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踏雪者之血之灵

时间:2022-01-04   作者:君天   点击:

  君天,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喜爱历史,对中华大好河山心向往之。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网“榕树下”的状元,组织过网络武侠联盟,长期负责相关文学活动。职业作家,已发表超过两百万字。出版小说有《纵横》、《三国兵器谱》、《华夏神器谱》、《异现场调查科》、《X时空调查》、《妖孽速成手册》等。
 
  代表作:独家刊于《最推理》的“踏雪者”系列。

踏雪者之血之灵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日在风雪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与人前,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楔子
  夜深、风寒,街道冰冷。
 
  邱长生扶着佩刀,四平八稳地走过青石板的街面,对街角僻静处的两个公差点了点头。公差对他恭敬施礼,然后为其守住巷口。
 
  巷子里一个老仵作苦着脸,低声道:“又有了。”
 
  邱长生低头查看地上的女尸,女子面色死灰,尸身并未僵硬。他拨开女子发丝,白皙的脖子上有一对清楚的齿痕。邱长生点了下齿痕,一丝血渍粘在指尖,他闻了闻眼中精芒闪过,轻叹了口气,忽然拔出一柄铁剑,压着齿痕刺入。
 
  “最近一个月的第二具了。怎么办?”仵作问,“以前很久才有一次好遮掩,若是多了,迟早会有人问。”
 
  “我明白。”邱长生将一张银票递给对方,“我会处理,和从前一样不会有事。”
 
  老仵作拿到银票,终于挤出一丝笑容,慢慢道:“尸体是在七彩阁后巷的水沟里发现的,但女人不是七彩阁的,多数是站街的流莺。上次那具是鹿园后头发现的,看来那家伙是盯上这一片了。”
 
  邱长生轻声道:“烧了吧。”
 
  “放心吧。”老仵作将尸体装起放上马车。那两个公差和他一起离开巷子。
 
  邱长生拿出酒瓶,抿了一口,慢悠悠走出巷子。忽然看到远处有许多公差跑来,事情泄露了?他皱着眉头,即便走漏了消息,也不值得出动那么多人。但那些公差并没在他近前停留,而是直奔东面。
 
  “怎么了?”邱长生小跑两步,拉住一个熟人道。
 
  “宝夫人家出事了!大事!”那人回答。
 
  邱长生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他避开人群飞身上房,贴着瓦面飞掠向青玉门,夜色中带起一片残影。
 
  宝夫人住在青玉门外的铁狮子街,她真名西门诗雨,是先帝朱高炽生前的宠姬。当然,她不是那种选秀进宫的女人,而是朱高炽在前邸时宠爱的女人,为了保住太子之位,朱高炽不得不舍弃了西门诗雨。因此在得登大宝后,给了西门诗雨诸多封赏。但烟花之地出身的西门诗雨毕竟是没有能进宫。
 
  饶是如此,西门诗雨不仅在坊间得了个“宝夫人”的名号,更成了京城里名副其实的贵妇。朱高炽驾崩之后,她虽然失去了最大的靠山,但地位依旧超然。即便是当今圣上朱瞻基,也不会去过问她的过失。
 
  这样一个女子,却是如此的结局。杜郁非看着凉亭里那玉体横陈的贵妇,心里叹了口气。他还记得早年刚到京师,在一次盛会上遇到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从不奉迎,从不势利,只是有着些许的风流。
 
  宝夫人虽然年过四十,但保养得极好,咋看过去仿如三十来岁的样子。身材修长,一如当年的她,倾斜着倒在亭子的石阶上。美丽的脑壳上一个大口子,喉咙上有一处显眼的剑痕,身上罗衫倾卸,胴体半露。
 
  亭子边有一张长条案几,分别倒着四个侍女,那些侍女衣裙未见异常,但同样在脖子上有一处剑痕。
 
  究竟是什么样的凶手,会对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下手?杜郁非检查了一下剑痕,觉得有些别扭。
 
  仵作甘孝琳裹着毛毡,双目如同鬼火般看着弟子摆弄那些尸体,还不时地咳嗽几下。杜郁非退后几步站到远端,拿画笔记录着花园里所有的一切。他认真打量着现场,目光在尸体和案几上一寸寸移动。
 
  审视再三,杜郁非对花园外的邱长生招手道:“你是第一个到这里的,确定尸体没有动过位置?”
 
  邱长生抱拳道:“府里的俞妈妈第一个到的现场,她有试过救人。我到这里后,尸体肯定没有动过。所有女眷,苏小姐正在询问。”
 
  这里的案子涉及宝夫人,就不再是京师府衙的管辖范围,因此邱长生很知趣地第一时间报告了上头。但他没想到的是来的居然是杜郁非,当今天下,锦衣卫的这尊大神是绝对惹不得的。
 
  杜郁非道:“这里没你的事了,明天交一份报告文书上来。”
 
  邱长生躬身退下,却听老仵作甘孝琳道:“这几个人的死因不明,但肯定不是被剑刺杀的。”
 
  杜郁非道:“何以见得?”
 
  “地上的血不够。”老头子咳嗽了两下,“剑口在大血管的位置,血应该是直接喷射出来,地上哪有喷洒的痕迹?”
 
  杜郁非点头道:“周围基本上是很干净。”
 
  甘孝琳笑道:“所以,这里一定有问题。”


作品集君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