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踏雪者之绣春刀

时间:2021-05-21   作者:踏雪者之绣春刀   点击:

踏雪者之绣春刀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日在风雪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与人前,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楔子
  雨、乌云压顶。
 
  “求你,求你放过我。我还有女儿。”女人瑟缩于角落苦苦哀求。啪!啪!巴掌连续扇在她的脸上,头发被人拽住,拖走了很长一条路,雨水敲打的街面冰冷泥泞。有力的大手按在这个清丽苦涩的女子身上,手上青筋暴起,浓重的呼吸声带着一丝兴奋。一道闪电在楼宇顶端划过,女人艰辛地挣扎,头顶的飞檐将视野压缩得极小,点滴雨水落在她苍白无助的脸上。“救我,救……我。”她呜咽着。那双大手扣住了她的喉咙,女人眼睛朝外凸起,用手拼命抠着对方手里的绳索。“救我啊……”
 
  啊!男人从睡梦中挣扎惊醒,手掌扣在自己脖子上,脖子被他的指甲抠出几道爪印,满头是汗急速喘息。求你,救我,救我……睡梦中的惨呼依旧在耳边回荡。他翻身起床,窗户外天光微亮,却是万里无云。男人打了盆水,洗了把冷水脸,慢慢平复住情绪。
 
  求你,救我……他看着洗脸水,里面模糊地出现那张绝望凄楚的脸。男人大叫一声,将盆砸在地上,铜盆发出刺耳的落地声。洗脸水洒了一地,仿佛噩梦里的雨水。
 
  袁彬一脸烦闷地看着街道,嘟囔道:“我怎么记得昨晚没有下雨。”他站在右军街和泗水街的路口,看着被雨水浸泡的尸体皱起眉头。
 
  蹲坐在尸体边上的老仵作宋铭笑道:“袁少,昨晚南城没下雨,但这里下了啊。夏天嘛,随时飘飘阵雨,打打雷。”
 
  袁彬看了眼被雨水泡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冷笑道:“这样子都能被认出来,他最近是真的有名了啊。”
 
  “袁野少爷虽然……”宋铭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死人的坏话,换了话题道,“他和你不是亲戚吗?这几天在天下第一擂上表现抢眼,前两天刚入了六十四强。能被人认出来不奇怪吧。”
 
  “他那把剑最近很出彩,能被人认出不奇怪。”苏月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一身蓝白相间衣裙的美人,刚将周围的情况画成草图收入记录,“你杜哥呢?”
 
  袁彬指着不远处一条僻静的巷子:“老大说那边有点问题,就自己去看了。我在等老宋装车。”
 
  苏月夜点点头,绕到巷子后,看到杜郁非正半蹲着查看什么。
 
  “老宋说,袁野是在街中心被砍的。但打斗发生的位置应该不是那里。所以我就到处找了找。”杜郁非手里拿着一截丝绒串起的小珠,指了指巷口的水塘,“不意外的话,打斗是从这里开始的。”
 
  “这么说凶手身手不弱。”苏月夜将这些细节记录下来。
 
  杜郁非笑道:“能多不错?”
 
  苏月夜用毛笔比划着道:“袁野昨日在比武大会入围六十四强,作为顺天府刑部的代表,已成为风云人物。凶手能正面格杀他,武艺应该很不错。”
 
  如今是宣德三年。乐安之乱后,天下太平了好些日子,今年适逢宣德帝朱瞻基立太子,所以朝廷内外一片喜气洋洋。武林联盟里颇有地位的天涯会,其许多子弟分别隶属于锦衣卫、东厂、军队及刑部,在朝里已是不小的一股势力。而东厂新任督主张顺年,并不像前任金英那样独揽大权,身为元老的楚利典在东厂的威望反而凌驾其上。一日楚利典选了个宣德帝心情好的时机,向其请示,询问能否将武林联盟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安排在京师。
 
  爱热闹的皇帝朱瞻基欣然答应了这个请求。于是今年的武林大会被“钦定”在北京,大会的重头戏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宣德帝甚至宣布,全天下所有的武人都可参加比武,最后的胜出者将得到“天下第一高手”的头衔。而皇帝会亲临最后的对决,颁发钦赐金牌。
 
  从四月开始,光海选比武就持续了三个月,最终决出了五百十二名“武者”参加正赛。从海选到正赛引出了一项新的群众活动“赌擂台”,赌的内容分多种,如“赌胜负”、“赌胜负时间”、“赌门派”即第几轮哪个门派入围者多。甚至用剑的赢得多还是用刀的赢,等等花样百出。
 
  从平头百姓到官场大员,简直是全民总动员,从小赌几文到豪赌破产,一时间天下风云涌动,会武的青年武者携剑出征,不会武的赌博下注。锦衣卫里有种传言,说有人对擂台的胜负估得极准,但那神秘人是谁则没人知道。
 
  海选时有不知天高地厚者更放出豪言,若是得了“天下第一”,就要挑战“刀君”梦星辰。还有江湖传言道,梦星辰在两年前紫禁城一战中身受重伤,最近两年蛰伏不出,已不复当年之勇。来自天涯会的卫凝眉和铁衣山庄的夏铁衣,都摆出对“天下第一”势在必得的架势。更有赌坊开出了卫凝眉挑战梦星辰的赌局,卫凝眉的赔率还略占上风。
 
  袁野能进入六十四强,已是极大的荣誉。
 
  “这要分怎么看。”杜郁非轻轻咳嗽了两下,走出到巷子口,立于杂货店的隐蔽角落,那边有一个破裂的货箱,“雨夜,凶手预谋杀人,选择偷袭。他站的大约是这个位置,此人信心不足。”
作品集君天

相关文章: