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在我的一生中,我至少会守着一树花开谢

  我把自己分为两半,一半留给摄影,文字和孤独。一半留给需要我的人。文字承载着我的情感,可以抚平我的伤悲,是我的朋友。而摄影是我的乐趣,那是一种简单的生活和无关物质的美。

在我的一生中,我至少会守着一树花开谢

  当我痛苦时,我可以很快写下一段文字记录我当时的感悟和心情,而当我心情愉悦时,我只能面对一处美丽的风景无话可说,而把她们停留在我的相机里。

  有时忽冷忽热的我,可以说是一个近乎冷漠的人。我不留念从前,也不憧憬未来,更不会无缘思念起一个人,但我心底又害怕离别。有的人走的太远了,以至于忘了回来的路,就像与某一些人的关系,心隔得远了,就越来越无法修补回到从前。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海子)

  我时常会厌倦这样的自己太过于感性,一个电影桥段,一首歌,一句话,或者没来由的一段往事都足以让我落下泪来。我不知道别人是否也和我一样,如果说性格决定命运,那我并不想这样。

  我不能勇敢的直面自己的内心去面对那些复杂的感情,于是一次次躲避。我可以对着一只小动物倾吐一天的心事,或者看一朵花发呆,或者漫无目的的走向远方,也不想步入人群中去,因为孤独是我的,我有些痴迷这孤独的感觉。

  戴着耳机放一首喜欢的歌曲不听歌词就享受那段旋律,坐在公交车最后一个靠窗的位置,看陌生的街道,在人群中与某些人擦肩而过,看他们陌生的面孔,或者在没人的时候,大声歌唱,不过,要是有人过来了,这会让我不知所措。

  我活的坦然吗?我想我并没有,不在乎才活的坦然,但我只是冷漠,并不是不在乎。

  我小心翼翼的活着,小心翼翼的对待我这条生命,我也希望自己小心翼翼的爱着一个人。

  这无关孤僻,我诚然热爱远方和热爱生活,和热爱每一个人,但不限于某一个人。我爱着这世间的春夏秋冬,山海湖泊,爱天空的颜色,爱洁白的云朵,爱风里夹杂着的汽车尾气,青草和土地的味道,爱黄昏和日落,和某个人温暖的笑……

  我并不想弄懂人们复杂的感情,但我想知道每朵花和每种植物的名字,我渴望和动物做朋友,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还想和小朋友们交换各自的糖果,我看着她们纯洁毫无参杂的笑,我好像也回到了刚出生那会儿。

  在我的脑海里反复有过这样一个场景:我躺在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地上,微风拂过,头顶是太阳、蓝天、白云,我的耳边是蝴蝶飞舞和蜜蜂采蜜的嗡嗡声,太阳把我晒的面红耳赤,而我睡着了,一觉醒来,四下无人,只有无边的草地,我一直跑,一直跑……我在追寻着这样一种孤独的美。

  在某个深夜醒来,我读我读过的书,看我从前写下的文字,竟也不记得了,难道人的记性就那么短暂吗?从前刻苦铭心事情,某一天也像一本书一样泛黄了,把记忆尘封在里面。不过,不重要了,我们一天天都在老去。新的会来,旧的会过去。

  在我的一生中,我至少会守着一朵花开谢,我放下别的事情,放下往前走的路。春天过去,秋天过去,所有的人离去,我留下。为我喜欢的一朵花。我想。(刘亮程)



    作品集优美文章 关于人生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