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提亲

时间:2022-09-22   作者:奥尔罕·帕慕克   点击:

杰夫代特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    25、提亲

    弥漫着姨父的烟斗和姨妈香水味的出租车在耶尼谢希尔拐进了一条小街,车子穿行在一栋栋统一格式的楼房中,然后在奥马尔指的楼前停了下来。奥马尔兴奋地看到起居室亮着灯光。昨天他也来了这里,见了纳兹勒。今天按照约定,他们来这里“提亲”。

    刚敲门,门就开了。

    姨父首先介绍自己说:“我是居内伊特,这是我的妻子马吉德!”但开门的人并不是穆赫塔尔先生,而是一个瘦高的男人。

    “我是拉斐特先生。是的,他们知道你们要来,正在楼上等着呢。凑巧我下楼来。您大概就是奥马尔先生了。我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可以算是纳兹勒的叔叔。请进,请进……”

    姨妈把眉头皱了一下,仿佛是在想:“他是个嚼舌的人!”他们开始爬楼梯。

    突然他们在楼梯口看见了穆赫塔尔先生。他走下几级台阶,后来大概想到站在那里会把路堵上,于是又退回到了楼梯口。他张望着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看见纳兹勒后马上轻松了下来。他招呼着说:“快请进,请进!”

    奥马尔说:“姨父,这是纳兹勒!”他们正在握手。“这是马吉德姨妈!”

    马吉德姨妈说:“你还记得我吗?”

    纳兹勒说:“好像有点印象。”

    穆赫塔尔先生正在和姨父握手。他们显得很客气。

    穆赫塔尔先生说:“请,您先请。”他向来拿客人大衣的佣人发出了一系列的指令。

    纳兹勒伸手要接马吉德女士的大衣,但是马吉德女士没给,她们俩就这样在衣架前来回争抢着。

    走进起居室,马吉德女士问:“我们没来晚吧?”

    穆赫塔尔先生马上说:“没有,没有!你们住得比较远,来这里给你们添麻烦了。”

    姨妈嘟囔道:“哪里,哪里。”姨妈坐的那个沙发在起居室的角落上,但那里正好是从近处观察纳兹勒的最佳位置。奥马尔感觉到了这点,后来他发现自己的位置离穆赫塔尔先生很近。

    一阵沉默。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拉斐特先生,他接着刚才说到一半的话说:“今天还有另外一个巧合。我正好经过这里就过来坐坐了,我不知道你们要来。”他的样子像是在致歉。

    姨父说:“没关系!我们没让你们久等吧。”

    穆赫塔尔先生说:“没有,没有!刚才您夫人也这么说了。我甚至跟纳兹勒说……”

    姨妈听到在说自己,慌忙把盯在纳兹勒身上的目光移开,她说:“就是,我们以为晚了所以很着急!”然后她又把目光转向了纳兹勒。

    纳兹勒的脸微微有点红。奥马尔不好意思看她,同时他似乎对毫无顾忌地盯着纳兹勒的姨妈有点生气。然后,他想:“不知道姨妈在想什么?”

    佣人进来后,穆赫塔尔先生问:“你们的咖啡要怎样的甜度?”每个人都报了自己要的甜度。又是一阵沉默。

    他们坐在像凸窗一样伸出去、屋顶比较矮的一个房间里。墙上挂着一幅威尼斯风景油画。奥马尔可以从他坐着的地方看见餐桌后面的一块镏金木板。一面墙隔开了起居室和餐厅,墙的角落里放着一个镶嵌着贝壳的展示架。每样东西、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子上,他们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墙上的挂钟发出清晰的嘀嗒声。姨妈仍然在仔细地审视着纳兹勒。奥马尔想:“最终我像一只绵羊一样坐到了这里!”但是他发现自己坐得并不踏实。

    穆赫塔尔先生问:“你们觉得安卡拉怎么样?”

    姨妈为了缓和气氛说:“还没来得及发现安卡拉有什么不同!我们昨天下午刚到。但这里还真是挺冷的。”

    穆赫塔尔先生说:“是的,我们的安卡拉是很冷的!特别是这几天……今天我和同事们在议会都冻着了。”

    姨妈说:“不好意思,是谁们的议会?”话一出口她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马上嚷道:“啊,当然,当然!”

    穆赫塔尔先生说:“国民议会,在库穆塔伊!”尽管他知道姨妈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但他还是说了。大概他对这个远房亲戚的一时健忘并没感到太多的惊讶。

    姨妈的脸涨得通红,她说:“我们当然知道,当然知道。”大概是因为明白了对应该知道的事这回又表现得太过夸张,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她努力地笑了笑。

    奥马尔看见未来的丈人也笑了。姨妈看见议员笑了便轻松了许多,她笑得更厉害了。随后姨父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开始一起哈哈大笑。佣人拿来了咖啡。奥马尔觉得让大家都不自在的那种不明确的紧张正在慢慢地散去。喝咖啡之前,议员又拿出香烟来招待客人,但他没给奥马尔。奥马尔看见姨父没有拒绝香烟而高兴。他怕姨父点起烟斗会给刚刚缓和的气氛降温。

    所有人都慢慢轻松了下来。一会儿该说的话都会说了。但在谈今天的正事之前,大家还需要谈些轻松的话题来增加彼此的亲近。而谈论一下亲戚关系会加速这种亲近。

    姨妈打开了这个话题。她说自己和纳兹勒的母亲是孩提时的姐妹。但她没有提及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以及姐妹俩因为一桩久远的遗产案而多年相互疏远的事。这也是她过了很久才认识穆赫塔尔先生的原因。姨妈很有分寸地把他们共同的亲戚都统统数了一遍。奥马尔想远亲比近亲有更多的话题。他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那些亲戚的名字、他们的生老病死。奥马尔嘟囔道:“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那样。将来有一天我也会在喝咖啡的时候谈起自己的亲戚。婚姻会让我变得懒散。铁路上的这份工作已经让我改变了很多。也就是说我对这样的事情已经有所准备。有一天,在不会很远的将来,我也会趿拉着拖鞋在家里和织毛衣的妻子……妻子?”他吃惊地看了一眼纳兹勒。就是这个在未来的丈夫和姨妈审视的目光下努力让自己放松,尽管脸红但还努力保持着镇静的女孩!突然他回过神来对自己说:“这有什么呀,她就是我的妻子。”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