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身经百战(2)

时间:2021-05-28   作者:古龙   点击:

谢晓峰道:“然后呢?”

谢掌柜道:“然后她就把我带到山坡下那间小客栈去,她去见你的时候,就叫我们在外面等着,我们当然也不敢随便闯进去。”

谢晓峰冷冷道:“是不是不敢进去打扰我们的好事?”

谢掌柜苦笑,道:“不管怎么样,你们的关系总比别人特别些。”

谢晓峰冷笑,忽然站起来,道:“现在你已见到我,已经可以回去了。”

谢掌柜道:“你不回去?”

谢晓峰道:“我就是真要回去,也用不着你带路。”

谢掌柜凝视着他,道:“你为什么不回去?你心里究竟有什么不可以告诉别人的苦衷?”

谢晓峰已准备要走。

谢掌柜道:“你想到哪里去?是不是还想像前些日子那样,到处去流浪,去折磨自己?”

谢晓峰根本不理他。

谢掌柜忽然跳起来,大声道:“我并不想管你的事,可是有件事你却绝不能不管。”

谢晓峰终于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事?”

谢掌柜道:“你总不能让你的儿子娶一个妓女。”

谢晓峰的瞳孔收缩:“妓女?”

谢掌柜道:“我知道那个苗子兄妹是你的朋友,也知道他们都是好人,但是……”

谢晓峰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谢掌柜还没有开口,枫林外已有个人道:“是我告诉他的。”

× × ×

人在枫林外,声音还很远,谢晓峰已箭一般窜出去,扣住了这个人的手。

冰冷的手,就像是毒蛇──竹叶青是不是毒蛇中最毒的一种?

谢晓峰冷笑道:“你还没有死?”

竹叶青微笑,道:“好人才不长命,我不是好人。”

谢晓峰道:“你想死?”

竹叶青道:“不想。”

谢晓峰道:“那么你就最好赶快走得远远的,永远莫要再让我看见你。”

竹叶青道:“我本来就要走了,有份礼我却非得赶快去送不可!”

谢晓峰的瞳孔又在收缩:“什么礼?”

竹叶青道:“当然是那位苗子姑娘和小弟的婚礼,既然有慕容夫人作主婚,游龙剑客夫妇为媒证,我这份礼当然是不可不送的。”

他微笑着,又问道:“三少爷是不是也有意思送一份礼去?”

谢晓峰的手也已变得冰冷。

竹叶青道:“夫人怜惜那位苗子姑娘的身世孤苦,又知道她也是三少爷欣赏怜惜的人,所以才作主将她许配给小弟。”

谢晓峰的手突然握紧,竹叶青脸上立刻沁出冷汗,立刻改口道:“可是我却知道三少爷一定不会同意这件婚事。”

他压低声音:“只不过小弟也是天生的拗脾气,若有人一定不许他做一件事,他也许反而偏偏非去做不可,所以三少爷如果想解决这问题,最好的法子就是釜底抽薪。”

有种人好像天生就会替人解决难题,竹叶青无疑正是这种人。

没有薪火,釜中无论煮的是什么都不会熟,没有新娘子,当然也就不会有婚事。

握紧的手已放松,谢晓峰已在问:“他们的人在哪里?”

竹叶青吐出口气,道:“大家虽然都知道城里有大老板这么样一个人,可是见过他的人并不多,知道他住在哪里的更少。”

谢晓峰道:“你知道?”

竹叶青又露出微笑,道:“幸好我知道。”

谢晓峰道:“他们住在哪里?”

竹叶青道:“仇二、单亦飞,和游龙剑客夫妇也在,他们都很赞成这件婚事,是不会让人把新娘子带走的。”

他微笑,又道:“幸好他们都很累了,今天晚上一定睡得很早,到了晚上,若是有我这么样一个人带路,三少爷无论想带谁走都方便得很。”

谢晓峰盯着他,冷冷道:“你为什么要对这件事如此热心?”

竹叶青叹了口气,道:“那位苗子姑娘对我的印象一定不太好,小弟又是夫人的独生子,这件婚事若是成了,以后我只怕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他看着谢晓峰的伤口:“可是我现在过的日子还算不错,这城里什么地方有好大夫,什么地方有好酒,我全知道。”

× × ×

夜。

华少坤悄悄的从床上披衣而起,悄悄的推开门走出去。谢凤凰并没有睡着,也没有叫住他,问他要去哪里。她了解他的心情,她知道他一定想单独到外面走走。近年来他们虽然已很少像今天一样睡在一起,可是每一次他都能让她觉得满足快乐,尤其是今天,他对她的温柔就像是新婚。

他的确是个好丈夫,尽到了丈夫的责任,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这已经很不容易。

看着他高大强壮的背影走出去,她心里充满了柔情,只希望自己也能尽到做妻子的责任,让他再多活几年,过几年快乐平静的日子,忘记江湖中的恩怨,忘记谢晓峰,忘记山坡上的那一战。

她希望他回来时就已能够忘记,她自己也不愿想得太多。

然后她就在朦胧中睡着,睡着了很久,华少坤还没有回来。

× × ×

广大的庭园,安静而黑暗。华少坤一个人坐在九曲桥外的六角亭里,已坐了很久。经过了一次无限欢愉恩爱缠绵后,他还是睡不着。他不能忘记山坡上的那一战,他心里充满了悔恨和痛苦。

夜渐深,就在他想回房去的时候,他看见一条人影从山石后掠过,肩上仿佛还背负着一个人,等他追过去时,已看不见了。

但是他却听见假山里有人在低语,仿佛是竹叶青的声音。

“现在你是不是已经相信了,他带走的那个人,就是娃娃。”

竹叶青的声音里充满挑拨:“他在你母亲订亲的那天晚上,带走你的母亲,又在你订亲的晚上,带走你的妻子。连我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另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怒喝:“住口!”

这年轻人当然就是小弟。

竹叶青却不肯住口,又道:“我想他们现在一定又回到娃娃的老家去了,那地方虽然破旧,却很清静,又没有人会到那里去找他们,你最好也不要去,因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假山里已有条人影箭一般窜出。

幸好这时华少坤已跃上假山,伏在山顶上,他认得出这个人正是小弟,也认得出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是竹叶青。

但是他暂时还不想露面,因为他已决心要将这件阴谋连根挖出来。

他决心要为谢晓峰做一点事。

× × ×

竹叶青背负着双手,施施然漫步而行,很快就看见他卧房窗里的灯光。

他就住在离假山不远的一个单独院子里,外面有几百竿修竹,几畦菊花。

卧房里既然有灯光,紫铃一定还在等着他,今天每件事都进行得很顺利,他有权好好享受一个晚上,也许还要先喝一点酒。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