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父亲变老了(31)

  台风登陆过后,屋顶的瓜棚倒了一地。

  是去年在楼顶种丝瓜时父亲亲手搭的瓜棚,今年父亲改种青菜了,但瓜棚还留着。搭起瓜棚的材料,都是父亲从农村老家带回来的,包括泡沫箱里的泥土。

  那种在泡沫箱里绿油油的青菜,一箱箱整齐的摆在空荡的瓜棚下,原本生机勃勃的小菜园,现在被倒下的瓜棚压倒了,一片狼藉。

  “哎,有点可惜了。”此刻父亲脸上的神情,如同台风过后还未散去的乌云。

  我说,“随它啦,又不值多少钱。”

  “你不当家不知盐米贵。”父亲说。

  敝帚自珍,这片小小的菜园,有着父亲浓浓的心血。

  在屋顶搭瓜棚不像在地上,可以将桩子打到地上。父亲将三根粗壮一点的树枝用铁丝绑成三角形支架的模样,立起来,又在支架底部放上几块砖头固定。他凭一己之力制作了八个支架,按照一定距离排开,再放上细长的、如无名指大小的竹子,竹子交织成网,并用红塑料绳绑稳,简单的瓜棚便搭好了。这个简易的瓜棚,花了父亲将近一天的时间。

  这次的台风威力太猛,八个支架倒下了五个,剩下的三个摇摇欲坠,细竹几乎全断了。这些竹子是父亲去年从乡下邻居家要回来的,还是邻居用了一次后打算当柴烧的。

  “怎么办呢?”我问。

  “还能怎么办?这些没断的树枝就留着,还能用,这些断竹就捡起来扔了吧。”

  “明年还种瓜吗?”我问。我心里想,还是别种了,到时又要我用小车把竹子运回来,简直大材小用。

  父亲也拿不定主意,“再说吧。”

  我半蹲下,将青菜中的断竹找出来,而父亲则是俯身弯下腰,将被压残的菜叶摘出来,又扶正倒伏的青菜。

  我看见,他的腰,弯得像一张弓。他血压有点高,很少会蹲下,不然蹲久了他头晕得厉害。

  “你到屋里找一些铁丝上来,还有钳子。”父亲吆喝我。

  我下楼,找来父亲需要的东西,还有小凳子和红绳,我要将那些断竹绑成一把。

  我坐在一旁,看着这个六十一岁的老人,坐在小凳上,在很努力地将散开的支架重新绑稳:银色的铁丝在三根并拢的树枝末端上绕了一圈,一拉紧铁丝,三根躺在地上的树枝就散开了,父亲惊讶的表情让我哭笑不得;他改用脚踩住树枝,铁丝顺利的缠了几圈,接着要将铁丝剪断,呵,父亲脸上竟然有吃力的模样;他使劲按着手中的钳子,左右晃扯了几下,铁丝断开了,他脸上有一种拔河胜利后的喜悦。他将铁丝首位相接,再用钳子钳住,最后顺时针扭出一个像麻花一样的结。

  他朝我说,“看,弄好了一个。”

  父亲拧铁丝时,并没有缠死,而是留了一点空间,支架的“腿”才能打开立起来。

  有云的天气,还是有点炎热,我坐在楼顶的一旁,看着父亲慢慢将支架绑好。这样的时光,我希望能慢一点,多一点。



    作品集关于父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