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青衣军师(2)

时间:2021-04-14   作者:古龙   点击:

大老板冷笑道:“除非他们能像蚯蚓一样钻到土里去。”

竹叶青道:“这次阿吉肯出来拼命,就是为了那兄妹两个,他们若是落入我们手里,阿吉还能翻得出大老板的掌心?”

大老板又大笑,道:“好,我们就在这里赏花喝酒,等着他们来送死。”

竹叶青微笑道:“我保证不出三天,他们就会来的。”

黄昏。

娃娃刚端起一碗肉汤,眼泪就一颗颗滴入了碗里。

肉汤不会让人流泪,让她流泪的,是买这块肉,煮这碗汤的人。

现在肉汤还在,人却已埋入黄土。这碗汤又有谁忍心吃得下去?

可是她一定要他们吃下去,因为他们需要体力,饿着肚子的人不会有体力。

她擦干了眼泪,才将两碗汤和两个馒头用个木盘盛着捧出厨房。

阿吉还坐在屋角的阴影里。她先送了一碗汤一个馒头过去,摆在他面前的桌上。

阿吉没有动,没有开口。娃娃又将木盘捧到他哥哥面前,轻轻道:“汤还是热的,你们快吃。”

老苗子道:“你呢?”

娃娃道:“我……我不饿。”

她真的不饿?一个已有两天一夜水米未进的人会不饿?

她不饿,只因为这已是他们最后的一点食物,只因为他们比她更需要体力。

老苗子抬头看着她,勉强忍住泪,道:“我的胃口也不好,吃不下这么多,我们一人一半。”

娃娃也忍住了泪,道:“难道我不吃也不行?”

老苗子道:“不行。”

他刚想将馒头分一半给她,阿吉忽然站起来道:“这碗汤给娃娃。”

老苗子立刻大声道:“不行,那是你的。”

阿吉不理,大步往外走。

娃娃过去拉住他,道:“你要到哪里去?”

阿吉道:“出去吃饭。”

娃娃道:“家里有东西,你为什么要出去吃?”

阿吉道:“因为我不想吃馒头。”

娃娃盯着他,道:“不想吃馒头想吃什么?是不是想吃铁头?”

阿吉闭着嘴。

娃娃的眼泪终于又流下来,柔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么样拖下去,连我都受不了,何况你,可是……”

她泪流如雨,黯然道:“可是你也该知道,城里都是他们的人,你又何必去送死?”

阿吉道:“就算是去送死,也比在这里等死好。”

夜色凄凉。

无论多么美的夜色,在凄凉的人们眼中看来,也是凄凉的。

秋风已起,一个卖糖炒栗子的妇人,头上包着块青布,缩着脖子,在窄巷中叫卖。

巷子口外面,还有个要饭的瞎子,缩在墙角里不停的在发抖。

阿吉走过去,忽又停下,道:“卖什么?”

妇人道:“糖炒粟子,又香又甜的糖炒粟子,二十五个大钱一斤。”

阿吉道:“不贵。”

妇人道:“你想买多少?”

阿吉道:“一百斤。”

妇人道:“可是我这里一共只有十来斤。”

阿吉道:“再加上你的人,就有一百斤了,我要连你的人一起买。”

妇人身子后缩,勉强笑道:“我只卖栗子,不卖人。”

阿吉道:“我非买不可。”

他忽然出手,一把揪着她的衣襟。

妇人大叫:“强盗,要强奸女人……”

她只叫了两声,下巴就被捏住。

阿吉冷冷道:“你若是个女人,怎么会长胡子?”

这人的下巴刮得虽干净,却还是有些胡碴子留下来。

阿吉道:“我看你一定是个疯子,疯子都应该被活活打死。”

这人拼命摇头,吃吃道:“我……我不是,我没有疯。”

阿吉道:“你若没有疯,怎么会到这里来卖糖炒栗子?这里的人穷得连饭都吃不起。”

这人怔住,眼睛里露出恐惧之色。

阿吉道:“你若不想被我活活打死,最好就乖乖说出是谁叫你来的。”

这人还没开口,蹲在墙角要饭的那瞎子忽然跳起来,飞一般的逃走了。

──这里的人自己都穷得没饭吃,没毛病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要饭?

阿吉冷笑,又问道:“现在你的伙伴已溜了,你还不说实话,若是被人像野狗一样打死在这里,只怕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这人终于不敢不说,道:“是……是竹叶青派我来的。”

阿吉道:“竹叶青是什么人?”

这人道:“是大老板的军师,也是大老板面前最红的两个人之一。”

阿吉道:“还有一个是谁?”

这人道:“是铁虎。他的功夫比铁头高得多,和竹叶青两个人一文一武,谁都惹不起。”

阿吉道:“你知道他在哪里?”

这人道:“听说是到外地办事了,要过半个月才能回来。”

阿吉道:“铁头呢?”

这人道:“他有三个姨太太,三姨太最得宠,而且她一样喜欢赌,所以平时他通常都在那里。”

阿吉道:“你的家住在哪里?”

这人吃了一惊,道:“大爷你问小人的家在哪里干什么?”

阿吉道:“我问你,你就得说,人死就没有家了。”

这人苦着脸,道:“在芝麻巷。”

阿吉道:“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这人道:“有老婆孩子,连丫头算上,一共六个人。”

阿吉道:“现在就要变成八个人了。”

这人不懂:“为什么?”

阿吉道:“囚为我要替你请两位客人,到你家去住两天,你若走漏了一点消息,那么我保证你的家马上就会变得只剩下一个人。”

他冷冷的接着道:“只剩下那个丫头。”

夜。

灯光照在铁大刚的光头上,亮得就像是刚从油桶里捞出来的光葫芦。

他的头越亮,就表示越高兴。今天晚上来的客人特别多,赌的也特别多,除了“抽头”的不算,他自己和三姨太至少已捞进了上千两银子。

现在他手里拿的一张牌是“二四”六点,虽然不太好,也不太坏。另外一张牌在他的三姨太手里。三姨太的领子已解开了,露出了雪白的粉颈,用一双春葱般的纤纤玉手,抱着自己的一张牌,斜眼瞟着他,道:“怎么?”

铁头大刚道:“你要什么?”

三姨太道:“金六银五小板凳!”

铁头大刚精神一振,大喝道:“好一个金六银五小板凳!”

“啪”的一声响,他手里的一张“四六”已经被用力摆在桌上。

三姨太立刻眉飞色舞,吃吃的笑,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只公猴子。”

她手里的牌赫然竟是张“丁三”。铁头大笑:“我要的也正是你这只母猴子,咱们倒真是天生的一对。”

“丁三”配“四六”,猴玉对,至尊宝。

铁头大喝:“至尊宝,通吃!”

他双臂一张,正想把桌上的银子全都扫过来,突听一个人冷冷道:“吃不得!”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