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青春物语

时间:2022-04-30   作者:李星   点击:

  恍如游园惊梦,心有不解。急忙忙拿起笔写信想要告诉她我的恐惧。可是我忘了,那个毕业远去的她,消失的不仅是她的背影,还彻底带走了我的曾经。“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经飞过;心里没有被刀子割过,但疼痛却那么清晰。”如今的我在她毕业远去后,才开始后悔当初自己是那样傻,只会谈天与微笑,后悔对她的告白不曾吐露过,后悔没有及时挽留住她的手,而任她因时光匆匆离去。我不说,她也不说,也就渐渐成了岁月的沉默,可能我只是她初中生涯中一个不起眼的名字,而她却是我整个初中里一场醒了就回不去的梦。

青春物语

  当我发现我们彼此暗恋时,时间已经偷走了我所有的选择。

  6月,栀子花开,夏叶未老,又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事情要从6月23号下午13点43分说起。我本应该在教室中无聊地等待放学,平静地过完这一天,就如同家乡的小城,永远不知道即将有什么大事发生。因为这天下午是属于即将各奔东西,灵魂从题海中解脱出来的初三毕业生的告别仪式。望着她们当中有些人泣不成声的样子,校园里的一切好像在毕业生眼中都散发着让人迷醉的气息,很多琐细的细节像温柔的光源一样又亮了起来。那些真诚宁静的时光好像正临末日的倒计时。她们中有人愿意说:“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也有人愿意回答:“路途遥远,我们不离不弃吧。”我不禁觉得:初中真短,如同一趟列车迎接了又送出了一批人,在这走走停停的过程中,一些人成了匆匆的过客,一些稍作停留,在人生的交响乐中打了个插曲,这趟列车中的乘客们虽然陪伴了很久,但迟早也会下车。想到这个,我开始庆幸我还只是初一,但我离那残酷的分离并不是遥遥无期。就在13点43分,我收到了一封我暗恋已久的初三学姐的告别信,她有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她名字中最后两个字相同,字母是FF,为了不影响我讲故事,所以我在文章中用FF代替她的名字。在我所见过的告别信中,这个一封最离题也最真实的告别信。看完后,我才明白,我一直无解的“她到底喜欢谁”的难题突然在时光的缝隙的最后得到了解决,我笑这世界怎么这么小,青春期的自己虽然误打误撞的走进了她的世界,但是直到她毕业的最后时刻我才明白我们彼此暗恋,原来她喜欢我,我曾占据着她的心。如今的她终将要毕业,代价就是我们之间的感觉已经悄悄截开了冰,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所以现在我走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尽可能去改变这种逐渐变陌生的酸楚。或许是因为六月的离别气息过浓,空气中洋溢着淡淡的愁绪,已至于我在看信的过程中哭得像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有人说,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童话,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才是现实。

  至此,FF醉生梦死的初中生涯濒临结束,她对我的告别是以一封上万字的告别信为形式然后结束。残酷的现实已经逐渐收起手掌,而蜷缩在掌心里的我也开始有了窒息的感觉。因为距离,我对FF的告白深藏心底。看着她所写的“时间带给人的其实也不见得都是好的”使我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把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回了我初次见她的那个美妙的雨天。那天的天气特别反常,雨点无因地从天上砸落着,公交车上的人们或许因为天气的糟糕,心情也变得十分沉重,但我却因为看见了FF而异常兴奋。看着雨水掉在车窗外,轻得像一场梦,像钙元素掉在蛋白质上,我掉在甜蜜的遐想上。她站立着,神情是淡漠的,但你能感觉到她内心潮水的暗涌,她笑起来的时候,会显得脆弱,常常沉默不语,看过去让人感觉模糊,像是一课诡异的植物,会开出迷离的花朵,散发辛辣的气息。我离开了座位,陪她一起站立着,伸手可及的距离,无法触及的心岸。我喜欢她短发和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那感觉如同冬日的一米阳光,我盯着窗外,其实是借着窗户的反光看着她,她额前的头发斜在一旁,鼻尖有微光划过直至面颊,她站在我左边,离我心脏最近的位置,然后毫不费力地占据着我的心。我到站后,也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害怕这一眼使全世界都知道了我的秘密。她住的比我远,去学校又恰好和我乘同一路的公交,所以那段时间,我为了摸清她乘公交上下学的时间,与她相遇,似乎这是最恰到好处的安排。算不上爱,却自以为聪明的预谋邂逅。我每天早早就在站点等车,那时是两点十分上课,而我一点就去等公交。每来一辆我都凑近车窗观望她的身影,她通常站在,如果瞧见她在车上,我就跐溜地蹭上车,那感觉如全世界都发光,所以焰火都为我燃起。如果没有,那我只好失望地上了车,那感觉好比全世界都静止了,而我在雨中等她应答。后来我才发现,她乘车根本没有规律,所以失望总比希望多。

  相遇与告别,过去与未来,临界点是一条白色透明的界线,虽看得见但不可逾越,因为告别是重新相遇的开始。

  如有要问我和FF到底有没有故事,那我只好告诉你,男生和女生的相遇,谁说一定要有恋爱才算圆满呢?那天我放学后,初三的毕业典礼刚好结束。那次是我和她最后一次邂逅了,只不过这次我不再预谋了。上车后,我坐在她后边,静静地看着窗外,我怕她的一个回头,泪水湿了我的眸子,她嘴角不再微微上扬了,不再是从前的短发了,我静静地坐着,希望这辆车就这样永远的开下去,因为我至此至终还未和她说过一句话。我没有告诉过她,我写好了情书,想过了表白,曾站在窗前,往窗户上哈一口热气,然后在氤氲的窗户上写上她的名字。但经过深思熟虑后,我用手一把擦过窗户,手指上残留着羞愧的味道,我决定不去打扰她那本应该沉浸在题海的初三。我告诉自己,我们始终差了两个年级,始终差两岁,就如同那句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不想亲手断送这一份美好,我不能拥有她,不能知道她的电话号码,不能知道她的全部,只能知道她的名字,只能记得那张让人感觉模糊的面孔,只能每天看似偶然地相见。我走着她走过的路,看她看过的风景,想象是她当时的心境,我读她读过的书,写着她初一时做过的试卷,我写不出答案时好奇你是否也曾眉头紧锁。现在她毕业了,我也不知道我在留恋什么,就是总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我唯一留给她的便是这些文字,因为美好珍贵的东西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保留下来。把为她所做的一切转化成文字,既证明我曾经努力,也证明我已经失去。但这些文字她不一定会看见,就如同我纠结要不要向她告白她也不知晓。我会选择把为她做过的一切通通打包,甩进垃圾桶,就好像一切不曾有过。像残疾人忘记自己曾经健步如飞,像燃尽的火柴忘记自己曾经散发过光芒,像羚羊忘记自己曾经生活过的草原。这一切听起来是这么毛骨悚然,但旧壳不蜕,我便无法继续向前。十字开头的年纪,说永远太早,爱情注定不会被续写,这段懵懂的青春里,此爱非爱。



作品集爱情文章 优美文章 关于青春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