠躬而退。别的桌上却有人在冷笑:“这小子也不知是暴发户,还是饿疯了!”

小弟好像根本没听见,喃喃道:“这些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只可惜平时很难吃得到!”

谢晓峰道:“只要你高兴,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 × ×

没有人能吃得下这么样一桌菜,小弟每样只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我饱了。”

谢晓峰道:“你吃得不多?”

小弟道:“若是吃一口就已尝出来滋味,又何必吃得太多?”

他长长吐出口气,拍了拍桌子,道:“看账来。”

像他这样的客人并不多,胖掌柜早就在旁边等着,赔笑道:“这是八两银子一桌的菜,外加酒水,一共是十两四钱。”

小弟道:“不贵。”

胖掌柜道:“小号做生意一向规矩。连半分钱都不会多算客官的。”

小弟看了看谢晓峰,道:“加上小账赏钱。我们就给他十二两怎么样?”

谢晓峰道:“不多。”

小弟道:“你要照顾我,我吃饭当然该你付钱。”

谢晓峰道:“不错。”

小弟道:“你为什么还不付!”

谢晓峰道:“因为我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小弟笑了,大笑,忽然站起来,向刚才有人冷笑的桌子走过去。

这一桌的客人有四位,除了一个酒喝最少,话也说得最少,看起来好像有点笨头笨脑的布衣少年外,其余三个人,都是气概轩昂,意气风发的英俊男儿,年纪也都在二十左右。

桌上摆着三柄剑,形式都很舌雅,纵未出鞘,也看得出都是利器。

刚才在冷笑的一个人,衣着最华丽,神情最骄傲,看见小弟走过来,他又在冷笑。

小弟却看着摆在他手边的那柄剑,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剑。”

这人冷笑道:“你也懂剑?”

小弟道:“据说昔年有位徐鲁子徐大师,铸剑之术,天下无双,据说他曾应武当第七代掌门之邀,以西方精铁之英,用武当解剑池的水,铸成了七柄利剑,由掌门人传给门下剑术最高的七大弟子,人在剑在,死后才交回掌门收执。”

他微笑问道:“却不知这柄剑是否其中之一?”

冷笑的少年还在冷笑,身旁却已有个紫衣人道:“好眼力。”

小弟道:“贵姓?”

紫衣人道:“我姓袁,他姓曹。”

小弟道:“莫非就是武当七大弟子中,最年轻英俊的曹寒玉?”

紫衣人又说了句:“好眼力。”

小弟道:“那么阁下想必就是金陵紫衣老家的大公子了。”

紫衣人道:“我是老二,我叫袁次云,他才是我的大哥袁飞云,就坐在他身旁,唇上已有了微髭。”

小弟道:“这位呢?”

他问的是那看来最老实的布衣少年:“彩凤不与寒鸦同飞,这位想必也是名门世家的少爷公子。”

布衣少年只说了三个字:“我不是。”

小弟道:“很好。”

这两个字下面显然还有下文,布衣少年就等着他说下去。老实人通常都不多说,也不多问。

小弟果然已接着说道:“这里总算有个人是跟他无冤无仇的了。”

袁次云道:“他是谁?”

小弟道:“就是那个本来该付账,身上却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的人。”

袁次云道:“我们都跟他有冤仇?”

小弟道:“好像有一点。”

袁次云道:“有什么冤?什么仇?”

小弟道:“贤昆仲是不是有位叔父,江湖人称千红剑客?”

袁次云道:“是。”

小弟道:“这位曹公子是不是有位兄长,单名一个‘冰’字?”

袁次云道:“是。”

小弟道:“他们两位是不是死在神剑山庄的?”

袁次云脸色已变了,道:“难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

小弟道:“他就是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

× × ×

“呛啷”一声,曹寒玉的剑已出鞘,袁家兄弟的手也已握住剑柄。

“你就是谢晓峰?”

“我就是。”

× × ×

剑光闪动间,三柄剑已将谢晓峰围住。

谢晓峰的脸色没有变,胖掌柜的脸却已被吓得发青,小弟突然走过去,拉了拉他衣角,悄悄问:“你知不知道吃白食的,最好的法子是什么?”

胖掌柜摇头。

小弟道:“就是先找几个人混战一场,自己再悄悄溜走。”

× × ×

小弟已经溜了。他说溜就溜,溜得真快,等到胖掌柜回过头,他早已人影不见。

胖掌柜只有苦笑。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法子,以前就有人在这里用过,以后一定还有人会用。

因为用这法子来吃白食,实在很有效。

正午,长街。

小弟沿着屋檐下的阴影往前走。能够摆脱掉谢晓峰,本是件很令人得意高兴的事,可是他却连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

他只想一个人奔入原野,放声呐喊,又想远远的奔上高山之巅去痛哭一场。

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谢晓峰是不是能对付那三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小杂种?

──他们谁胜谁负,跟我有什么狗屁关系?

就算他们全部都死了,也有他们的老子和娘来为他们悲伤痛哭,我死了有谁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小弟忽然笑了,大笑。街上的人全都扭过头,吃惊的看着他,都把他看成个疯子。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别人随便把他看成什么东西,他都不在乎。

一辆大车从前面的街角转过来,用两匹马拉着的大车,崭新的黑漆车厢,擦得比镜子还亮,窗口还斜插着一面小红旗。

身上系着条红腰带的车把式,手挥长鞭,扬眉吐气,神气得要命。

小弟忽然冲过去,挡在马头前,健马惊嘶,人立而起。

赶车的大吼大骂,一鞭子抽了下来。

“你想死?”

小弟还不想死,也不想挨鞭子,左手带住了鞭梢,右手拉住了缰绳,赶车的就一头栽在地上,车马却已停下。

车窗里一个人探出头来,光洁的发髻,营养充足的脸,却配着双凶横的眼。

小弟走过去,深深吸了口气,道:“好漂亮的头发,好香。”

这人狠狠的瞪着他,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小弟道:“我想死。”

这人冷笑,道:“那容易得很。”

小弟微笑,道:“我就知道我找对了地方,也找对了人。”

他看着这人扶在车窗上的一双手,粗短的手指,手背上青筋凸起。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