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黑影

时间:2022-05-29   作者:严歌苓   点击:

穗子物语(全文在线阅读)  >       第04章 黑影

  我直到现在还会梦见那回字形院子。院子之所以成回字形,很简单,因为一座房在中央,院墙几乎等距离地给房四周留出了空地。我记得黑影来到这个院落的时候,这家人房檐下吊的腊肉、腌猪头、咸板鸭都只剩了一根根油腻的绳子,结了油腻腻的灰垢,空空地垂荡。

  穗子在一个四月的早晨站在这些肥腻汗垢的绳子下刷牙。她不知道再过几分钟黑影就要到来,给她带来一个创伤性的有关童年的故事。在黑影到来前,我们还有时间来看看这个叫穗子的女孩的处境:穗子的父亲在半年前被停发了薪水,她给母亲送到外公家来混些好饭,长些个头。穗子在半年里吃的米饭都是铺垫在腌肉腌鸭下蒸熟的。她吃到最后一个鸭头的时候,有了个重大发现:如果把骨头嚼烂,那里面会出来一股极妙的鲜美。

  现在黑影还有几十秒钟就要出场。穗子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地涮着喉咙深处,把她昨天晚上从鸭头骨髓中提炼的绝妙鲜美彻底涤荡掉了。她低下头把嘴里的水吐进阳沟。她从来想不通为什么外公把别人叫做“阴沟”的沟称为“阳沟”。就在她玩味“阴沟阳沟”时,一小团黑东西落在了沟底。穗子见了鬼一样尖声叫起来。

  外公跑出来,看着那团动弹不已的黑玩意在穗子吐的白牙膏沫里。外公说:“我日他奶奶,还不跌死了!?”他蹲下来,浑身骨节嚼豆一样地响。然后穗子一步一步走近,看外公手里拎了一只全身漆黑的小猫。

  多年后穗子认为她其实看见了幽灵似的黑影在屋檐破洞口一脚踩失的刹那,同时是一声阴曹地府的长啸,四寸长的黑影在屋檐和阳沟之间打了个垂直的黑闪。

  外公拎着凶恶的黑猫崽,胳膊尽量伸长,好躲它远些。他伸出左臂,样子像要护住穗子,或阻止穗子近前。外公告诉穗子,这是一只名贵的野猫,至少八代以上没跟家猫有染过。“你看它的爪子,根根指甲都是小镰刀,给你一下就是五道血槽子。”外公拎着四只爪子伸向四面八方的野猫崽,同穗子都没了主意,都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穗子刚刚想说:把它扔回沟里去吧。但她突然看见了它那双琥珀眼睛,纯粹的琥珀,美丽而冷傲。她说:“它是我的猫。”

  外公很愁地看着这小野物黑螃蟹一样张牙舞爪,说:“起码再养它八代,才能把它养成一只猫;看它野得——是只小兽。”

  外公说是这样说,已进屋找出条麻绳,让穗子按他的指导打个活结。他右手使劲掐紧猫后颈的皮,扯得那张嘴露出嫩红的牙床,上面的牙齿刚刚萌出,细小如食肉的鱼类。外公抽个冷子抓住它两只狂舞的前爪,叫穗子赶紧把绳子的活结套在它一只后爪上。小野猫叫出了真正的野兽嗓门。穗子没有听过狼嗥,她想那也不会比这叫声更荒野、更凄烈。

  穗子将麻绳的一头系在八仙桌腿上。八仙桌上有个瓷罗汉,那天傍晚被这只小野猫弄砸了。它一刻不停地向各个方向挣扎,终于拖着八仙桌移动了半尺远,罗汉就是那时分倾倒,滚落到地上的。

  外公说:“扔出去扔出去,这么野的东西谁喂得熟?”他躲着小野猫,去捡罗汉的碎瓷片。穗子知道外公不会违拗她,真的把它扔出去。

  晚饭前,外公在垃圾箱里找到一些鱼内脏。他用张报纸把鱼内脏兜回来,用水冲洗干净,放在罐头盒里煮。他把拌了鱼内脏的粥搁到小野猫面前,它却看也不看,直着喉咙、闭着眼,一声接一声地嗥。第三天晚上,它嗥得只剩一口气了。那盆鱼内脏粥仍是不曾动过。外公食指点着它说:“日你奶奶,明天早上我耳根子就清静了——看你能嗥过今晚不。”

  穗子知道外公是嘴上硬,心里和她一样为这样绝不变节的一只幼兽感动。半夜时分,她悄悄跑到它跟前。它愣了一瞬,两个瑰宝大眼黄澄澄地瞪着她。它看出她是人类中幼小脆弱的一员,野性也尚未退尽,尚未完全给那混账人类驯化。它见她渐渐降低自己,变成与它同一地平线。她的脸正对着它的:她的四个爪子趴的姿态也与它相仿。它不再叫了。就这样朝着她叫有些令它难为情。它弓着后背,开始一步步后退,退到桌下的阴影里。她不再看得清它,只看见黑暗中有团更浓的黑暗,上端一对闪光的琥珀。

  她取来一把剪刀,剪断了拴它的麻绳。然后她关紧所有的窗,退出了它的屋。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她听到它的屋有了种奇特的宁静。她走过去,如同揭一块伤口上敷的绷带那样一点点推开门。小野猫不见了。碟子里的粥也消失了。所有的窗纸被撕得一条一缕。

  外公跌着足说:“你怎么能把绳子给它剪了呢?那它还不跑?!”

  穗子想,它怎么可能跑呢?这屋明明森严壁垒。她开始挪所有的桌、椅、柜子。挪不动的,她便用扫帚柄去捅,每个缝隙,再窄,她都要从一头捅到另一头。

  外公说:“它是活的,又那么野,你这样捅它,它早蹿出来了!”

  穗子想,难道它就化在黑暗里了?她浑身沾满绒毛般的尘垢,鼻子完全是黑的。她就那样四爪着地,眼睛瞪着大床下所有旧纸箱木箱之间、陈年累积的黑暗。

  她唤道:“黑影、黑影!”

  外公问:“谁个是黑影?”

  她没心情来答理外公,只是伸出右手,搔动污黑的手指。她说:“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头。”穗子不知凭了什么认为小黑猫崽有种高贵的品性,不会偷偷饱餐一顿,抹嘴就跑的。

  第五个夜晚,穗子在外婆的床上睡了。外婆去世后,那张床往往用来晾萝卜干——天一阴外公就把院子里挂的一串串萝卜干收回来,铺在外婆的大床上。这夜穗子躺在幽远的外婆的气息和亲近的萝卜干气息里,扛着越来越重的睡眠。这时,她听见床下的黑暗苏醒了。

  月光从褴褛的窗纸间进入这屋。穗子听见很远的地方,一个猫在哭喊。床下的动静大了起来,随后,那个小小的野兽走到月光里。它坐下来,微仰起脸,远处那个猫哭喊一声,它两个耳尖便微微一颤。

  穗子下巴枕在两个手背上,看它一步一步走到门边,伸出两个前爪,扒了几下门。它动作没有多大力气,因为它心里没怀多大希望。穗子明白了,它前几个夜晚是怎样度过的:它在母亲叫喊它时拼命地回应。它不知道母亲不可能听见它那早已破碎的喉咙。第四夜,它发现自己被松了绑,对那个开释它的人类幼崽的感激使它险些变节。但它毕竟没辜负它的纯粹血统,开始往每一个窗子上蹿。它错误地估计了这种叫做玻璃的物质之牢固程度。它在蹿到奄奄一息时,绝望已趋彻底。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