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耗子

时间:2022-06-10   作者:严歌苓   点击:

穗子物语(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章 耗子

  这样一群少女朝你走来时,你会发现她们中丑的那个最为夺目。因为她是唯一的丑姑娘,因为美貌在此是普遍和一般,而丑陋却是个例外。还因为你觉得这样穿军服的年轻女舞蹈者理所应当是美丽的,丑姑娘反而不同凡响,让你觉得这个明显谬误必定有什么让你一下看不透的坚实理由。她们就这样走在阳光斑斓的梧桐林荫道上,手里端着五颜六色的塑料脸盆,脚上穿着五颜六色的塑料拖鞋。每年四月,新兵训练结束,这座军营里总要添一群跳舞蹈的年轻女兵,十四、五岁,或更年轻些。她们尚未学会军人的内敛,在老兵眼里,个个天真烂漫活泼讨厌。若是把她们剥得赤身****,搁进西欧古典神话的背景,她们便是世世代代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山林小妖。当然,丑女孩黄小玫除外。

  这是她们每天必走的路:从练功房到军人服务社,再去浴室,然后回营房。因为跳舞,她们每人每月有一大笔卫生费用,折合出来便是一百来张“光头”票。她们自然不必像男大兵那样把“光头”票花在推光头上,她们可以用两张“光头”票换一张“淋浴”票,或五张“光头”票换一张“小池”票,去享受四小时练功后长长的浴洗。若服务社新到了什么甜食,她们还可以用“光头”票做做贸易,比方十张“光头”票换一斤炒米糖或蜜三刀。她们很快注意到,只有黄小玫从不这样挥霍“光头”票,却总是很舍得把它们开销在“小池”票上。“小池”票很贵,一张够男兵推五个光头。

  黄小玫细看并不丑。假如她肯好好给你个正面的话,你会发现她眼睛的形状不错,深深的,一圈粗黑的眼睫毛。眉毛是粗大了些,两个起端隐约连在一起,可以说这是个长一根超长、超粗、超黑眉毛的女孩。还有就是两鬓的走向走出了个浅淡的络腮胡,连同唇上毛茸茸一道阴影,使这张原本俊美的脸大大地吃了亏,变得有些脏相。

  若推后二十年,搁在九十年代,就全不成问题了,西方女人的除毛剂流通到了中国大陆,黄小玫完全可以眉清目秀。穿出林荫道,就是司令部办公楼,再往前,有几排红砖红瓦的简易营房,眼下归文工团和体工队的新兵住。营房前一大排水泥池子,供年轻的男女大兵们洗漱浣衣。少女大兵们披散开头发,一人一个艳丽的脸盆,一个盆里一堆晶莹的肥皂泡。她们出着军事训练和舞蹈练功的洋相,不一会就闹到了黄小玫身上。谁突然叫起来:“哎呀小黄,教导员刚才到处找你!”黄小玫从不戳穿她们在消遣她,只说:“真的呀,那麻烦你们照看一下我的脸盆。”她站起来,甩着两手的肥皂泡,转身走了。

  大家都一声不响,望着穿衬衣军裤的她奇怪地戴着军帽。黄小玫假如肯好好梳两根小辫,留一排浏海,和其它女孩一样,或许也不会给人认为是丑的。黄小玫却永远一顶军帽,严严实实捂到发迹线,即便从浴室回来,所有人都一路梳着湿头发,她一人却不知在帽子里孵化什么秘密。必定就是那个需要她大破费“光头”票去洗“小池”的秘密了。这个秘密越来越熬煎这几个年轻的女兵:到底这丑人想拿帽子瞒住大家什么。她们常常讨论,从新兵训练第一天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有谁见过黄小玫的头发?没有。

  早晨起床号响,她们一睁眼她已戴好帽子;平时哪怕她身上是裤衩背心,头从不光着,帽子总是周正得可以进仪仗队给司令员行大礼。黄小玫的脊梁感觉到女兵们一声不出,眼色却快速地飞来飞去。她们的眼睛问答得很热闹:看见了吧?脖子上露的虽头发还是湿的!天天这么捂着,头发里要出虱子了。谁说她有头发?恐怕就是个瘌痢头!……黄小玫的脊梁给她们无声的热烈议论弄得无地自容,畏缩得很难看。见她走过灯光球场,拐进了最后一排营房,谁便大声地说:“真作怪呀,就是不摘帽子!”“你们哪个把她摁倒,动手揭下那帽子不就完了?”“看看她的头瘌得还剩几根毛。”“有一种伤寒,死不了的话头发全秃光。”大部分女兵不同意了,说秃是秃不了的,秃子兵站大岗都不会要,别说文工团了。这样谈论着,黄小玫从营房那边又拐了出来。

  她谁也不看,对她们刚才说了什么一清二楚。换个正常人,这是发难的时候了:“那个谁谁谁,你安什么心?教导员根本没找我!”黄小玫什么事也没有,蹲回她的脸盆边上,接着搓衣服。肥皂泡全瘪了,她窝窝囊囊地搓。她是明白的,她们要讲她坏话,不支开她不方便。谁突然叫起来:“哎呀,洗烂了一毛钱!”马上有谁接话:“贴贴还能用,给小黄吧。”“小黄你要不要?”“怎么不要啊?小黄拿去还能买三个糖醋蒜头。”黄小玫抬起脸,对大家嘿嘿地笑。那种没脾气的笑,伙同别人取乐自己的笑。她当然知道她们指的是什么。她把食堂打来的糖醋蒜头藏在抽屉里当点心吃,被查内务的分队长搜了出来。

  搜出来的不止蒜头,还有干巴巴的油条,啃得缺牙豁齿的馒头,星期天早餐的炸花生米,星期四午餐的卤豆腐干。全是从食堂餐桌上搜集来的剩余食物。就像看不见黄小玫的头发一样,也从没人看见过她好好吃东西。把不堪入目的食物残渣从她抽屉里清理出来时,人们都无法想象黑暗里她怎样凶猛地消耗。黄小玫有一个大优点,她从不辩解什么。说她恶心也好,穷酸也好,她气度大得很,一点也不强词夺理,过后该怎么偷嘴还怎么偷嘴。说急了,她就像现在一样抬起脸,嘿嘿一笑。多年后萧穗子一想到黄小玫的笑,就会想,是什么让那笑不同寻常。它宽厚,赖皮,她其实以这笑给女兵们碰了个大软钉子。黄小玫这样一笑大家就没有什么好说了。一阵无趣上来,谁便说快洗吧,马上要开午饭了。

  她们潦草地清洗,很快把水池让给了黄小玫。每次想欺负欺负她,却总是发现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全面迎合你的欺负。这些女兵是从上千投考女孩中筛选出来的,就算黄小玫混过初试,还有复试和终试,这支苗条秀丽的队伍怎么就让她混了进来?大家觉得疑团太大。就算她会那种很绝的跟斗,她的入选还是欠缺说服力。一天来了几个首长,观看新兵舞蹈汇报。两个副司令员盯着黄小玫咬了一阵耳朵,最后接见时又拍拍她的肩膀,说还是有点像你妈妈。每个人都注意到了黄小玫的神情。回到宿舍她没话找话地和同屋女兵搭讪,兴奋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家看得很清楚,她太巴望为大家解决一个大疑案了:她母亲是个什么人物,值得司令员们去惦记。同屋的女兵们就是不给她这个满足,开始了每晚的零食大会餐。她们相互间热热闹闹的请客,起初有黄小玫的份,很快发现她不上路,明里客套,暗里独吞独食,因此她们再不给她面子。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